德國學員SOS全球步行感悟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2日】巴黎之行配合默契

2001年9月30日,從柏林趕到巴黎後,馬上和冰島來的三個美國學員,華盛頓來的一個學員組隊走向巴黎大街小巷,這是巴黎學員的建議。他們想借此機會掀起一個揭露邪惡,全面講清真相的新突破。大家流水似地發傳單,開始我擔心這樣有人會丟掉,另一美國來的同修則認為,未來有70%人得法,不能因為有人扔,我們就不緊急全面救人了。美國同修緊急救援的狀態很感人,而法國學員計劃有序祥和有禮,整個步行小組將向政府、媒體、公眾洪法講真象的工作配合得天衣無縫。

三人身穿黃背心邊走邊發正念,所到之處場特別正。此已成為沿途巴黎一景。埃菲爾鐵塔,凱旋門到處都能見到中國的旅遊者拍照我們。他們吃驚法輪功的真實面貌怎麼是這樣,而其他國家的旅遊者則豎著大拇指高興地喊:「法輪功!法輪功!」。

法國學員非常清醒地意識到:藉這個SOS全球步行隊的到來之際,更有利於緊急呼籲和喚起所到地區政界媒界動真念譴責江澤民迫害真善忍的恐怖行徑。

講清SOS的緊急勁兒

2001年10月1日。我悟到我們必須向世人講清SOS的緊急勁兒。如果我們只講不緊急的方面,途經的媒體、公眾、各市政府就不知道你為甚麼步行,步行呼籲這事兒有多麼緊急,途中的公眾也不會動真念對你說:我能為您做點甚麼呢……

大陸有成千上萬個耶穌被邪惡釘在十字架上,因此已致死293人。這還不急嗎,各國政府媒體公眾無論誰以何種方式說句公道話,都屬於未來歷史得法的70%。而如何使他們知道恐怖大王江澤民之真相,這就是對每一個SOS步行者智慧的要求。這要求我們要有真正自己證悟的東西,才能在沿途向各市府媒體公眾全面講清真相,足跡所到之處正一切不正的那種狀態,使眾生由吃驚到理解到同情到爭先恐後的問你:我能為法輪功做點甚麼?

今天巴黎的美國大使館受到恐怖主義新的威脅,到處戒備森嚴,便衣警察遍布。我們步行向四個區政府,一個副市長遞交揭露真相的信。兩個媒體記者採訪了我們。晚上我們在網上看到了已播放的採訪錄音錄像。不再是傾向於江澤民的假話報導。

將真相帶給經過的每一個城市

2001年10月2日。今天走了10公里後,碰巧路過巴黎附近在桑立斯市市府。偶遇桑立斯市的市長獨自一人在市府辦公,似乎就是在等我們。我們向他揭露了江澤民兩年來殘酷、恐怖迫害法輪功的行徑。到了另一城市堪媲尼市的市中心,法國學員聯繫與媒體,市政府的見面時間。都答應與我們明天在市府門口見面。我們另外的四個美國和德國學員與此同時發了約2000多份傳單。

今晚入住兩星級的旅館,120法郎。大法弟子人人都是自費搞印刷、複印。對我們來說住旅館實在太貴了,只因為法國不許搭帳篷、睡睡袋、睡車裏,我只能認了。回想剛剛結束的歷時14天的柏林中國文化節,中國官員和演員都是國家包機票和旅館費,官員們還有意找四星級旅館。而江澤民的媒體卻顛倒黑白說我們的費用是有人資助。文化節上見到的「公派」華人真可憐,他們像繭一樣被死死包住,一點真話也聽不進。當然我們也遇到了例外的,還是有明白的呀。

2001年10月3日,到堪媲尼。一記者來採訪,他看了不好的網頁的誣陷,但還是來了。真不錯。一個電視台,「法國國家地區台F3」採訪我們約1個多小時。接著又去採訪了反x教組織的發言人。該發言人講得非常公正。法國學員說,晚間新聞19:00播了3分鐘,播音詞講得極為公正。

大家說,此行不是個人修煉,不是消個人的業,而是正法修煉,正一切不正的,帶動我們路過的每一個城市的政府媒體和公眾對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擺放他們的永遠。

全市都知道法輪功SOS步行的事

2001年10月4日。今早全市都知道法輪功SOS步行的的事。市長是上議員,他派助理與我們在市政廳共進早餐。學員們向市長的代表們揭露了江澤民恐怖行徑,這次全是看圖解釋。聽者們受到了震撼。很多當地人對我們說:我們看到電視台報導了。法國學員前幾天就鋪墊好了這一切。他們說,如果不是你們遠道而來SOS,我們怎麼能有這樣的實效。市長怎麼會派助理與法國學員共進早餐,是法輪功SOS長途步行的精神感動了他們。

路上遇到一個馬場,那馬兒全都跑到欄杆來,與我們打招呼。動物不像人那麼迷。途中很多車輛向我們鳴喇叭以示支持。

女記者含著眼淚採訪

凌晨三點從不來梅出發,中午10點半與Ham市出發的全球SOS步行學員迎面相遇。大家說,我們離開的這兩天沿途盡聽到這樣的話:「我聽說你們了!」「電視我看了!」……真沒想到,地區電視台前天的報導意義這麼深遠。那位女記者聽著聽著變成了含著眼淚採訪(選擇正邪善惡對比鮮明的彩色配圖速解效果極佳),那位男記者不停地拍攝了很久。看圖講解的方式太感動對方了。一句話就往對方心裏打,一分鐘完,太棒了。

一路以正壓邪的感悟

2001年10月7日,聖光誕市。

步行感悟:天象變化是靠人來動的,老天安排的棋盤是靠人來走的。這一路的以正壓邪是靠我們的證實來體現的。人間這層的邪惡是留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除的。

公文形式的找媒體、政府、公眾之智慧,是在人中走了人的形式,只是一種智慧。從圓融的角度講,我們走遍天下,足跡、腳印所到之處都命令地面、腳下、周圍,那草、那路必然被正法的力量所歸正。這是另一種智慧。二者互補,都是粒子,都是匯入正法洪流中的一部份。

走過「法輪撒」城

2001年10月10日。走向法國至布魯賽爾途中的最後一個城市,法輪撒。(名字真棒)昨天我們走了30公里,每當人們知道我們三個女學員是走向法輪撒市時,人們都是很驚訝,30公里呀。你們行嗎?

走過的地方全是藍天,前方我們沒走過的地方卻是烏雲。向大地、向天空、向花、草、樹和路坡講清真相,速度就變快了,腳也不痛了。你執著於旅館,邪惡就讓旅館爆滿,叫你老想著回頭路。而且沒心思放在正事兒上,被旅館魔纏住。發信箱不如發路上的司機,他們是見證人,他們親眼看見我們了,讀起傳單就會珍惜。

無求而自得,把心放下後,市長考慮到我們的經濟條件,免費為我們提供該市的體操房。我們悟到:正法全球步行每到一市,首先應該找政府,政府對法輪功公道,其他事兒都迎刃而解。

到達茫思市

2001年10月10日。離開法國境內的最後一個城市法輪撒市。

昨天市政府提供體操房過夜,表示出這裏的市長和該市的市名一樣明白。今天一大早女市長聽取了我們的全面講清真相。非常認真非常震驚中國會這麼殘忍地迫害大法女弟子。非常震驚中國的恐怖大王江XX那「打死算自殺」的對待法輪功的恐怖政策。女市長非常欽佩學員們是為此而來步行全球,立即派警察為法輪功學員開道,並與我們合影。

偶然遇到的比利時人,問路時都愛帶我們開一段兒,今天汽車探路和聯繫住處偶然遇到很多有緣人。

今天走了30公里到達茫思市。

每天都能遇到會德語的人主動問我們,我車上德語標語的來龍去脈:SOS!請您幫助中止中國對法輪功的酷刑和虐殺。還有人說看到這字,這車是德國來的就感到特別興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