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變異觀念的干擾 金剛不動地實修(譯文)


【明慧網2001年10月20日】尊敬的同修們,大家好!我叫埃裏克,是在2000年得法的。今天,如果有人問我大法對我來說意味著甚麼,我會告訴他:是我的思維,是我的行動,是我對師父在書中講的法的理解,是我對周圍一切的認識和態度,大法就是我的生命。請容許我與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大法中修煉的所悟。

我是設計工程師。有時我感到修煉的路程就像是電纜通過塑料板上的孔洞一樣,為了通過第一層塑料板上直徑小於電纜的孔洞,必須把電纜厚厚的外皮去掉;向上一層拉電纜的時候,塑料板上的孔洞直徑要更小了,又得去掉電纜的外皮;等到下一層的時候,你會發現接頭已經被腐蝕了,還需要去掉金屬芯外面的附著物。就這樣一層一層的清理,以便不至於卡在哪一個層次。

師父在歐洲講法中講了當前人類的科學和另外空間的生物,我悟到思維思想的範圍是由所能涵蓋的容量所決定的。到我們煉功點上來的人形形色色,有時候我感覺,人是帶著各種執著的生命,帶著不同思想觀念生活在這個物質世界內;有時候我認為,同一個人是帶著意願來修煉的。我意識到,我所思維的容量確定了我對事物的態度,也就是說,我能夠加入的範圍。我悟到,歸根結底是,我到底對法如何堅定、思維的定力如何。總之,就是能否金剛不動。

大學畢業後,我開始做設計工程師工作。因為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出現了很多問題,我的工作進展得很困難。一次我把我設計的圖紙送到技術科進行電腦成像並打印出來,過了段時間我對其製作過程發生了興趣。我便去觀看。負責我圖紙電腦成像的姑娘,坐在電腦前,一邊看電腦,一邊看圖紙,費勁地想弄懂,看了幾條線路,費了很大勁把它們畫在電腦裏。在這過程中,我看到了在完成這個圖紙設計工作時候的我自己,我的思維,我的狀態。那一刻我意識到,一切的結果是由事物形成過程中人的思維和心態來決定的。

每個學員都在儘量把大法的事情做得更好。正法過程對於我來說越來越清晰了,師父關於救度世人的法也講得越來越明瞭。只有對周圍的人全面洪法與講清真相才能救人,還得盡力打破可以被邪惡利用來阻礙他們得法的觀念。

有人告訴我要去附近城市去洪法、講清真相和大法在世界各國的形勢。不巧的是,到那裏的火車在我們工作日才有,我意識到這可能是我們平時對周圍洪法和講清真相的工作做的不夠,特別是對自己單位領導。如果這時我去找他們請假,說:「給我幾天假,我要出去一趟。」他們很可能溫和地說:「我不明白這有甚麼必要呀。」我意識到這時,我就準備找領導去了,與他們談大法,談正法中的事蹟,談中國發生的事情……。講清真相,清除邪惡在人的頭腦中賴以生存的因素,因為這些東西在給我們設置障礙。盡可能廣泛地講清真相這很重要,不給邪惡逃進我們空間的漏洞。

在來莫斯科參加法會之前應當有很多工作安排,這關係到大法在拉脫維亞和貝爾基諸市的洪法。為了使他們更廣泛參加,我們對各個階段的困難做了充份的準備。分階段,這說明我們有鬆緊的思想。不是嗎,我們從前不管做甚麼,總是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往上上。而現在對待大法的工作,也持用這些常人的方法,我認識到這是人的帶著過去已有的經驗思維細胞所為。但是我們提高層次時,在意識中它就顯得太「粗糙」了,會形成干擾,干擾我們在各層次中證實大法,其實,這些物質是較粗糙的東西,不能穿越較緻密,更微小,更精細的物質。就是說你既然想做到「真善忍」大法的「忍」,你就一定要符合大法對學員的心性要求。

我明白了,學法時,如果鬆懈都會影響正法進程,影響我們地區的工作和其他,我們要積極參加(不包括技術細節)。當然啦,有人會說:「要求是一定會有的,但不包括自己。我理解在通往光明的路上,如果有幾個學員掉隊了,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不會引起地震和天塌」。人的意識是物質的。當然不會發生地震,但這個意識要是不符法的要求,那麼這種物質就與大法對學員的要求不符,再不能認為是大法弟子的意識了。

在SOS救助進程中,要急速救助在中國受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其實也在修煉我們,使我們從中明白了許多法理。臨來之前,我的目標是清楚的,為甚麼我要來俄國,這很清楚,各地各國的同修相聚、切磋,能促使我們發現自己一些思想因為閉塞而老在一個地方、思想易僵化,不太敏感了。事實面前我悟到一個簡單的道理,人的行為受治於他對責任的理解。學員的行動,要對自己負責,要對他人負責,對大法負責。我悟到,最重要的是做好每一個小事,甚至是很微小的。只有懷著偉大的心胸才能做好每一件事。李老師在1995年11月17日《聖者》經文中說「懷大志而拘小節……」。

溶於無邊無際大海中的心每一步都是落地生輝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使我們每天的生活十分充實。以上是我的個人所悟。謝謝。我們後來真的明白了一切。

(發表於2001年9月俄羅斯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