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學員洪法小故事


【明慧網2001年10月20日】一、三個老太太

有一次,我在健康博覽會門外發大法簡介。天色已經很晚了,天氣又非常冷,攝氏零下十幾度,也不是散步的時間,路人都行色匆匆往家趕。一位老太太來到我身邊。我遞給她一張大法簡介,我說這對健康非常有益,您可以試試。她說,我已經八十三歲了,還學這些玩意!我說,我媽媽也是八十三歲,身體好像比您還健康一點。這對人身體非常好,不在乎年齡多大和多小,都有很大的效果。談著談著,她收下了簡介,我請她等一下,我進去又拿了一本《法輪功》的書和另一種簡介送給她,我說回家讓孫子或孫女念給您聽。她說,我可以戴上眼鏡自己看。她變得主動起來,我真是高興,希望她不要錯過這最後的最珍貴的機會。

我經常去小城市洪法。我到了一個小城市,出火車站就向一位賣報的老太太問路,她很耐心地告訴我後,我送她一張SOS緊急救援的大法報。回程路上,天下著小雨,我和一個高個兒的男人在等汽車,遇到這位老太太也來乘汽車。她問我找到地方沒有,我說找到了,謝謝,很高興又見到了您。那個高個兒男人說,你們是熟人嗎?我說,對,我們是熟人。那個高個兒男人說有錢嗎,我們打出租車一起走。老太太對我眨眼睛,我說我要和老太太一起等公共汽車。那個高個兒男人只好先走了。老太太告訴我,別理他,這是個不好的人。我想,我一天遇到這位老太太兩次,這也太希罕了。她如果不是有緣人,至少也是個善良的人,她還幫我擺脫了那個滿嘴酒氣的壞傢伙,我就又送她大法簡介和一本《法輪功》的書幫助她得法。──給人甚麼都不如給他法來得珍貴。

還有一次去一個小城市。在一棟樓邊剛問完路,我正準備走,坐在樓梯口的一位老太太叫住了我。她說,我的孩子,你看我像個乞丐,你就給我一個盧布吧!我就給了她一個盧布。我一想,這個盧布既買不到一個麵包,也買不到一塊冰淇凌,有甚麼用呢?她叫住我也許不是偶然的,我就又遞給她一張大法簡介和報紙,說您有空就看看吧。我還在她家附近的圖書館送了大法的書。師父說,「你給他多少錢,你給他多少好東西,都不如給他這個法。他能使一個地區、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以至人類的道德回升、幸福祥和。」(《在美國講法》第122頁)我為甚麼到處洪法?不就是為讓人們以後不要落到乞丐以至更慘的境地嗎?老太太,您明白嗎?

二、佛光普照

外地洪法後乘市郊火車回城,在車上看《轉法輪》。在我座位對面,一個男人咳嗽咳得很厲害,更糟糕的是他想咳又咳不出來,聲音很刺耳,模樣很難看。弄得我很難把書看下去。怎麼辦呢?

當然,按師父的要求,我們大法學員是不允許用功能給人治病的。但我想,我們正法修煉的人都有一個純正、慈悲、祥和之場,在我們這種能量場的範圍內,人人都會受益,他會感到很舒服,有病的人我們會在無意之中給他調了身體,糾正這種有病的不正常狀態。這樣慈悲於他是可以的。師父還說:「法輪大法修煉的弟子絕對不能看病。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轉法輪》第255頁)我的能量場還不是太強,我讀書他也聽不懂。怎麼辦呢?

我繼續看我的《轉法輪》,看書的過程中,我有時想一下對面那個人,再看一下書又想一下他。他終於停止了咳嗽。慢慢地,我讀我的書,我完全忘了這件事了。他在終點前下車了,他再也沒有咳嗽了。我通過讀《轉法輪》,加強了我周圍的能量場,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言之不虛也!

讀這本書,你就可以達到佛的境界;你不懈地讀下去,做下去,你就會圓滿。這本書就可以使你成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