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致新東方學校教師的信

【明慧網2001年10月18日】

WL老師,WHB老師,你們好:

我是剛剛結束的托福10月班的學生,承蒙你們的辛勤教導,在這裏首先向你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新東方在眾多的年輕學子眼裏,不僅僅是一所教授英語的學校,更多的是一種象徵,一種能夠幫助自己塑造人生輝煌的象徵,這也是你們想要傳達給學生的理念。出國是這些學子們的夢想,也是讓他們的人生邁向新的台階的保證。但是每當在教室裏看到你們孜孜不倦地授課,學生們在勤奮努力地學習的時候,我總是不禁想起了另外一群人,一群被你們在課堂上當作笑料和談資嘲笑過的人,他們就是那些正在經受磨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從二位老師在課堂上講述的關於法輪大法的信息和對其的看法,我首先感覺二位老師並不真正的了解法輪大法。當然這不是你們的責任,因為你們能了解的途徑恐怕多半只有國內媒體宣傳的一面之詞。因此,你們的判斷怎麼可能正確呢?你們從CCTV中了解到的情況是否完全是真實的呢?這是一個問題。二位老師對我有教導之恩,所以我覺得自己也應當有所回報,但是我想能夠讓你們了解真實的情況才是最好的回報,而且作為眾多學生仰慕的新東方老師,你們也有義務了解國內外一些事情的真實情況,應該了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根本就不是你們所想像的那樣,更不是電視裏宣傳的那樣。我本著善念給二位老師寫下這封信,希望二位老師能夠像了解其他新東方學員一樣了解一個特殊學員的心聲。

WHB老師曾經說花過20元買過大法的書,我不知道您說得是僅《轉法輪》這一本書的價錢還是包括其他書合起來的價錢,因為有些新學員剛買書的時候都是連著《轉法輪卷二》一起買的,而且《轉法輪》這本書在國內的發行價有8元,10元,最高都沒有超過12元,如果您是從其他弟子手中買的這本書,我想如果他是真修弟子就決不會要您的高價,因為在法輪大法看來,洪法度人是積功德的事情,一切以大法牟利的行為都是嚴厲被禁止的。而且您購買書的那個時期,正版的已經不多見,許多書攤上賣的都是盜版,如果攤主是以20元的價格出售給您的話,那麼這是攤主的問題,恐怕是不能算到大法頭上的。當然我對您當時的情況並不十分了解,但是我想告訴您法輪大法教導修煉者放下一切名利之心,真修的弟子是決不會做貪財斂財的事情的。

另外WHB老師還提出了一個似是而非的論斷:法輪大法「運用了科學的東西,但是卻反科學;運用了宗教的東西,卻反宗教」,由於您事先交代看過大法書,所以對您的這個論斷,我想會有很多學生都信以為真。可是,您是否認真想過甚麼是真正的科學?甚麼是真正的宗教?現在的科學就一定科學嗎?

「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侷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而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的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卻不敢去觸及,視為不明現象。固執的人硬是無根據而找理由說成是自然現象,另有用意的人違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於追求的人以科學不發達而避之。如果人類能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人類就會有一個飛躍」(《轉法輪》「論語」),人們眼睛能看到的就承認,看不到的就不承認,這種所謂的實證科學能夠揭示事物的真相嗎?事實上現在世界上的許多研究和發現早就能夠改變人類的教科書,只不過沒有人去做而已。李洪志先生從來沒有反對過科學,他只是揭示了科學的真相。至於反對宗教,我想如果您真的看了《轉法輪》,疑問自然會得到解答,因為那裏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佛教代表不了佛法,佛家的修煉有八萬四千法門,而佛教中的只是幾個法門而已,說出了真實情況難道就是反對它嗎?當然對都有些人來講,真話總是逆耳的。

還有您說《轉法輪》這本書不是李洪志先生自己寫的,不知您是從何得知?李洪志先生在出這本書之前在全國各地都辦過講法班,長春,濟南,廣州,大連等等不一而足,李老師講課之前只拿一張紙,上面記錄了幾個要講的題目,有時還要現場回答學員的問題,對此,有幾萬名親自聽到李老師講法的學員可以作證,而《轉法輪》這本書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從歷次講法的錄音帶中抄錄下來的,有的甚至連語氣都沒有變,因此,您怎麼能證明這本書不是李先生寫的呢?是否有足夠的證據呢?如果沒有,這恐怕只能是您的猜想,但是當您說出這種推論時,您是否知道會對那些不明真相的六七百名學生產生甚麼樣的影響?這樣做是否有負於學生們對您的信任?如果您真的認真的讀了《轉法輪》這本書,您應該捫心自問,裏面是否講的都是教人向善的道理。

WL老師總是能夠說出一些令人捧腹笑話和幽默的話語,但是當學生們因為您挖苦法輪大法的話而發出笑聲的時候,我卻為您感到難過,為那些發出笑聲的學生感到難過。也許對您來說,對法輪大法、對李洪志先生說任何刻薄嘲諷的話都不過分,因為畢竟國內的大環境就是如此,比起CCTV的輿論,您的還算客氣的。但是您有沒有想過,為甚麼從1999年7月20號全國鋪天蓋地地鎮壓法輪大法以來,某黨對法輪大法的定性不斷升級,打壓的手段越發強烈兇狠,輿論的批判和污衊也越來越不堪入耳,據說現在還要定成「恐怖組織」呢,如果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真的是如他們所宣傳的那樣無知,愚昧,不是早就該被鎮壓下去了嗎?原先江XX說要三個月,可是現在兩年過去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仍然在抗爭,在走出來說真話,在冒著生命危險到天安門說一句「法輪大法好」,也許您文革經歷得不多,但是回顧共產黨的歷史,它甚麼時候經歷過這樣的挫敗!文革期間也只是張志新、遇羅克幾個人說了真話,而89年6.4槍聲一響,大眾也都陷於沉默,可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卻沒有,到底是甚麼力量在支撐著他們呢?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視金錢,權利,政治如糞土,他們只想說一句真話,因為「真善忍」是他們的修煉的準則,更因為這是萬古不變的真正法理!趁人危難之際推波助瀾、嘩眾取寵者究竟把自己當成了甚麼人呢?

您說李洪志先生學歷不高,這是真的,但是要是說他做的事別人也都能做我就不敢苟同了。古往今來包括當今世界,您見過哪個人擁有跨越五大洲,包括50多個不同國家,包括不同民族,不同種族的上億信眾?有這麼多人相信他,擁護他,這本身不就很值得思考嗎?難道一億人都錯了?如果說每個人都能做,為甚麼江XX做不到呢?為甚麼他天天要在電視裏利用一堆勢利小人不厭其煩的讓別人學他的幾個代表,某某講話呀?如果他有這個威信,用得著這樣嗎?就您本人來說,您真的發自內心的擁戴他嗎?全國6000萬黨員真的都尊敬和信任他嗎?在法輪大法修煉者看來,他是鎮壓善良與良知的惡魔,不過是浩瀚歷史長河中的一個小丑罷了。

法輪大法的真相總有一天會揭示給世人,正如人們在文革之後恍然大悟一樣,對大法犯下罪惡的人都會得到懲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自古不變的道理。此外您是否想到過,如果您培育的新東方學子們出國後了解到了法輪大法的真相(事實上很多人也是出國後才知到的),當他們回顧你們在課堂上所講所說的時候,他們會怎麼思考新東方?會怎麼評判您本人?基於對新東方對您自己負責的角度出發,也應該了解真實的情況。

至於李先生的學歷,能說明甚麼問題呢?有的人學歷很高,碩士,博士,博士後,雙博士,可是高學歷的人就一定對人生的真諦有更高的理解嗎?能夠比別人更清楚為甚麼要生活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嗎?李先生講的法理是宇宙的真理,人世間的學歷也罷,資歷也罷,經驗也罷都不配去衡量,學歷高的人就一定代表他是一個品行高尚的人嗎?是不是學歷不如自己的人就可以去藐視他,學歷比自己高的就得去仰視他呢?用唯學歷論看人,本身就會失去公正的標準。而實際上,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中,無論是國內國外,高學歷的佔有很大一部份。比如說我本人,就是計算機專業碩士畢業,我的同修中博士,碩士,教授,副教授都不在少數。因為法輪大法講述的是真正能夠使人獲得身心昇華的法理,所以才會召喚吸引這麼多人,不分學歷,階層,職務,這裏有政府的高官,軍隊的將領,私企的老闆,文藝圈的名人,有種田的農民,下崗的工人,離退休人員,在校的學生,有八九十歲的耄耋老人,也有剛會走路的2、3歲的孩童,如果說法輪大法有組織,您說這是一個甚麼樣的「組織」?

雖然WL老師戲說,請聽到您的話的法輪大法學員不要「發功」害您得癌,但是我想即便是玩笑,您的擔心也充份反映了您對法輪大法缺乏基本了解。法輪大法講究「善」,即便是抗爭也完全是用「善」的方式,連迫害大法學員的警察都知道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天安門正法的學員呼喊的口號和條幅上寫的字沒有一句是暴力的,所以您雖然因為不了解真相說了一些不利於大法的話,但是絕對不會有人對您採取任何報復行為,因為人對別人做壞事已經就是在害他(她)自己了。當時我想到的第一點就是要把真相告訴您,因為這才是對您最大的善,否則「善惡有報」兌現之時,您將悔之晚已。

也許你們並不知道,2年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已經導致300餘人死亡,而這只是能夠了解到的數字,幾萬人被判刑,抓進監獄,我的兩個博士同修也紛紛在十一前的大抓捕中被抄家,一個同修的妻子被抓,幼子被送到鄉下,他們最後也不得不離家出走,流離失所。我本人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每月有幾千元的收入,在國內的生活也不錯,但是如果我要堅持自己的信仰,就有隨時被抓的危險,所以我才會去上托福班,別人出國是為了學業和事業上有更好的發展,而我出國僅僅是為了能夠找到一個能夠保障人身自由的地方堅持自己的修煉!現在在江XX「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指示下,對法輪大法的學員迫害還在加劇。作為新東方的老師,你們都受到過西方的民主和自由思想的薰陶,因此這些事情你們是否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呢?至於「自焚」和其他事件的一些真相,我隨信附上兩張光盤,希望你們能夠觀看,「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看後你們自己可做出自己的判斷。

最後祝二位老師事業有成,家庭幸福!


新東方托福班的法輪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