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11日晚央視焦點訪談背後的真相


【明慧網2001年10月14日】李瑩秀(彭亮的母親)煉法輪功前有寒癆病,也就是一種肺病,一咳就得彎腰到地,嚴重時暈倒在地。自從煉法輪功後,病症全無,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這一點凡熟悉她家的人都知道。彭亮的街坊、他家(武昌區螃蟹甲車站附近紫金村90#,那裏有個加油站)附近的人、原小東門煉功點和湖北醫學院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糧道街派出所的人都知道部份情況。

由於彭亮的母親煉功後出現的奇蹟,一家人相繼得法,彭亮的父親彭惟聖、弟弟彭敏、妹妹彭燕都通過煉功,身心得到莫大受益。這樣一直到99年江政府非法打壓法輪功。彭亮一家和其他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憑著對過去的黨和政府的信任,多次上訪向國家有關部門反映真實情況,不料卻多次遭到非法關押折磨。之後彭亮一家又投入到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工作中,不久即被抄家,一家人再次被非法關押。父親彭惟聖直到現在還被非法關押在何灣勞教所,妹妹彭燕被非法判刑4年,關在武漢第一看守所,彭亮當時和母親被關在武昌區青菱紅霞洗腦班,彭敏被關在武昌區青菱看守所。由於彭敏堅持煉功,被看守朱XX轉入一個關有8、9個刑事犯的號子,另有兩個功友也關在一起。朱XX指使刑事犯每天暴打彭敏及另兩個功友,另兩個功友不堪折磨,就沒有堅持煉功,只有彭敏繼續堅持。由於殘酷折磨沒有達到目的,朱XX指使犯人罵老師,罵大法,還編成歌。只要彭敏煉功就唱。請大家設身處地想一想,這時只有意志堅強的人不會屈服,不會低頭,才會以生命相抗。事後,在這樣的情況下,彭亮在洗腦班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出來,和母親將彭敏從醫院接回。

彭敏從醫院回來即神智恢復清醒,家人及其他功友在家護理彭敏。沒過幾日,30多個防暴隊警察及醫務人員到他家將彭敏強行搶走送入七醫院,可是這一幕,焦點訪談卻「漏掉」了。

送入七醫院後,由中南街派出所和糧道街派出所共同派員住在彭敏病房旁的房間,不讓任何人探視。嚴密封鎖消息,而醫院也並不加以救治,只是在電視拍攝時做做樣子,期間只有彭亮及其母親李瑩秀陪伴。

彭敏去世後,公安就將彭亮及其母親李瑩秀關進紅霞洗腦班,單獨看守。由於李瑩秀痛失愛子,幾日未進食,又吃不進洗腦班的帶辣椒的菜,再加上蓋的單薄,出現發燒症狀,被4個惡警(都是壯漢)強行架去醫院。當天回來後,李瑩秀將針頭拔掉,說已好,卻被4惡警一陣暴打,強行架走。李瑩秀當即責問,說要記下惡人的罪行,隨即被惡警將腦袋打破,到醫院後不治而亡。

此期間,彭惟聖被押回看了其妻一眼,發現李瑩秀腦袋後有傷,並被告知其妻死於腦血栓。彭惟聖當時說了一句:她從來沒有高血壓。

這期間,紅霞洗腦班搬家至楊園,由於一連串打擊,加上每天有看守人員打彭亮四十耳光,彭亮將撕毀的保證又重寫了一份,這樣彭亮又被允許在小東門省電力一處門口修車,並找機會上告殘害其母、其弟的惡人。

由於國內沒有說理的地方,在功友的幫助下,彭亮終於通過互聯網將省公安廳副廳長、610辦公室2號頭目--趙志飛告上美國的法庭,在這樣的情況下,為避免進一步被迫害,彭亮只有先躲避起來。後因叛徒出賣,彭亮落入警察的魔爪,並連累了好幾個幫助彭亮的功友被抓。從電視上就可看出,彭亮一再說:「我說的是真實情況」,而後電視台不放彭亮的鏡頭,話外音說彭敏是自己撞死的,怕被人對著鏡頭看彭亮的口形,其實彭亮的口音並不是別人模仿得了的,只要熟悉彭亮的人將焦點訪談的錄音放幾遍,一聽就知道是假的。

孰不知,彭亮辦完這件將殘害其至親的兇手送上法庭之事後,就是死也不會低頭了,大家從彭亮的語氣中即可聽出。而且彭亮根本沒犯任何罪,他所做的,只是在行使公民正當的權利,將殺害親人的罪人告上法庭,但卻因此而現在被非法關押。而在這個過程中,只要有莫愁參與了的,警察都知道(請原諒,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許多細節不能寫)。

也許有人會問:你怎麼知道這些細節的?我只想說:「並不是每個警察都為了混口飯吃而泯滅了良心,去隨著主子殺人放火當土匪的。」請不要認為我說的嚴重了,迄今為止,在中國已有多少學員被殘酷的迫害致死了!而這些學員都是好人和學做好人的人,這樣慘無人道的對待他們,真是比殺人放火還嚴重啊!嚴重地破壞天理啊!還有許多警察無可奈何地認為是在執行公務,為了飯碗,沒有辦法,雖沒有直接害死學員,卻早已淪為幫兇。──協助邪惡將學員送入看守所,就是在助紂為虐啊!你們還能說自己沒有罪嗎?你們的良心能過得去嗎?國家法制一旦走入正常(請不要不相信),你們能逃脫懲罰嗎?

現在有很多人對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很不理解,認為覺得好就在家裏煉,就算讓我們明白了又能怎樣。還有人說,既然善惡有報,為甚麼惡人還過得好一些。

我這樣說看大家能不能理解:如果天地間真有衡量好、壞人的標準,那麼做人就一定要遵循人的規範和標準,那麼達不到標準的人還能做人嗎?那看到殺人放火都不管的人,那還配做人嗎?就連毛主席這樣破除迷信的人還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也就是說,如果天地間真有一個法理的話,而現在又處在宇宙變化的關鍵時刻,那麼人都將會為人今天的行為負責。現在國家某些個別領導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利用媒介工具,向人們的頭腦中灌輸謊言和仇恨,叫人做壞事,那麼法輪功學員今天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在救人嗎? 何去何從,希望每個人能看清事實,冷靜思考,在大是大非面前,作出自己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