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修煉者被迫害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0日】我叫清宇(化名),有幸於96年8月喜得大法。在反覆通讀《轉法輪》這部宇宙大法的過程中,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身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身體健康而充滿活力;每天都感到活的踏實,因為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通過修煉返本歸真。

法輪大法教我們從常人中的好人做起,做事先考慮別人,逐漸提高心性,放棄對名利的追求,認真幹好本職工作,用善心對待所有的人。我發現當我按大法去要求自己時,我對客戶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在大法中修出的善使我真正地設身處地的為客戶著想,從而輕而易舉的達到了文明優質的服務,這些都得到了領導和同事的好評,客戶更是交口稱讚。

然而99年的7月,奇冤從天而降,師尊遭誹謗,大法被栽贓。身為一名身心受益的大法修煉者,本著對國家和人民負責的態度,我來到北京上訪。但信訪局卻是去一個抓一個,且已宣布不准法輪功上訪,剝奪了我們講真話的基本權利。回來後,單位和愛人迫於形勢,將我看管起來,非要讓我寫甚麼所謂的保證,否則就要失去工作,移交公安局等。親朋好友輪番勸說:為了你的家庭,為了你腹中7個多月的孩子,你就違心的寫一句吧。是的,為了孩子,為了愛人,我終於沒有經受住人情的考驗,違心地寫了「不參與法輪功組織的任何活動」的保證,因為我認為大法本沒有組織,我還是修煉大法,只不過玩個文字遊戲而已。現在看來是錯了,這是向邪惡的妥協,在此我鄭重聲明此次所寫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

2000年11月中旬,由於單位的一名同修在講真相時被抓,單位再次讓我寫保證,這次我表明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晚上,兩名自稱市公安局的刑警並未出示任何證件和搜查證,將我家裏一陣亂翻,甚麼也沒有找到,卻將我帶走了。看著愛人和母親驚恐的目光和剛一週零一個月待哺的孩子,我心裏難過極了。我被帶到所謂的專案組,一個刑警用鞋子投過來打我,還叫我把鞋揀起來送回去。我不揀,他就惱羞成怒地對我拳打腳踢,還揚言睡醒後再來收拾我。半夜,我發現手銬從我一隻手上脫下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脫離魔窟,於是我跑了出來。

我已經不能回家了,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大年二十八那天上午,我來到天安門廣場,看到警察正在打人,一圈人圍著,是一位同修正在高喊「法輪大法好!」我拿出準備好的條幅「還法輪大法清白」迅速展開,並向周圍的群眾講明真相「法輪大法真的很好!」這時兩個警察跑來奪下條幅,揪著我的頭髮,猛力向下按著我的頭,將我拖到一輛車上。車上已有幾位被抓的同修了。當天到天安門廣場正法的同修有一百來個被送到西城分局看守所。在這裏我被非法關押了近三個月,期間一天晚上,我和三位同修只讓穿毛衣不准穿外套,光著腳在雪地裏凍了兩個小時。一同修給警察講善惡必報,讓他們不要這樣對待大法弟子,他們非但不聽,反而大打出手。我大聲喊「不許打人」,邪惡的警察氣急敗壞地走過來說「就打你了」,一個巴掌將我煽倒在地,我站起來後說:「打人犯法!」他又一巴掌將我打倒。為了讓我們說出姓名,同修們都受到了各種各樣的折磨。有的被打的鼻青臉腫,有的被電得滿身是泡,我們用絕食表示抗議。

四月中旬,我被單位和當地派出所帶回邢台,當晚有邪惡的警察又讓我吃夠了耳光,第二天將我送到邢台看守所。我們發現因為不斷有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看守所的幹警及號裏的犯人中有一些是比較善良的,對大法有一定的認識,但是將信將疑,我們決定證實大法是超常的。我們絕食絕水,常人講:餓七不餓八。我十四天沒喝一口水,沒吃任何東西。他們要強行給我輸液,將我拉到醫院,測量血壓高壓40,低壓已經測不到了。由於我知道修煉人的身體根本不需要藥液,於是我答應開始喝水吃飯,當晚吃了一塊方便麵喝了些水,拒絕任何醫療處理,第二天一早在測血壓是120/80.恢復正常。但他們還是強行地給我輸了幾天液,又問我還煉不煉,那當然是「煉」,我又被送回「二看」。

由於我們是因為講真相被非法關押的,所以我們拒絕把我們像犯人或犯罪嫌疑人一樣對待,拒絕報號和講評,而副所長劉小明不分青紅皂白,不能明辨是非,強行要我們遵守犯人的規章。我們做的是挽救世人的大好事,是不應該被這樣對待的,他非但不聽還給我們帶上背銬腳鐐。我跟他講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他反倒被激怒了,在邪惡的控制下,在他自身的魔性帶動下,善的一面被抑制,惡的一面成為主導,多次將我拽倒在地,用手揪我的頭髮往牆上撞。我說:「打人犯法」,他一邊打我一邊說:「誰打你了?」後來又說:「我就是打你了,你去告我吧。」又叫兩個男犯人一人踩我一個肩膀,將我踩了長達兩三個小時,並不讓我上廁所。造成我頭上腫起淤血的大包,尾椎骨劇痛,全身疼痛,只能趴著,不能平躺,翻身都困難,生活不能自理,上廁所都是幾個人架著,甚至抱著我去。為了表示抗議,也是為了少給別人添麻煩,我又開始絕食,絕水。在我的要求下,看守所的石所長和楊醫生帶我到醫院去做檢查,拍了片子,做了CT,他們不讓我看檢查的結果,拿了很多藥。有好心的隊長告訴我說尾椎骨骨折了,擔心不吃藥好不了或留下殘疾。

事實證明,半個月後,我站起來了,行動基本恢復正常,只是7天的絕食絕水造成身體較弱。

就是因為講真話,我被長期非法關押,為表示抗議,9月4日再次開始絕食絕水。10天後他們將我拉到醫院,強行輸液,還有一點,邪惡在迫害大法弟子時,大法弟子的親屬與所在單位也跟著受牽連也被迫害。我所在的工作單位人員緊張,事務繁忙。我愛人在單位正直年輕能幹,在家還要照顧孩子、老人,可每次他們都要叫單位出人出錢,讓我愛人請假看管我。我不能再由他們擺布了,也為了我愛人和單位的解脫,我要脫離魔掌。於是到醫院的當晚,在看管人員熟睡後,我跑了出來。後經打聽,得知他們恐嚇我愛人,說要將他拘留。

只因為要修煉大法,只因為要說明真相,幼小的孩子不能照看,工作不能幹,我多想能夠平靜的生活,修煉,因為我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和一份滿意的工作,但這一切只因為江澤民等邪惡之徒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導致了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流離失所,甚至被打傷,打殘,打死,無數個由於修煉大法而和睦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歡樂,承受著難以言表的痛苦。

因為我們修的是正法,對一切都用善來對待,對於在被矇蔽的情況下迫害我們的人,我們無怨無恨,有的只是對他們的慈悲,因為在無知中所幹的一切也必須是要償還的,唯一的辦法是立刻停止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給予大法正面的支持,這才是為自己生命的永遠真正負責的選擇,否則,在即將到來的法正人間中將會無休止的痛苦中償還所幹的一切。

在我受迫害期間,有許多善良的幹警,單位的領導同事及同號的姐妹給予我很多關心和幫助,我由衷的感謝你們!善惡終是有報的,請認真閱讀大法弟子冒著危險送到你們手中的真相資料,不要受謠言的毒害,願你們能給自己真正的生命的未來擺放一個好的位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