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武警、書記、院長談法輪功

【明慧網2001年10月1日】(一)拘留所所長的話

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拘留所所長找我談話時說:「你知道我為甚麼變成這德行嗎?」我沉默不語,他接著說:「我就是對這個社會不滿!你看看現在那些當官的,你再看看現在的警察,那都是些甚麼玩意兒?!」談話中,他被大法弟子的高尚品格所感染,拍拍走進來的一位管教的肩膀說:「哥們兒,我也要煉大法了。」

(二)管教的訓話

一天晚飯後,拘留所裏的廣播突然響起來了──管教要訓話了。他滿口髒話地把在押犯人訓斥了一頓,最後說:「煉法輪功的,我告訴你們,抓你們不是我們抓的,送你們也不是我們送的,我們也知道你們是好人,沒把你們和別的犯人一樣看待,說明白了,這些都是老江整的事兒,跟我們無關。」

(三)保衛處長的話

1、從拘留所(因進京上訪在車站被非法抓捕)出來後,保衛處長讓我保證不再進京上訪,當我告訴他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你們沒有權力剝奪它時,處長說:「權利,憲法規定的多著呢,不讓你有!XX黨就是誰當官誰說了算,憲法算甚麼?」當我告訴他我們遇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政府應該給我們說話的權利時,他又說:「說話?誰給你這個權利了?中國老百姓誰有說話的權利?人家(指當權者)不讓你說!」我不禁啞然失笑,因為他分明是在告訴我:中國的現狀是權大於法,個人的權威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

2、前兩天,保衛處長又找我談話,說是省裏又辦「洗腦班」了,我因為一直堅定地維護大法、絕不妥協而被列為「危險分子」,要把我送進「洗腦班」。我給他舉具體例子揭露洗腦班的醜惡行徑,義正詞嚴地告訴他,他這樣做是違法的,並莊嚴地問他:「我信仰的是真善忍,你想讓我往哪裏轉化?」他低下眼睛,不敢看我,囁嚅著說:「我也尋思,那也不是甚麼好地方,就不送了。」

其實,有幾個人不知道洗腦班不是甚麼好地方?只不過是利慾熏心的人昧著良心助紂為虐罷了!

(四)武警的話

我丈夫有一位當武警的朋友要轉業到某派出所工作,大家在一起吃飯時我向他洪法講清真相,他說:「嫂子,你別說了。我告訴你,法輪功誰都知道是咋回事,現在工作這麼不好找,警察怕下崗沒飯吃明知不對,老江讓幹沒辦法就得幹。」

(五)書記的話

單位書記找我談話時說:「你看現在,XX黨別說是好人,就是像我這不好不壞的人都不多了!」

(六)院長的話

他千方百計地讓我寫一個假保證,說不煉了,然後回家偷偷煉。我告訴他這種欺騙行為是違背「真善忍」的,我作為大法弟子是絕對不會那樣做的。當我問他,我為甚麼就不能享受憲法賦予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時,他大笑,然後說:「你可真傻,你看在中國這麼多年誰享受過信仰自由、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