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誓言」與「正善的呼聲」


【明慧網2001年1月30日】 最近,單位領導傳達市委「610」會議精神時強調這樣的內容:為了攔截「法輪功修煉者進北京上訪,可以採用任何方法和手段。在講具體方法和手段時,又特別強調:要狠!不用多說,抓到上訪的你就打,狠狠地打!就是打殘、打死了也無可上告的,北京在撐著呢!

聽了這些傳達,我看到有部份人麻木不仁,有部份人幸災樂禍。這種狀態真是太可怕了!我覺得可怕,不是因為我聽到誰把上訪者打殘了或打死了而感到害怕,而是因為看到他們無善念、無正念,看到他們把好的當作壞的,把正的當作邪的,但他們卻意識不到──我是因為看到這種狀態才覺得可怕的。我知道,人無善念就會人人為敵,人無正念就會好壞不分,正邪不分,人類社會的道德就會一日千里地往下敗壞--是最可怕的!

從傳達市委「610」會議精神來看,對「法輪功」修煉者實行鎮壓的範圍是鋪天蓋地的,採用鎮壓的方法與手段是人類歷史上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作為一個還有正念、還有善念的人,我不禁要問:我們的黨(實際上是被極個別最邪惡的人在操縱)、我們的政府及其工作人員(實際上都是被邪惡利用)怎麼了?用這鋪天蓋地,用這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東西來鎮壓現在人類社會中最善、最正的好人?天理不容啊!

我說他們是現在人類社會中最善、最正的好人,我是有根有據的。
一、從他們的年齡結構(未滿一歲至百歲都有)、文化結構(最高學位至文盲都有)、職業結構(工農商學兵無所不包)、階層結構(國家級領導至鄉村百姓都有)和地域(世界範圍的七大洲、四大洋,中國範圍的所有縣市都有)、人種(黃、白、黑、棕色人種都有)、人數(一億多)等方面來看,他們完全具備了現在人類社會中人的代表性。
二、就我所見,就我所聞,我知道現在人類社會中唯有真修「法輪功」的人才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才能做到在遭受這鋪天蓋地的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時,仍然能用慈善的心去勸說世人要改惡從善,這難道不是人類社會中最善的好人才能做得到的嗎?
三、就我所見,就我所聞,我知道現在人類社會中唯有真修「法輪功」的人,才能做到:「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按高標準,按更高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完全是為了別人的人。這樣的人,你能說他們不是最正的嗎?除了他們,你還能在現在的人類社會中找到這樣好的人嗎?
四、我說他們是最正的,還有一個可以令人口服心服(就是具體去做迫害這種事情的工作人員也是口服心服)的根據:全國各地各級政府派出了那麼多的警察(明的、暗的、扮成煉功人的),花了那麼多的人力物力,查了那麼多年的時間,竟然查不到一個真修「法輪功」的人做過壞事來!大家想一想,這樣的人還不是現在人類社會中最正的好人嗎?正因為他們是最正的,他們才敢於主動去向政府,向政府各有關職能部門,向社會廣大人民群眾毫無保留地公開自己的所作所為。在這裏我還要強調一句,社會上打著「法輪功」旗號搞破壞的人,他們連做人的資格都沒有,更不能說它們是真修「法輪功」的好人。

也有人說:「他們去北京上訪就是犯罪,就該鎮壓!」我說這是蠻不講理!我們來看看,他們為甚麼要去北京上訪?我知道,也許大家都知道,一九九八年以前是沒有「法輪功」修煉者上訪的,只是後來某些政府的職能部門開始無理驅趕修煉「法輪功」的人,不允許他們到公園裏煉功,甚至發展到無理沒收他們的煉功用書、抄他們的家,他們才開始上訪的。開始上訪的時候,他們都是到當地的政府及政府的有關職能部門彙報情況、講道理,要求當地政府及其有關職能部門能公正地允許他們到公園裏煉功,退還沒收他們的煉功用書,不要再亂抄他們的家,不要再亂抓他們煉功人。後因各地政府都不能解決他們的合理要求,又聽各地政府說是執行北京的指示,所以他們才去北京上訪的。如果說進京上訪就是犯罪,就該鎮壓,那麼從北京到地方各級政府都開設有接待群眾來訪的機構,還給甚麼領導安排了甚麼群眾來訪接待日,這豈不是各級政府在組織犯罪?那麼該怎麼鎮壓這組織犯罪的政府?這種說法講不通!再說他們進京上訪的內容也正當的,合理合法的,不外就是:公正地允許他們到公園裏煉功(現在不是允許很多功派在公園裏煉功嗎);不要沒收他們的煉功用書(其他功派的書都沒有沒收);不要亂抓他們煉功人(亂抓人本來就是違法的);不要亂抄他們煉功人的家(亂抄家本來就是違法的)。平心而論,從這些上訪的內容上,我們也真的找不到應該被迫害的理由和法律依據。

也有人認為: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去北京上訪的人太多了,主要領導可能認為威脅到黨和政府的安全才遭鎮壓的。我說這領導就是胡思亂想了。如前所述,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個個都是好人,難道我們的黨、我們的政府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好人怎麼會威脅黨和政府的安全?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如果說去北京的好人多了就該攔截,就該鎮壓,那麼是不是去北京的壞人多了才給開路,才受歡迎?這是甚麼邏輯啊,我想,凡是有正念、有善念的人都會明白這樣的道理:世上只有代表邪惡的組織,只有壞人才會害怕好人多的。

還有人認為:都被打成邪教組織了,去北京上訪的人卻打出大紅橫幅說「法輪大法好「,所以才遭鎮壓的。我說這真是亂來了,正如李洪志大師所說:其實經過了各種各樣政治運動的人們會有很強的分析能力,過去他們有過信仰,有過失落,有過盲目崇拜,也有過經驗教訓,特別是在文革中受到過難忘的心靈觸及,這樣的人們叫其隨便就相信甚麼這可能嗎?

我的確是這樣,我已是「不惑之年」的人,就算你給我多大的錢,給我多大的官,如果我不是經過充份的了解、分析,我是不會隨便就相信甚麼東西的。根據我掌握的人數比例來推算,現在全世界有超過二十億以上的人認為「法輪大法」是好的。大家想一想,如果「法輪大法」不是真正好的話,全世界(特別是中國)會有那麼多的人認為「法輪大法」是好的嗎?會有那麼多上至黨中央、國務院的黨、政、軍的高級領導幹部,下至地方基層政府的工、農、兵黨員群眾,會有那麼多的上至科學院和高等院校的院士、教授,下至中小學校的教師學生去學,去煉嗎?可見「法輪大法」的確是好的,他們打出大紅橫幅說「法輪大法」好也是實事求是的。我們黨和政府不是倡導「實事求是」的作風嗎?怎麼實事求是的行為還要遭鎮壓?如果說打出甚麼橫幅、條幅說甚麼好就要鎮壓,那全中國現在有多少人在建築物、廣場、馬路、大街、小巷打出各種橫幅、條幅、方幅……在說自己的甚麼甚麼東西好?那怎麼鎮壓?這不是亂來是甚麼?

其實電視、電台、報刊、雜誌上說了那麼多「法輪功」的壞話,在我看來都是多餘的掩蓋,我們的黨(實際上是被極個別最邪惡的人操縱)、我們的政府及其工作人員(實際上都是被邪惡利用)鎮壓「法輪功」修煉者的根本原因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在我看來啊,這「順者」也不能「昌」,那「逆者」也不會「亡」。不是有個「指鹿為馬」的典故嗎,那個指鹿為馬的人在當時真可謂權傾朝野,誰敢不聽,誰敢不服?可結果怎樣?結果是他封得了當時人的口,卻改不了當時人的心,他可以成為歷史的笑談,卻改變不了鹿和馬的歷史,馬自古至今是馬,鹿自古至今是鹿。也就是說,不管你是甚麼人、甚麼組織,也不管你用甚麼惡毒的謠言、欺世的謊言,甚至進行鋪天蓋地的人類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都是不能顛倒宇宙中真正的好與壞,善與惡,正與邪的;好的始終是好的,善的始終是善的,正的始終是正的。可能大家也都看到了,有人出於一己之私,妄想誹謗「法輪大法」,把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鎮壓下去,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清醒吧,所有還有正念的人們,不要被邪惡再利用了,「順」邪惡者是不能「昌」的,「逆」邪惡者也是不會「亡」的!正如李洪志大師所說:只剩下邪惡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們學員,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來反對這件事情。是因為過去的邪惡抑制了人,這個邪惡清除掉之後,人們都清醒了,在重新審定這一切,看待這一切。謊言、假象都將被一個個地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