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都來看清江澤民的猙獰惡相


【明慧網2000年11月16日】江澤民這次為何在香港媒體面前大發雷霆?只因香港記者一句真話,(香港記者問:"現在那麼早說支持董先生,會不會給人感覺是內定欽定的呀?〝)刺痛了江澤民的要害。如俗話說,所謂的〝作賊心虛〝,便使得這位國家主席忘記了自己對付媒體時的扮相,不由自主地露出真面目來。

在對付法輪功的問題上,江澤民也是暴露出猙獰凶殘的惡相。大家還記得,早在江澤民做出鎮壓法輪功的決策時,就曾經放出過狠話:〝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他就以為憑過去幾十年的所謂階級鬥爭經驗,一抓就靈。過去半個世紀來的中國人,真是多災多難,經歷了甚麼土改啦,三反五反,公私合營,大躍進,人民公社,反右鬥爭,文化大革命,直至六四民運的血腥鎮壓……歷次的運動,只要上頭一句話,便動用整個國家機器,說打就打,說抓就抓,說壓就壓,誰敢說個'不'字?沒有一次不靈驗的。所以以為這次法輪功,不過是區區一個氣功團體,憑我江大主席挾十多億人的國力和財力,所以才放出了如此愚蠢的狠話。結果這次江澤民的拳頭打在鐵板上,不靈了。不但不靈了,而且還惹起了全世界有良知的人們對法輪功的同情和理解,暴露了江澤民一夥的卑鄙陰謀和猙獰凶殘的惡相。

殘酷的鎮壓一年多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有銷聲匿跡,在國內,法輪功學員上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和表達意見從未間斷;在國外,越來越多的海外人士,包括西方人士都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這是江澤民一夥始料不及的,這也是中國曆次的政治鎮壓運動中前所未有過的現象。過去在中國一搞政治運動,就立即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人人避之尤恐不及,個個都怕自己被牽連進去而受無妄之災。而這次法輪功事件,成千上萬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明知上天安門廣場會被抓、被打、被判刑,被連累家人,會失去工作、失去退休金,會被開除黨籍、團籍、軍籍、學籍……但仍前赴後繼,從不間斷,從未畏縮。

這是為甚麼?為甚麼?這是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現象啊!

那些稍有良知和理智的人們,都希望能反思一下這種不尋常的現象,不受江澤民一夥的鋪天蓋地的顛倒黑白的宣傳的影響,真正用自己的良知作一理性的判斷。他們上天安門廣場,為的是去說一句真話:法輪功是好的!法輪功是正法!為甚麼連這麼簡單的一句真話都容不下呢?為甚麼要對這些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慈善祥和的人下毒手呢?難道就是為了一句狠話"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而下不了台階嗎?為了專橫獨裁的意志在法輪功面前丟盡了面子嗎?

最近,江澤民一夥又玩弄起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的招牌,試圖再愚弄和欺騙國內外那些對他們的惡相認識不足的人。把法輪功學員在聯合國千禧年首腦會議、悉尼奧運期間和平表達意見的活動,說成是甚麼淪為西方反華陰謀推翻政權的工具,甚麼破壞社會穩定和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云云。這無非又是在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故技重演。

試問,假如江澤民一夥不迫害在中國信訪辦、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表達自己的意見的法輪功學員,那他們何需千里迢迢跑到聯合國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呢?在國際上,哪怕是一個真正的罪犯,也允許他有權利請律師為其辯護。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地去上訪,去公共場合煉功,去說一句"法輪功好",就被抓、被判刑,甚至被毒打致死!連一個為自己說話的地方都沒有,唯有到外面大庭廣眾上去說,到聯合國去說,到世界上去說……不都是你江澤民可以胡作非為的地方。然而,江澤民一夥還是很蠻橫。在西方社會說出真相,他就說你淪為西方反華的工具,說你是有陰謀的荒唐鬧劇,是破壞安定團結,好像世人真的不知道是誰在有陰謀地迫害法輪功,誰在法輪功的問題上表演荒唐鬧劇,是誰在破壞社會安定,是誰在給整個中華民族抹黑。

所有有良知和理性的人們,是徹底醒悟的時候了。江澤民一夥人為了自己的私己權欲、認為法輪功和他爭奪民眾,動搖了他的獨裁專制,才故意顛倒黑白,捏造是非;同時,又做賊心虛,怕世人看穿上述的陰謀和卑鄙凶殘猙獰的真相,不惜利用國人愛國、愛穩定的心理,更進一步加緊陷害和迫害法輪功。然而,天理昭昭,假的始終是假,江澤民一夥的倒行逆施,只能是螳臂擋車,必將加速他們的滅亡,他們必將遭到嚴厲懲罰的命運。天網恢恢,清算之日已為期不遠了!歷史必將存此為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