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會發言稿:我是一個真正幸福的人


【明慧網2001年1月23日】 過去老人看見我都說我長得很福氣,以後會很幸福。但是我覺得沒有啊?每天忙忙活活上班,在家庭裏也很操勞,孩子身體又不好,經常要去醫院,一切都感到很煩惱,所以對幸福兩個字一直當成笑話說。

現在我真正感到我是一個幸福的人,因為我得了大法,而且我全家都得了大法。97年7月,老師到香港來講法,我和先生帶著雙胞胎兒子聽老師講法,聽完回家,兩個孩子一起消業,從那以後,孩子身體好起來了,病也沒有了,醫院也不用去了。我們家裏的環境老師也給清理了,把金光閃閃的東西留下了。所以我說自己是一個最幸運的人。

下面我講一講修煉中的幾段經歷。96年得法後,因為根基比較好,第三天大小法輪在我身上出現,每天從早到晚都在轉,就像老師說的「你睡覺了,功也在煉你;你走路,功也在煉你;你上班,功還在煉你。」由於根基好,天目也打開了,一下天目層次開得很高,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另外空間的生命體,一切都是琳瑯滿目,真是神仙的世界!由於天目整晚都打開著,晚上睡不了覺,白天要上班,我覺得有點累,於是對老師說:師父,我不想看了,要休息了。就這樣,師父把我天目關上了。以後就成了有時能看,有時不能看了。但是我在修煉途中,看到害怕的景象時,我總是像小孩一樣叫師父,師父每次都會出來救我。

煉功初期,經常碰到魔的干擾,嚇得不敢煉。師父看我停下不煉了,有一天把我領進了一個空間,師父從高空中下來,我一看:師父來了!激動的望著師父,師父對我說:「多看《轉法輪》書,多看《轉法輪》書。」說了兩遍,師父走了。這時我恍然大悟,《轉法輪》是一部宇宙大法,他能解決修煉中的任何事情。接著我很快走出了這個層次。

在修煉途中,每當我不精進時,師父就會指物點化我要珍惜修煉的機緣,「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使我對大法有了深刻的理解。此時,我對自己說:師父為我帶來幸福,我一定要抓緊時間實修。

99年12月,香港開法會,世界各地的學員都來參加。那天安排在新華社煉功,煉完功有遊行活動,之前沒有想參加,因為不知對還是錯,這時我女兒說:「咱們去前面看看吧」走到隊伍的前面,看到有的學員拿著橫幅,有的在反對,正在猶豫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動著我走進了遊行隊伍,一路上和平慈祥的大法學員拉著橫幅,要求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當走到夏愨公園圍成一圈的時候,我無意中回頭一看,隊伍的前頭發出了金光閃閃的虹光,照射了整個場地。一瞬間,我感到我們都是「護法神」,來到了這個世界,協助師父法正人間。當時我覺得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何等之大。

還有一次,香港學員在維多利亞公園集體煉功洪法,晴朗的天空突然烏雲滿天,下起了一場大雨,周圍的人都離開去避雨,而我們大法學員一個也沒有離開煉功場,就在這個時候,天的上空出現了幾位天神和道人,他們說:大法弟子真的這麼堅定嗎?我們再考驗他們一次。雨停了,太陽出來了,過了幾分鐘,又下起了一場大雨。所有學員的衫都淋濕了,但還是沒有一個離開,依然一動不動地繼續在煉功。那幾位天神又說:大法弟子真的了不起啊!

2000年1月19日,老師發表了「靜觀學員與世人「的照片,女兒在電腦網上看到了,她說:媽媽,快來看!老師坐在山上的照片!當時我看到老師的照片之後,立即熱淚盈眶,我說:女兒,老師在承受著我們學員的磨難,在受苦啊!我眼淚不斷望下掉。第二天上班,常人問我發生甚麼事,我不能講,我的心一直在跳動著,好像發生了甚麼事情。

有一天晚上,半夜煉完功,剛想睡覺,一瞬間進入了一個空間,那裏刮著巨大的狂風、烏雲覆蓋了整個空間、好像吞沒了整個世界。後來我明白了這個景象就是江澤民一夥利用手中權利,對大法及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邪惡鎮壓,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及所有電台、電視台、報紙,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大有天塌之勢,其邪惡程度覆蓋了全世界。然而我們的大法弟子在邪惡面前不低頭,為了證實大法前仆後繼。

在這法正人間的時期,國內大法弟子為了維護法付出了一切的一切,我們作為國外大法弟子,也應該把自己溶化於法中,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我修煉4年多了,雖然對大法沒有絲毫的動搖過,但在正法期間,自己應該放下個人的一切,走出人來,向世人講清真象,使更多的人來了解大法,擺放自己的位置。師父說,「一個神在正法中,他們對大法的一念就決定了他們的存與滅。那些得了大法的還能和常人一樣對待嗎?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無論他們怎麼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我明白了自己應該付出更多,於是就用更多的時間去洪法。一天,我準備出去派大法真象的資料,當我穿上大法衫的時候,一時間感到一種無比強大的威力往外衝,整個人好像在大法中溶化。沒有絲毫思想的束縛,走出街頭,很快就派完了幾百份資料,這時我體會到,只要正念一出,任何不正的都無法干擾。

在一次洪法中,一個常人對我說:雞蛋怎麼能和石頭碰呢?在常人看來我們是雞蛋,反過來講,我們大法根本是打不破的,就好像雞蛋裏面的黃粒子和白粒子,越打就越緊密聯繫在一起,最後連成一片;正如我們大法弟子在開始的時候是以個人修煉為主,現在在邪惡的迫害下,全世界的大法弟子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揭露邪惡,向世人講清真象,真正的做到整體昇華、整體提高,在任何環境中都能發出純正的光芒來。一年多來,實踐證明大法是根本破壞不了,而且越來越強,而那些邪惡從表面上看很堅硬,但這只是利用常人手中的權力在破壞我們大法,實質上宇宙大法誰也破壞不了。師父說:「鋼鐵很堅硬,可是埋在土裏會生鏽氧化掉,」所以說那些邪惡表面再堅硬,在我們大法面前也都會被化掉。

2000年12月17日是香港國際風箏節,學員們一早就做了風箏準備去洪法。我們香港幾十個學員來到了啟德機場,在暴熱的太陽下,有的在派資料,有的在放風箏洪法。雖然我們的風箏在外表上不怎麼美觀,但是發揮洪法的作用,進場的市民越來越多,一眼就看到了法輪大法的風箏,有人叫道:「真好啊!法輪大法風箏!」其中有一個市民向我了解法輪功真象,還想學功。我們有一個學員馬上就借了一本《轉法輪》給他,那位市民帶著笑容滿心歡喜地離開了。因為我們的風箏開始的時候不夠平衡,不是放得很高,經過學員的努力,終於發出大法的威力,大法的風箏升上去了,越升越高,「法輪大法」四個字在天空上發出了耀眼的光芒,有個市民跑過來教我們:放線!放線!希望我們大法的風箏升得越高越好。又一次成功的洪法。

最後我還有一段小故事供大家分享,最近有一天夜晚,我睡不著,在深思師父為甚麼這樣苦度我們?從骯髒的垃圾堆裏把我們拉出來,把大部的業力拿掉,師父替我們承受,只留下一點讓我們自己修圓滿。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進入了佛國世界:那裏要甚麼伸手即來,房子是金的、地是金的、樹木花草都是金的,周圍都是金光閃閃,一切歷歷在目,太好了!一時我想到我還沒有圓滿,不能在這裏呆,就回來了。我想,作為大法一粒子,只要溶化於法中,盡力為法做一切,就能得到師父希望從法中給我們的一切。讓我們大家共同精進,協助師父法正人間,鏟除邪惡,直到圓滿。

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