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會發言稿:盡我的一切努力做好


【明慧網2001年1月23日】

我叫Kay,來自澳大利亞,修煉法輪大法有兩年半的時間了。頭一年半的時間裏,我只是學法努力修自己,直到學師父的一些新經文自"心自明"開始後,我才悟到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為我們自己修煉而是助師在世間正法。

在最近的一年裏,我能越來越善待他人而且也更樂意坦誠地與常人探討大法。在向常人談大法時我以前有很大的怕心,怕他們可能不接受大法。但我很快就意識到人們喜歡或不喜歡甚麼不在於我,我不能估計或判斷別人的理解,如果我這樣的話,我就沒做到善或真。

最近,我的家人剛度過俄羅斯東正教的耶誕節,我借此機會提前看望了我的父母並與他們坐在一起,向他們解釋為甚麼我不能與他們一道去教堂。我已經很久沒去教堂了,但我想我應該聽聽他們對我的擔憂並向他們解釋清楚,我也意識到這是一次向他們再次談論大法的好機會。

幾天後,在一次聖誕午餐上,一位親戚問我為甚麼這個週末要去香港。我很感激有此機會談論此事,然後我的全家都介入了這場討論。他們對大法,對大法在中國的處境表示擔憂。我的男朋友將他反對大法的意見告訴了在場的所有人而且在場的所有人也都常常與他站在一起,甚至平時不介入這種討論的父親也發表了他對大法及中國現狀的意見。這是一次我從未有過的與全家人一起的坦誠對話。我覺得大家都從這次坦誠的對話中收益。我以坦誠之心,堅定的信念盡力地說了我的看法。

這此經驗後,我悟到與各種人能進行公開對話對大家都好。當然通過學法和修"真善忍"我早已明白這個道理,但正如許多修煉中的事情,這個道理現在才顯得那麼明顯。我意識到了因我的執著心而失去的種種講清大法真相的機會,但我又覺得幸運,因為我現在悟到了而不是將來才意識到。我願在助師正法進程中作出雙倍努力。近來家裏的情況發生了轉變,與我同住一房的宿友常常晚上不在,這樣我就可以借此機會在家時為法多做事。

最近,從網上讀到一篇同修的修煉體會使我意識到"阻礙我們融入正法的一切因素都源於我們還沒有同化大法的那部份"。在我的修煉歷程中,我知道這是真的。我很高興能看到我的執著心去掉,也感激任何暴露我執著心的機會如書中的一句話、一篇文章或別人的修煉體會。有時,當常人說我們心胸狹窄時,我覺得可笑又覺得悲傷。當我意識到師父所給予我們的時候總是驚奇不已,無法表達。近兩年來我對法的理解增長了許多,我開始在我的層次中對大法的無限內涵有所理解,使我驚喜不已。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知道大法給予了我們甚麼,都知道這一不可思議的,殊勝和莊嚴的助師正法的修煉機會。我永遠也無法償還師父為我所做的一切。唯一的報答,儘管它與博大的宇宙相比是那樣的微不足道,就是"堅修大法緊隨師"。我不想將來有任何後悔,我要在這一非常寶貴的時期盡我的一切努力做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