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鄙無恥的表演-評新華社記者北京12月29日電


【明慧網2001年1月1日】 12月29日,江澤民一夥邪惡勢力以新華社記者的名義,又一次對全世界造下彌天大謊:法輪功學員受到「煽動」要「集體自殺」。

這種論調並不陌生。早在去年7月20日中國大陸全面鎮壓法輪功之前,就曾經造過類似的謠言:甚麼「x月x日法輪功學員要到香山集體自殺」,還煞有介事出動公安大肆防範。那個時候,甚至許多善良的人,在並不了解法輪功的情況下,也真的產生了困惑。然而,當江澤民一手遮天,脅迫中國政府和全國人大屈從於它的淫威,從而將法輪功扣上「邪教」的大帽子時,人們才明白過來,為了鎮壓實在是無懈可擊的法輪功,邪惡之徒是怎樣處心積慮地預謀的:利用世人對世界上曾經發生過的邪教集體自殺悲慘事件的記憶,圍繞法輪功大肆進行歪曲渲染,從而為它們以後的迫害行動作出嫁禍於人的鋪墊。

一年半以後的今天,它們故伎重演,又一次喧囂出所謂「集體自殺」的欺世之談,這回「葫蘆裏到底賣的是甚麼藥呢?」

讓我們來劈開這個霉爛的「葫蘆「吧。我們說:這是黔驢技窮的表現;這是嫁禍於人的表演;這是邪惡生命的卑鄙;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因為時至今日多少人還在輕易地被這種拙劣的謊言欺騙著。

要揭穿這種謊言並不難。新華社記者文章中說道:「近日,境外‘法輪功‘組織造謠‘法輪功’人員趙靜被迫害致死。而據帶領趙靜等人進京滋事的組織者交代,趙靜是從長春乘汽車進京途中,自認為‘最後圓滿’的時機到了,從大客車二層車窗跳出身亡。這才是事實的真相。」

讓我們來看看這位記者的「真相」吧。首先,「據……組織者交代」,這就是說,記者並沒有在事發現場;其次,大陸的電視、廣播幾十年如一日睜著眼睛說瞎話,去年7月份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更是肆無忌憚地顛倒善惡、指鹿為馬;再者,在天安門,老人、孕婦、兒童都被警察毒打,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難想像,在牢獄之中、世人目光不可及之處,它們能使出多少暴力手段讓被審訊者屈打成招。要說「事實」和「真相」,新華社幾十年來編造了多少「大躍進事實」和「大批判真相」?僅去年一年它給法輪功造的謠就足以證明它不過是個打著媒體的旗號、在所有的大是大非面前根本不講新聞職業道德的政治打手、輿論惡棍。在全世界的媒體中,恐怕新華社是最沒有資格提這「事實」和「真相」這兩個詞的了吧。

再其次,趙靜既然為「圓滿」而自殺,那麼她生前要「進京滋事」肯定是為了「圓滿」才去的,結果「京」沒進,「事」沒「滋」,那能是‘最後圓滿’的時機嗎?再再其次,大客車二層車窗往外跳容易嗎?又不是她個人的專車,滿車的人就沒有一個攔得住她的?如果趙靜真的是從客車裏「跳」(推或者扔)出去了,那一定是被兇惡的警察攔截後遭到暴力甚至更惡劣的虐待了,一年來逐漸披露出來的會議記錄和「文件」傳達無一不在向世人控訴著江澤民和其追順者的殘暴和它們對國家法律法規的肆意踐踏。如果允許公開、客觀的調查,結論將只有一個:趙靜是被執行江澤民鎮壓政策的惡嘍囉們迫害致死。這才肯定是真相!因為只有這麼一個的結論是符合人的邏輯的。順便說一句:這位所謂新華社記者畢竟承認了:有一個叫趙靜的中國人,原來活得好好的,因為中國鎮壓了法輪功,因為她要進京上訪,路上就死了。

儘管江澤民一夥為了鎮壓法輪功,瘋狂地動用了各種殘忍、卑鄙、無恥的手段,17個月過去了,法輪功並沒有被鎮壓下去,相反,江澤民一夥的邪惡越來越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了世界許多國家政府和公眾輿論的譴責;與此同時,法輪大法在世界範圍得到了進一步的洪揚。此時此刻,江羅之流乾脆從暗地裏造謠、傳謠,到赤膊上陣地高聲渲染所謂「集體自殺」的陳詞濫調,正說明了它們的黔驢技窮。先殺人害命,然後再嫁「自殺」罪名於被害者,毒辣邪惡能如是,也就是江澤黨們心性的真實寫照了。還有更登峰造極的謠言嗎?幫著江澤民害人的生命們著實可憐、可悲!

它們太壞了。為了徹底剝奪人們煉功的權力,它們竟然採取了一切可能的手段:從精神上控制,從信息上封鎖,從利益上威脅,從肉體上折磨,逼迫了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一筆筆欠下的孽債,就是瘋狂至極的它們,當夜深人靜之際也無法不感到毛骨悚然。誰說「惡無惡報」?那些曾經顯赫一時,轉瞬灰飛煙滅的獨裁者們,如希特勒,墨索裏尼,羅馬尼亞前總統,那被燒死,被吊死,被處極刑的鬼影不時地在它們眼前晃動。它們又一次造出所謂「集體自殺」的謠言,真正暴露出它們內心的恐懼,那麼多的人命債,誰來還?人命關天哪!它們想推卸責任,它們要嫁禍於人,儘管這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但惡人就是惡人,鈴還要盜,耳還要掩,寧選死路也不從善。當然,如果邪惡勢力做垂死掙扎,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以「集體自殺」做煙幕妄開殺戒的話,它們就是在給它們自己搭起的絞首架上最後踢翻了腳下的墊板。

法輪大法弟子從來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修的是真善忍,追求的是無比純真美好的境界。殘酷鎮壓這樣的好人的還能稱其為人嗎?多少法輪功學員被抓被關被折磨?在拘留所裏,在派出所裏,在公安局裏,在勞改場裏,在監獄裏,在精神病院裏,就在此時此刻還在遭受著痛苦的煎熬。人被逼死了,說是「自殺」;人被打死了說是「自殺」,現在,人還沒死,先放出話來,說「要自殺」。要描述江澤民這些邪惡之徒的邪惡程度,人類似乎還沒有那麼惡毒的語言。幸哉?悲哉?

夠了!那些做了無恥小丑的所謂「新華社記者」。江澤民壞事做盡,最終受到宇宙法理懲罰的日子甚至可能已經不需要用年來計算了。你們真的要當這樣一個邪惡之徒的殉葬品嗎?我們為你流淚,因為看到了你們正在為了區區蠅頭小利,自己步入無盡的黑暗……

2000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