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洪法心得

面對少數大陸人的叫罵和一些大陸人的麻木不仁


【明慧網2000年8月9日】 一、面對少數大陸人的叫罵

晚上與幾位同修學法之後,討論了一下當前向廣大群眾,特別是對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事。大家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就是師父一系列新經文發表之後,許多國內來美的旅遊團裏的中國人都很願意接過學員遞給的大法真相資料。人們也很同情法輪功。然而一些固執的人總是抱住中國政府對「4.25」中南海事件的結論做文章,固執地認為法輪功學員不忍,自找的以後的麻煩,甚至大聲叫罵。一些同修感到遇到這樣的人特別頭痛,不知怎樣跟他們講。以下是我個人的一些想法,寫出供大家參考。

我們是在大法中修煉的弟子,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如何擺正自己與對方的關係,擺正修煉和正法的關係,這是一個重要的基點。往往當我們忘記「真善忍」、忘記正法的需要時,我們會陷入常人習慣和思路,變得急於向對方解釋、表白。這種情況下就容易陷入是非、爭論之中,就成了常人的「做事」。如果換一個角度思考問題:當在考場上遇到難題,我們總是冷靜思考,寫出答案。一次答不對,不要緊,多讀書,下次答好。我們也不抱怨這考官為甚麼偏偏考自己不會的,或者考題為甚麼這麼難等等。現在的洪法、說明真相是天象變化的需要,是正法進程的需要,面前有難題是正常的,更何況我們還有自身的業力和沒有修去的東西需要在磨難中得到轉化。保持正念,保持冷靜清醒,才能使我們在任何困難面前都能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而不為任何低層次的東西所帶動。

二、面對一些大陸人的麻木不仁

一位國內的同學在收到我寄給他的法輪大法真相資料之後,回信說他也不相信國內政府的宣傳,然而他認為法輪功的事只是小事,現在人們關心的是WTO,是改革等等,這才是對國家對人民最重要的事。他的想法代表了國內許多人的心態。我不由地想起了「孟子見梁惠王」的故事:

梁惠王說,「您不遠千里而來,給我的國家帶來了甚麼好處,利益?」孟子回答說,「大王何必說『利』?其實,只要有『仁義』就夠了。

大王為一國之君,說:『對我的國家有甚麼好處?』大臣們會說:『對我家有甚麼好處?』百姓們會說:『對我有甚麼好處?』這樣從上到下互相講利益,國家就危險了!將來大臣們會為他們家的利益而殺其君,百姓們會為他們的利益而造反。這就是先講『利』而後講『義』的結果。然而卻從來沒有見過講『仁義』的人拋棄他們的親人,也沒有見過講『仁義』的人把他們的君王丟在一旁的。所以大王講『仁義』就夠了,何必說『利』?」

古訓往往是很深刻的。看看當前中國的現狀:從上到下,從報紙,電視,輿論的導向,到人們日常關心的「大事」。每一個人都在談論這個「利」。有權的在為了利益而貪贓枉法,沒權的在殺人害命,搞得現在天災人禍,萬物凋落。雖然也宣傳講「文明」,而卻起不到甚麼作用。沒人想想這才是國家最危險的事呀!

法輪大法叫人重「德」,修「真善忍」,真正從內心改變自己。真正的大法修煉者,沒有一個人抽煙,喝酒,沒有一個人貪污,受賄。相反,大法弟子們在不公平的打壓中仍然以善心對待別人,從來也沒有反對政府,在法輪大法中是一片淨土。如此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大法,如此善良,能忍辱負重的百姓,中國政府卻要把他訂為「邪教」,把他們推向對立面,這個國家能興旺發達嗎?它不是在自尋毀滅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