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所謂「中南海事件」的真相 (四)

【明慧網2000年8月19日】熱門話題之三:所謂「中南海事件」的真相 (四)

移花接木,謊言可笑--評中央電視台「4.25節目」

聽眾朋友,你們好。又到了熱門話題節目了。我是欣悅。

4/25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本是法輪功學員為爭取合法練功權力自發和平請願,在中國官方媒體中卻變成了有預謀,有策劃的非法聚集、靜坐示威。中國中央電視台播放的《4.25中南海聚集事件真相》中任意的裁剪,拼湊,掩蓋事實,以愚弄百姓,為法輪功編造罪狀。下面請聽幾位法輪功學員的來稿。

「移花接木,謊言可笑 ---評中國中央電視台「4.25」節目」

8月12日,中央電視台反覆播出了所謂關於4月25日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真相的錄像片,片中「借」某些人員之口,誣蔑我們師父直接操縱了這次事件。貌似證據確鑿,但仔細想一想,看一看,再聯繫輿論連日來一系列造謠、捏造事實、欺騙廣大不明真相群眾的行為, 連普通人都看出了其中的破綻,漏洞百出,使人感覺疑竇頓生。

首先,我們知道,早在1997年初,中國公安部一局以法輪功進行非法宗教活動為名,就布置全國公安部門進行調查。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通知》中一口認定李洪志先生傳播謠言邪說及一些骨幹利用法輪功進行違法犯罪活動,但「通知」中緊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利用法輪功違法犯罪的證據,各地公安政保部門要深入開展調查。很明顯是先定罪、後搜集證據。安全部門動用了最高級的偵探手段,並派人混入法輪功學員內部,進行跟蹤和監視,真是不遺餘力。

少數別有用心的權勢們斷言,說我們師父在北京有一套房子。那麼從98年7月21日到99年4月25日如此長的時間內,公安部門對這套房子和對研究會主要人員李昌、紀烈武、王治文等人的住處的嚴密監控成果在哪裏?

錄像片中指出,4月25日前後,紀烈武等人通過家中的電話與我們師父聯繫多次,並且說我們師父在轉機間隙,一直呆在「北京寓所」中,並召集研究會人員開會。那麼,這些竊聽器、電話監控是否應該發揮一些作用?

既沒有證據,又要斷定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是有預謀,有策劃的非法聚集、靜坐示威,於是只得反覆強調:「絲毫未察覺的情況下,萬餘名群眾神不知、鬼不覺地包圍了中南海」,錄像中說:這些人計劃整個事件的過程只是在自己家中,用自家的電話,並沒有像解放前的地下工作者那樣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或是到荒郊野外去,採取更隱蔽的手段。不難看出,竊聽記錄、電話記錄根本就沒有他們所需要的內容,否則,在全面圍剿法輪功之後,為甚麼不把這些記錄公之於眾,以便配合對法輪功全面的圍剿?

(MUSIC) 聽眾朋友,現在正在播送的是世界法輪大法電台的熱門話題節目。歡迎您繼續收聽。

再來看看紀烈武等人在錄像中闡述事情經過的鏡頭。凡涉及到與我們師父直接電話聯繫的事,全是紀烈武一人所說,而且只要是有「我打電話給李洪志」等類似的話,前後之間總是有一些間斷,不連續。仔細觀察紀烈武在提到我們師父的名字時的口型,可以發現口型和名字本身明顯不符,是經過語音處理的,移花接木。這不禁令人懷疑紀烈武的原話到底是如何說的?他到底給誰打電話?真的是給我們師父打電話嗎?由於錄像片中配上播音員帶有傾向性的配音,再加上故意渲染的開會場所,很容易使人忽略這一點。顯然,攝製這一錄像的新聞工作者們忽視了新聞工作客觀公正這條最基本原則,整部片子就像一部故事片一樣。試問:若證據確鑿,用得著採用這種手法嗎?

再來看錄像片中其他荒唐可笑之處:天津市公安局某處處長公然在記者話筒前信誓旦旦地說「天津沒有抓人,一個人也沒有抓」。

參加過天津上訪的上千名法輪功學員都知道,參加過4月25日上訪國務院的弟子都知道,天津市出動了防暴警察,4月24日前抓了4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25日才放出來,這有被抓弟子寫的文章為證。鐵的事實誰也掩蓋不了,謊言永遠蓋不住真相。某些陰謀家利用謊言來愚弄群眾的伎倆必將暴露無遺。一句「沒有抓人」就把天津市政府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了嗎?我們並沒有反對政府,只是要求有一個寬鬆、合法的修煉環境,被抓被壓實乃非法待遇。

再看看錄像中對4月26日以後的事情是如何捏造的:說的是4月25日沒有見到國家領導人、我們師父大怒,云云。首先是整個過程沒有擺出任何有說服力的事實,只有播音員充滿傾向性和誘導性的一面之辭;其次,參加過4.25上訪的弟子都忘不了朱鎔基總理很早就親自出來與大家見面的感人場面,下午又親自與五位代表面談,傾聽大家的意見。這不是有目共睹的國家領導人與群眾見面的場面嗎?再者,李洪志師父在4月26日以後知道整個事情真相時,一再要求弟子們要安心實修,以提高層次為根本,心不要動。大法真修弟子誰會相信「師父大怒」這樣的謊言呢?

謊言永遠是謊言,最終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看完近40分鐘的錄像片,我們的感覺只有一個:大笑之。笑那些可憐的人們不知道他們自己未來的命運,還在人世的迷霧中借鎮壓法輪功來積累自己的政治資本,想著升官發財之道。

(MUSIC) 聽眾朋友,今天的熱門話題就到這裏。我們明天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