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所謂「中南海事件」的真相(二)

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是不是沒做到忍?

【明慧網2000年8月14日】聽眾朋友,你們好。又到了熱門話題節目了。我是欣悅。今天,我們繼續所謂的4/25「中南海事件」真相的討論。

有人說,「真,善,忍」是法輪大法學員修煉的原則,法輪功學員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沒做到忍。那麼,法輪功學員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是不是沒做到忍呢?

這是許多不修煉的人對此事件的評論。一位大法學員對這個問題有如下的評說:

關於「忍」。在這一點上非議頗多,世人有誤解,也有不同的看法。宇宙的最高特性是「真、善、忍」,我們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修煉,我們是「真善忍」同修。我們所說的「忍」,是在修煉過程中個人所受到的種種魔難,個人利益的損失,我們講「忍」,而這種忍還是根本不產生氣恨,不覺得委屈的「忍」,這種忍是源於我們悟到了更高層次的法理,從而放下了對世間執著的忍,這與不修煉的人為顧慮之心的忍和強忍,絕非同一概念。

「忍」並非無原則地忍。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三個字分開來,每個字都具足「真、善、忍」,「忍」中包含著真與善,如果連真偽都不分了,善惡都不分了,真理受到誣蔑和踐踏都麻木不仁了,那種所謂的忍,不是連宇宙、生命的存在都變得無意義了嗎?那種所謂的忍,在我們看來是背離「真善忍」宇宙法理的不忍。

修煉人作為公民是享有法律提供的基本生存權力、信仰自由和結社自由的。這也是我們得以借用常人社會來修煉自己的保障。當這種合法權益受到攻擊甚至剝奪的時候,修煉人的最大人生目的修煉就直接受到了嚴重干擾。這時大法弟子自己如果不站出來說一句話,那麼這種所謂的「忍」,已經丟掉了真與善的內涵,並非是符合宇宙特性的「忍」。

對修煉人在社會中合法權益的攻擊和剝奪,在老百姓來說可能是出於一種誤解,而在那些別有用心、滿身魔性、數年來一直在蓄意策劃如何打擊大法構陷修煉人的極少數人來說,那些反對大法的言論、歪曲事實的誣蔑宣傳和對大法弟子的暴力行為,則是他們用極端化的邪惡思維方法來攻擊大法的真實表現。

事實上,自1996年《光明日報》事件以來,一些心懷叵測的人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大法的污衊和攻擊,直至發展到1999年4月20日對天津大法弟子抓、打、關及下文明令禁止大法弟子修煉,在這種情況下才有了「4.25」萬名大法弟子和平上訪。值得澄清的是,他們去的是坐落在中南海附近府右街上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是去上訪反映情況,而不是像目前媒體上通常所提的「包圍中南海」。當時,上訪中數萬人沒有標語,沒有口號,沒有影響交通和環境衛生,充滿詳和寧靜,大家心中沒有個人的得失,唯有真實地向政府反映情況,求得合法的修煉環境這一條,這還不是「忍」嗎?

參加那次上訪的修煉者中很多是見證了歷次政治運動的中老年人,其中不乏老革命、國家幹部、知識分子、工人、農民,他們是一個由社會各行各業、不同層面經歷了各種社會變革的人組成的人群。他們怎麼會不知道在中國做出著這樣大膽真誠的舉動是在冒著身家性命的危險呢?但是,雖然他們都已經享有著穩定的生活、工作和在常人社會中的各種利益,為了真理和更多人的幸福未來,他們毅然選擇了把個人的得失置之度外。雖然至今這還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但是,他們坦然地這樣做了,問心無愧地做出了這種無私無畏的善良選擇。這不是真正的忍嗎?這是普通人難以做到的大忍。

時隔一年有餘,「425」上訪的參加者和更多的修煉者們在這一年中經歷了殘暴、邪惡的鎮壓而無怨無悔。這是具足「真、善、忍」之「忍」,受到了那麼不公的待遇還是心懷善念地去講清事實真相、依法行事,這就是符合宇宙法理之「忍」,是大法修煉者在宇宙真理的指導下正悟到的大善大忍之忍。

(MUSIC) 聽眾朋友,現在正在播送的是世界法輪大法電台的熱門話題節目。歡迎您繼續收聽。

以下是另一位學員撰寫的《四.二五法輪功和平請願是人類最高精神的輝煌展現》一文。文中說,

四.二五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中國少數當權者拿來大作文章。常人中也有不理解的,認為法輪功不忍。這都不奇怪。我們認為,恰恰相反,四.二五以及後來的法輪功和平請願是人類最高精神的輝煌展現。暴力貫穿了整個人類歷史,而僅從暴力的使用本身並不能區分正義與邪惡,因為武器和暴力可以同樣地被代表正義或邪惡的力量使用。

然而,非暴力運動只被正義一方所使用。很簡單,何**絕不會到大法研究會去和平請願,而鎮壓法輪功的極少數當權者也絕不會為懇求法輪功學員停止修煉而去人民大會堂絕食。不僅如此,歷史上所有大規模的非暴力抵抗運動都被公認為人類最高精神而載入史冊。例如聖雄甘地領導的不合作運動,馬丁路德金領導的民權運動,史學家和政治家都已給予最高的評價。而王維林隻身擋坦克的形像也被世界輿論評為最激勵人類精神的形像之一。之所以如此,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所有的非暴力抗爭都需要極大的隱忍,極大的犧牲與捨棄精神。也就是說,只要是非暴力,其本身就已經是大忍了。

法輪功的請願是和平的,本身就已經是大忍之心的體現了,何來不忍之說呢?法輪功的和平請願和前述幾次非暴力運動相比還有兩個突出的特點。第一,嚴格地講,那幾次非暴力運動爭的是平等,是一個群體對另一個群體不公的抗議,是一個團體的行為。比如,甘地認為英國人對印度人不公平,馬丁路德金認為白人對黑人不公平,而八九民運針對的則是當權者的特權與腐化。這些訴求都隱含了對優勢階層讓出部份權益的要求。如果這些訴求達到了,整個團體都將受益。而法輪功爭的是修煉的自由,它是個體的行為。其訴求沒有對任何階層的任何權益方面的要求。而訴求達成後,每一個個體仍然需要自己去修煉,不存在受益的問題。這就要求每一個個體都有大忍之心,而無求取之意。第二,那幾次的非暴力運動,在內部都出現過採取暴力的聲音。而這在法輪功的和平請願中是絕對沒有的。

我們對四.二五是高度肯定的。參與其中的學員不但要忍受鎮壓者的暴虐,還要忍受常人的指責和誤解,這不是大忍是甚麼?作為大法弟子,評價四.二五的是非功過還有一個簡單的方法。我們只需要問一下自己,假如四.二五的結果是政府承認了法輪功的合法地位,我們是不是會認為四.二五很偉大呢?這是肯定的。那麼,因為少數當權者對法輪功的鎮壓而改變對四.二五的認識,這是符合了「真、善、忍」這個宇宙不變的特性呢,還是順從了我們頭腦裏常人的觀念?

順便提一句,破壞我們修煉環境的是中國當權者中極少數鎮壓法輪功的人,而不是參加「425」和平請願的大法弟子。

(MUSIC) 聽眾朋友,今天的熱門話題就到這裏。我們明天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