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知識、理解和自我完善的源泉(三)

【明慧網2000年7月29日】 分享

在弘法過程中暴露了我許多執著心。弘揚這一大法也是我修煉自己的過程。例如老師在廣州講法中列舉了許多障礙我們修煉的各種心,我記得諸如「你想出名,或不想出名……」去年7月,來自中國的壞消息傳來後,我幫助組織記者招待會,幫助大家認識修煉人的真實情況。意識到這一似乎是屬於秘修的煉習要在社會公開曝光,心裏有些不舒服,但是我必須站出來說話。

第2天,兩家最大的週報刊登我們煉第五套功法的照片,我在前排,穿著襯衫,打著領帶,雙手伸展著。圖片說明上有我的名字,這正是對我不想出名這一執著的考驗,使我認識到無回頭路可走。這正是我願意為之付出並希望公眾把我當成其中的一員的大法。以後的幾個星期,我在這個城市10年來認識的人告訴我,或寄來剪報,加上這樣一類的評語:「你這樣做真了不起。」辦公室與我一塊工作的人也看到了照片並引起許多熱烈討論。我也趁機通過電子信件給我的家人介紹開始修煉對我有多麼重要。

開始修煉不久,我便想:「這麼珍貴,偉大的事情,但大多數美國人由於文化和語言的影響特別是對中國不感興趣而得不到他,我怎樣才能幫助美國人認識大法呢?

我給自己訂了這樣一個原則:
1、介紹大法是甚麼,而不談大法不是甚麼或不像甚麼。
2、根據特定的人,環境,文化,團體決定溝通層次。
3、當別人準備好時才給他們書,而不是沒準備好時。

在回答「甚麼是法輪功」這個問題時,我現在直接用「修煉」這個詞告訴他們,並加以解釋。雖然這個概念對西方人有些陌生,但我如果花時間去講法輪功像甚麼,比如是一種氣功,或像太極,或者告訴他們不是甚麼,如宗教或武術,他就會困惑或分心,特別是他們不知道甚麼是氣功,我還得給他們花時間解釋,最後他們記住的也許都是有關氣功,武術之類的東西,而不知道修煉到底是甚麼。他們腦子裏會留下錯誤的字眼,而不是真象。

老師說大法是與任何其他功法都不同的高層次修煉,在人們的頭腦中,對真正的修煉應該是怎樣的,是一片空白,沒有一個適合的歸類。但人們有意的把它歸於自己熟悉的那一類去,所以他們就把它進行簡化成他們知道的東西,這是人的本性。為了避免他們這樣做,我試圖用其他描述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如:這是一個淨化我們精神與肉體完整修煉系統,是一個全面改善自己的整體方法,是淨化和提高人體能量的辦法,我們努力讓自己和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溶化在一起。

在辦班時我用「花園」來形容「修煉」。我說:「你開一片地,你要去掉所有壞東西,如野草、石頭、垃圾,然後再放進去好東西,如種子、水、肥料、陽光,所以好東西就長出來了,我們就像這樣通過修煉來培養我們的身體、思想和心靈。我還喜歡說:「煉功只是一時的,但修心卻每天24小時都是在進行。」

在特定的人或一夥人談話時,我們都應該清楚:一個尺碼不能適合所有的人。我必須搜集盡可能多的關於他們的信息,再向他們介紹。我聽他們問的話,也關注他們的語氣,眼神(美國人會用眼神告訴你很多事情)和身體語言。我必須用心去聽。有時當我非常想說話時,並不容易做到耐心的傾聽。現在不管我講30秒或30分鐘,我都把它看成是教學過程,酌情調整內容和風格。

在北美講法和其他場合,老師多次講過對常人要講大法最表面層次東西的重要性。我們修煉人在不斷提高我們的認識和領悟。出於熱心,我們很容易把自己最近達到的層次拿出來講,忘記了別人還沒有達到那個層次。出於對我弘法對像的體貼和關心,我試著用符合他們水平的詞彙和概念與他們交流。在這方面我也犯過一些錯誤,如講解氣和功是不同能量的概念,人們會很困惑,也沒有必要,最好讓他們去看書。還有,我們參加了一次幾千人彩車大遊行,展示絢麗多彩和美妙的法輪圖形,但許多人對我們產生了誤解。我們收到了一些批評意見,一是通過電子信件,另一個則通過一封給當地電台的信表達的。展示法輪錯了麼?不一定,但要看場合,我們現在知道我們只在充份準備並有機會介紹法輪圖形的歷史和涵義時,才展示法輪。

不同背景的人對不同的事情用不同層次的認識。對一個人或一群人是淺層次或善意而美好的,對另一群就是太高了,不適應甚至有所冒犯。《法輪功》和《轉法輪》是很有力量的書,但不是每一個人都準備好讀他們。我給過或借給過親朋好友幾本書,但缺少積極的反映。這讓我清醒起來。許多人甚麼也沒說,那些說了的人很像老師提到比如:「我讀了一點,不好懂,將來再讀吧!」我現在懷疑是否我無意中影響了別人得法的機會。不過,書至少在他們家裏,我希望有一天他們或別人會把書拿起來學習,不過,從現在起,我只告訴別人這書是多麼好,他們如果想要,我才給他們書。

收穫

在我自身修煉上,我也得到一些學習的幫助。如煉功比游泳、舉重或其他運動好,《轉法輪》第9講做了解釋。讀書最好每天能讀一講,至少讀一個完整的章節。一些同修給了講法錄音帶,我在車裏從第1講到第9講反覆的聽,每聽一遍都學到新的東西。修煉的頭幾個月,一位在中國住過幾年的美國同修還有我針灸醫生及其它幾位美國學員,每週集體學法兩次,討論問題和談體會,對我正確修煉也有很大幫助,我現在每週都參加集體學法。通過讀《轉法輪》和其他講法,看9天講法錄像帶,在車裏聽錄音,我的思想通過這種方式熔於大法的無限的智慧和啟悟之中。老師說:「看書、看書、看書。」這也是我給新老學員的共勉。

當我讀到老師說:「人在迷中」,我把它作為修煉的動力。好!我正想跳出這個迷中,我也熱衷於將來不要再回到迷宮的想法,希望脫離塵世的痛苦和困惑。但當我學得越多越仔細聽老師說:「大家知道,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近來不再多想逃出迷宮,或從甚麼不好的東西中逃走,而是更多是如何向好的方向去努力,我認識到我的目的是要提高層次,返本歸真。

我有了一個積極的目標和明確的方向,過去,我迷茫,徘徊在小道、錯道、甚至是死胡同裏,尋求自我完善,知識和人生意義。如今我已身在高速公路上,《轉法輪》這一大道修煉的寶書就是回家的指南。

我充滿感激,我感激我的生活狀態使我有時間學法,煉功和弘法。我感激同修們給我的鼓勵和幫助。我特別感激那些車禍與死亡擦肩而過以及其他磨難,因為它們使我還了許多業債,接受許多教訓。在大法出現在我面前時,我已經有所準備,並能夠認識大法。當然,我非常感激我們的老師,他最終使我走上了修煉道路並以一種我現在還難以想像的方式幫助我。

最後,我在我的生活中有了一個現成的答案,如果有人問我:約翰,你讀過的最好的一本書是甚麼?我會告訴他們:《轉法輪》。

謝謝大家。

(2000年7月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