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知識、理解和自我完善的源泉(一)

【明慧網2000年7月29日】各位同修,嘉賓,你們好!

我叫約翰.納尼亞。今年41歲。住在明尼蘇達州,從事個體計算機網絡諮詢業務。

1999年1月,我照常去門診看一位新大夫,希望他能幫助我從幾次車禍和其他一些慢性健康問題中康復。這位醫生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執照針灸師,當我們回顧我的病史時,他問我:「你覺得你為甚麼會有這麼多車禍?」

我開玩笑一般地答出:「我不知道為甚麼,也許我的前世是一位保險公司的律師吧!」他沒有像許多人那樣開懷大笑,只是平靜地看著我說:「你相信前世嗎?」對他的問題,我低頭想了一會說:「我也不懷疑有前世。」我們轉到了其他話題,但他在1月份播下了在春天開花的種子。

尋求

我的醫生觸及了一個超越我們可觀察到物質世界範圍外的真相問題。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渴求真理、知識和理解。我探索過許多途徑,求學於許多老師,大多通過讀書來完成的。我在尋求自我完善的答案和方法。到1999年初我得出了一個結論,一個清楚和無誤的結論:我一直在錯誤的地方尋求答案。我覺得我應該對任何人和任何信息敞開心扉,以得到幾年來一直要傳達給我的信息。

在我的一生中,我尋找的自我完善的方式大約分三類:1、改善我的健康; 2、豐富對我居住的世界及人類的知識;3、增進對我的人生目的和總體的生命意義的更高內涵的認識。

幾分鐘後,我將講述幾個改變我尋求答案的事件,但我想馬上告訴你的是:修煉法輪大法在以上三個方面給我不可估量和難以想像的幫助,超出了我的期望,也超出了傳統的推理。

暢銷書《需氧生物》激發了兒時積極的健康意識,我做各種運動,是高中田徑越野隊員,跑步16年且樂此不疲,直到腳出了莫名其妙的問題才不得不停止。然後我開始游泳。腳和其他奇怪的健康影響,使我對營養,中醫,和其他養生保健之道十分感興趣,並孜孜不倦地追求這些方法。

1992年起,車禍使我耗盡錢財,時間和精力。在1992年到1998年間,我每年至少有一次車禍。當撞車發生時,我的身體遭到了衝撞和擠壓,有兩輛車完全報廢。由於受到多次創傷,我的脊椎受到了永久性的損傷。我曾是一家正骨診所的常客達7年之久。在那裏,他們讓我嘗試了無數補品、療法,以解決我各種毛病。

我一直相信,世界上沒有純粹偶然的事件。經過幾次這樣的事故,並且有一個模式,我也知道我應該接受到一個信息。但令人沮喪的是我不知道這個信息是甚麼。儘管我懷疑是與我生命更深層的問題有關,也許是精神領域的問題。順便告訴大家,我的保險公司繼續向我提供「安全駕駛」的優惠,以此說明是一種我無法控製的「不幸」的力量在作怪。而我本人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駕駛者。所以,這些事故與我尋求自我完善的兩個領域有關:健康和生命意義。在我談第三個領域前,我想說一說過去的第二點,也就是豐富對人類和我們居住的世界的認識。

我對科學的興趣來自兒時讀過的恐龍,生物學家,宇航員,和發明家的書。我父母把顯微鏡和望遠鏡送給我做禮物,但我最終在大學卻讀了英文專業。我感到文學和詩歌比心理學更有趣,更有揭示性的認識和探索人類行為的兩個方法。但我同時也上地質學、物理學和數學這些我的英文專業朋友們設法躲避的課程。自我的正規教育結束後,我繼續選修各種課程和廣泛閱讀以增進我對人類和世界的認識。

在第三個領域即尋求對人生意義的理解,我在上大學前,上大學期間和大學後鑽研了哲學和宗教。我出身於天主教家庭。我有規律的履行我的信仰直至近30歲,為我打下了宗教的基礎,我至今仍十分感激。我在泰國住了2年,小乘佛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兩本對我思想影響很大的書是《物理學之道》和《禪與汽車維護藝術》。兩本書都闡述了東方思想觀念與西方的世界觀。

我嘗試過各種精神信仰的路,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多少感覺到我失去了傾聽上帝聲音的能力!遠在我40歲生日之前,我精神上是飄忽不定的,我的問題和過去一樣多,而我不能完全接受給予我的答案。特別是我們每個人都會提出的人生根本問題,即「我們從哪兒來?為甚麼在這兒?我們死時會發生甚麼?」

發現

回顧過去,我的體驗和嘗試過的途徑都為人生的關鍵轉折起到了準備和導向作用。在1999年3月15日,我在明尼阿波里斯晚上高峰期穿過馬路,從我的眼角,我看到一個開車的人右轉時似乎被陽光晃了眼睛,衝著我在的人行道就衝了過來,直到我坐在車頭上離地有幾尺高,驚惶無助,他才看見我,猛地剎了車。我摔倒了地上。我到現在也不敢肯定當時是他更害怕還是我更害怕。他把我送到醫院,拍了X光片,結果是又一次受傷和縫針。

但是軀體的疼痛無法與我內心的震撼相比。一次事故,又一次事故,一次一次又一次,為甚麼都衝著我來,是甚麼意思?我當時這麼想,我知道我必須改變,但又不知如何改變。但我知道我必須敞開思想接受我過去沒有接受到或理解到的信息。兩天後,我按預約去見我的針灸醫生,我躺在治療台上,紮著針我們又談起了為甚麼我有這麼多車禍。我說這大概和我的房子有關,自從我搬進這座房子,車禍就沒斷過,甚至我租車搬家那天就有一次事故。我一直採用風水方法想改變一下我的運氣。他說他煉一種氣功能保證他住在任何地方都安全。我們簡單地聊了一會氣功和它的歷史。當時我對氣功的概念非常模糊,並不知道它還包括修煉。

他在他的名片上寫下了法輪大法的網址,幾天後我上網瀏覽,他還建議我讀一本書,我只記得是以「Z」開頭,應該爭取一天讀一講直到讀完為止。我在網上所看到的與我以前讀過的別的東西十分不同。這是一個很權威很有力但又很慈愛的聲音。當我閱讀時,全身有如電流通過,我決定從網上訂書並爭取在佛羅里達休假時看。按預計,我去佛羅里達前,應該收不到書,但是,又是巧合使書在我上飛機前及時收到。我說,我不相信巧合!

在佛羅里達與家人度假,我認真地讀《轉法輪》。我當時有許多看不懂,但在許多我看懂的地方,我情不自禁地說「對,正是這樣,完全正確。沒有人這樣講過,但事實實在是如此!」當我繼續讀下去,我會有自言自語的意識:「對,是生活在這個星球上就是在迷中,當然精神和物質是一回事……對,學習小學課本你還是上不了大學。」

在那一週的休假中,我也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先是鼻子有點癢,然後就不停流鼻涕,打噴嚏,發燒和睡臥不安,持續了3-4天。是嚴重的過敏嗎?感冒嗎?似乎哪個也不像。我當時並沒有把它和我讀書聯繫起來。等到我休完假再次去看我的醫生朋友做下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治療,他幫我理解了這是由讀老師的書直接引起的清理身體的過程。當時我的醫生告訴我:「你不再需要我了,」我最後終於明白了他的話的全部涵義。

我當時讀《轉法輪》馬上就明白的一點就是,抱怨不是修煉。所以我從休假回來後沒對任何別的人提起我的急性症狀,我只是告訴大家,我假度得很愉快。從此不抱怨不發牢騷成了我的自律。14天後,我讀完了《轉法輪》,一天讀一點。在我讀完這本書前我對自己說,「這是真理,這是真理!這是我現在必須身體力行的。」既沒有看見過煉功,也沒有見過另一個修煉人,在這本書裏,我找到了我最好的老師,比我一生中在書本上找到的所有老師都更好的老師。

我買了一本《法輪功》並在出差期間通讀了一遍,我試著自學動作,但我意識到,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我應該出去和大家一起煉功。我從沒告訴別人這件事:我第一次去週六集體煉功,我晚到了幾分鐘,大家已經開始煉功和教新學員。我當時很不好意思走過去跟大家講話。遠遠地、靜靜地,我看著他們很長時間舉著雙臂在做第二套功。回家後我又從書上多學了一點,一週後又來到煉功點。一位老學員教了我動作,從此我就成為週六煉功點上的固定學員了。

(2000年7月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