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7:法輪功創始人及學員和平表達意見江澤民政府卻一意孤行

【明慧網2000年6月17日】
歷史回顧〈七〉
法輪功創始人及學員和平表達意見江澤民政府卻一意孤行

親愛的聽眾朋友,現在是歷史回顧節目。在上次的節目中,我們報導了江澤民政府在全國範圍內逮捕法輪功負責人的情況,今天我們報導法輪功創始人及學員是如何和平表達意見的。

為了避免局勢惡化,李洪志老師於7月22日發表一份《我的一點聲明》的公開信,針對大陸當局一連串的誣陷提出說明,同時強調現在與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並呼籲中國政府不要把法輪功群眾當成敵人,也請國際社會給予法輪功學員支持與幫助。又在另一份《致中央及政府領導》的公開信中指出,如果我們真的做錯了甚麼,請對我們講,我們可以改;並說明法輪功沒有國際背景與政治目的。關於這一點,李洪志老師提出三個理由:

(1)他不為錢,他若要錢,只要請學員一人給一塊,可以成為億萬之富。
(2)他不為權力,歷史上當皇帝王子的放下權力而修煉的也不少。
(3)他不為仇恨,因為他的祖輩上都沒有和共產黨過不去,他本人和政府也從來沒有過矛盾。

同時,李洪志老師還透過許多媒體向政府做善意的解釋與回應,並呼籲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與當局衝突。例如:在接受《新聞週刊》與《英國每日電訊報》專訪時,說明鎮壓法輪功將失去民心;政府可以禁錮人民,但無法禁錮人心。又於接受CBS訪問時,強調法輪功不會對國家造成威脅,因為學員主要目的在於強身健體,而且都在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儘管如此,中共對付法輪功以及李老師的手段卻越來越嚴峻。國家副主席胡錦濤要求各地領導人要「該抓就抓,絕不心慈手軟」。而公安部更於1999年7月29日正式發出通緝令,顯露出中國政府必須除去李洪志老師與法輪功的心態。

「在嚇人的暴風驟雨中,一些學員病倒,住進醫院,伴隨著可能發生的死亡;一些人給警察寫下了批判法輪功的聲明;一些人關上門並切斷了和社區的聯繫;一些人在窗簾後面以秘密的方式煉功;還有一些人,他們蔑視所謂公安6條通知,奔赴首都上訪。在正式取締後的10天中,數十萬的修煉者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北京的監獄很快就爆滿了。國家主席江澤民站在強硬派一邊,他要求每個城市用盡一切辦法阻止修煉者到北京上訪,並將逮捕的修煉者接回去。嚴密的搜捕網很快建立起來用以阻止上訪人員進京,但仍然有很多學員成功地打破了封鎖。一位年邁的農民被捕時,他打開自己的包袱,將幾雙穿爛的布鞋送到警察眼前:‘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為了阻止修煉者進一步進京上訪並讓他們放棄信仰,很多城市採用了法西斯的辦法進行壓制,並犯下了許多暴行。」(「鎮壓會成功嗎」,詳見註釋)

下面我們報導法輪功學員對全國範圍鎮壓的反應。

上海,一千多法輪功學員來到上海市政府門前的人民廣場向市政府表述心意,希望中央政府改變定法輪功為邪教的錯誤決定,並釋放被抓的學員。公安部門帶走了四名大法學員,強行驅散其他人。

湖北武漢,下午,武漢3000多大法學員到省委門前集體上訪,下午4時五六千法輪大法學員自發來到省政府前要求釋放被抓學員。省委不予接待,,下午6時30分,上訪學員增加到1萬餘名,省委仍然不予接待。

吉林長春,一早, 3000多大法學員到省委門前,要求立即釋放被捕學員, 當時已有29人被捕。公安部門出動警力強行驅趕,個別煉功點被驅散,搶走宣傳欄,大法條幅。

昆明,兩百多名大法學員到翠湖南路準備向政府部門反映情況時,被大批警察強行拉入大客車內,被帶到黑林鋪西山二中附近,分隔到多間教室中嚴加看管。

遼寧大連,近萬名學員在市府的上訪活動遭受上千名警察的暴力毆打, 驅散。遼寧瀋陽,得知全國大範圍地逮捕大法學員後,都自發地趕到遼寧省委門前,反映情況。可是省委根本不聽取群眾的建議,動用警察和武警,強行把大法學員用車帶開,有一萬人在體育場內被困。

山西太原,當天太原市省委大樓前實行了戒嚴, 晚些時候才有學員可以進入。當天由於公安人員多次將學員強行拉走,實際到省委大樓的學員人數無法統計,估計在三千人以上。

深圳,早上8點深圳法輪大法修煉者陸續來到市政府大樓門前,向政府有關部門反映意見。至8點30分左右,500至600名學員被強行送上準備好的大轎車抓走。11:30分左右,頭戴鋼盔的武警和防暴警察出動,強行押送幾千名大法學員到一所中學。至中午12點,50名學員代表進去談話,其餘4000-5000學員在學校等待。深圳站長被警察無理扣壓。當學員去市政府反映情況時,先是500人被抓,隨後共計3000人被抓。其中,李建輝,羅子南被抓。

天津,已經逮捕了62 個站長。這 62人的行動近來一直處於被監視狀態。

安徽合肥學員下午起陸續到省政府門前反映情況。

七月二十日貴州各縣市都有大法學員被扣。當天有三千多法輪功修煉群眾在貴州省政府反映情況。

在下次的節目中,我們將詳細報導七月二十一日北京的情況。

註釋:文章的原標題為「北京對法輪功的鎮壓會成功嗎?」。作者:一位在中國的獨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