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6:1999年7月20日中國政府大肆逮捕各地法輪功負責人

【明慧網2000年6月16日】

歷史回顧〈六〉
1999年7月20日中國政府大肆逮捕各地法輪功負責人

親愛的聽眾朋友,現在是歷史回顧節目。在這次節目中,我們要重點報導中國政府自1999年7月20日,在全國範圍內鎮壓法輪功的情況。

全國範圍對法輪功的鎮壓始於1999年的7月20日。「從那時起,在整個中國的電視節目中播出了很多悲慘的畫面,講述修煉法輪功如何造成練功人死亡、精神失常、自殺以及造成家庭悲劇。人們被各級地方政府和工作單位組織收看由中國中央電視台製作的這些節目。報紙、雜誌以及廣播電台憤慨的指責聲喧囂,將法輪功描述為欺騙無辜群眾並利用群眾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的攻擊如暴風驟雨般激烈,」(「鎮壓會成功嗎」,詳見註釋)「它創造了毛澤東主席1976年去世後的一個新的記錄。很多上了年紀的中國人將這一事件和由毛澤東主席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相互比較。在文革中,很多無辜群眾被當作敵人,錯誤的行為得到支持,人權遭到嚴重踐踏。」(「鎮壓會成功嗎」)

下面讓我們回顧當時從大陸傳到海外的消息:

在7/20日的凌晨,中國政府在全國範圍內大肆逮捕各地法輪功負責人,北京從凌晨開始,原法輪功研究會工作人員李昌、紀烈武等被逮捕。

河北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公安部門強行抓走、抄家。河北省石家莊,唐山,張家口,廊坊,保定,滄州於凌晨3:00相繼抓捕大法學員:幾十人被當地公安人員抓走,家被抄。

黑龍江哈爾濱,凌晨2、3點,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幾個人把哈爾濱法輪大法五個負責人帶走,把他們的家抄了,把大法書籍等資料拿走。黑龍江大慶晚11時大慶法輪功負責人被公安人員強行帶走。

吉林牡丹江市三十多名大法學員及其它市縣的大法負責人,在7月20日凌晨及清晨先後被公安部門帶走。

重慶市輔導總站站長顧志憂(60多歲,女)被抓,在監獄中受盡24種刑具的折磨,包括老虎凳、簽子插入手指、電椅、用電連接頭頂和肛門通電等。

湖北黃石當天凌晨3:00左右,當地輔導站長等五人被當地公安部門抓走,大法書籍被查抄。湖北隨州凌晨4、5點鐘,市公安局出動警員、十幾輛警車到各煉功點帶走了數名法輪大法學員。個別學員家被抄。湖北武漢,下午3:00起,已有十餘名學員陸續以傳票的形式被公安部門帶走。一位輔導站的女負責人被兩位派出所民警帶走,女兒一直等著媽媽回家。

吉林長春,五位學員被公安部門逮捕。20日上午一輔導員家被查抄。

江蘇南京市約十名法輪大法學員被自稱是公安局的人從家裏或煉功點帶走,隨後每個被帶走學員的家中都被抄,學員的私人財產被抄走。

昆明,當天早上6點左右,八位學員下落不明。

遼寧八個城市公安局以「聚眾鬧事」的莫須有罪名為由,將法輪功學員陳女士等幾十學員抓走。

四川重慶,當天上午,重慶市公安局相繼帶走重慶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及其他幾位負責人,並且抄家。

(Music Bridge 換播音員)

中國政府在全國範圍內逮捕法輪功負責人,我們繼續報導1999年7月20日到22日的鎮壓情況。

大連,晚上8時已有近二萬學員在上訪,要求立即釋放被押學員。警察開始推趕,見法輪功學員還不走就開始拖拉拽法輪功學員,並動手打人。對年老人和抱小孩的人開始有些警察不忍心動手,但隨著上司的口令他們也不得已動手了。山東濟南法輪大法輔導員六人被公安人員強行帶走,下落不明。山東濰坊,幾十位學員被有關部門先後傳訊後相繼失蹤。

山西大同,山西省大同輔導站的負責人,於7月20日早上被公安部門帶走,大法資料及電腦也被抄走。山西太原,當天凌晨,共有七、八位太原市的大法學員,也都是各煉功點的負責人被太原市各公安分局抓走。當時已有五百多位大法學員自發趕到山西省委辦公大樓前,有關信件已交到省信訪辦。

陝西西安市,早上6時10分左右,公安系統的許多幹警身著警服,駕著警車,同時出現在西安城區各法輪功煉功點上。強收掛旗,搶走錄音機,還指明道姓地將輔導員或煉功點召集人強行帶上警車。

天津,下午2:22分據悉,十幾位學員被公安人員帶走。目擊者指出警方粗暴的抓人過程:警察用各種暴力方式毆打學員,揪住女學員的頭髮往警車裏拖,致使頭髮脫落;掐住男學員的脖子,往警車裏拖;許多老年人被警察連拖帶打,揪住脖子往前推;警察一邊打一邊高喊:把他的腰帶解下來;有的學員同時被四、五個警察毆打後,往警車裏扔,身子在車裏,兩腳在車外。有許多學員臉上、脖子及胳膊上都有瘀血般的血痕。一位80多歲的老人流著淚說:我第一次看到了警察這樣打人民群眾。

7月21日中共中央發出文件,正式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不准黨員參加法輪功活動,違者開除黨籍。在認定法輪功為非法組織後,中國國家人事部於23日規定國家公務員不准修煉法輪功,並規定今後凡是出版、宣揚、印製、銷售法輪功出版物者,一律依法查處。然後,為了切斷國內與海外的聯絡,從21日起,國際網路被切斷,後來連電子郵件通信也中斷。

註釋:文章的原標題為「北京對法輪功的鎮壓會成功嗎?」。作者:一位在中國的獨立記者

(2000年6月16日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