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5:中國政府以兩面手法鎮壓法輪功

【明慧網2000年6月15日】

歷史回顧〈五〉
中國政府以兩面手法鎮壓法輪功


親愛的聽眾朋友,現在是歷史回顧節目。在這次節目中,我們將介紹4/25以後中國政府怎樣以兩面手法開始鎮壓法輪功。

1999年4月27日,也就是4/25事件發生後的三天,國務院信訪局負責人向新華社記者發表講話聲稱不會鎮壓法輪功的第二天,解放軍總政治部下命令,軍人嚴禁練法輪功。

5月29日,據《蘋果日報》報導,中國北京,附近省市轄區內的居民委員會以及各機關單位,已受中央指示,要清楚掌握參與中南海事件法輪功煉習者名單。

1999年6月6日,法新社電:北京居民當天說,公安人員在北京西郊一個武術場逮捕了幾巴士的法輪功學員。一位法輪功學員說:廣州的學員被跟蹤和詢問,或被要求寫報告。在北京,官方幹部佔據群眾的練功場,有時還把拖車開進練習場,向學員開去,迫使煉功群眾們離開。在6月初,據媒體報導,中共召開緊急會議,將法輪功定為邪教,且計劃不久的將來就要開始抓人;也傳聞不惜以5億美元的代價,企圖引渡李洪志老師回國。

針對各種傳言以及各地政府對法輪功學員實質上的迫害,許多大法弟子再次向中央政府表達真誠的意願。6月14日,新華社北京電,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接待部份法輪功上訪人員並發表談話。稱政府對法輪功從未禁止,人們有相信並練習某一種功法的自由,要求法輪功弟子不要聽信謠言,也澄清中央不會開除參加煉功者的黨籍、團籍,公職。並申明「‘公安機關就要對練功都進行鎮壓’,黨團員、幹部參加練功就要開除黨(團)籍和公職,這完全是無中生有、蠱惑人心的謠言。」而後來在1999年7月22日,當全國突然開始逮捕法輪功學員,並公布「共產黨員不准修練法輪大法」,這一事實使人們感到政府的作為像魔術師,其變化令人目瞪口呆。

其實善良的人民不知道,就在國務院信訪局負責人公開向新華社記者發表講話,向全中國,以及全世界公開中國黨和政府對4/25事件這一態度的同時,國家主席江澤民就給黨的高級幹部寫了一封信,在信中說,「我就不信共產黨治不了法輪功。」按照他的旨意,全國上下開始了殘酷鎮壓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群眾的大規模運動。

6月24日報導,大陸一萬三千多名法輪功修煉者上週聯名致信國家主席江澤民及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要求中央允許他們公開練功。

6月底,各地的黨政部門幾乎在差不多同一時間裏不約而同地以口述或宣讀文件隨即收回的方式,傳達「上級指示」精神,稱法輪功是非法組織,是應予以取締的邪教。在北京,公安部門抽調了絕大多數警力,用於跟蹤,監控各法輪功修煉站點的聯繫人,挨門逐戶地盤查、整理法輪功修煉者名單。在幾十個主要的煉功站點派警車警員駐守,指使各種社會閒雜人員衝擊法輪功修煉者的練功隊伍。

6月26日,據《世界日報》消息,北京市公安局及各城區分局出動逾三千名幹警,對經常活躍在長安街兩側的十三個法輪功煉功點進行強制整頓。一些拒絕離開的修煉者則被公安強行抬走。山東,省委書記親自出馬,聲稱要在兩三年內將法輪功在山東省鏟除,要嚴禁法輪功向農村發展。遼寧,黨員幹部必須退出法輪功,違者勸其退黨直至開除黨籍。各種法輪功書籍,資料一經發現,立即收繳銷毀。江西,各高等院校接到上級指令,嚴禁法輪功修煉者在校園裏煉功,一些黨政部門的文件無視《憲法》,公然規定,三個人以上在一起即屬聚眾和串聯。湖北,一些地區的公安人員在法輪功修煉者的煉功場所附近,以種種藉口挑起事端,將煉功學員驅散,並收繳和銷毀法輪功書籍和橫幅。廣州,一些企業在上級部門的壓力之下,將所在單位的法輪功修煉者辭退和開除。

一時間,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面臨著嚴峻的局面。下面,我們聽一聽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是如何回應這種局勢的。

針對當時的形勢和各種傳聞,李先生於1999年6月2日發表了一篇名為《我的一點感想》的文章,文章說:

「……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地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其實,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在我個人與「法輪功」弟子遭到無端的非議與不公正的對待時,都充份地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給政府充份的時間來了解我們,無聲地忍受著。但這種容忍決不是我和「法輪功」的學員懼怕甚麼。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

「實際上我無心為社會做甚麼,根本不想管常人的甚麼問題,更不想要誰手中的權力。不是人人都把權力看得那麼重。人類不是有句話叫做「人各有志」嗎?我只是想讓能修煉的人得法,教他們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標準的昇華。而且也不會人人都來學「法輪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註定與「政」無緣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後的修煉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裏去煉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一億多人是不少,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我李洪志無條件地幫修煉的人們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體,使其社會安定,用健康的身體更好地服務於社會,那不是給當權者造福嗎?事實上真正做到了這一點。為何不但不知感謝我,反而要把上億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哪一個政府能這樣叫人不可理解呢?

親愛的聽眾,在下次節目中,我們將重點報導中國政府自1999年7月20日,在全國範圍內鎮壓法輪功的情況。

(2000年6月15日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