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2:法輪功所傳之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明慧網2000年6月11日】
歷史回顧〈二〉
法輪功所傳之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親愛的聽眾朋友,現在是歷史回顧節目。在這此的節目中,我們要繼續介紹法輪功在中國的流傳情況。

法輪功所傳之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1998年2月16日《北京日報》「讀者來信’版,表揚了一位不留姓名的北京人,將8萬元錢捐給了蘭州化學公司化工研究院,用於大西北的科研建設。10萬元捐給中國石油勘探開發科學研究院廊坊分院。這位北京人說:他通過修煉法輪功,對人生的意義、人的追求及心性修養等有了新的理解,才決定去做這些捐獻。《大連日報》1997年3月17日載文「無名老者默默奉獻」,報導了一位名叫盛禮劍的古稀老人,利用一年時間,默默為村民修了4條全長約為1100多米的公用道路。當人們問他是哪個單位的、拿了多少錢時,老人說:「我是學法輪功的,為大夥做點好事不要錢」。《大連晚報》1998年2月21日報導了大連海軍艦艇學員袁紅存,2月14日下午從大連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一名掉進冰窟窿的兒童,學院為他榮記二等功。袁紅存當時已經修煉法輪功兩年。

李洪志老師不再親自開班傳功以後,學習法輪功的人還在不斷增加。下面請看當時中國的報紙是如何報導的。1997年12月"醫藥保健報"發表消息:祛病健身首選法輪功。1998年7月10日《中國經濟時報》第6版百姓廣場報導了一位法輪功學員煉法輪功後從16年的癱瘓中站起來的故事。1998年12月31日深星時報報導:深圳體育館前面的廣場上,兩千多名來自各行各業的法輪功愛好者排著整齊的方陣,集體匯煉法輪功,在深圳大學晨煉的人當中,既有高級知識分子,又有學生。他們都是看到周圍的同事或同學受益於法輪功而加入煉功行列的。法輪功於一九九四年傳入深圳的。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三年四月至一九九四十二月先後五次來廣州傳功,當時深圳只有十幾個人先後赴廣州參加傳授班,之後發現身體上的疾病都消除了,她(他)們打心眼裏認為這是一種好功法,於是熱心地將此功介紹給親人朋友。煉功的人數日益增多。法輪功熱潮湧動,已逐漸成為都市人休閒健身的一種時尚。當時全國各地修煉此功法的人數達幾千萬之眾,在世界各地亦很受歡迎。

98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對在健身功法中發展最快,在群眾中影響最大的法輪功進行了全面、公正的調查了解。為了配合這次調查,由具不同專長的醫師、醫學教授等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於98年9月對廣東省的廣州、佛山等10個城市約1萬兩千餘名法輪大法的學員身心健康狀況進行了表格抽樣調查。其中患一種以上疾病的學員約有1萬人,通過幾個月至2-3年不同時間的修煉,痊癒和基本康復率超過70%,平均每人每年節約醫藥費1700多元,每年共節約醫藥費1200多萬元。

國家體育總局98年派出調研組到長春和哈爾濱對法輪功進行調研,在與各界法輪功學員座談會上,調研組負責同志發表講話說:長春有十幾萬人在煉法輪功,而且層次較高,有十幾所大專院校的教授、博士導師、高級幹部,還有從工人到知識分子各個層面上的都有,確實功效很顯著。我們認為法輪功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如果說這個功法從根本上有利於人民的身心健康,有利於老百姓的根本利益,我們就應該大力支持。

法輪功是深受我國各族人民群眾喜愛的一門佛家修煉功法,自從1992年在社會上普及之後,修煉者達數千萬之眾。法輪功的傳播,不僅使修煉者自身受益,而且對社會的穩定,對社會的精神文明建設,都是有益的。法輪功人數的迅速增加,本來對國家、對社會和領導人是一件好事,可是卻受到了不公正對待。從1996年開始,一些政府部門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壓制。

法輪功在中國公開後的三年中,修煉者的人數達到了幾千萬,這使得中國的公安部門感到不安。他們派特工到煉功點偵查並進行了許多秘密調查。雖然調查報告的結論是:法輪功是健康、無害和非政治性的,政府的高層領導人依然視其為眼中釘。李洪志老師感到了中國政府的擔憂,後來他離開中國去了美國紐約。在那裏,他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傳授法輪功。他所到之處都受到了當地法輪功學員的熱忱歡迎。為了表彰李洪志老師對社會做出的傑出貢獻,1996年10月12日,美國德克薩斯州休士頓市給李洪志老師頒發了榮譽市民證書和親善大使的稱號。

在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們在公共場所形成了清晨的一道奇特景觀:他們集體隨著錄音機裏傳出的音樂做動作,在地上打坐,金底紅字的法輪功橫幅在空中飄曳,樹上掛著簡介圖片及義務教功的廣告。晚上,修煉者們彙集到固定的地方,通常是一些功友的家中,一起閱讀李先生的著作,討論問題並且相互交流經驗。」(「鎮壓會成功嗎」,詳見註釋 )由於法輪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修煉,中國公安部門「認為這是對其政權的一種威脅。一些有經驗的旁觀者告誡他們的配偶以及孩子:‘你們的好日子長不了,無論法輪功多好,共產黨遲早會禁止他的。’」(「鎮壓會成功嗎」)

在下一次歷史回顧節目中,我們要介紹一些政府部門自96年開始對法輪功的壓制。

註釋:文章的原標題為「北京對法輪功的鎮壓會成功嗎?」。作者:一位在中國的獨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