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法輪功學員正在承受殘酷迫害

【明慧網2000年4月5日】 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叫鄭萍,59歲,女,退休高級工程師。

99年10月23日,聽到要給法輪大法定為邪教,我寫了一封反映實際情況的信去北京信訪局(國辦),離大門很遠就被眾多的便衣截住,根本無法進入大門,我懇求他們把我的上訪信轉送進去也行,他們幾個人同時說,誰敢給你送信,誰敢吧!就這樣我被應聲趕來的警車拉走,送回石家莊拘留15天,回家後我們工廠就開始派專人監視居住。

12月17日,二個功友到我家探望我,裕東派出所衝進我家幾個民警,其中有孫警官,把我們抓到派出所,說我們「聚集」,審問並去我家抄家,把我關在派出所三天,放出後通知工廠毫無理由的要我出1500元「罰金」,並荒誕地讓我保證「不許任何法輪功學員進我家門」。

12月24日,裕東街道辦事處把我們十來個功友騙去強行到寶石醫院二樓樓上,鎖在裏面,夜裏由人看守,不許串屋,不許煉功,家人送飯夜只能從門縫遞入,還聲稱無限期辦下去,不寫保證不放出來。直到15天後才只好放我們。當時索要500元,又通過工廠扣1000元。實在無理又荒唐。

2月4日正是除夕之夜,都在歡慶春節,我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幾個月不能在室外煉功,多麼想在這良辰吉日參加集體煉功啊。我剛走到煉功場附近就被截住了,在昔日的煉功場附近,布滿了警車和警察,後來在警察的驅趕下,我只好回家了。2月5日凌晨三時,我正在家睡覺,裕東街道辦事處李主任等人從家中把我抓到派出所,僅僅為了想參加集體煉功的願望,我和上百名功友一起被拘留,說是拘15天,拘了18天才放出來。回家後繼續由廠派專人監視居住至今。

在拘留期間,2月16日晚,我被派出所提審,先是第二次抄我家,抄走了我所有的大法資料,翻遍了所有的個人財產,說是想要「破案」。在零下好幾度的夜間,讓我穿單衣光腳用手銬銬在院子裏凍著,往腳上潑涼水,看凍的不行了,再回屋裏受刑,罵一陣,打一陣,打嘴巴、耳光,打頭,一直站著受審,整整24小時,當然比起其他功友我是受刑最輕的。

自99年11月以來,工廠在有關方面的壓力下,對我進行二種制裁,一個是我女兒和我在一個工廠,把我女兒當成人質了,只要我違反了「四不」,就把她開除。再一個就是經濟制裁,從去年11月至今,每月都在罰款,僅留出生活費,三月份是零。連生活費都不給了。

我修煉法輪大法是因為法輪大法好,對修煉者的身心健康有益,對任何人、任何國家、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可是我現在不但沒有了信仰自由,而且失去了所有的人權。我沒有錯任何事,但卻任意被抓、被打、罵、罰款,人身自由得不到保障,連生活也受到威脅了。

法輪大法修煉者 鄭萍
2000年3月23日
石家莊市談固小區50號3門501


我叫白玉台,女,33歲。正月十一日下午,井陘縣公安分局不由分說就強行把我帶走,帶到微水派出所。剛下車就用手銬銬到樓梯上。不一會兒,馬佔元(警察)走過來一看我戴著法輪章,就開始強行搶,我不給他,他上來搧我耳光,然後就不停地打我頭,後來拽著我的脖領把我按到在地,騎在我身上,使勁把我的頭往地上撞。後來又把我從地上拽起來,帶到對面屋強行讓我跪下,我不跪。他又開始繼續打我,把我按在地上騎在我身上,死命把我的頭往地上撞,打完後開始搜身,把錢800元正、BP機一個、電話卡一個、電話本一個、長城卡一個全部拿走,只穿秋衣帶著手銬,在外面大約凍了2個多小時。把我帶到屋子裏沒過多久又把我帶到樓上,不問青紅皂白又開始打我、踹我,又讓我跪下,我堅決不跪,他們就把我一隻手在肩上,一隻手在背後銬起來,又踹了我幾腳。後來用繩子把我捆起來,使勁提我後背兩隻胳膊,反覆折磨我,三四個人使勁把我按在地,穿著大皮鞋使勁踩我的腿肚子,甚至幾個人一塊踩,還拿棍子打我。在我忍無可忍時,又銬了我一晚上。第二天又把我銬在鐵籠子裏。在學習班裏,許多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刑罰。

井陘縣微水鎮羅家莊村趙英霞、趙力霞、吳榮庭、康力瑩和張珍珍,都遭到了毒打,把頭夾住,強行跪下,用警棍毒打學員。3502的辛力花,女,40多歲,來例假時,在不停的毒打下,甚至不讓上廁所,弄得滿褲子都是血。他們還強迫學員罵老師。在關押期間,一天只給3個饅頭和一些水,強行讓學員交錢1000--2000元不等才放人。

吳站明,男,打得他更殘忍。拿椅子打他,把椅子都打碎了,使勁打他的膝蓋骨,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好,腿到現在還一拐一拐的。

井陘威州鎮固地村因為集體煉功,把他們抓到微水派出所,尤其是欒順生(男),讓他帶著手銬,跪下,拿警棍打得他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好。女的,有的用電棍電她們的敏感區,打完之後讓她們只穿秋衣,光著腳在冰上凍著,回去以後還繼續電,直打到不煉為止。

井陘天長鎮,一個40多歲的男士,警察用電棍電他,打他,他帶著手銬,手銬碰到前額,鮮血不停地射出來,嚇得幹警把他送進醫院。他們還把男女學員都關在一起,銬在椅子上,冰冷的空屋子,把大法弟子的手腳都凍傷了,一關就是十幾天,吃的是饅頭和水,沒有一點菜,還要強迫學員交錢1000--2000元不等。

白玉紅,女,25歲,因為集體煉功於大年三十被抓到微水派出所,遭到一頓毒打。打完後,初六提審,又開始遭受非人的折磨,不讓上廁所,她實在受不了,只能尿在褲子裏。她比我受的刑更重,強迫她跪下,一個人用腿夾著她的頭,另幾個人把警棍壓在她的腿肚子上,使勁來回踩。在刑警隊把她吊起來打,打得站不起來,只能爬著上廁所。

白玉台 石家莊市建明小區45-1-402
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