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吉林省部份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22日】

【綿陽市】核工業部九院26歲的法輪功學員、研究生夏海,因赴京上訪,去向中央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於去年12月被送往新華勞改農場進行勞教。進監獄時正是臘月嚴冬,到現在已是春暖花開,監獄管理人員都只准他穿一件襯衣,蓋一床極薄的棉被,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面對迫害,夏海表現得非常堅強。

吳正蓉、胡朝義、高兵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2月26日聯名給全國人大寫信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綿陽公安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拘捕了他們,關押在小橋拘留所。他們在獄中受到公安的拷打和毒罵,並兩天兩夜不給飯吃。高兵至今未放出。

高兵的全家是農民,孩子才3歲。他的愛人不是大法弟子,村支書要她交罰款5000元,否則就拆房子。他愛人告訴支書:錢沒有,你們如果實在要拆房子,我們全家只好到天安門去討飯。支書說那就算了,上面罰我的款,我只好認倒霉。

江油市雙社村民姜一雲,因在給全國人大的信上簽了名,遭到公安第二次拘捕,至今下落不明。

【德陽市】德陽市政府機要科科長、法輪功學員魯健,僅因去年11月向四川省委、德陽市委寫了一封信,反映法輪功在德陽的真實情況,被公安處以28天刑事拘留,他在獄中受盡非人的折磨。釋放1個月後,又無端被捕,並處以勞教一年。現關押在綿陽新華勞改農場。

吳會珍女士兩次赴京上訪,均在路上被抓回。在拘留所關押3個月後,近日被判勞教。現關押在資中縣楠木寺女子監獄。

據悉,目前,因赴京上訪仍在拘留中的學員有羅志玉、周敏等;因寫信給全國人大仍在拘留中的學員有李蓉非(德陽第二重型機械廠退休職工)、王愛雲等。

德陽市郵電局職工龔星燦因赴京上訪遭拘留後,被單位停職辦洗腦班迫害、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單位下崗。

德陽耐火材料廠孟華龍等三百多名廠內法輪功學員,因廠裏有十幾名學員赴京上訪,至今仍被監視居住。

【資陽市】成都捲煙廠資陽分廠職工李文彬,因赴京上訪被當地公安拘留後,單位開除工職。

【廣元市】蘇國珍女士因赴京上訪,向中央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判兩年半勞教,現家裏一瞎子老媽無人照顧。廣元市類似情況有好幾十人。

【遂寧市】何成瓊女士去年12月初赴京上訪,被拘留釋放後不久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成都市】綿陽市法輪功學員允XX ,被成都市黃瓦街派出所公安冒充法輪功學員祝XX、廖XX(參見2月29日《明慧網》有關消息),誘騙到成都民航售票處被拘捕,在成都市九如村拘留所拘留10天後,綿陽公安把她接走。

3月初,成都市無縫鋼管廠法輪功學員陳代容、蕭XX、杜XX 等一行6人赴京上訪,在國務院信訪辦辦完登記手續後,即被遣送到成都市駐京辦事處關押了三天。押回成都後,她們在戒毒所關押了7天,現又被關押在九如村拘留所。目前,方靜等許多學員因寫信給全國人大,也關押在九如村拘留所。

她們在京關押期間,成都市某報社主編赴京採訪兩會,路過天安門時,被公安誤認為是法輪功學員,帶到成都駐京辦,和她們關在一起。他被搞得莫名其妙,提出抗議,要求撥打110無效。他在絕食抗議兩天後,驗明身份才予以釋放。

【成都龍泉驛區】航天工業部062廠法輪功學員李征赴京上訪,被遣返回龍泉後,他正在懷孕的妻子塗秀芳給他送衣服時,警官問她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她回答是,公安馬上把她關進了拘留所,並抄了家。後來,她的家人把醫院懷孕證明交到拘留所,拘留所不予理睬,硬是關押15天後才釋放。

吉林省部份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彙編

【舒蘭市】1999年9月,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王XX赴京上訪,向中央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被公安遣送到吉林某駐京辦事處。公安對他進行百般折磨,他被逼得從5樓跳樓摔死。公安和吉林省各級政府對此事不聞不問,不了了之。

吉林省舒蘭市白旗鎮森樹村三社村民謝貴臣,因赴京上訪被刑事拘留。他在獄中絕食7天,公安把他拉回白旗派出所強行灌食後,又把他送往學習班看押。因他堅持練功,又被送往舒蘭市南山看守所。他在看守所受盡公安和犯人50多天的折磨,每天逼著謝貴臣喝尿,聞廁所的臭味,犯人每天輪流用手彈他的牙,滿口牙全都鬆動,難以進食,把他面部打得由紫變黑,腫得像熊貓形狀。每天晚上犯人用20盆涼水反覆從頭澆到腳下,不讓他睡覺。並經受了開飛機、騎摩托等多種體罰折磨。現還看押在白旗敬老院,裏面有40餘名法輪功學員。

保安村6社村民朱兆平因赴京上訪,在駐京辦公安逼他與其他兩名女學員對打。他不幹,公安就連續毆打折磨他十多天,把他打得遍體鱗傷,公安才把他遣送回原籍。現仍被關押在白旗敬老院。

據悉,保安村4社村民姜已紅(共產黨員),因兩次上訪,公安要判他3年徒刑。

【長春市】長春黑咀子女子監獄現關押判一年勞動教養的法輪功學員有3000多人,對她們體罰強制勞動,親人送物品、食品都不准,只能高價購買監獄裏小賣部賣的用品,在通過公安檢查後才准送。和親人接見時用電話說話,被公安監控。裏面被關押的學員,是因表示堅持練功上訪的,一律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在沒有任何司法程序情況下被判的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