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29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金色的聖誕清晨,大法橫幅掛滿山東街頭

山東某市聖誕的清晨,人們迎著晨曦,走在學習工作的路上,思想還沉浸在平安夜的餘溫中,猛然發現馬路兩側的樹上,隔三差五地掛著迎著寒風飄擺地金色條幅,條幅上三個醒目的大字"真善忍"映入人們的眼簾。在市區的高架橋上幾米長條幅上"法輪大法是正法"也使來往的行人內心一震。有人駐足觀看,有人陷入深深的思考。有個治保會主任趕緊跑到一個學員家中(兩人是親戚),衝著學員說:"你們法輪功不得了了,一夜之間街上全掛上了金色條幅。"在一個小學校裏,陸陸續續上學的學生不約而同地仰視著樓頂,異口同聲地在讀"法輪大法是正法"一條幾米長的條幅高掛在樓上。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大法及修煉人的殘酷迫害中,每天都會有正義的聲音發生,每天的和平請願也都在慘烈地進行,每一個生命都應該認真地思考,因為每一個生命都在其中。布幅懸掛斷斷續續地持續到上午的十點多鐘。

很多學員認識到,當前為了更好地證實大法、說明真相、救度世人,我們需要最大限度地發揮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作用,不僅要去天安門,同時還要用各種有效的方式、從各種角度層面、在社會的各個方面、讓各領域各階層的男女老少更多地接觸到法輪功真相材料。

各地堅持做明慧資料工作的學員在說明真相中所起的作用不可估量。



懸掛橫幅的方法

把橫幅(豎橫幅)一端用繩子綁住,繩子另一端綁在一個磚頭上,然後將其扔到大樹上,這樣警察搆不著,可長時間懸掛,掛的時間又快又安全。


打壓無效 株連九族

最近由於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劇增,僅12月25日一天到廣場請願的人數就超過700人。為減輕天安門廣場的壓力,中國政府開始了新一輪的打壓。據了解,目前全國各地開始對登記在冊的弟子進行普查,凡不在家的一律要求家屬限期找回,否則將採取株連九族的辦法,讓直系親屬下崗。

同時交通部門也受命在進京沿途盤查大法弟子,各地區購買進京車票須持身份證及介紹信方可。


天安門派出所警察和調來執勤的警校學生對和平請願者大打出手

12月22日早7點至9點半已有近百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先後被抓進天安門派出所房外的過道內。由於背經文,呼「法輪大法好」口號,警校學生制止無效而大打出手。這兩名身著黑色學員服的人都20多歲,不是北京口音,一個1。76米左右,稍瘦,到屋內取來警棍橫抽豎打,部份大法弟子面部、頭部當即出血,淤血青紫。另一名1。70米左右的警校學員先是用拳腳,後接過警棍打。此時有警察勸2人不要打,這兩人不聽,歇斯底里的發作後,被群起的大法弟子擠出人群。同時有6名弟子被單獨審訊,其中4人被放回來時面部、鼻樑青紫、出血。有一名40多歲中等個頭操吉林口音的男弟子審後放出時鼻、口、唇、面頰多處帶傷,最重的是頭頂部傷口流血不止,肩頭、頸部都是鮮血。9點半時人已滿,用一輛大客車載走50人。還剩40~50人。拉走的奔向懷柔縣檢察院看守所。據悉,除北京的警校之外,外地警校也抽調大批警校學員輪流到天安門鎮壓法輪功。有一名警校學員與同學說:「通知我回青島考試,聽說有人替我考了。」據了解,這些警校學生來源複雜,有一些行跡惡劣的學生專喜歡充當打手,去過打人的癮。



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方式

在遼寧省撫順市武家埔教養院,白天,管教把堅修大法的男弟子賈志新(音)投入到女隊,利用已經轉化的女犯(原大法弟子)毆打他。這些被轉化的女犯極端邪惡,看到她們打人的表現時,真不敢相信她們身為女人還會這樣邪惡!她們用各種方法折磨大法弟子賈志新,折磨的方法有坐飛機、打黑眼(將兩眼打腫得只剩下一條縫)等,晚上,把堅修大法的弟子轉回男隊,利用所謂的轉化者進行迷惑。那些所謂的轉化者雖然在引用大法中的話,但目的最終都是引誘大法弟子罵師父、罵大法,走入邪悟。

另悉,大法弟子賈志新已六十多歲了,是遼寧省清原縣某工廠的高級工程師,曾為廠家創下百萬元的利潤,已被非法關押了一年半,他目前還在遭受著非人的折磨。這種非人的折磨繼續下去將會危及到他的生命,請賈志新的家屬和那些善良的人們給賈志新援助!



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弟子全體絕食

12月25日,星期一,本來是每月一次家屬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探視的日子,但這次根本就不讓看,連大門都不讓進,一幹警說:「關不了了,都絕食了,誰也不出工,要求無罪釋放,沒法關了!」



黑龍江消息:

1。雞西滴道區學員張某某,赴京護法,不配合公安說出地址姓名,遭毒打。二警察扯住他的胳膊,一人動手,後用水杯砸該學員頭頂,縫了五針,關入牢房後,又採取偽善、說軟話誘騙學員,當該學員說出真名及家庭所在地後,警察突然變臉,找當地駐京辦人員來認人。學員嚴正斥責公安"太卑鄙"後自斷舌尖,拒絕來認領人的盤問,後公安怕出事馬上釋放。

另一個學員不肯說姓名,被天安門地區分局警察按住嘴後,將拖布桿插入口中絞動,頓時造成血肉模糊。該學員吐血兩天。

另滴道區一單位懸賞兩萬元尋找原單位一大法弟子、配合邪惡迫害。該區分局在無當事人近親在現場情況下強行撬開該弟子家房門進行搜查。

2。雞西市中級人民法院某庭庭長赴京護法,現被關押在雞西第二看守所,雞東縣公安局一名警員平時工作為人有口皆碑,進京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橫幅,現被關押在雞東縣看守所,驚動了省公安廳,召開緊急會議研究對策,現在每天組織兩伙"幫教"團,對這位大法弟子進行"思想"改造。

3。黑龍江雞西市公安局採取卑鄙手段破壞大法弟子印刷點,如釋放小孩然後跟蹤,發現可疑樓房,不經房主允許就去撬鎖,監控手機傳呼,有6名大法弟子和一位弟子的家屬被抓。無理扣押該家屬私用車輛一台,身上現金4000元被侵佔,手機3部也被警察佔為己有,又將這位不知內情的家屬銬在暖氣管上,搧耳光,用腳踢以進行逼供。雞西市公安局將其中一女弟子押回雞東縣,未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屬,秘密審訊,該弟子目前生死未卜,不知下落,望有關人士予以關注。

4。雞東縣公安局按照縣委指示,元旦開始抓捕進過京的學員,過完元旦再放人, 防止進京。


濟南歷下區法輪功「轉化學習班」的邪惡

所謂"歷下區法輪功轉化學習班",設在濟南市郭店競技體校,10月27日開始,11月27日左右又來一批大法學員。每個房間3至4名功友。先通過房間內的音箱播音,內容為所謂"揭批"內容,後一段時間將功友單獨交給辦事處或所在單位來人(另開一房間)由刑警隊和防暴隊將功友不分晝夜地體罰或上刑,其間不許休息,甚至不許吃飯、上廁所。具體內容有蹲馬步、夾竹槓、用手銬串起、用熱水管燙傷手腕等,有的功友被塞到寫字檯下的洞裏,只能蹲著,並將李老師像放在其跨下,若蹲累了只能坐上,故學員無法休息;有的功友被手銬卡得雙手毫無知覺;有的手腕部份皮肉被直接燙熟,慘不忍睹。大部份功友被迫寫了保證書,保證書要求極苛刻(有要點、有揭批、必須造謠中傷),刑警隊和防暴隊的人毫無人性,滿口髒話,動則打人。功友間不許來往。

據悉,被手銬卡傷手、手無知覺的有紀廣麗,被帶到醫院後輸液;龐光文、楚兆鼎等功友寫保證後不久後悔,寫出了長達十餘頁的"真相"想交給區領導和這個班上的領導,但龐光文今早再次被帶到另一房間,進行嚴酷體罰。

這裏年齡最小的19歲,最大的64歲。龐光文為山東工業大學四年級學生,23歲,來學習班時寫有《我們為甚麼去北京》,反悔期間寫有《嚴正聲明》、《再次聲明》註銷了假保證。楚兆鼎為省科學院能源所退休幹部,64歲。

打人、施刑的有董姓、盧姓等刑警及防暴警察。

希望看到此文的善良的人幫一幫忙,盡您所能的力量救一救這裏被困的無辜的好人。

另,濟南弟子李文鴻,12月23日下午在堤口路宿舍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時被抓到堤口路派出所關在地下室的鐵籠子裏,大小便都不讓上,至今也不讓家屬見。


四川資陽大堰勞教所近況曝光

目前在大堰勞教所的一些大法弟子,前段時間,由於自身有漏,在巨大的壓力下,被謊言鑽了空子,違心地寫了悔過書。經過一段時間的痛定思痛,大家現在都已經清醒過來了,認識到自己的嚴重錯誤,並向勞教所用書面形式糾正自己的錯誤,重新回到正法的立場上,堅定地維護、證實大法,堅修大法。

但是,這一切招來更加殘酷的迫害。尤其是機械廠的大法弟子吳榮耀和羅振貴身上體現最為突出。羅振貴被調到集訓隊進行嚴管並加重生產任務。吳榮耀則被調到被稱為「魔鬼中隊」的四中隊,該中隊以嚴酷的紀律和極高的勞動強度著稱。吳榮耀不僅白天7點到19點被強迫進行繁重的體力勞動,到了晚上還被強制卷鞭炮筒,其他人200根,而他則從800漲到1000根。


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大法弟子被迫害情況

茅家山被關的大法弟子有近三百人,最大的68歲,小的24歲。

一中隊:

12月12日,師父在大湖區法會講法發表後,寫了決裂書的人大部份都悟回來,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一學員收回決裂書後被罰打絲帶,又被長期罰站。

由於一學員12月16日早上成功地從茅家山跑了出來,這幾天空氣比較緊張,每個捨加了一個戒藥的,(原只有一個),法輪功功友之間嚴禁交談。藥戒一天三、四次向隊長報告情況。轉化人員盯著每個人。
持有經文的學員被罰站,罰站時間從早上7點到晚上11點。
堅修大法的學員被強制每月26天都有繁重勞動,完不成還要加刑。廖曉英,潼南高級教師。寫了決裂書後反悔,被以生產任務未完成為藉口而延教,現因拒寫誹謗書又被延教。

藥教(所謂藥教,就是被強制戒毒的吸毒人員。用來監視大法弟子,"有功"的可以減刑)為虎作倀,狐假虎威,隨意處罰功友:張惠蘭(52歲,長壽電廠子弟校退休教師)就因與老鄉談了幾句話被管教罰站三天,現轉到三中隊。

一中隊主要打絲帶,做紮染,(為日本人做和服和帽子)

二中隊:

功友以絕食作鬥爭,爭取合法的煉功環境,被強行灌鼻管的有王愛華等。
劉新宇,30歲。西師家屬。長期被關黑屋,帶手銬長達三個月。被藥教用襪子和帕子堵嘴。功友送的蘋果被強行打掉,每頓只半盒飯。
彭昭君,27歲,江北區人,學員黃根慧(三中隊)的女兒,騙她到派出所開結婚證明就被送勞教。理由是她結了婚要旅遊,旅遊要去北京。
二中隊主要做衛生巾,每天80斤。
劉蘭,(40多歲)長期被關小間已達三月之久。


廣東省興寧市大法弟子被迫害情況

大法弟子黃紅英、黃小紅(二姐妹)、黃會華、劉彩貿、林玲玲、劉*建、鐘滿嬌、毛愛群、劉小紅、廖海英、溫春如、劉利飛(兩夫婦)、謝育軍等,因今年四月至七月期間去北京上訪,被抓後直接送三水勞教二年。
邱金梅、周才英在本地區信訪上訪被抓。邱金梅送三水勞教1年。周才英被拘留3個多月才放。陳育方因上京上訪路上被攔,送回興寧拘留所無故拘留80多天。張會群七月份在家無故被抓送興寧拘留所80多天。劉思梅12月在家被抓,至今還關在興寧看守所,情況不詳。

本市合水鎮派出所所長曾宗安為首的邪惡勢力,對學員進行監視、抓捕、抄家、拷打、罰款。曾宗安兩次動手打大法弟子黃紅英,她在被打的情況下,對大法堅定不移。被派出所的人稱她像劉胡蘭。

合水派出所電話:0753─3551112
所長曾宗安電話:13902783402


北京海澱區看守所殘害大法弟子

12月17日和19日,黑龍江省雙城縣臨江鄉四名大法弟子到天安門和平請願,先後被抓進海澱區看守所。因大法弟子不肯道出身份而受酷刑。他(她)們共一男三女,年齡約45~60歲。其中一名女弟子被牢頭用5桶冷水澆身,澆後安然無恙。牢頭當晚腹痛難忍,求助醫生。

另一女弟子被灌神經治療藥。按正常藥量灌了兩片之後每半小時觀察一次反應。1小時後見無反應又灌第二次,這次是加倍量,又一小時仍不見反應,又加大劑量灌了第三次。這三次共灌了十幾片,仍無任何反應。又準備灌第四次,被眾大法弟子制止,但獄警要大家把要灌的藥片分吃後才算結束。獄警見大家還是不說,就又改變了手段,讓同牢的犯人彎腰撅一夜。

12月21日,當地派出所派2名年輕警察將他(她)們押回。23日237次列車上男弟子逃跑,三名女弟子被押在縣看守所行政拘留。


吉林省榆樹縣看守所對大法弟子施貼刑

在99年7。22以後,榆樹縣一中女教師XXX因進京上訪被縣看守所關押。期間用多種酷刑妄圖使其轉化,均未奏效。最後用了貼刑(只有死刑犯才用的刑罰,據說這種刑罰是將四肢伸展綁牢後折磨)。該女教師雖身體瘦小但未被轉化,至今尚未釋放。


廣州消息

廣州第一軍醫大學煉功點學員劉建民、賈國傑、羅沛瑜、鐘麗和陳漢瑜因派發真相資料被刑事拘留,至今仍未有消息。

廣州12月27日又開始辦法輪功學員轉化學習班,聽說要到元月8日結束。


大興縣北京團河農場電話

總機:69243178, 69243179
場長辦: 69243365
管教科: 69243362


邪惡的恐懼

12月25日上午,我和一位功友在去天安門的途中經過南池子大街,街上行人很少,我們看到街道兩旁有許多公用電話亭,就決定將事先準備好的洪法小詩粘貼到電話亭裏,這樣,既不易被輕易發現,又能夠向每一個來打電話的路人洪法。於是,我們每個電話亭都不放過地貼滿了整條街道。

大約中午,我們順著原路返回時,想看一看詩貼是否還在,卻發現幾乎街上所有的電話亭旁邊或離電話亭不遠的地方,都有一個或幾個便衣蹲點,表面上若無其事,眼睛卻不停地掃視著路上的每一個行人,電話亭中的洪法詩貼也已不知去向。於是,我對旁邊的功友說:"一張小小的詩貼,他們也這樣大動干戈!"功友笑笑說:"這不正是暴露出了邪惡的恐懼嗎?"

是啊,邪惡賴以生存的謊言與假象被揭穿得越來越多,它們不就是越來越恐懼嗎?它們或許已經感到末日近矣!我們應該加緊用更多有效的方式全面開展說明真相的活動,讓更多的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讓更多的眾生得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