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22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邪惡警察密謀出售大法弟子人體器官

據內部人士透露,大陸一些邪惡警察正在與貪財黑醫密謀出售大法弟子人體器官,其手段之殘忍,滅絕人性,令人髮指。據悉,僅石家莊某中醫院已分得六個指標,請所有世人及大法弟子家屬擦亮眼睛。使您的親人免遭邪惡之徒迫害的唯一辦法就是揭露邪惡,誰能忍看這樣罪惡的陰謀得逞?!

另悉,那些長期被非法關押、勞教的大法弟子不准給家裏寫信、接見,可能與這些陰謀有關。再次呼籲所有被害者家屬及親朋好友想盡一切辦法迫使邪惡勢力儘快無條件放人。

定「法輪功」是XX,是違法的,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憲法》規定法無明文不定罪,所以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任何手段都是違法的,我們應立即行動起來,喚醒世人用法律、正義、良心幫助我們保護我們善良無辜的家人。


山東省又有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王武科,山東省高密市大法弟子,今年10月在押送途中被逼死。



大法弟子王博在天安門被公安暴打

大法弟子王博在天安門打橫幅和平請願,被公安暴打,因其不配合邪惡,幾人將其拖到車旁並扔進車內。在廣場派出所一公安將其搜身,將其帶的600元錢搶走。

公安這種邪惡犯罪行為,真為中國人丟臉,選擇的下場也是悲慘的。

王博(19歲女)現被關押在石家莊第一刑拘所(12月8日被刑拘)。同王博一同關押的有:黃麗萍(38歲女)、邢啟英(52歲女)、劉宗彤(男)


吉林省延吉地區消息

為了防止元旦期間延吉地區法輪大法學員進京上訪,延吉地區政府把所有在家的學員都集中到石峴造紙廠(山上)與世隔絕,進行轉化。利用原延吉市輔導站站長金善玉等幾人(從勞教所寫決裂書)做轉化報告,如果不寫與法輪功決裂就繼續辦班,進行強行轉化,女學員特別堅定的就送往長春女子勞教所(黑嘴子)。


怕心不去被利用──我是怎樣被「轉化」的

我叫耿麗,於今年10月26日去北京天安門煉功被抓,押回長春鐵北看守所,後又於11月末左右被送進黑嘴子勞教所。

早就聽說黑嘴子勞教所的邪惡,我很害怕,感到壓力很大。剛剛進去就是一些寫決裂的人給我作工作,她們有的用師父的話為自己辯解,有的故意混淆概念。當時我自己也很清楚決裂是不對的,心裏也在抵制她們。但是由於自己的怕心很重,在管教的電棍下、在刑訊威逼下,沒有用法來堅定自己的正念、去掉怕心,反而更加害怕,終於違心地寫了決裂。寫完之後心裏極其痛苦,甚至想一死了之。這時那幾個決裂的人又和我談,她們不讓我說話,試圖用常人的情說服我等等。

師父說:「聽了不好的東西就從耳朵往裏灌。」真的是這樣,尤其是自己的怕心遲遲不去,加上平時學法少,正念總是不能堅定下來,慢慢聽多了,思想也發生了變化,就覺得她們說得有道理,從而掩蓋自己,為自己的決裂自圓其說,思想一變,身體上馬上就出現了修煉前的病態,加之精神上的痛苦,更使我像大病一場了一樣,被勞教所送進了醫院。

現在,在功友的幫助下,我勇敢地從醫院逃了出來,通過學法認識到了自己鑄成的大錯,於是我寫出了自己被「轉化」的過程,希望使其他功友能夠引以為戒。


長春簡訊

為了更好地向世人講清真相,很多大法弟子隨身攜帶真相資料,走到哪裏做到哪裏,有的學員到市政府辦事,把「長春豪宅真相」等資料貼到市政府辦公室門上。


北京市永定門派出所罪行

今年10月27日,我親眼見到北京永定門派出所對法輪大法學員的迫害;他們將一個編號為F68的40多歲女學員整整折磨了一夜,先是軟硬兼施逼她說出姓名地址,然後是毒打,一個人打累了再換個人打,打到半夜,外邊下雨了,四個精疲力盡的公安將這位女學員的外衣扒下,只剩線衣,拉到室外,用冰鎮的水往線衣裏灌,直倒水流到鞋裏,並大喊大叫;「你不說,我們獎金都沒了,」這位女學員始終講善惡有報的道理。倒是這四個公安先凍得不行了,又把學員拽到屋裏,打開窗戶,讓她站在窗口用冷風吹,後面用電扇吹,見她還不說,又是一頓毒打,直到後半夜,四個公安吃了一頓飯後,又開始毒打,打累了,又把學員拉到屋外「洗澡」冷凍,直到天亮還不罷休,又拽到屋裏吹冷風,直到第2天上午九點多鐘,來接班的公安把這位堅定的女學員送進看守所。

眼見一個好好的人被打得血肉模糊,我真不明白:派出所本是維護治安的部門,現在卻成了白公館,公安的天職是保護人民,現在反而成了殘害百姓的打手,這是為甚麼?


甘肅大法弟子王鵬雲受非人迫害

甘肅會寧縣大法弟子王鵬雲(男,28歲)於2000年10月27日晚在途經甘肅玉門市火車站時,因攜帶大量大法真相資料被公安無理扣押,後被轉至武威市鐵路看守所。為抗議非法關押,他先後絕食兩次,用生命維護大法。

目前,王鵬雲的手腳每天被綁在椅子上,二十四小時由犯人輪流看護。兩條腿由於長期的捆綁,腫得難以行動。由於他的絕食,公安強迫給他每天輸液以維繫生命。在此,我們強烈呼籲國際人權組織、善良的民眾給予我們支持和關注,共同制止江澤民禍國殃民的蛇蠍行徑,讓真理的曙光普照人間。


密雲公安局殘酷迫害大法學員

12月16日有一批法輪功學員被天安門分局送至密雲縣分局,在審問過程中警察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打人、並不象傳單上及明慧網上寫的那麼壞,但對不說姓名地址的就進行殘酷的迫害。在拳打腳踢的同時,有的採用罰站,一站幾個小時;有的讓學員坐在地上,兩腳放在椅子下,並把頭也塞到椅子下面,使人連呼吸都很困難;還有讓學員手舉過頭蹲馬步,直到支持不住等等方式迫害學員。無論學員如何勸誡說你們這樣做不對、有損人民公安的形像,他們都充耳不聞,甚至還威脅說:「你不說姓名地址,就找幾個犯人把你找個地方埋了,反正別人也不知道。」

更有甚者,被送到縣刑警隊審問的一些學員,警察竟然把不說姓名地址的學員扒光了衣服用電棍電,用皮帶抽。把全身及臉部打得血跡斑斑,有的警察為了電一個學員竟把電棍充了三次電;有的還拿開水燙學員後背,等等邪惡迫害方式。


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為轉化學員陰險狡詐,軟硬兼施

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現關押法輪功弟子已近900人,非常擁擠,5個人睡兩張床,並且是上下鋪,有的甚至睡在水泥地上。

轉化學員的手段也及其陰險狡詐,軟硬兼施。對剛入所的學員或者四、五條電棍威逼,如不寫決裂就在脖子上一邊一個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並且為了「增強轉化力度」,電棍已從去年的低壓全部換成高壓。或者好言相勸,曰讓學員為她們著想等等。學員說,管教的善是偽善,她們骨子裏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工資、多得獎金等等;當學員一再不受其矇蔽,斷然不寫決裂時,這些管教就兇相畢露,大打出手。

該勞教所從所長到管教員大多為女性,有些人對學員用刑時一方面心狠手辣,一方面卻偷偷摸摸,一般都將學員單獨叫出,在衛生所或管教室折磨學員,而其他行政部門管教卻不知道,所長也裝不知道。因此為了使其罪惡行徑有所收斂,現將主管改造的所長和各大隊主要負責人住宅電話摘錄如下,希望所有善良人能制止其邪惡行為。

長春市黑嘴子女勞教所部份管教(迫害學員較嚴重的)住宅電話或傳呼(區號均為0431):
姓名,住宅電話,職務

范友蘭,7697329,主管改造的所長;
岳軍,4638699,管理科長;
廉光日,7919799,管理副科長;
李影,2749435,一大隊;
劉瑚,2713607,一大隊;
閆立豐,7931582,一大隊;
任楓,傳呼126(127)-5642509,二大隊;
張麗蘭,5675939,二大隊;
呂慶玲,5648111--58177,二大隊;
付玉芬,9045219,三大隊;
席桂榮,5104049,同上;
申明蓮,傳呼126(127)--5829274,同上;
關薇,5705043,四大隊;
張桂梅,7965537,同上;
李小華,5682402,同上;
李文娜,5944889,五大隊;
溫影,8549060,同上;
王麗梅,8663778,同上;
李桐,5938393,六大隊;
朱丹,2700303,同上;;
劉英,5651943,同上;
目前黑嘴子勞教所裏已經寫決裂的法輪大法學員大多數都非常痛悔,有的學員堅決要回了自己寫的「決裂書」,因此到期得不到釋放,也不許家屬見面。


密雲縣西田各莊鎮的轉化學習班

12月9日西田各莊鎮19名大法弟子去天安門上訪被抓回後,在一所已廢棄的校舍內辦轉化班。學習班期間不許睡覺、沒有水電暖設施,還向學員家屬索取保證金(保證明年七月以前不再去上訪)和住宿費。部份弟子至今還未放出來,據說這裏是縣裏的重點轉化班,有一名公安局副局長、一名鎮書記、和派出所所長在此蹲點。


信息產業部研究所迫害大法弟子惡績

河北省石家莊市信息產業部54研究所先後有多名弟子進京上訪,最近,該市三七三派出所將兩名上訪的大法弟子各罰款2-3萬元,且少開5000元收據,然後還將這兩名弟子送進了看守所。它們還到處懸賞3000元,鼓動群眾舉報發傳單的弟子。

三七三派出所所長:吳XX電話:0311-3633330轉4136

信息產業部54研究所公安處處長:李XX,電話:0311-3633330轉4354
通信地址均為:石家莊市中山西路信息產業部54所,郵編:050081
暫不公布住宅電話,以觀後效。


唐山市豐潤縣許多大法弟子講真相被抓

這幾天唐山市豐潤縣抓了許多大法弟子,有好幾位是進京後由於在北京說了地址後被縣公安局接回來的,聽說每人家裏需拿一萬元錢才能從北京帶回。

近幾天該縣有許多發真象資料的學員被抓,大法學員的複印機就被抄走十幾台,一大部份堅定的老學員被抓,使該地區的講真象、證實大法受很損失。


大陸某勞教所大法弟子主動窒息邪惡

在大陸北方某勞教所某號裏關押著許多大法弟子,該號的牢頭非常邪惡,經常無故打罵大法弟子,而且不知收斂,愈加放縱。大法弟子在獄中飽受折磨。由於長時間處於這一狀態,一大法弟子悟到,這不對呀,不可能總讓邪惡橫行,即使我們弟子有業力要償還,也不可能長久處於同樣的狀態,這可能正像師父在「道法」中所講的:「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該大法弟子悟到,我們應該主動地窒息邪惡。

不久,在一次勞動中,牢頭又無故打罵大法弟子,那名大法弟子悟到,這正是窒息邪惡的好時機,因此就嚴厲地斥責了那個牢頭,義正詞嚴地質問它,牢頭無名怒火更旺,兇相畢露,更加兇狠地打斥責它的大法弟子,這激烈的場面引來了管教。

看到這一場面,管教問發生了甚麼事,號裏的人才把牢頭多次無故打罵弟子的事告訴了管教。這個管教至此才知道那牢頭多次毆打大法弟子的事,嚴厲地對牢頭說:「你有甚麼權力打罵他們(指大法弟子),你不知道你手髒嗎?你打他們,我讓他們打你。」說著,就讓大法弟子打牢頭,大法弟子不動手,說「我們師父告訴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管教看到這一情況有說:「你看人家,這就是高境界。……」不久那個牢頭被轉移到別的號去了。


山東省安丘市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情況簡介:

李仁東,男,35歲左右,安丘市賈戈鎮。3次進京請願,3次拘留,罰款3萬元,今年7月被勞教三年。
楊金波,男,40歲,安丘市賈戈鎮。2次進京請願,3次拘留,罰款3萬元。今年7月被勞教3年,6天後體檢結果不達標,被送回。
桂榮,女,42歲,安丘市玻璃廠職工。4次進京請願,6次拘留,被單位關押數次。今年10月被勞教三年。
姚何星,男,24歲左右,原景春絲綢公司職工。3次進京請願,3次拘留,其中去年10月被拘留時,遭殘酷折磨致使右胳膊表皮壞死。今年8月被公司開除公職。11月底被勞教。

趙永紅,女,28歲左右,安丘市某廠職工,10月底被抓去強行轉化,因堅修大法於11月底被送往淄博王村勞教所。
王培志,男,50歲,安丘市安丘鎮韓家後村,曾2次進京請願,5次刑拘,數次被關押在安丘鎮計生辦轉化點。家中長期遭公安人員監控和騷擾。今年10月底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刑拘,11月底送往勞教所,現詳情不知。

魏國慶,男,40歲,安丘市凌河鎮。3次進京請願,4次刑拘。10月底被抓去強行轉化,因堅修大法於11月底被勞教。
呂洪信,男,40歲左右,凌河鎮。今年12月被勞教。
孫光明,男,30歲左右,凌河鎮。今年12月被勞教。
宿孝由,男,59歲,王家莊子鎮興山村。2次進京請願,數次被刑拘、關押,數次被抄家(其中一次本村書記帶7名黨員把家中存摺、現金、摩托車、農用工具全部抄走;另一次抄走26元錢)。現被勞教。

宿寶蘭,女,26歲左右(宿孝由之女),趙戈鎮。3次進京請願,數次刑拘、關押,在鎮上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10月底被抓走強行轉化,絕食20天後送往濟南勞教所,不收,又送淄博王村勞教所,也不收,放回家2天後再次被抓走送至勞教所。
楊春凡,男,王家莊子鎮,今年11月被勞教。
張溪,男,近60歲,黃旗堡鎮乙家村,今年11月被勞教。

附相關責任單位電話:
安丘市市委辦公室:0536-4221044,0536-4221660
安丘市市府辦公室電話:0536-4221054,0536-4223054
安丘市公安局辦公室電話:0536-4261002
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電話:0536-4267476
安丘市公安局看守所:0536-4262953
賈戈鎮黨委辦公室:0536-4321001,0536-4321100
賈戈鎮政府辦公室:0536-4321002
賈戈鎮派出所:0536-4321006
玻璃廠黨辦:0536-4222924
玻璃廠保衛處:0536-4221734
安丘鎮黨委辦公室電話:0536-4221261
安丘鎮政府辦公室電話:0536-4221262
安丘鎮派出所電話:0536-4261426
凌河鎮黨委辦公室電話:0536-4641126
凌河鎮黨委傳真電話:0536-4641175
凌河鎮派出所電話:0536-4641106
王家莊子鎮黨委辦公室電話:0536-4750189
王家莊子鎮黨委真電話:0536-4750207
王家莊子鎮派出所電話:0536-4750110
黃旗堡黨委辦公室電話:0536-4621001
黃旗堡黨委傳真電話:0536-4621068
黃旗堡鎮派出所電話:0536-4621021

大陸大法弟子整理
2000.12.20


山東省安丘市惡人惡行錄:

惡人榜:
刑培彬:山東省安丘市市委書記,原籍山東省昌樂縣
李國祥:山東省安丘市市委副書記,原籍安丘市白芬子鎮
王乃平:山東省安丘市政法委書記
郭步坤:山東省安丘市市委副書記
宋雲青:山東省安丘市公安局副局長,原籍山東省青州市
董XX:山東省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
劉金來:山東省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
李XX:山東省安丘市信訪局副局長,駐京辦事處鎮壓法輪功總策劃
馬XX:山東省安丘市看守所副所長
曹XX:山東省安丘市看守所獄警
李懷軍:山東省安丘市景芝鎮政府職員,負責片轉化工作
孫銳勝:山東省安丘市景芝鎮派出所所長
李樹東:山東省安丘市景芝鎮惡警

惡行:
宋雲青,由於鎮壓法輪功非常殘酷,曾立三等功一次。個子雖小(不到1.60米),但毒打大法弟子時,非常毒辣,連近60歲的老人也不放過。

董XX,50多歲,老奸巨滑,表面說法輪功好,但內心卻對大法弟子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李秀珍絕食20天後,被送往濟南勞教所,不收,釋放回家2天後,又被強行抓走,被董XX再次送往勞教所,還不收,董竟然請客送禮,以達到李秀珍被收勞教的目的。

李懷軍懷疑本片大法弟子再次進京,2000年12月18日到景芝鎮大圈村,窺探李玉軍、王全傑、李祥芬是否在家,見三家院門緊鎖,李分別從鄰居家翻牆而入,其中將王全傑家院門撞破,將李玉軍家鏡子打碎。李又到李玉軍嫂子家進行恐嚇,把李玉軍之嫂嚇得生病打針治療。

在此之前,李曾多次私闖民宅(家中無人時,便從鄰居家翻牆而入)到大法弟子家中恐嚇、迫害、施暴,今年夏天的一天夜間11點,李伙同6、7個幫兇闖入李玉軍家,見李玉軍夫婦不在,將李玉軍11歲的兒子李守凱從被窩拖出逼問父母下落,李守凱不知,遭李懷軍毒打。李玉軍之嫂也曾多次遭到李懷軍恐嚇、迫害。


濰坊市坊子區迫害大法弟子情況

一、被勞教人員名單
王偉華,女,45歲,今年9月底散發法輪功真相,10月底被勞教3年。
趙文明,男,26歲,眉村鎮人,今年6月被勞教3年。
張玉勤,男,45歲,車留莊鎮,今年7月進京證實大法抓回勞教3年。
張素珍,女,42歲,眉村鎮人,今年7月進京證實大法抓回勞教3年。
丁麗,男,32歲,今年9月底散發法輪功真相,10月底被勞教3年。
李學偉,男,34歲,今年9月底散發法輪功真相,10月底被勞教3年。
張×芳,女,58歲,今年9月底散發法輪功真相,10月底被勞教3年。
王素梅,女,57歲,今年9月底散發法輪功真相,10月底被勞教3年。
李友勤,女,32歲,今年9月底散發法輪功真相,10月底被勞教3年。
劉愛霞,女,32歲,今年"十一"期間進京請願,10月底被勞教3年。

二、被長期關押學員

馮燕勤,女,56歲,坊子教委(內退),自去年7.20至今,長期被關押在教委和拘留所。中間放回家時間累計不到90天。關押期間受盡各種折磨,有時即便是被關在教委,國安大隊和派出所的幾個敗類也經常去折磨她。在拘留所裏更是如此。並且自去年7.20至今僅發給她400元生活費。

三、坊子區惡人惡行錄

王傳峰,坊子區國安大隊長,曾與國安大隊惡警邵偉華、孫鑰新、郝XX等親自毒打王偉華,直到遍體鱗傷、昏死過去,又潑上冷水把他的眼睛張開說:"你還裝死",後把王偉華送往勞教所。他們還抄走學員王學偉家的電腦、打印機等,共罰王學偉2萬餘元。

邵偉華,坊子區國安大隊副大隊長,鎮壓法輪功的主兇。
孫鑰新,坊子區國安大隊惡警,鎮壓法輪功的兇手。
李傳勝,坊子區國安大隊惡警。
郝XX:坊子區國安大隊惡警。
楊XX:坊子區國安大隊臨時工司機,家住西岑,鎮壓法輪功的兇手。
李警偉:坊子區看守所惡警。
郭啟軍:坊子區看守所惡警。
王東升:坊子區看守所惡警。
息XX:坊子區看守所惡警。
趙新坤:坊子區坊子街委書記,鎮壓法輪功非常殘忍。(善惡終有報,此人11月27號晚遇車禍,第3天仍昏迷不醒)

四、相關責任單位電話:

坊子區政府辦公室:0536-7606251
坊子區黨委辦公室:0536-7606582
坊子區信訪局:0536-7606682,7606391
坊子區公安局:7602751
坊子區看守所:7661975
穆村政府辦公室:7691001
穆村鎮書記辦公室:7691168
穆村鎮派出所:7691010
溝西鎮黨辦:7609314
溝西鎮政府辦公室:7609313
溝西鎮派出所:7609323
車留莊鎮黨辦:7677001,傳真:7677007
車留莊鎮政府辦公室:7677002,7677008
車留莊鎮派出所:7677110


山東省諸城市迫害大法弟子紀實

一、諸城市11月勞教人員名單:

鐘兆英,女,48歲,紡織廠職工,勞教三年
咸風菊,女,58歲,城關鎮九龍口,勞教三年
張則蘭,女,45歲,城關鎮九龍口,勞教三年
劉培洪,男,35歲,城關鎮九龍口,勞教三年
劉培亮,男,31歲(劉培洪之弟),城關鎮九龍口,勞教三年
劉淑華,女,33歲,繫城關鎮連豐村人,城關鎮九龍口,勞教三年
祝振華,男,59歲,建築公司退休職工,勞教三年
王玉蘭,女,47歲,外貿職工,勞教三年
謝淑彬,女,35歲,外貿職工,勞教三年
莊淑鳳,女,37歲,外貿職工,勞教三年
楊仲紅,女,35歲,外貿職工,勞教三年

二、惡人惡行(待續)

1、王復和,諸城市看守所副大隊長,打死楊桂真的兇手。今年10月11日,楊桂真被強行從家中帶至看守所,因她拒絕在拘留證上簽字,遭到王復和毒打、折磨、殘害,動用所有刑具進行迫害,10月17號楊桂真被活活折磨致死。其間,王復和打累了之後,就指使犯人趙風義拼命地用橡皮棍毒打楊桂真的頭部、胸部、腿部,並在旁邊吼叫:「給我打!打!打!打死我負責,沒有管的!」楊桂真被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拖回監室銬在鐵椅子上後,17日上午楊桂真離開人世。

2、趙風義,在押犯人,打死楊桂真的兇手,也是毒打殘害其它被關押大法弟子的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