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14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 11月中旬的某天清晨,北京某看守所對面的樓房上忽然傳來了高音喇叭聲,播放的內容是《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看守所裏關了很多大法弟子,他們激動得不由站了起來。

11月下旬的某天下午,在中南海老幹部辦公室門口的牆上,出現了《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的傳單。這是近一段時間來北京學員配合法正乾坤的天象做的又一件偉大壯舉。



「煉功致病」的真相

我是北京的大法弟子,在1999年的11月左右,我的一個親戚(80多歲的老人)因病住在了北京協和醫院接受治療。因為年齡大了病又很重,家屬已經在準備後事了,老人自己也知道這些。突然有一天,一位陌生人走到了老人病床前,認真地詢問了老人的病情,又問老人家裏是否經濟困難。老人如實相告:確實困難。該人見狀,就對老人說:「如果你能說自己是因為煉法輪功而導致病情加重,法輪功害了自己,就可以給你報銷全部的醫藥費」。同時,該人拿出了預先準備好的材料,讓老人按照上面寫的說。正直的老人不為利益所動,平靜地對陌生人說:我這麼大年紀了,又病成這樣,已經是有今天沒明天的了,我不是煉法輪功的,為甚麼要撒謊,幹缺德事呢?陌生人沒趣地從病房走了。又到了樓上的一個病房,找到了一個40多歲的女糖尿病患者,該病人家住農村,經濟困難,病又很重。一聽陌生人如是說,就昧著良心作了偽證,陷害法輪大法和創始人。這真是:「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



新疆民警卑鄙無恥出賣親人

新疆瑪納斯縣某民警卑鄙無恥,甘心充當江澤民的爪牙。在其弟媳(法輪功修煉者)帶小孩回家探親之際,乘弟媳不在,偷偷翻看弟媳所攜帶的包,結果翻出兩份大法資料。為了立功受賞,他立即把大法資料送交到公安局,並給弟媳戶口所在地公安局彙報此事。得到把弟媳先扣押兩天的指示後,他立即帶人驅車趕往家裏企圖拘捕其弟媳。幸虧這位女功友及時脫身,他的企圖才沒有得逞。這位女功友孩子才兩歲多,丈夫因堅修大法已經被判勞教,令她沒想到的是,回家探親,狠心的大伯子竟喪失良心,做出如此令人不齒的事來。

另烏魯木齊市大法弟子林仁剛於12月5日被抓。現在家中被烏市天山區公安局無故抄查,家中大法書籍和電視機、錄音機等私人財產被抄走。

李旭鵬,男,26歲。李旭鵬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在瀋陽行政學院當老師。大法被定為「X教」後,曾多次到北京上訪,被學校開除。99年12月被抓,一直到2000年4月才被放出來。2000年11月底,警方懷疑他傳播大法資料,用了兩張搜查令去他家和他岳母家進行大面積抄家,並逮捕他夫妻二人,讓他們交待資料來源。第二天其妻子因家中有一兩歲孩子被放出,而他竟神奇般的在警察重重看押下脫身,現在警方在到處通緝他。他有家難回,至今流浪在外。其妻子也因堅修大法而失去了工作。



警察用開槍來威逼12歲的小弟子

中國黑龍江雞西大法弟子王健明(12歲)£12月初與同修到8510農場向世人講明真象、發材料時被8510農場公安派出所抓到,被打後帶到所裏,一名警察還把手槍上了子彈,問小大法弟子:「你知道這是甚麼嗎?」大法弟子說:「這是槍。」警察說:"你不說我就開槍。"另一個警察由於害怕說:"你可別開槍。"可見現在的警察如此邪惡,竟然用開槍來威逼一個修煉真善忍的12歲小孩,這是嚴重的瀆職、犯法。希望更多的人走出來窒息邪惡。



哈爾濱消息

(1)據內部消息透露,11月17日(週五),羅幹又到哈爾濱加壓支招,妄圖繼續推動鎮壓。

(2)市內一些居民樓已經開始布線,準備安裝樓道電視監控裝置,目的可能是防止大法弟子持續在樓內張貼真相材料。

(3)哈爾濱市勞教所(萬家)目前關押女大法弟子130多人,勞教所採用播放惡毒謾罵大法和師父的錄音錄像等精神折磨的手段,或用所謂被轉化過來的人來做堅定修煉堅決不寫決裂書的大法弟子的轉化工作。很多堅定修煉的弟子被關在小號內繼續進行折磨,勞教時間到期了也不釋放。個別被所謂轉化過來的人精神處於異常狀態,轉化前大哭,然後寫決裂書,繼而變得異常興奮:唱歌跳舞、講故事,連大法都想不起來了。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善良人士幫助制止這種精神致殘的非人道行為。

(4)在前一段的大搜捕中,有一些功友的複印機和電腦被強行收走。建議:各位能上網功友注意安全,按照明慧網的"網絡安全技術建議"等來做,注意及時清除上網痕跡,並堅決不配合公安們的邪惡之舉。

(5)哈爾濱煉油廠因為有4名法輪功學員堅持修煉,堅決不寫保證書和決裂書等,廠領導氣急之下,把這4名大法弟子強行送到派出所。另有一功友被騙至哈市精神病院強行接受檢查,但哈市精神病院醫生證實該弟子無任何精神異常症狀後方被釋放。據悉,該弟子最近又一次赴京上訪被抓回來後,現已被勞教。



廣州學員被迫害實例

林倩儀,女,廣州荔灣區西村街,40歲左右,家庭負擔很重,一女中學讀書,一老人病躺在床,丈夫的舅舅也生病在床,需林倩儀照顧,1999年7月後,因煉法輪功被迫下崗,生活更加艱苦。

張少鈴,女,廣州荔灣區,丈夫在水電設計院工作。2000年7月10日左右,張少鈴拿講清大法真相的資料給專管員(專管法輪功的人員)看後,當地派出所將其丈夫(沒有學法輪功)強行扣留,並通知要張少鈴去派出所換其丈夫出來,結果被抄家,第二天被派出所送去廣州槎頭勞教所勞教。

葛佳,女,30歲左右,天河區,廣東電視台工作人員。2000年10月到其他學員家聊天,沒進學員家的門便被抓,被廣州槎頭勞教。其丈夫孟飛亦因此刑拘至今未放,據說公安現正擬以意識形態有問題為名起訴孟飛判刑。

周敏桐,男,30歲左右,廣州海珠區。2000年7月中旬,與其妻及其岳母二姐妹在家聊天,公安強行撬門進屋,以非法集會為名拘捕全部人,之後周敏桐被送至廣州花都區赤坭勞教,其妻被非法拘留15天,其岳母二姐妹被送廣州槎頭勞教。

陳兆斌,男,30歲左右,汽車司機,廣東1999年10月30日,去北京上訪的火車上,被問是不是法輪功學員,回答「是」,被押下火車,送廣州沙河收容所關押52天,後又送回原籍關押。2000年7月份,在廣東南海市幫大法學員開車,在家煉功時被抓並關押,送回原籍後又被刑拘30天。在家煉功被抓的同時,屋主與其他幾個來家聊天的學員亦被抓並分別判1年以上勞教。

李妙蓮,女,29歲,廣州歌手。1999年7月進北京上訪,當即被押送回廣州,受派出所及居委會監管。2000年6月去北京,在上訪不被接受的情況下,在天安門廣場請願。在她去北京之前,她給當地派出所寫了一封信,信中說出自己為甚麼要去上訪和自己自從學煉法輪功以後的無限受益的心得體會,這是她的肺腑之言,她相信政府在了解法輪功真相後,政府會給法輪功及創始人一個公正的態度。但回來後,派出所根據她給派出所領導的那封信,騙她至派出所,並將她扣留,審問了一天一夜,因她不肯寫「保證書」,將她押送廣州槎頭監獄勞教三年至今未放,全過程未經正式法律程序,只打電話通知其家人。後來據人透露,她在監獄裏仍堅持學法煉功,默寫經文,有空就拿出來看,為了不讓管教發現,她就把經文藏在頭髮裏,後被發現,管教就把她最喜歡的漂亮長頭髮剪掉。李妙蓮因堅持煉功被關禁閉,公安不讓她的家人接見,家人送去的衣服也要經很久才送到。李妙蓮父母雙親原本也煉法輪功,但在政府壓力面前,被迫放棄,越來越好的身體現又舊病復發,同時因李妙蓮被勞教,全家都非常痛苦。

勞大龍(化名),男,26歲,廣州花都區人。1999年7月去北京上訪,被統一押送回廣州,並被送回花都公安局審問,要求放棄修煉法輪功。之後被約束,凡離開廣州須預先通知公安局。1999年10月30日在去北京上訪途中,被問出是法輪功學員後被押送回花都公安局,在花都看守所拘留15天,在拘留期間受到非人待遇,雙腳鎖上大鐵鐐15天不得洗澡,罰聞廁所。2000年初春節在梅州老家過年,年初二突然被傳喚,說準備衣服要抓人,令其家人身心備受折磨。2000年7月21日,其妻家(貴州安順市)突然被安順市公安局一科抄家,並沒收財物及私人信件,其妻家人亦被警方威脅警告,同時其亦被非法關押5天。

程姓學員(具體名字不詳)安順市因病離退休人士,58歲,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痊癒。2000年4月去京上訪,與同行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坐,招來拳打腳踢,即被關在北京郊區安順拘留所。當時,在郊區關押時,他悟到應再次到北京正法講清法輪功真相,便從二樓跳下,後倒地腰椎骨折斷分成兩塊,另兩塊又斷成兩塊,送回安順後被診斷為殘疾,無法醫治。其即要求出院,不打針不吃藥而是在家繼續修煉,很快身體恢復健康。但身體恢復後,安順市公安局辦學習班(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學習班,在監獄執行為期6天,約17名學員被關押),其又被押,家人送來東西大部份被扣留。據其親口介紹,在跳樓倒地後,看見由業力組成的人形離開他時向他致禮。

劉梅(化名),女,24歲,貴州省人,歌手。1999年7月及1999年10月進京上訪,被拒絕接受,並被送至其戶籍單位要求遣返。2000年7月在即將生小孩時被抄家,沒收財物及私人信件,身心備受折磨。



北京一虐待大法弟子的警察暴亡

幾天前,某縣的20多大法弟子進京證實大法,被抓後送到北京某區看守所。因不報姓名並絕食,北京惡警瘋狂用警棍等刑具來折磨他(她)們,直到後半夜。第二天,其中一名邪惡之徒突然死亡。此事震動很大,因此其他公安人員對待這20多位大法弟子的態度突然變得異常之好,問寒問暖。並將他(她)們全部釋放。這些弟子現又投入到助師正法的偉大行動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