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2月4日大陸綜合消息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4日】部委辦公大樓每個辦公室出現法輪功真相資料

近日,在位於北京市和平裏的某國家機關部委辦公大樓內,一天清晨上班時,幾乎每個辦公室內都出現了各種內容的法輪功真相資料,一時間大家爭相傳閱、議論紛紛,有關領導十分震驚,要求「人人過關」,講清當晚個人活動情況,以期查出發資料的人,並緊急查收,但只收回80餘份,其餘的「不翼而飛」。現此事已上報公安機關,一些人對此非常害怕。

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群眾進行殘酷迫害一年多以來,廣大的國家機關幹部先是被鋪天蓋地的謊言所欺騙,進而對「一言堂」的文革式的做法感到反感,對宣傳機構的宣傳感到懷疑,在廣大的法輪功群眾的巨大犧牲和不懈努力影響下,他們對事實真相了解的越來越多,有正義感的人開始主動反對江澤民一夥的卑劣行徑。江澤民一夥末日近矣!


某省警察認真閱讀大法材料

某省學員被縣派出所叫去問話,在派出所聽到該領導正在向局公安政保科請示如何處理學員寄給他們的洪法資料,政保科問甚麼材料,回答說「十問」,政保科的人說:既然人家都把材料寄到你們那裏了,那你們就好好領會領會吧,派出所的公安頓時都笑起來。該領導放下電話對學員講:「你們太厲害了,把國家的元首說成是邪惡勢力的總代表!」

某省某縣城的公安在看到學員洪法材料上面的「朱鎔基叫停」後,頓時明白了,很憤慨。他們明白了他們是被江澤民利用了,是被邪惡勢利欺騙了,他們不願再為江的邪惡勢力賣命。

一位預審對學員講:我們不審你們大法學員,刑事案件審完一個是一個,法輪功沒完,今天審完你們,明天你們又去了天安門,我不審你們。

某學員被派出所叫去問話,看到在派出所掛的小黑板報上寫道:

「江澤民壞死」XX份
「朱鎔基叫停」XX份
…………

原來是派出所查到學員的洪法材料。學員還看到,有的警察也在認真的看大法材料,有的一看就是半小時。


某省北部大法學員成功召開大法法會

最新消息,某省的北部的大法學員數百人前不久成功地舉行了大法法會,並相約集體到天安門證實大法。


合肥市肥東縣大法弟子集體學法被抓

合肥市肥東縣店埠鎮丁志奇家像往常一樣晚上7點正常學法。八點鐘時有敲門聲,丁姐開門一看,十幾個便衣公安一擁而入,其中一人在清點屋內學員人數,另一人叫囂:「你們還在學法?」然後開始搶書打人,學員們講:「我們是學法做好人,修真、善、忍,做錯了甚麼?我們有我們的信仰自由。」他們氣急敗壞,將丁姐打倒在地,幾個人強行架起想拖到門外停著的警車上。丁姐家的房子在馬路邊,圍觀群眾有一百多人,丁姐說:「大家抱成一團,不要被邪惡帶走。」這些公安衝上來連撕帶打,持續了半個多小時,場面悲壯,圍觀群眾默默地嘆息搖頭,丁姐最後被按倒在地,拖到車上,一屋子十幾個學員全部被帶走,大部份人光著腳沒有穿鞋。

前一段時間,肥東縣委、縣政府、公安局的大院和家屬區出現了大量的大法傳單,震動肥東,老百姓都說:「法輪功太厲害了。」收到傳單的第二天,縣公安局召開緊急會議,說要密切注視法輪功學員的動態。警察勸學員:「你們不要發傳單了。」估計此次懷疑丁姐參與。自發稿時止,還有三位學員被關押在肥東,他們是丁奇志、張玉書、老管。其他人被陸續放回。


煙台大學講師上訪丈夫被剝奪留學權利

煙台大學講師杜芳今年7月上訪至今未歸。其丈夫李鑫恆被美國一所大學錄取讀博士,並給予全獎。但煙台大學藉口其愛人杜芳上訪不予辦理出國手續。該校黨委書記孫忠慶說是省教委不批。就這樣,一個修煉真、善、忍的人,其親屬也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即使再有才華,再能夠為國家多作貢獻也不允許。真不知道煙台大學是怎樣"教書育人"的。由此可知究竟誰正誰邪!


弟子護法被抓莊稼無人看管長得好

河南一大法弟子堅修大法被送勞教,家中剩下兩個70歲老人和一個五歲的孩子,時值秋收,6畝地卻無人看管,江氏真是禍國殃民。

其他大法弟子前去幫助收莊稼,看到地裏長滿了雜草,但令人驚奇的是莊稼長得格外的好,棉桃和玉米都比去年好,學員心裏明白是怎麼回事。


北京弟子善心感動聯防人員

前不久,北京某區大法弟子在大街各處一夜之間掛起了大法橫幅,隨後,當地公安局,派出所雇佣保安,聯防等人員連續幾天幾夜在大法弟子家門口守候,盯著大法弟子,不管夜間多麼寒冷。有的學員本著善心給夜間樓下的聯防人員送去衣服,請他們到自己家裏來,使他們深受感動。


遼寧本溪迫害大法弟子的惡劣行徑

11月19日,本溪市第一治安拘留所外事先布置了大量便衣警察,並且安裝了竊聽器,竊聽學員間談話。據此,抓捕了繼續修煉的大法學員。近20名學員在看望被關押同修的歸途中被事先埋伏的警察推進車裏,強行拘留或送進大白樓收容所,目前這些學員詳情未知。

11月29日,遼寧本溪市某公司強行將所屬單位大法學員送往教養院。辦轉化學習班15天,每人收費500元。第一期學員為30人。有的學員悟到這是邪魔的迫害,不能被邪魔牽著走,教養院不是修煉的場所。學員不應配合他們,所以義正辭嚴地向各單位領導申訴:我們修煉沒有錯,不需要學習、轉化、洗腦。我們可以不要工作,但我們決不進轉化班。結果原定30人的轉化班只去了17人。希望各地大法弟子以法為師,堅定正念、正悟,按照師父安排修煉的路,走完最後一步。

11月27日本溪市邪惡勢力為了阻止大量學員進京上訪,又將25名大法學員送往罪惡的馬三家教養院。這是本溪邪惡勢力追隨江澤民對大法弟子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從去年(99年)至今,本溪市為了轉化學員,將100多名學員送往馬三家教養院。前幾天又將曾去馬三家的學員抓回,其原因是洩露了馬三家的罪惡。即使這樣,本溪大法弟子至今上訪仍然連續不斷,他們以法為師,從人中走出來,以自己親身的受益來證實大法,為大法鳴冤,使邪惡勢力膽戰心驚。


濰坊大法弟子受迫害情況

劉紅,女,40餘歲,11月,與一名功友一起閱讀網上材料時被人舉報,被奎文區東苑派出所與原單位(濰坊制簽廠)保衛科帶到單位傳達室,用手銬銬在椅子上,三名公安輪番拷問材料的來源,刑訊逼供,打頭、打臉、晚上用銬子吊起來,單腳著地,半夜又脫掉她外衣推倒院子中去凍,殘酷折磨長達10天之久!但她始終隻字未說非常堅定!!!現劉紅被送到奎文看守所刑事拘留。

濰坊兩名大法弟子將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噴塗在電線桿上,被市公安局公安強行帶走,並強迫她們脫去鞋子,用手銬銬住。一名學員機智走脫,另一名學員被帶到家中抄家。公安抄家時,該學員從五樓上跳下,臉部被劃傷,到醫院拍片,骨頭一處裂縫,公安將她送回家。


湖北省荊門市大法學員被勞教情況

湖北省荊門市沙洋勞教所目前還關押大概80多位法輪大法學員,其中有荊門、武漢、潛江等地的學員。在邪惡的迫害中,我們的功友表現了極大的忍耐和偉大的慈悲。下面是部份還被關押的荊門學員介紹:

龍庭(605研究所員工)和周萍(工商銀行文峰支行員工),夫妻倆為人善良忠厚。龍庭曾患頑疾,生活難於自理。有緣得法後他們身體康復,夫妻成了忠實的修煉者,並把家裏作為學法點,是龍泉公園煉功點的輔導員(一般人說他們夫妻是荊門輔導站副站長)。1999年8月他們進京護法,被抓釋放後在11月一家仨口再進京,在北京夫妻倆被抓,後被判勞教三年,兒子現在讀高中。

慈保生:荊門煉油廠輔導員,月亮湖派出所所長,也是以家中為學法點,1999年7月20日進京護法,公安人員一直沒能抓到他,11月他和妻子到信訪辦上訪被湖北省公安局接回,後被判勞教,他所承受的迫害常人難於想像。

朱翠花:中建三局煉功點輔導員,家中為學法點,文化雖不高,但把煉功點組織得很好,她原一腿粗一腿瘦大小不等,煉功連單盤也無法進行,後來兩腿恢復一樣大小,並能雙盤,在語言表達和寫作水平都得到極大的提高,連政府官員都不太相信有的文章出自她的手。1999年7月20日進京護法,11月到信訪辦上訪後被勞教。在勞教所由於她和張玉華(荊門煉油廠輔導員)拒絕寫任何保證書被關在別處。

喬左權:參加過李老師辦班的學員,是荊門最早的輔導員,為大法在荊門洪傳做了很大的貢獻,後來主要靜修,1999年11月到信訪辦去上訪,被帶回勞教。

上面學員和另外十幾位學員都是自去年被強制勞教至今。

周力:文化宮煉功點輔導員,建設銀行分部經理,1999年她兩次進京皆被抓回,在京曾組織其他地區學員一起煉功學法,被判勞教三年。由於她丈夫是荊門市公安局某科科長,所以沒被送去勞教所,而在監外執行,繼續上班。她為荊門政府了解法輪功和減少迫害大法學員做了很多有效的工作。2000年10月,她拒絕參加所謂的「讀書轉化班」,在馬路上、公共汽車上給大眾分發真相材料,並寄給了610辦公室,被公安部門查到,並被送去勞教所。

孟祥龍:荊門地稅局幹部(一般人認為他是站長),去年11月被逮捕,後配合政權去「勸說」學員,並在壓力下寫了一些違心的文章,被利用發表在荊門的幾家報紙上,今年2~3月份放回在監外執行。後來對自己違心所做的事很懊喪和自責,今年10月,在參加「讀書轉化班」一兩天後,由於「不配合」被重新逮捕。

陳啟季:中建三局荊門住廣州分公司員工,大專文化,原為教師,對大法在荊門的洪傳也做了不少工作,去年進京上訪曾被關進看守所一個多月,今年10月在講清真相中被抓去勞教。

前幾天,荊門煉油廠片的學員,在證券公司給大眾分發真相材料,又有四人被抓去勞教。

我們呼籲中國政府停止種種迫害和污衊我們的李洪志老師,恢復李洪志老師的名譽,還法輪大法清白,釋放無罪被關押的所有法輪大法學員。


湖南會同縣迫害大法情況

1、10月6日,會同縣一大法學員呆在家裏,公安派出所一幫邪惡之徒,如狼似虎般地闖進家中,殘忍地將其雙手反銬,從樓上倒拖下樓,拖了近一百多米,弄得學員身上全是爛泥,衣服被撕得破爛不堪,頭部及身體多處受傷,然後公安又將其像塞東西一樣塞入車內,他們殘忍的做法令在場圍觀的人們感到義憤填膺。那些邪惡之徒將學員塞入車內後,又將其雙手反銬推到車座位底下,座位上的三個人還用力踩在他頭上和身上。進入派出所後,又對該學員灌水、罰站、抓住頭髮打耳光等等,然後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對其非法拘留17天。

2、11月3日那天,會同縣某學員到若水鎮送公糧,送了之後,在若水中心小學門口等車,被兩個邪惡公安認出之後,窮凶極惡地向其追來,在追趕途中二個惡棍居然開了兩槍。該弟子被他們追上之後,又被他們惡狠狠地打了兩個耳光,當場鼻子鮮血直流,緊接著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完了之後又被他們送到派出所,幾個惡棍又拿木板用力對其抽打,用腳蹬,打耳光,逼其下跪,罰站,整整折磨了一個晚上,最後將該學員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7天。

3、10月26日,所謂的「610」工作人員,把郭功友從家裏騙到公安局,說是問幾件事情,問完了就可以回家。但是一到公安局,他們就要郭招供外縣、本縣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的事。當時,房間裏的桌子上放著幾包資料,公安強迫郭承認資料是自己的,郭只說了一句話:「無可奉告」。公安氣壞了,無恥地說,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認定是你的了。在這種情況下,郭要求上廁所,走在陽台上,郭決心用生命證實大法,就從四樓陽台上跳了下去。被送往醫院後,第二天功友來看他,見他左腳斷了兩節,右腳斷了一節,左手斷了一節,在醫院裏,郭悟到了大法的法理,然後就出院了。後來,公安又非法拘留了看望郭的兩位功友17天。

4、9月14日會同縣公安夥同「610」工作人員,看到林秀娥家裏沒有人,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架木梯爬入房內,想找與大法資料,結果空手而歸。10月20日林秀娥回娘家,被「610」人員攔住要求查看身份證。林當時沒帶,被「610」從鄉下帶到公安局。因為白天610的人已去她家抄資料,結果甚麼也沒有找到,暴徒們不甘心,說她家是黑窩,又抓了4位功友。到晚上8點多,「610」又架梯子爬進房間,把整個房子翻得亂七八糟,還是一無所獲,暴徒們惱羞成怒,對林秀娥及4位功友逼供,罰站了一天一夜,非法留置了60多小時,然後在沒有任何理由及證據的情況下,對他們非法拘留了15天。


蘭州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升級

11月6日以來,蘭州市七里河區公安分局邪惡勢力十分猖獗,對我大法弟子大抓大捕。朱惠蘭、桂衛秀、王永坤、張秀梅、史梅芳、田桂英、劉菊花、張明海等23人被分別抓送到大沙平看守所和西果園看守所,據說都要判勞教。


河南警察勒索錢財病魔纏身

河南省周口的六位大法弟子被關押,在釋放前,一個警察逼迫每個弟子交納20元錢,他將總共120元錢據為己有。然而從此以後,該警察一天都沒有斷過病,其家屬也受到連累。由於大法學員講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早已深入人心,該警察之妻也對別人講:「才收了120元錢,就遭到這樣的折磨呀!」現在警察夫婦商量要把錢退還大法弟子。


河南安陽惡警景德禎

景德禎,河南安陽封丘縣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帶人到大法學員錢運清家中抄家,搜書,將學員錢運清拘留20餘天。其丈夫不是修煉的人,也被抓走,把兩人反銬在電線桿子上達幾個小時。家中現金全被抄走,不給收據。7.22以後,景因懷疑大法學員崔清泉張貼大法標語,將其抓走拘留一個月。其愛人探監給他送衣服時和景講理,居然也被抓了起來,景叫囂:「如果不是她惹我生氣,我還不抓她呢!」拘留期間,景讓夫妻二人每人交納2000元錢,因二人拿不出,就把崔清泉送去許昌勞教所勞教。景在放走其妻時,臉色非常難看,因為沒有撈到錢。這些黑心警察把抓大法弟子作為撈錢的機會。


朝陽區、平谷縣看守所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一位江西大法弟子自述:11月16日我在天安門被警察抓住,送到了朝陽區看守所,當時我們五位大法弟子關在一起,看守所的女科長及幾個年青的女管教和幾個吸毒的犯人串通好,一起對我們大法弟子瘋狂鎮壓,把我們從一樓拖到三樓讓一個吸毒的牢霸看管我們,第二天我們五人全體絕食,第四天把我們分開,我對管教說法輪功好,那些管教聽到此話,惡狠狠地對我拳打腳踢,並且用手按住我的嘴巴,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拖到七號號子,一位60多歲的功友看到我被它們打得慘叫,她就對那些管教說"不要打人,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那些管教聽到此話,火冒三丈,立刻命令幾位吸毒、打人犯打這位老功友,並把這位老功友綁在門板上,時間長達20多個小時,並且拳打腳踢,不讓這位老功友大小便。它們這些沒有人性的敗類說:「我們讓你也當一次耶穌吧!」這是我親耳目睹的。

我被它們打得幾乎沒有氣了,它們還逼我站起來,我站起來堅持了20多分鐘就倒在地上,這時,我說我要見所長,這些犯人哈哈大笑,嘴裏說道,所長都把你交給我了,你不用叫,管教叫我管你們大法弟子的。第五天上午8點王管教獎這些犯人一大包餅乾,還告訴它們說,你們打大法弟子打得好,我們可以幫你們減刑。

另據報導,平谷縣看守所,所長及管教11月22日命令牢房犯人給福建省寧德市大法弟子袁小芳帶上腳銬、手銬,帶上之後犯人將袁小芳在地上拖來拖去的,並拳打腳踢,小芳的腳都是鮮血淋淋的。那些管教和看守所的所長對那些犯人如此對待大法弟子,心裏很開心,它們還對那些犯人說:「只要你們對大法弟子打得越狠越好,我們都可以幫你們減刑」,犯人們聽到此話之後,簡直就像野獸一樣,十分凶殘可惡,更加變本加厲地對待袁小芳等幾名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