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學員慘遭迫害的情況綜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6日】 在四川成千上萬合法上訪的法輪大法學員中,無計其數的好人被關押、拘留、勞教、勞改,失去自由,幾乎每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虐待和人身侵犯。在駐京辦、戒毒所、拘留所、勞教所,到處都留下了邪惡之徒助紂為虐、執法犯法、慘無人道的斑斑劣跡。

在駐京辦,有的功友被連續銬在室外達20小時,看守還要拳打腳踢,直到打累了為止。冬天零下10多度也要在室外雪地裏通宵凍著。成都市治安三處的警官審訊時也曾拳腳交加,並威脅不說就用煙頭燙。

在成都青羊戒毒所,有幾個功友因不願順從邪惡之徒強加的跑步體罰,被脫光衣服,只穿褲頭,反銬在隔離室地上。在嚴寒的冬天用冷水淋,之後又讓他們穿上濕衣服銬在鐵柵門上。當學員奉勸它們不要踐踏法律、人權,希望它們棄惡從善時,又用手紙、襪子、髒毛巾塞進學員口中,最後乾脆用膠布貼在學員嘴上,企圖封住正義的聲音。一個武警小戰士還把他們當作練散打的沙袋,有招有式地拳打腳踢,連女警也用高跟鞋從背後蹬踢學員,一個年輕功友暈倒兩次後學員們才被從鐵柵門上放下來。

在九如村治安拘留所,一個老警官和一個年輕幹警對法輪功學員最狠毒。有個學員被銬在院內,因為面帶微笑便遭來老警官的毒打,用膠木棍在學員頭頂胡亂敲打,用棍尖戳學員的臉、嘴和眼睛,並頂住學員的眼球狠狠揉擠,不停地擊打學員胸膛、戳小腹。連其他幹警都看不下去,過去勸阻,它不但不理,更瘋狂地叫囂:「我整的就是『真善忍』,就是你們師父我也照樣!」學員回到監室,見到這一幕的其他拘留人員一邊關心地擦著學員臉上的傷痕,一邊憤憤地說:「這些壞蛋一個個都該斬盡殺絕!」但學員只是無怨無恨地笑笑。

在蓮花村看守所,堅持煉功的功友全部被帶上腳鐐手銬,一帶就是連續二、三十天,睡覺、上廁所都極不方便。

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先後關有170多名大法學員。女功友們在這裏仍用各種方式證實大法,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默默地承受著。煉功時,警察常常衝過來用電棍持續不斷地觸臉,許多功友臉上傷痕累累。民警和其他女囚在冬天向打坐的功友衣服裏澆水,甚至喪心病狂地往頭上倒尿水。有的民警將功友踢翻在地,狠狠地踩上幾腳,抓著頭髮在地上拖行。周功友被邪惡之徒抬起丟到糞坑裏坐著。有個中隊還專門修了一個池子,裝滿髒水,把堅持煉功的學員趕下去,從早坐到晚。李功友等數位功友被脫光衣服,四、五個女犯用楠竹條輪換著抽打全身,還不准哭,不准叫喊,被打得血跡斑斑,遍體鱗傷,後來醫生檢查時都流著淚譴責這些慘無人道的惡魔。賴功友送到勞教所之前已在樂山某看守所被打斷了一條腿。為了強迫學員寫「悔過書」,它們讓學員每天十幾個小時端正地站立著,或不停地做下蹲、起立動作,學員們被折磨得雙腿疼痛無力,行走都得有人攙扶。還讓她們在大院中間端坐在小凳上,不准動一動(稱「坐軍姿」),連眨一下眼睛都會遭來一陣耳光,更不能擦汗趕蚊蟲,從早到晚一天又一天地在烈日下暴曬。許多人屁股上長了膿瘡,仍必須繼續忍痛「坐軍姿」。在40度的高溫下,她們皮膚被曬傷,時常汗流浹背,衣褲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渾身發出惡臭,也不准洗漱。甚至只准吃,不准上廁所,憋著……這兒留下了執法犯法,踐踏人權的種種惡劣記錄。

在資陽大堰勞教所,先後關有大約40多名男功友。由於管教幹部和其他勞教人員對大法和學員不了解,初期進集訓隊的近20名功友遭受了極其殘忍的折磨和虐待。特別是法輪大法學員王旭志由於認為我們是在做好人,上訪不違法,不該被勞教,因此在任何場合都不喊報告,不打報告詞,進出看守所、轉運站時多次被武警用槍托毒打頭部,在勞教所不但多次被幹警用警繩捆綁,監室組長王羽等也時常對他拳打腳踢,搧耳光,罰他「開飛機」或通宵幹活。一名功友勸它們要遵紀守法,不要幹壞事造業給自己帶來災難,並告訴它們「大法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我們的大善大忍並不是害怕」,當時就遭到報復,頭部被猛踢了幾腳。第二天中午王羽又污衊他們煽動鬧事,拉他們到幹警面前,當著十餘名正在吃午飯的幹警推搡毆打王旭志。功友們要求向幹警們反映王羽隨便打人的違法違紀情況,幹部不但不理,反而蠻橫地命令他們到牆角邊「頂起」「補學習」,進行體罰。面對這種情況,王旭志責問在場十餘名穿制服的幹部:「你們這樣對得起身上的警徽嗎?!」有幹部惱羞成怒,也許做賊心虛,說罵他們是「警匪」,喚來五、六個兇惡的刑事犯,一擁而上把他按在地上,強行扒光上衣,像死刑犯一樣緊緊地五花大綁起來(捆警繩是一種如「老虎凳」般極痛苦的酷刑,細麻繩深深地勒進後頸、雙肩、腋窩、大小臂、手腕的肌肉裏,雙臂使勁擰到後背捆緊向上猛地拉起,時間稍長幾分鐘就會致殘、致死)。它們邪惡地叫囂:「把你綁在十字架上!」一個幹部命令它們踩住他的小腿拉起來強行按在地上跪著,說是「向人民政府悔罪」,然後脫下皮鞋,用鞋跟一下又一下向他臉上猛打狠砸,打得功友鼻青臉腫,滿口流血。這血腥的一幕分明就是「警匪」的行為!它們見功友似要昏迷過去,就解開繩子,讓他恢復一會兒,然後再次捆起來……。就像眾多大法學員正常上訪說明真相卻被無辜關押、勞教、勞改一樣,學員反映違法違紀事實,揭露邪惡,卻遭受酷刑加身。這哪裏還有社會主義國家法制的尊嚴啊!

從那天起,王旭志開始了長達6個多月的絕食。他認為自己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不應該被拘留、勞教,因此不吃它們的飯。在以前幾次關押期間他也曾多次絕食,並慘遭毒打。這次更是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虐待。看管他的勞教人員邱文皓和「小么兒」(外號)強迫給他灌食,用塑料管亂戳,經常把上顎、鼻孔插得鮮血直流;用針管注食時,故意把滾燙的奶粉水猛射進胃裏;晚上他的雙手被反銬在床頭,為了尋開心,用煙頭燙他,用打火機燒他,甚至喪盡天良地給他灌屎尿……。今年8月,王旭志被保外就醫,當時體重只有50餘斤,已經瘦得不成人形,幾條肋骨已被打斷,幾乎不能行動,不能進食,醫生說他只能活三天。過了11天,王旭志平靜地離開了人世。邪惡之徒又隱瞞掩蓋王旭志死亡的真相,造謠說他有病拒絕就醫,死前說大法害了他,等等,極盡造謠、污衊、欺騙之能事。

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功友們仍堅持用自己的行為證實大法。李功友因晚上煉功,當場被拉出去捆了半個多小時警繩。第二天一早,又被一個管教叫下去用繩子捆在院中,一邊用警棍毆打一邊喊道:「還有誰煉了功?還有誰要煉功?」於是有幾個功友紛紛從樓上下來,走到院中。邪惡之徒用繩子緊緊捆住學員,讓他們面對牆壁,像押赴刑場的死犯一樣,站成一排。在遭到痛打後的劇烈疼痛中,學員們默默地忍受著,頑強地佇立著。時間在煎熬中一秒一秒地爬著,功友們的手指漸漸無力張開,手臂紅腫、變紫……看著這悲壯的情景,其他的功友不禁熱淚盈眶。從那天起,絕大多數功友都開始了絕食。他們不是要與誰對抗,而是希望用自己的付出(哪怕付出生命),自己承受的痛苦,誠懇地向周圍的人們表明:法輪大法是正法。

為了強迫他們吃飯,有幾個功友被調到嚴管組,遭受了暗無天日的折磨。白天勞動時,它們動輒拳腳交加,棍棒加身。連續四天,動不動就是一陣暴打;指頭粗的鐵棍打彎了又在背上敲直,反反復復;竹條在裸背上抽打,一輪兇似一輪;胳膊粗的竹桿在後頸、後腦勺亂敲;碗口粗的木棒向背部、肩部猛戳狠砸;磚頭或更大的硬物不分青紅皂白地從幾米遠的地方向身上砸過來……。邱文皓等揮舞著凶器,時常在學員身後突然襲擊,暴打大法學員,並瘋狂地喊:「你們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這裏是人間地獄!」邪惡猖獗,陰風慘慘!學員善良地告訴他不能隨便打人,有事可以找幹部解決,它們說:「幹部讓我們這樣管你們的!」狐假虎威,猖狂之極!(那些敢隨便打人的一般都是管教、幹部的親屬、關係戶、「紅毛」。)大家背上傷痕累累,鮮血淋淋,有的後腦勺被打出雞蛋大的血包,有的腰背疼痛,三、四個月使不上力。特別是梅功友因體力不支,視力不好,動作慢了一些,它們又強迫他趴在地上,掀起衣服用竹條抽打了幾十分鐘,又到幹部那裏拿來警棍毒打了一陣,劊子手的吆喝聲和抽打聲穿透圍觀的人群傳得很遠很遠,幹部卻不問不理,回到監區又是警繩捆綁……。梅功友倒在地上抽搐不已,奄奄一息,圍觀的刑事犯也禁不住掉下同情的淚水。無法無天,殘忍至極!更加慘無人道的是:四天裏它們不准學員有一刻休息時間,晚上仍連續勞動。用廢報紙捲鞭炮筒時,它們故意在漿糊裏放許多鹼粉,功友們的手指、手掌很快被鹼腐蝕爛了,每搓動一下就鑽心地痛,每張報紙上都留下了殷紅的鮮血。它們計劃進行三個「療程」,每個「療程」持續五天,過兩天再接著施虐,從精神上折磨、肉體上摧殘,欲使大法學員徹底崩潰。然而,四天沒吃飯,80多個小時沒睡覺,每日每夜幹活,還時時承受毒打,功友們雖然有「百苦一齊降」的感覺,時時面臨生死,有時已氣息奄奄,但他們卻很坦然,不屈不撓。這時有的刑事犯也在鼓勵他們:「忍吧,堅持到底,人間自有正道!」見他們寧死不屈,勞教所在第四天傍晚突然把集訓隊的功友分到了各個中隊,惡劣的環境終於有所改變。

這以後,也許勞教所要推行「法制、文明」管理,這裏的大法學員基本上再也沒被殘酷毆打過。可是,今年7月馬三家勞教所的四個「小丑」來過以後,仍讓大法學員寫「悔過書」、「決裂書」,勞教所的幹部也許出於他們所標榜認為的「好意」,又對大法學員增加了勞動和學習強度,強迫幹最苦、最累、最髒的活,有的一天扛水泥至少十多噸(奧運舉重冠軍每天的訓練量才舉3噸),有的成天吃力地推裝滿泥土的斗車,有的在磚廠出窯,撿坯,有的頂著烈日錘洗玻璃,有的凌晨三、四點還在勞動,有的每天十幾個小時立正站著「補學習」,有的連續幾天通宵跑步,不准睡覺,與其「談心」,有的被威脅注射海洛因……大家抱著「士可殺,志不可奪」的念頭承受著。雖然有一些學員不願寫「悔過書」,感到承受不了沒完沒了的折磨,撞牆、割腕等等,結果使本來已被惡毒摧殘的軀體更急劇憔悴下去;但大多數人明白法輪功學員是不允許自殺的,任何磨難都有業力因素,只有保持正念堅持到底才能脫胎換骨。

然而,即便這樣的殘酷折磨,有的幹部還對學員說「對你們還是太仁慈了。」據說綿陽新華勞教所更霸道。那兒還有一批大法學員,並且仍在陸續送去。目前那兒人數不詳,情況不明。

另外,剛從勞教所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遊全富放回後,因仍繼續堅持修煉,已被送進彭州市精神病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