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法會: 我的修煉點滴

【明慧網2000年1月7日】 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是在1994年5月回國探親的時候。翻了一下《中國法輪功》這本書,覺得很深奧,看不大懂。回美國後,不斷聽先生說這個功法好,看他既有博士又有碩士頭銜的,怎麼會對氣功感興趣呢?第一次收到老師「濟南九天班」講法錄音帶時,我和先生連著兩天搶著聽完了。當時的感覺是原來人生是這麼回事啊!老師講得很在理,可這一切是否是真的呢?況且要放下那麼多自認為在人生中理所當然應該追求的東西,覺得很難,不可能做到。95年10月母親得癌症去世了,讓我想了很多,對我打擊也很大。為甚麼她一生吃了那麼多苦,卻在該享福的時候離開人世呢?在先生的影響下,好幾次拿起《轉法輪》,但都由於自己常人的執著心太強及各種干擾沒有讀完就放下了。

1997年3月,第一次有幸參加紐約法會,親聆老師講法。當時自己連《轉法輪》都沒有完整地讀一遍,帶著一肚子的執著聽著老師講法,似懂非懂的。內心深處卻被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震撼著。聽完法後,先生問我:這下子決心煉了嗎?我說:煉!誰知第二天,在朋友家居住時,自己的手錶和鑽戒不翼而飛了,怎麼也找不到了。接下來就是婆媳關係的考驗。

自從和先生結婚以來,我和婆婆的關係一直不合。我是一個個性很強的人,在乎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形像,怕人說我不好,吃不了虧。婆婆是性格直爽,說話不饒人,特別偏愛兒子,總認為我這個媳婦做的不夠好。95年我生老大時,婆婆來幫忙,期間大大小小事情不斷,弄得我焦頭爛額,內心痛苦不堪,憤憤不平,經常和先生訴苦。先生以大法的道理來勸我,但我一想到若要以大法來要求自己,就要做到忍、不應該再和她計較,心裏就不平衡。97年法會回來後,心裏明白和婆婆這一關還得過。於是自己下決心,做好準備。果然考驗就來了。第二天和婆婆一起做家事時,她開始對我挖苦埋怨,講的話很難聽。當時自己有思想準備,忍住了,事後還覺得這關過得不錯呢。正好那段時間我一個人在家帶孩子,和外界沒有甚麼接觸。生活雖單調,可腦子卻沒有閒著,經常翻出婆婆對我的不公平,說的不好的話。開始我沒怎麼在意,漸漸地就開始在思想中和她爭吵起來。當時雖然開始煉功了,但卻很少看書,把那些不好的思想都當成是自己的。很快不平的心理又出現了,甚至覺得自己很傻,沒有維護自己的利益,應該和她評個理,論個是非。就這樣,我又回到了一個常人的狀態。

雖然不看書也不煉功了,我平時總喜歡看老師在各地的講法和學員的心得體會。對自己的狀況很苦悶,卻又抓住對名,利,情的執著不放,覺得大法好,但是做不到。這樣一拖就到了1998年3月,先生參加了紐約法會,帶回來老師的講法帶子。我又一次捧起了《轉法輪》,這次我告訴我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半途而廢了。就這樣,在聽到法輪功的四年以後,我第一次把《轉法輪》從頭到尾讀下來了,再一次下決心修煉了。

接下來馬上就是過「夫妻情」這一關。我以前一直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對夫妻情看得很重,經常自尋煩惱。先生對我的態度好壞,關心程度多少會牽動著我的心。在我看來,要讓我看淡,直至放下這個情,生活都會變得沒有意義了。這在當時也是障礙我得法的一大關。那一階段由於各種原因,我和先生在一起的時間少了,覺得被冷落了。然而看看事情的原因還在於他。幾次找他溝通,試圖指出他的不對,都沒有成功,心理很苦悶。在一次看書時,看到老師這麼一句話:「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後來在和一位學員交流時又提到這個問題,她用老師「遇到矛盾向內找」的話回答我。我認識到表面看上去似乎是先生不對,但我的根子上也有問題。我對情看得太重了,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傷害。講話時帶著這顆心去指責對方,用老師的話來為自己掩蓋,和宇宙的特性扭勁了。法理雖是明白了,要看淡真是很難。沒有別的辦法,於是我就是不停地看書,排斥著那些不好的念頭,漸漸發現那顆心淡了。和先生的關係反而更協調了。內心中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

我有一個兩歲,一個四歲的孩子,自己又有一份全職工作。每天起早摸黑的,等孩子安靜下來都已是10點,11點了。我就想再爭取利用晚飯後孩子玩的時候增加看書學法煉功時間。於是就想儘量把孩子敷衍過去,找機會溜走躲起來,心裏最怕讓他們找到我。但卻事與願違,孩子總會想方設法找到我。有時我真羨慕那些沒有孩子的弟子的修煉環境。由於自己的心態不對,對孩子自然缺乏耐心,還不時有一股怨氣,對孩子脾氣都不會好。很快我意識到自己怎麼了?善心哪去了?不是要處處為別人著想嗎?環境不好不是正好可以提高自己嗎?於是我就利用和孩子一起玩的時間看老師九天班講法,或乾脆對孩子們念《轉法輪》。我這邊心一放下,孩子那邊也變了。老大每晚睡前一定要我念老師講法,老二睡前也不允許我關燈了,這樣我可在她床邊看書。

九八年再次下決心修煉以後,對與婆婆的關係上卻放不下,平時也與婆家敬而遠之,儘量少接觸。今年年初,公公婆婆決定又準備來美探親,我當時心裏真是七上八下,打心眼裏不希望他們來,還對先生說:「我們兩個帶孩子完全帶的過來,你希望他們能來不就是想輕鬆一些嗎,我們自己多吃點苦有甚麼不好?」雖然知道自己不對,卻是在用大法當藉口來掩蓋自己。也奇怪,公公婆婆幾次反覆後決定不去簽證了,說以後再說。我自己心裏卻暗暗慶幸。三月份參加了紐約法會,學員的修煉心得讓我萬分感動,也讓我找到差距。回來第二天,就接到公公婆婆來電話說馬上要去簽證了,幾天後得知他們將於五月份來美。這時,我也冷靜下來了,認識到自己這關早晚得過,對婆媳關係上的怕心,實際上是執著不放。

公婆來的那天,我主動去了機場接了他們。在以後的那段時間裏,遇到了不少過心性關的機會。每次矛盾來的時候,都能儘量按法的要求,找到自己的不是,發現只要自己的心一起來,那個場就不好了。公婆來了以後,在後院種了不少蔬菜。他們花了不少精力和時間。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婆婆告訴我剛長出的菜苗被人齊刷刷地剪斷了,問我是怎麼回事並又在一邊指桑罵槐地罵起來。我立刻聽出來她是在懷疑是我剪的,剛開始還覺得很委屈,冷靜下來後知道發生的一切不是偶然的。看到在回答她話時自己的心態不好,只看到自己被委屈了,沒有站在他們的角度上為他們考慮。把心放下後,我主動幫他們分析原因,並買了保護菜園的塑料網將園子圍起來。過不多久,婆婆告訴我她看到是松鼠吃的。在和先生的交談中,我對他說似乎這次婆婆變了。他卻說:我看她沒變,說話還那樣,對你還那樣,是你變了。公公在離美回國前對我說:「你學了法輪功後變得成熟了。這次你媽在我面都沒提到你的不是。」婆婆也說:「你現在精力真好,一天忙到晚還挺行的。」

今年7月份,大法遭到了空前的磨難,和許多弟子一樣,我去了華盛頓。在華盛頓的那幾天,在和學員們一起做事時,看到了自己的許多不足。當一位學員提醒我:「顯示心和歡喜心最會被魔利用」時,使我看到自己。那幾天感到自己提高得很快。本來只以為在華盛頓一天就回來了。但到了那裏才感到自己應該留下來。馬上就面臨如何和公司請假的問題。我所工作的公司很小,有許多工作我不在就沒人做,而且還有一個項目馬上要交工。當時自己只有個念頭:丟工作也不管了。和老闆通電話時,我儘量向他說明情況,表示等回去後一定加班加點把工作完成。老闆聽了很不高興,電話裏暗示我會因此丟飯碗。那天我一天心神不定,說是容易,可真要放下利益之心時就放不下了。回公司後和老闆開誠不公地交談,趕時間做完了工作。兩星期後竟意外地被加了工資。

回想自己的修煉過程,自己差一點和大法擦邊而過,是老師的慈悲一直在給我機會。也是在我動了真修善念的時候,老師讓我看到了法輪,為我清理身體,並把大法交給我,利用各種機會去我的執著心。自己還是有許多的不足,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但大法已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中,堅修大法的心是無論如何不會動搖的!

美國紐約州學員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