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法會: 修煉法輪大法是我唯一的追求

【明慧網2000年1月7日】 我叫汪志遠,是波士頓的學員,在哈佛醫學院心血管研究所做研究工作。98年2月得法。經過一年多的修煉深深地體會到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正法修煉大法。真正可以使人心靈昇華、身體健康,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超常的人。修煉法輪大法是我畢生唯一的追求。下面談一下我得法的經過和修煉的部份體會。

我接觸氣功,最早始於83年,當時我患脊肌萎縮症,中、西醫均無法治療。西方醫學明確將此病判為不治之症,我自己也是醫生,深知已是走投無路了,只好求助於氣功,想碰碰運氣。學了一種氣功,起初感覺還不錯,於是堅持煉功,可是很快出現了新的問題,越練有些功能越強,身體狀況卻越差,病越多。先後患了十二指腸潰瘍、腸炎、尿路結石等,94年、97年二次上消化道大出血。尤其是94年那次大出血,出現了休克,幾乎不在人世。此後多年來頭昏無力,記憶力減退,頭髮花白,明顯衰老。工作一天下來精疲力盡,有時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當時我意識到那種功不是我所追求的,我們決心找真正的高功師父求教。我和幾位朋友到處尋求,可是社會上流傳的盡是歪門邪道,騙人錢財的假氣功,哪有正法修煉的師父,上那兒去找?真是求師無門,上天無路啊!有時我無限愁腸的對天喊師父你在哪裏?哪裏是正法修煉的路?!

95年我出國前,我們幾個朋友約好,大家分頭找,誰找到了師父互相通告。98年二月份的一天,我盼望已久的消息終於到來了。國內的一位朋友來信告訴我:法輪功是真正的修煉大法,是最好的功法!我看了這封信,當時心情非常激動!不由自主地去找,很快與劍橋法輪功輔導員取得聯繫。第三天我很幸運地參加了九天弘法學習班,看了李老師的九天講法錄像,學會了五套功法,從此走上了正法修煉的道路。在第一天聽老師講法時反應非常明顯,老想上廁所,後背不時感到有一股股滾滾的熱流通遍全身,我當時不知是甚麼,也沒有多想,只管聽老師講課。聽課前忙碌工作了一天很疲倦,頭腦昏昏沉沉地。聽課中有時打瞌睡,可是聽完課,回來的路上,才發現眼睛是那麼的亮,頭腦是那麼的清晰,全身感到一種多年不遇的輕鬆舒暢。我明白了這是老師給我清理了身體!第五天胃病的症狀全沒了,尿結石的症狀從那以後也消失了。肌肉跳動、肌無力等一切症狀都先後很快消失了,就這樣很快身體完全恢復了,精力、體力出現了二十多年沒有過的良好狀態。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

去年三月在紐約法會上,有幸見到了至尊至敬的李老師,尤其難忘的是師父親自解答了我和我兒子的問題,解除了我們父子倆修煉中的疑慮,給了我們極大的鼓勵。我這個人是比較堅強的,從記事以來沒有流淚的記憶,可是在法會上我卻一直在流淚,有時淚如泉湧。此後不長的一段時間後,我體會到了李老師講的很多現象。開始不太注意讀書,後來看了老師《溶於法中》一文中講的"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我開始認真讀書,每天讀一講,有時讀2~3講《轉法輪》。當讀《轉法輪》第七遍之後,出現了一個奇妙的景象,每次我一翻開《轉法輪》的書,每頁紙面呈紅色,讀著讀著越來越紅,像燒紅了的火,有時從字縫中射出金光!真正使我體悟到《轉法輪》是一部天書。

老師在《轉法輪》第一講第二頁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起初我並不理解老師這段經文,經過一年來的修煉,我越來越理解了老師這段話的含意之深。我修煉開始時間不長,就出現了手上帶電,摸哪哪有電。開始我很高興,但很快就感到麻煩了,因每天總要被電幾次,有時被打得跳,尤其是摸金屬的東西更明顯,甚至都不敢用手直接開門。有時我想這是怕的執著心作怪,我不怕就不會被打,結果還是被打得退開了,就這樣持續了近一年,每次開法會前總想問老師,可是開會期間又想不起來,直到今年澳洲法會上才托一位功友代問,非常幸運地得到了老師的解答。自己認真回想當初就有歡喜心,後有了顯示心,始終都存有求功能的執著心,有時自己還有意試,被電得難受了,又產生了怕心,聽了老師的解答全明白了,這是執著心帶來的麻煩,從此以後那種現象消失了。

我是做生物醫學研究室工作的。有一段時間做基因傳染方面試驗。我想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要做個好人,要做好工作,而且要比別人做的好,這沒錯吧。於是我就非常認真地去做,每件事都很認真,力求盡善盡美,結果總是失敗,我有些急了。有一次,實驗前我非常認真地準備,每一步都做的十分仔細,就這樣終於做成了,真是做的很好,做好之後我想最後再檢查一下就移植,我端起裝細胞的小盤往顯微鏡下放,就在這時不小心碰到顯微鏡的架子上,一下全打翻了。幾天的工作化為泡影。我突然悟道:這是因為我工作中帶了執著心造成的,表面上看是為了工作,實質上內心存有為名為利的執著心,這些磨煉是去我的執著心。在工作中同樣不能有執著心。放下這個執著心後,感到輕鬆了。從那以後,我在工作中以一種認真而平和的心態去做,但不執著於一定要怎麼樣,結果事情做的很順利、成功。

修煉幾個月後,越來越感到大法好,就越想弘法,首先想到的就是勸我母親修煉大法。我出國之後最使我放心不下的就是我那年老多病的母親,心想如能讓她得法該多好!至少可以祛病。於是我就寫信、打電話勸她學大法,還托朋友給她買了老師講法磁帶和煉功音樂帶,找好煉功點等。但她就是不去,我還打電話強迫我姪兒專門請假送她去學,結果都不行。打了無數電話,追急了她當時答應了,過後仍不去。這樣過了半年還不行,最後我想我母親這麼大年紀了身體這麼不好,眼看沒幾天活的了,再不得法就沒機會了,不行我就專門回去一趟。有一天在煉功點讀老師的書,一位輔導員給我讀了老師的一段經文:"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轉法輪》180頁)。我當時心裏一震,熱淚忍不住流了下來。老師多麼慈悲啊,專門讓人點我這個問題。仔細想我這不是對親情的執著嗎?並且還帶有祛病的有求之心。同時我還悟到,可能正是因為我的這種執著心,從而對她得法產生了障礙,法是嚴肅的,弘法是神聖的,不允許帶有任何執著心。從那以後我把這個執著心放下了,再也沒有催她,只是告訴她,煉法輪大法不是一般的煉功,而是修煉。事過三月,也就是今年的七月初,我打電話回去,我母親高興的對我說:"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我聽李老師講法的第三天頭腦清醒了,眼睛亮了,甚麼都能聽清了,甚麼都看清楚了,從那以後,每天早上3點鐘去公園參加集體煉功學法,8點鐘回家,晚上還煉2小時,只煉了一個月甚麼病都沒了,現在精神、體力非常好,甚麼家務事都可以做。我現在一心一意地煉。"她的聲音之宏亮,語氣之堅定,我真有點不想信我的耳朵,她就是我那曾經年邁多病的母親,真是奇蹟!

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她是一個晚期肺癌患者,經放射治療後,身體很虛弱,還患高血壓、糖尿病、膽結石、胃炎、關節炎,整天頭昏、眼花、心慌氣短,處在昏昏沉沉的狀態中。甚麼事都不能做,生活不能自理,醫生對她的治療早已失去信心。這種情況竟在一個月的修煉後康復了,還可以堅持每天7個小時的煉功學法,還可幹家務活。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是法輪大法創造的奇蹟!

修煉一年多來,我基本上堅持每天學法煉功,有段時間自認為修得不錯,對自己修煉中的問題不悟。幾個月前的一天早上起來晚了,兩個小時的功,只煉了一個小時的動功,就快到上班時間了。怎麼辦?是接著煉下去,還是停下來去上班,我首先想到的是接著煉,煉功不能耽誤,上班晚點不要緊,偶爾一次別人不會說甚麼。再說我的工作是自己安排,反正幹完自己的工作就是了,可以晚點下班。這時,突然想起老師在新加坡法會上講話關於圓融法的講話,我悟到按時上班,認真工作,做個好人,是修的一部份。《轉法輪》30頁。於是我立即上班了。

對照大法,心裏很慚愧,感到很對不起師父,自己修了一年多了,結果發現,還只是在煉字上打轉轉,忽視了修。修、煉二字,修在首位!再看自己煉的情況到底有甚麼長進,煉了那麼長時間還不能雙盤。這種煉是有求的煉,是自私的,與煉功人的標準相去甚遠。悟到這個理心裏感到寬暢了。當天我第一次自己盤上了雙腿。可是在這以前我一直認為盤腿是個練的事,與心性無關。

這是我修煉的幾點體會,今天有幸能向大家彙報,非常高興,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