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期我對大法的一些理解

【明慧網2000年1月18日】我修煉已經四年半了,九九年七月底在當地及到北京上訪過,由於參與大法的一些工作被當做重點送到戒毒所監視居住兩個多月審問調查。這段時間經歷過了迷茫、怨恨、耍人的小聰明到清醒、堅定、無怨無恨、堂堂正正、理性地認識大法。出來後這幾個月一直想談一下我個人的心得體會,但是這段時間通過不斷地學法和交流,發現對法的理解和境界昇華得太快了,不斷地在推翻以前的認識,而且很多東西只能意會不能言表。現在還是把我的體會試著跟大家交流一下。

一、對「正法」的一點理解。

最近在網上看到學員的一些體會經常提到「我們是人間的護法神要正法人間的法」等等。我理解「正法」是師父用洪大的法力和「真、善、忍」這個大法來正整個宇宙從高到低不同層次的一切偏離宇宙特性的眾生。我們大法弟子也是在最低人類這一層被救度的生命,被正法圓融的一分子。我們從得法到修煉圓滿是被正的過程,也是正法在人間這一層的體現。那麼如果我們還沒有達到圓滿的狀態,我們還是在被正的過程中,怎麼談得上去正人間的法呢?但是我們修煉中的心性境界會表現在日常的一言一行中,的確對身邊的環境和社會的安定及道德回升起著促進的作用。只是我們的基點不在人類社會這裏。我理解我們修煉的本身、修煉的精進、對大法的堅定就是在助師正法。那麼我們在正法的過程中自始至終就存在修煉去執著心的問題。

我理解師父在做正法這件事情,每一層生命在沒有被正過來前,他們只會看到師父在他們同等層次的表現形態,從而也就認為師父是這一層的生命。站在他們自己的舊的衡量標準來看也想幫師父做這件事情,可是由於對法的認識所限,他們的幫忙反倒成了障礙。那麼我們的修煉中對法某一層的理解過於固定的話,是不是也成了障礙呢?我們真得好好把自己放在大法裏面悟一悟。

二、對「不參與政治」的理解。

現在國內的社會環境是政治在想打擊我們。我理解「政治」就像一個生命一樣,因為它在人這個境界中產生的,所以它是自私的。為了它的利益它可以不擇手段去傷害別人,去打擊一切有可能對它不利的一切,包括真理。同時它也像「現代科學」一樣是一個不信神的宗教,也像宗教一樣存在著它的教義、教徒及各種傳教的職位。在它的範圍內有它存在物質環境場,它是善惡同存的。如果你相信它、維護它,它就用善的一面對待你,給在它範圍內的榮譽、地位及幸福享受。如果你不相信它或者它認為你的學說包括真理,可能會對它的地位有威脅,它就會用惡的一面來對待你。就會動用它一切政治工具來打擊你,給你加上各種罪名,讓你在它的範圍內無法生存,在社會上沒有地位。我們法輪大法是正法,而且走得很正。這就暴露出了「政治」的不足,所以它就想盡辦法來打擊我們。

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政治壓力下,我們都要在各種環境中堂堂正正地修煉,利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告訴世人大法是最正的,讓世人知道真相,哪怕用我們的生命來證實大法。但我們不能像常人一樣去鬥爭,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而我們卻要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在大法在人間遭受破壞的這種極其特殊的極限情況下,不管我們用大法給最低的人類開創的這一層的生存方式中的哪一種人的行為來維護大法,我們都要完全用善的一面,並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來修煉。做到無怨無恨,哪怕思想中一絲怨恨和一點惡的東西也不要有,否則就會產生鬥爭。試想,如果我們對政府或公安現在的做法產生不滿或怨恨,我們的心不就被常人的政治所帶動了嗎?

我聽到當地這裏一個學員的故事,他上訪回來後警察帶他到家裏搜大法書,他到家的時候,他一下就到廚房裏拿出兩把菜刀。守住門口說:大法書比我的生命還珍貴,書不能給你們。當時兩警察一下就嚇住了,為了不把事情擴大他們也就沒敢拿書。這個學員一說完後就馬上落淚了,他悟到師父就是用這種形式把他的魔性給暴露出來,讓他自己看到了。

我們也不投靠任何政治勢力,我們向國際社會說出真相,不是尋求政治支持,不是為了爭取人權。只是通過這種方式來向世人弘法,給他們一個機會來了解我們,從而擺放他們在大法中的位置。同時我們堅定維護大法時,在面對的一切政治壓力、社會壓力、生活壓力面前我們都能夠忍受一切痛苦。所以我們是真、善、忍同修的。

「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定論》)所以我理解人永遠也破壞不了根本的佛法,但會敗壞人類的道德和善心,使人們不相信神。而我們只是借人這個地方來修煉,並不是為了要改變人類社會甚麼。現在人類道德已經敗壞到這種程度,而且只會不斷往下滑,我們是要像蓮花一樣出於污泥而不染,但不是為了改變污泥的。我認為我們向世人說明真相並不是叫「人」為大法做甚麼,我們是在圓融法,否則基點就會落到人那裏了。

其實大法造就了一切,同時也可以利用這一切。一切都在有序地系統地按著規律在發展。

三、不執著修煉的「時間」。

7月以後來不斷有人在傳或在「悟」「大家甚麼甚麼時候在甚麼甚麼地方出來煉功可能會圓滿」,這就給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設了一個個很大的關。我認為如果一個修煉人他的精進和維護法的基點是建立在想圓滿的「時間」上,那麼這是非常危險的。他可能會為了這個「時間」不顧一切地從物質上捨去常人的東西,可能把房子賣了,把工作辭了,把所有的錢到用到這份上,把自己的前途都放棄了。可是當他心裏的所想的「時間」到了,還不能開功的話。他就很可能對修煉才生懷疑、感到絕望,那麼他就可能一下走向反面。

我理解修煉達到圓滿狀態,是心性境界自然的不知不覺中達到標準的,到了那一天他不會感到意外,是一種很自然的狀態。怎麼會一幫人在甚麼時間到甚麼地方做點甚麼來圓滿呢?這是一種魔性的表現,是有求之心在作怪,曲解了法。

在經文《肅清魔性》中說「你怎麼知道你會圓滿?你連對你個人的執著都放不下怎麼會圓滿?大法是嚴肅的,怎麼會像邪教一樣的做法。」「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們的執著心,都知道執著心不去就修不成,為甚麼就不敢再放一下,再走一步哪?」(《再去執著》)大家用法衡量一下這樣的做法是在維護法還是在破壞法呢?

《轉法輪》「心一定要正」那一節裏師父說:「你是不是就聽了、信了?那麼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負擔了?造成了負擔,你心裏想它,是不是執著心?那麼這種執著心怎麼去?這不是人為地增了一難?產生的這執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嗎?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地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挖根》)

維護「形式」本身並不是維護法。在宗教中有很多和尚、居士不懂修煉是修心性,他們認為自己很虔誠,他們天天燒香磕頭。為了印經蓋廟有的甚至拋家棄業耗盡他的所有,自己也被自己的行為感動了。心想:你看我多虔誠啊!為了佛做了那麼多,佛一定會管我。但是佛只看人心,這樣的心佛看見了也會難受。其實他們維護的是宗教並不是在修佛。反過我們看一看自己,我們的護法和精進有沒有是做給自己看,做給別人看或者是做給師父看的呢?如果有這樣的心,維護的只是「形式」不是大法。

在經文《再認識》裏講:「佛性與魔性的問題,我已經講得再明白不過了。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可是你們一次一次地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地錯過了。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四、對「圓融、維護大法」的理解。

我聽到這麼一件事,有學員私自把師父在某地講的一段講話錄音帶到處放,希望沒站出來的學員能站出來維護大法。還講為了學員能夠站出來維護大法,我連自己都捨掉了,哪怕將來「形神全滅」也不怕。當時很多學員為他的「無私」感動得落淚。我認為將來如果真的「形神全滅」了,那是為甚麼呢?不就是背離了大法,破壞了大法才會「形神全滅」嗎?那麼這樣的行為是在維護大法還是在破壞大法呢?修煉是嚴肅、神聖的,不是人情化的。有沒有想過這種環境不就是為了考驗我們大法弟子在最艱險的形勢下能不能走正嗎?

在經文《法定》裏講:「我在「驚醒」一篇中已經明確了,不准任何人以任何藉口從我的講話錄音中整理文字材料,做了就是破壞法,同時我一再強調不能把我講話時,你們做的個人記錄拿出來傳,你們為甚麼還要這樣做哪?甚麼心作用下寫的哪!告訴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幾本書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會發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亂法。修是你自己的事,求甚麼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對頭魔性就會起作用。我再告訴大家,外面人永遠都破壞不了法,破壞法的只能是內部學員。記住吧!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為後代大法流傳所定的不變不破的形式,這樣大的法不是一時熱就完事了,萬世永遠都不能出一點偏差。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

在《給大法石家莊總站的信》裏講:「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以後千秋萬代大法的流傳奠定基礎,傳下一個完好、正確、無誤的修煉形式呀!我今天指出這件事不是批評,而是修正修煉形式,留給後人。」

我理解我們大法弟子在這種艱險形勢下能不能對大法堅定,能不能走正,能不能穩住心堂堂正正地修煉,不傳小道消息,不做亂法或變相亂法的事,就是在圓融著法和維護大法。一個弟子做好了,只是一個人做好;一個地區的學員都做好了,只是一個地區,如果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從自身做好圓融大法,這才會體現出大法的威力。使大法千秋萬代的流傳形式不變。

五、對「無私無我」的理解。

我聽到有些學員認為想到自己的修煉也是一種私,連自己的修煉也不在乎了是無私無我的表現。我理解無私無我是一種境界的體現,修好的那部份絕對是正法正覺無私無我的。而在修煉沒有圓滿前人表面都是沒有達到標準的,是帶有常人的思想的,也就不可能是那種純淨的無私無我境界,所以我們還得不斷地修。我認為我們對法的理解不能像禪宗對空的理解一樣走極端。

六、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而修煉。

我認為我們用各種方式來維護大法給社會的人看到的都應該是正的。如我們去北京上訪反映情況,都是按正常渠道反映的,至於各地警察為自己的私利不讓上訪,還把學員捉起來關押。那是他們的錯,我們沒有違犯法律。哪怕他們用公安部「六條」來說我們,我們也沒有違犯,因為上面寫的是不准「集體上訪」,而我們後期大部份學員是個人上訪的,所以怎麼說都沒有錯,而我們上訪也是針對這公安部沒有實事求事的錯誤的「六條」來上訪的。同時我們應該清楚地讓社會上的人知道,我們在表面人類社會這一層的行為,包括上訪,說明事實真相等等也是為社會的穩定,為國家好。絕對沒有想破壞穩定,想自己的國家不好。如果我們因為堅持信仰修煉大法被捉被關失去家庭、失去工作、失去前途從而造成社會的不穩定等等,並不是我們自己為了圓滿等而從表面上人為地去做的,而是政府錯誤的決定造成的,這樣我們所做的也是符合常人社會狀態的。只是我們在面對失去常人中一切身名利益時,我們選擇了修煉大法。

在《轉法輪》誰煉功誰得功裏講:「我們這個法門是在矛盾中叫你自己得功,所以我們要最大限度地去符合常人,從物質上又不是叫你真正失去甚麼。可是在這個物質環境中你卻要提高你的心性。方便就方便在這裏,我們這一法門最方便了,在常人中可以修煉,可以不用出家。那麼最難也就難在這裏,在常人這個最複雜的環境中修煉。可是最好又好在這裏,因為他讓你自己得功,這就是我們這一門最關鍵的東西」 。我理解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而修煉,基點並不是在常人社會裏面,也不是為了維護常人社會的甚麼,能做好本身也是在圓融著法,也是我們提高的關鍵地方。我們所做的一切在人間的表現都是最正的,是符合人類社會道德高尚的狀態下那個常理的。

七、對心得交流的一些看法。

從七月以來大法弟子不斷地北京上訪和維護大法,湧現出許許多多的感人的可歌可泣的修煉事蹟。許多學員他們是放下很多人的東西,抱著純淨心態維護大法的。他們回來後都談起他們的修煉體會,確實使許多不堅定的學員找到了差距,從而也使他們站出來維護大法。但是我看到在交流中也存在著一些問題。有學員希望他自己的修煉過程能夠打動沒有站出來的學員像他一樣走同樣的路,他認為他自己通過這種形式確實提高了很多,去掉了許多的執著心,而且認為這是最好的維護大法。我理解修煉是沒有榜樣的,維護大法是修出來的,不是做出來的。

在《無漏》裏講:「法有不同的層次,修煉者對法的認識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層的認識,每個修煉者對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個人所在的層次不同。」在《卷二》P50頁講:「每個天國世界的如來都有自己的一套修煉方法,自己的一套度人的方法。自己的世界的形成與他自己的修煉有直接的關係。他自己世界的構成也是由修煉得到的。」

我認為交流應該是使學員感受到大法的神聖,覺得大法好和對大法更加堅定。如果個人的交流只是使別人覺得你這個人如何,照著你修的來做,我想這是不是摻雜太多自己個人的東西呢?在經文《法會》裏說:「弟子們相互談一談修煉中的感受與心得體會是很必要的,只要不是有意顯耀自己,相互促進,共同提高是沒有問題的。……不要出現與修煉無關的政治性問題及修煉和社會的不正確導向問題,同時也要避免人們在常人的理論學習中養成的華而不實的浮誇風氣,不得以自我表現的顯示心理而組織上報材料式的文章來宣講。」

八、給未堅定的學員談幾句。

其實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假象,我們就像在一個大舞台上演著一部戲,每個人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我們的身名利益、父母兄弟、親朋好友、公安警察只是這部戲裏面的道具和不同的人物而已。現在的社會環境、政治環境只是在這舞台上的背景、音樂和燈光。這部戲在按著原來的編排一幕幕地在飾演,這部戲一演完誰都得走,我們修煉者只是利用這個環境來修煉。

如果是師父面對面地來問弟子:你是不是我的弟子,你堅不堅定修煉?我想每個弟子都會說:我是真修的,我一定會堅定修煉。現在師父中只是通過這種形式來考驗弟子,這樣就會看到每個人的真本性了。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因為「保持大法的傳統,維護大法的修煉原則,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如果作為一個弟子明白了法,但是在壓力面前放棄了修煉,那麼你認為做回一個普通的常人還有甚麼意義嗎?

如果還能在家裏修煉,但沒有做到堂堂正正的學員,試問一下「真、善、忍」你做到那一點呢?不敢告訴別人自己還在修煉大法,就是沒有做到「真」。為甚麼怕別人知道你修大法啊?是因為「忍」沒有做到,怕人知道你修煉大法會給你帶來壓力和麻煩,忍受不了這種痛苦。那麼「善」也沒有做到,你表面說不煉了,那麼社會上的人就會認為是大法不好你才不煉的,從而給說真話的學員施加了壓力。還有師父講過:「叫眾生得法才是真正普度眾生」,而你連說也不敢說,從何說善呢?這樣一般的捨都做不到,是真修嗎?

以上只個人對法的一點認識,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歡迎大家指出。

大陸學員 2000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