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助法,做而無求

——深圳被捕經歷與感受(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一月十日】(四)媒體追訪弘大法 助師助法做無求

我們在看守所裏待了兩個多星期,一點也不知道在香港與國際間媒體已將我們被捕的消息廣泛報導。香港和美國的學員都在四處奔走呼籲營救我們。我們被提前釋放與國際影響有關。比如,封莉莉所在研究所的教授和研究生們在美國科學界發起了營救呼籲行動,數百科學家聯名寫信,要求美國國會、政府及其他國際機構幫助營救我們,等等。國內外法輪功學員的和平請願活動正在國際間得到越來越多的同情與支持。

27日,拘捕我們的公安人員來到看守所,為防止我們之間互相聯繫特意將我們三人分別釋放,一直送到羅湖口出境。於是我們三人失去聯繫。我當時想,這次北京沒去成,回美國後好好弘法吧。當晚我先去香港的新華社所在地,看看那裏是否還有大法弟子在。在那裏我們三人就又聯繫上了,還碰到了香港學員陳先生與太太。難友相逢,分外高興。

第二天中午,美聯社的報紙和電視記者找來,下午香港許多媒體記者也來了,又採訪又拍照,忙得不亦樂乎。直至深夜還有美國的越洋電話採訪。我們向媒體敘述了在深圳只因學大法就被捕拘留的經歷,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國內學員遭受的不人道對待以及獄中犯人被大法感化向善的動人事例。這一切都說明了法輪功對社會的影響是極好的,與中國政府少數人炮製的謠言根本不是一回事。記者們被深深打動,紛紛作了公正的報導。

29日回到美國後,下午我們與舊金山灣區的學員一起在當地召開了新聞記者會,封莉莉在洛杉磯機場就有記者們在等候著,到聖迪亞哥又是一個記者招待會。以後幾天還接到美國電台、電視等的專訪。這真是幫助國際社會了解大法的大好機會。我心裏真正明白了這一切師父早已為我們作了安排,只是我們往往身處其中,悟不到具體的細節。師父說:「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有一個助師助法的願望,在護法弘法的過程中不忘修煉,就能更好地按照師父所安排的路走。比起大陸和海外許多學員的催人淚下的事蹟,我們的經歷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我們能有這樣一個讓國際上更好地了解法輪功真相的機會,心裏很高興。

最後談一下對走出來的認識。這次經歷,讓我更明確地悟到走出來的意義。走出來不能只限於口頭上說或心裏想。當真正去做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有許多執著心放不下,表現得比較常見的是怕心,其實是那些不願被去掉的執著心在害怕。而走出來的表現形式就可能由於個人所處的環境不同而不同。

在國內,大法的修煉環境被中國政府少數人利用國家機器人為地破壞了,和平上訪是國內的大法弟子所走的路,以生命護法的事蹟驚天動地,展現了大法的榮耀與威德。在大陸嚴峻的環境中,愈來愈多的大法弟子經過走向圓滿的考驗,走向真正大慈大悲的覺者境界。我曾聽說國內學員與獄中幹警有這樣一段對話:

幹警不無感慨地說:「你們就像當年的江姐、劉胡蘭一樣,前赴後繼,視死如歸。」
學員說:「你只看到大法弟子的一面,還沒有看到大法弟子的另一面。」
幹警問:「那是甚麼?」
學員答:「江姐、劉胡蘭走上刑場時對敵人滿懷仇恨。而大法弟子對任何人都無怨無恨。」任何人包括中國政府當然都不會是大法弟子的敵人,而且我們還要感謝他們在幫助我們修煉與弘法。所以走出來並不意味著是與中國政府對著幹。我們只是要爭取一個合法寬鬆的修煉環境。

每一次對法的打擊,都是對法的更進一步的弘揚。事實上也確實如此。當然如果我們不出來護法與弘法,任隨對大法的污衊與中傷橫行於世,世人也不會真正的認識大法,大法也得不到真正的弘揚光大。現在國際社會對大法的了解大多數僅僅是從媒體報導「中國政府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消息中知道法輪大法的。現在我們不僅要繼加強呼籲美國人民幫助我們和平解決在中國的法輪功問題,還要加強從正面介紹大法,讓美國的善良人民都有機會真正接觸大法本身,讓美國所有的有緣人都能得法修煉。這也師父在人間正法的至關重要的一方面。

所以海外弟子還肩負一個艱鉅的任務就是要弘法。這也需要海外弟子走出來去做。這種付出與坐牢不同,不但要照顧好家庭,做好本職工作,又要花時間與精力做大法的工作,還有許多事情是以前都沒有經驗的。更要時時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也是非常難的。我認識有許多弟子在無私而默默地付出,沒日沒夜地幹,這同樣是將生命置之度外,無私忘我的境界。不去北京,也是走出來了。大陸弟子在監獄裏都在弘法,我們海外弟子更要克服困難將法儘快地傳給有緣人去。其實這一切師父都已安排好,就看我們是否能抓住時機了。

還有一點,在這段特殊時期,師父不一定會親自來告訴我們具體做甚麼,就要靠我們以法為師。那麼弟子在正法過程中修煉,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們要護法與弘法,但不應該以此作藉口來掩蓋自己沒有去掉的執著,比如現在學員中經常有所謂的「過激與保守」、「大方丈與小和尚」等等之爭,各執己見放不下,甚至自己想幹甚麼就幹甚麼。魔性就會鑽空子破壞大法,給法帶來我們誰都不願意看到的損失。當然誰也動不了宇宙大法。但是大法在人間能否不變不破地萬世流傳下去就與我們弟子今天的整體表現有直接的關係。這也是維護大法。我們對毆打迫害我們的人都能做到無怨無恨,對同門弟子是不是更應該互助友愛呢?在這一方面也是對我們的一個嚴峻考驗,這是來自內部的考驗,比外在的考驗更大,更嚴峻。

法是不動的,但法的表現卻是豐富多樣而又圓融不敗的。修煉則是個人行為,是個體不斷認識法的內涵,去掉有背於法的東西而達到同化法的行為。學員之間所存在的不同認識是正常的,而出現矛盾時候沒法靠統一認識或執意而為等常人手段來解決,只有不忘找自己,去掉魔性,放棄執著,那麼大法的圓融不敗之法力在整體上就會在人間通過弟子不同的個體作為體現出來。

以上是我的這次微不足道的一點經歷與浮淺感受,借此機會和大家交流一下。

願重溫師父《洪吟》中的詩「助法」與大家共勉:

助法

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