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女記者:人生走到盡頭 突然開啟一扇門(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三日】(明慧記者章韻報導)瑪麗亞姆﹒沙希(Maryam Shahi)曾在一家歐洲媒體公司(Euronews)的阿富汗分部任職記者,數次經歷近在咫尺的爆炸和槍擊場面,但都奇蹟般的毫髮無損;但第一次的慘烈場面給她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障礙。

禍不單行,在二零二零年,阿富汗出現了新冠病毒(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第一波感染高峰,她又在長達三個月的身體病痛中感到非常虛弱。

然而,瑪麗亞姆有幸尋找到法輪功網站,她說:「就好像在這個世界,人生走到盡頭的時候,突然有一扇門打開了。」

一起來看看她分享的故事。

(接前文

彷彿得到新生 生命充滿活力

在瑪麗亞姆開始修煉後不久,朋友們觀察到她的外表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的皮膚變得細膩,我看起來更年輕了。我的面相不再是以前疲憊、緊繃的樣子。最可喜的是我內心深處強烈的失落和痛苦感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在這個世界走到盡頭的時候,突然有一扇門打開了。我發自內心的感到幸福。尤其是在學習《論語》的時候,師父說,『如果人類能以道德為基礎提升人的品行、觀念,那樣人類社會的文明才能長久,神跡也會在人類社會從新出現。』[1]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她説。

「當我走出家門,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專注於懸浮的灰塵和昏暗的天空。街道、樹木、商店和路人在我眼中呈現出斑斕的色彩。因為眼中能看到美,所以我彷彿得到了新生,我的生命充滿了活力。」

身邊的家人和朋友的受益

朋友們看到瑪麗亞姆的變化以後,也想要學習法輪大法。「我有兩個很親近的朋友開始跟著我走入修煉。其中一位曾接受過不孕不育的治療,可是幾年了,都沒有成功懷孕。可是在修煉不久後,她就懷孕了。」

「她能夠持之以恆的堅持煉功,我和妹妹跟她住在同一所房子裏,直到塔利班再次在阿富汗掌權。病毒的傳播經過了一個又一個高峰階段,我和她兩人都沒有感染新冠病毒。就連沒有修煉的妹妹都受益了。

在那段時間,我發現我認識了好幾年的一個朋友也是法輪大法學員。她幫助我和我的朋友加入了網上學法小組。

思想上的脫胎換骨

圖2:瑪麗亞姆感恩大法師父,因為修煉後體會到身心脫胎換骨的變化,以及在生命危機關頭師父的保護。
圖2:瑪麗亞姆感恩大法師父,因為修煉後體會到身心脫胎換骨的變化,以及在生命危機關頭師父的保護。

開始修煉後,瑪麗亞姆說她發現自己有很多執著心。「修煉前,我的想法都是在加強我的執著,可現在我卻要捨棄執著。因為我一心想要放棄執著,真心想走入修煉,有一天我夢到自己在一輛汽車裏,司機將我帶到了另外空間。車上還坐著一個年輕女孩。我不認識她。我問她:『你是誰?』 她回答道:『二十年來,我一直都夢想著能夠得法。』」

她感慨地說:「我沒有想到從這個空間去另外空間是這麼的簡單和輕鬆。然後我看到一位年輕的男士,是佛的形像。他穿著一件玉色的袈裟,可瞬間袈裟又變成粉紅色。我想,他應該是我們的師父。師父帶著我們倆又到了另外一個空間。許多大法弟子站在山上,可是他們高度不一。還有一些像我一樣沒有站在高處,卻站在地上。當時是晚上,雖然大法弟子遍布山野,但是卻可以輕鬆的用思維傳感互相溝通。雖然人很多,卻不需要用話筒和音響,在遠處都可以直接交談。」

她認為這個是師父給她的點化,「說明師父已經收我為弟子了。雖然此刻我的理解還尚淺,但是我珍惜大法弟子這個稱號,也會嚴肅對待自己的使命。」

師父保護下安全離開阿富汗

圖3:瑪麗亞姆(右一)在西班牙逗留期間參與當地的弘法和講真相活動。
圖3:瑪麗亞姆(右一)在葡萄牙逗留期間參與當地的弘法和講真相活動。

二零二一年八月,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解體,「我們決定離開阿富汗。」瑪麗亞姆說。

她回憶了當時撤離阿富汗的經過:「當時西班牙大使館派了部隊到喀布爾機場的艾比門入口,想把我、妹妹和朋友帶到喀布爾機場裏面。人群很擁擠,就像沙丁魚罐頭一樣。在他們的要求下,我們穿戴著紅黃相間的圍巾和大衣,以便他們能認出我們。」

「我當時發了一張自己站在人群中的照片,讓西班牙士兵能夠知道我們的位置。突然,我想起負責幫助我們安全撤離阿富汗的媒體主管曾建議我們靠牆站,這樣士兵就能更容易的找到我們。在人群變的更加擁擠的同時,我們也慢慢被從中間推向牆角。由於過度擁擠,我們連自己的腳都看不到。瞬間,人群中發生了爆炸。」

語言無法描述當時情況的危險和慘烈,而瑪麗亞姆三人卻在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的情況下,得以安全返還。只是通過喀布爾機場撤離的計劃被迫取消。

瑪麗亞姆接著說:「在媒體主管的協調下,我、妹妹和朋友決定從陸地邊境去到伊朗。」

在伊朗停留期間,瑪麗亞姆在父親家住了兩個星期,為歐洲之行做準備。在這期間,瑪麗亞姆和家人談論了如何修煉法輪大法和大法帶來的美好。「我給母親和大姐看了介紹法輪大法的視頻。我的兄弟、么妹和長姐都對修煉感興趣,並學習了《轉法輪》。」

二零二一年九月,瑪麗亞姆到達葡萄牙。她感慨道:「在師尊的看護下,最後我、妹妹和朋友同修最終都從阿富汗成功撤離。」

生死是神的安排

瑪麗亞姆總是回憶起二零一六年目睹的那場恐怖襲擊,「在得法前幾年,我一直在思考:為甚麼我能夠成為那些毀滅性事件的倖存者。難道我的命比那些犧牲的人更特殊嗎?還是沒有高層次的神來看護他們,聆聽他們的聲音?

「直到在二零一七年七月的一天早上,我醒來後發現一隻毒蠍整晚都躺在我的枕邊,卻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傷害。從這次經歷中,我得出了結論:師尊洞察眾生的一切想法。我的經歷足以證明生死是神的安排。」

她想起了師父說:「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1]

「我想,多年來,死亡似乎如影隨形,但死神並沒有得逞。我發自內心的相信,這是因為師父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她感慨地說。

瑪麗亞姆最後說,如果不是師父的保護,我就不可能活到今天。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不管發生甚麼事情,我都不會放棄修煉大法。」


[1] 李洪志先生著作:《轉法輪》

(全文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