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十方」視頻:
被重複了一千遍的「1400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五日】2001年夏天,一位名叫肖玉芬的大陸女士向海外明慧網投書,撕開了當時大陸新聞媒體界最惡毒謊言的黑暗之一角。肖女士在信中說,她的丈夫王嚳是某機關公務員,有家族遺傳肝病,哥哥和弟弟分別於1995年和1997年因肝病去世,王嚳本人也在1998年肝硬化去世,本屬正常死亡。肖女士澄清,她丈夫從未煉過法輪功,卻被江澤民犯罪集團列為一千四百例之一。
──摘自本文

* * * * * * *


被重複了一千遍的「1400例」

大家好,歡迎觀看《明慧十方》節目,願我們的真心為您帶來溫馨和希望。

2001年夏天,一位名叫肖玉芬的大陸女士向海外明慧網投書,撕開了當時大陸新聞媒體界最惡毒謊言的黑暗之一角。肖女士在信中說,她的丈夫王嚳是某機關公務員,有家族遺傳肝病,哥哥和弟弟分別於1995年和1997年因肝病去世,王嚳本人也在1998年肝硬化去世,本屬正常死亡。肖女士澄清,她丈夫從未煉過法輪功,卻被江澤民犯罪集團列為一千四百例之一。

所謂的「1400例」,就是中共在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捏造並栽贓為修煉法輪功導致的1400例殺人、自殺、死亡案例。那段時間,中共幾千家報紙、雜誌,數百家電台和電視台全力開動,連續幾個月轟炸式報導了「1400例」,欺騙了無數民眾。

遼寧修車攤主李友林案
被中共炒得沸沸揚揚的還有一個「井架上吊」案,死者原是吉林省東遼縣農民李友林,後搬到遼源市以擺攤修車為生。有一天城管部門將他的修車工具連同手推車一併沒收了,生活沒有了著落,李友林一時想不開就在山上上吊自殺了。

城管逼人死亡,家屬當然很氣憤。遼源市民政部門為了給城管開脫責任,答應給予撫恤,但要求家屬同意把死者說成是練法輪功致死的。於是,遼源市公安還特意偽造了現場,把抬回家的李友林遺體又抬回到山上,再吊掛起來,並在死者周圍擺上法輪功物品和兩瓶白酒,對死者重新錄像。

然而,偽造的現場恰恰讓栽贓嫁禍露出了破綻。法輪功是佛家修煉法門,嚴格禁止殺生和自殺,同時也不喝酒、不抽煙。遼源市公安部門擺出的那兩瓶白酒無異於畫蛇添足,這就是在告訴大家,他們在造假呢!其實,周圍的街坊鄰居也都知道,李友林生前從來沒有練過法輪功,並且還有精神病史。

山東精神病殺人王安收案
除了剛才談到的患有精神病的李友林,中共還找了其他大量精神病患者來污衊法輪功,「鐵锨打死父親」案的主犯王安收便是其中的一例。

王安收原是山東新泰市泰山機械廠工人,他因為精神病發作而將自己的父親用鐵锨打死。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在王與妻子尹彥菊離婚的判決書上寫得非常明白, 妻子要求離婚的理由就是王安收婚前隱瞞精神病史,婚後多次復發,還因精神病發作殺害自己的父親。就這樣的一個精神病人殺人案被中共硬生生地栽贓給了法輪功。

遼寧羅鍋張海青案
此外,中共還在各地醫院中收買危重病人以及絕症患者,以承諾減免醫藥費為誘餌,唆使對方謊稱自己是練法輪功的,配合黨媒喉舌的記者演戲。

有這麼一個「羅鍋事件」。當事人張海青是遼寧盤錦人,患脊椎炎到北京協和醫院看病。當時掛號的人很多,他排得很靠後。這時來了一個自稱是中央電視台的記者,說誰上電視說法輪功不好,就給誰先掛號,並且藥費減半。當時張海青夫婦急於看病,從來沒練過法輪功的張海青就胡說自己練法輪功練成了羅鍋,按記者寫好的台詞說了些不好的話,污衊法輪功。結果是先掛上了號,但藥費並沒有給減半。後來張海青的妻子說中央電視台淨騙人。

黑龍江病患李淑賢案
家住黑龍江省阿城區的李淑賢,1999年7月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因生活貧困交不上住院費,醫院院長給他們出主意:只要說李淑賢是練法輪功練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達成協議後,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迅速趕到醫院,用編好的台詞讓李淑賢的丈夫照著說,還告訴他:你得帶著表情,說得像真的一樣,人們才會相信。不過事後院長並沒有兌現承諾,李淑賢病情加重後,被強制攆出醫院,沒過多久就死亡了。

所謂的「1400例」,就是在江澤民集團的高壓下當作政治任務出爐的。當年「畝產萬斤」的荒唐鬧劇不也是這種政治運動的產物嗎?

「不治病」被改成「不看病」
在渲染所謂的「1400例」的同時,還故意拿「不治病」來大做文章。八十年代氣功熱出現後,氣功治病很流行,一些人躍躍欲試用氣功去給人治病,甚至還出現了氣功療養院。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告誡學員,修煉法輪功不能去給別人治病,也講出了背後的深層原因,不但會傷害煉功人的身體,還會助長人的名利心。中共斷章取義,刪去上下文,把不讓學員用氣功給別人看病,歪曲成不讓學員到醫院看病。法輪功著作裏明確說了醫院是能夠治病的,並沒有反對醫院。中國社會現在衡量一個事情不就是看是不是有利可圖嗎?不讓去醫院看病,你能賺到甚麼便宜嗎?如果說你是走江湖的,販賣一種甚麼偏方,不讓去醫院去買你的偏方,你有利可圖,那還說得過去。法輪功就是教人修心向善,沒有任何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喜歡吃藥 個人自由
法輪功沒有規定有病了不能就醫或吃藥,但是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中,很多人過去都是身體不好的,一些人特別是享受公費醫療的,是比較喜歡看病吃藥。修煉法輪功之後,身體變好了,也明白了人為甚麼會得病,從一個過去喜歡吃藥變得不喜歡吃藥,這也是一個普遍現象。

早在1998年,在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分別由當地醫學專家,針對逾萬民眾總共組織了五次醫學調查,調查結果顯示,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9%。

很多中國人沒錢看病吃藥
退一萬步說,「不吃藥」本身也不是甚麼罪過,是個人的選擇。醫院動個手術還要家屬簽字呢。可是中共在抹黑法輪功的宣傳中,特別強調吃藥的問題,好像人人都能享受公費醫療,不看病就是大逆不道。在中國很多人本來就吃不起藥。「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著見閻王」,「住上一次院,三年活白幹」,「一人得病,幾代受窮」,「辛辛苦苦奔小康,得場大病全泡湯」,「小病自我診斷,大病自我了斷」,這些民間流傳的順口溜揭示的正是中國的看病難。

中國每年用錯藥致死20萬人
另一方面,吃錯藥、醫療失誤害死人的事情也是頻頻發生。國家食藥總局曾有一個統計報告,稱中國每年250萬人錯誤用藥致死20萬人。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也做過一個調查,認為醫療錯誤是美國排名第三大的致死原因。

更多個人選擇
還有,在西方也有很多宗教派別明確反對生病吃藥就醫,而是訴諸禱告來救助。這是他們的個人自由,政府無權干預。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時,各國政府開始強推打疫苗,可是就拿美國來說,如果你的宗教信仰反對疫苗,你就可以提出豁免申請。

現代社會醫學看上去很發達,可是面對疾病也常常無可奈何,所以替代療法也一樣很流行。對西方人而言,看中醫就是一種替代療法。東方傳統的打坐冥想也會被人當作替代療法。

法輪功沒有規定不讓吃藥,同時,作為一種為人處世,「吃不吃藥」本身也是個人自由,可是中共的這種一言堂的歪曲宣傳,卻能抹黑法輪功,煽動仇恨。

反襯
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看這個「1400例」謊言。《中國統計年鑑》顯示,上世紀九十年代全中國人口平均年死亡率為0.65%,也就是千分之六點五左右。根據前國家體委調查,1999年之前,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了七千萬到一個億。迫害開始後中共故意把法輪功學員人數往少說,稱只有230萬人,就拿這個數字算,一年正常死亡的也應該有1萬4千人。這還是一年的數字,中共炒作的「1400例」是跨度七年。修煉法輪功的群眾中有不少是上了年紀的,身體不好的,想要強身健體才接觸到法輪功的,這個修煉者群體死亡率遠低於全國的平均水平,恰恰反映出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

結語
當年,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說過一句話,「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會變成真理」,想必擅長造假和撒謊的中共對這句話是推崇備至,所以反覆去炒作「1400例」。假如沒有這場造謠抹黑與殘酷迫害,會有多少體弱多病的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重獲健康?識破中共「1400例」謊言,找到真相,不但可以驅散自己內心被灌輸的仇恨,同時也可能會獲得擁有身心健康的機緣。

請觀眾朋友們點讚、訂閱、轉發我們的頻道,讓更多人看到真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