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十方」視頻:紅旗下的誓言

——我們未被告知的秘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十九日】福建福清東瀚有個姓許的男子曾在三年前欠了朋友黃某五百塊錢,然而在黃某追債時,許某竟然賴帳,甚至還對天發誓,表示如果確實欠黃某的錢就遭天打雷劈。沒想到,一分鐘後,許某果真被雷擊倒,並被送到醫院搶救。許某最終脫離生命危險,並在事後將五百塊錢還給了黃某。看來這個毒誓可真的不能隨便發呀。
──摘自本文

* * * * * * *


紅旗下的誓言:我們未被告知的秘密

大家好,歡迎觀看《明慧十方》節目,願我們的真心為您帶來溫馨和希望。

二零零八年八月,大陸有多家媒體都報導了這樣一則新聞,說是福建福清東瀚有一個姓許的男子曾在三年前欠了朋友黃某五百塊錢,然而在黃某追債時,許某竟然賴帳,甚至還對天發誓,表示如果確實欠黃某的錢就遭天打雷劈。沒想到,一分鐘後,許某果真被雷擊倒,並被送到醫院搶救。許某最終脫離生命危險,並在事後將五百塊錢還給了黃某。

這條新聞報出後,很多人都在感歎,看來這個毒誓可真的不能隨便發呀。可能很多人以前都聽老一輩的人也這麼說過,「三尺頭上有神靈」,誓詞一出,天地神明共鑑之,如違背誓言,定會招來災禍。而「毒誓應驗」的實例從古到今都有很多。

在三國時期,孫權的父親孫堅意外獲得了漢王朝的傳國玉璽。這塊玉璽是歷朝開國皇帝們都渴望得到的,因為它象徵著「君權神授」。然而,孫堅為了私自佔有玉璽,竟在他的盟主袁紹詢問時,指天發誓說:「吾若果得此寶,私自藏匿,異日不得善終,死於刀箭之下!」隨後,在面對荊州刺史劉表的詢問時,孫堅再次說:「我如有玉璽,願死在刀箭之下。」沒過多久,孫堅果然死在了刀箭之下,終年37歲。

清朝咸豐年間,遵化直隸州有位刺史為了標榜自己很廉潔,提了一幅對聯掛在大堂中:「我如枉法腦塗地,爾莫欺心頭有天」。然而,現實中這位刺史卻是一個貪官,幹了不少枉法貪污之事,以至於一州百姓大多都能說上幾件。他的對聯不過是為了裝裝樣子,掩人耳目罷了。因當時的官場腐敗,這位刺史居然平安退休了,回老家河南養老。有一天,他在登山途中竟失足墜落,頓時頭破腦裂,腦漿都出來了。真的應驗了對聯中所說的「我如枉法腦塗地」。

從這些真實的案例中,不知您是否意識到了發誓的嚴肅性呢?確實的,「人在做,天在看」,這個誓可不能隨便發。很多朋友或許覺得,還好,我可從來沒有發過這樣的誓。可是如果我們再仔細回憶回憶呢,您可能會驚訝地發現,自己以前居然發過誓!為甚麼這麼說呢?

這是因為我們絕大多數人在上小學的時候都戴過紅領巾,入過少先隊。有很多朋友在中學時入過團,還有的在上大學時或參加工作後入過黨。那麼,是凡入過黨、團、隊的朋友,都曾舉著拳頭在紅旗下宣過誓,說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時刻準備著,把生命獻給中共。

注意了,對黨發誓的儀式中專門用到了紅旗這個道具,這可就不簡單了。為甚麼這麼說呢?大家讀過古書或者看過歷史劇的,應該都有印象,古人在發誓時,經常用刀劃破手指、或者用牲畜的血來起誓,讓天地見證,一旦違背誓言,必將用自己的鮮血與性命來兌現誓言。而紅旗呢,用中共自己的話說,那是鮮血染成的。因此,人們在加入黨、團、隊組織發誓時,那可不僅僅是做做樣子、走走過場,一旦對著血旗發了誓,那都是要應驗的呀。

那麼,中共既然不信神佛,宣揚無神論,為何還要我們發這樣一個誓呢?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共產黨的鼻祖馬克思身上一窺究竟。

馬克思在少年時曾是基督徒。然而,他在上大學有一段時間,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思想突然起了很大的變化,在他創作的很多詩詞中充滿了毀滅,地獄,死亡,恐懼,詛咒,災難,墳墓等陰暗的詞彙,猶如中了邪著了魔一樣。連他的父親都對他的這種心理變化深感憂慮。從此馬克思最突出的一個表現就是仇恨上帝,仇恨神,並且仇恨神造的人。事實上馬克思是被共產邪靈所操控,成為了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言人。關於真實的馬克思,我們稍後將專門做一集節目來詳細地說一說。

一個多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在全世界肆虐。蘇聯共產黨在內部整肅中,屠殺了兩千多萬所謂的「間諜」、「叛徒」和異己分子。柬埔寨共產黨──紅色高棉,在其奪取政權後居然屠殺了柬埔寨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而「共產主義」席捲中華大地後,更是發動了各種恐怖運動,殺人不斷。

一九四九年之前,延安「整風」,用紅色恐怖和各種流氓手段,釀出了大量的冤假錯案,無以數計的知識分子慘遭迫害。一九四九年之後,發動了「土地改革」,將鄉紳和土地擁有者妖魔化,在全國範圍搞「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導致難以計量的「地主」被滿門殺絕,而中共搖身一變,自己卻成為中華大地最大的土地擁有者。在隨後的「工商改造」中,資本家、企業主、以及商販,統統被逼迫上交了他們的私有資產,很多人被屈辱折磨而跳樓自殺。時任上海市長的陳毅每天都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就是指,又有多少「資本家」跳樓了。而「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等等運動中,中共一次又一次的對中國人揮舞屠刀,毀滅人們的身體,斬斷人們的良知善念。

中共在和平時期殺害了至少八千萬中國人,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相當於在中國發生了250次以上的南京大屠殺。特別是中共大規模搞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產業鏈,犯下了震驚世界的反人類罪行。與此同時,中共灌輸「無神論」、鼓吹「鬥爭哲學」,導致社會「假、惡、暴」盛行,毒奶粉、毒食品,毒疫苗、黃賭毒泛濫,無官不貪,司法敗壞。昔日「以信仰為本,以道德為尊」的神州大地,經過對真善忍的圍剿,如今已變得人人為近敵,道德不再。

古人云: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共壞事做絕,必遭天譴。那麼,發誓把命獻給中共的人,那不是要跟著它一起遭殃嗎?世界上還從來沒有哪一個政黨,或者人類的甚麼組織,如此狠毒的讓人直接把命獻給它,而且是時刻準備著被當替罪羊、犧牲品。

其實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早就把共產黨的本質明確地講了出來:「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咱們中國人可都知道,幽靈就是鬼魂,是邪靈。也就是說,共產黨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式就是邪靈。

大家想一想,當我們發誓把命獻給共產黨的時候,就是把命真的給了共產邪靈了,那麼,這是不是發了一個天大的毒誓?如果不能廢除這個毒誓,後果會有多嚴重呢?咱們不妨一起來看幾個近年來發生的實例。

湖北省宜昌市平湖公安分局警察文克建,曾揚言:「我替共產黨賣命,就是死了也值。我不相信善惡有報⋯⋯」過了大約不到一個月,文克建在一次車禍中被撞成重傷,最後不治身亡,死時才三十多歲。

武漢市新洲區鳳凰街安保隊隊長郭義生曾說:「我甚麼也不信,共產黨給了我錢,我就是要為共產黨賣命⋯⋯」結果,郭義生被一輛從麻城開往武漢的大巴客車撞倒,在被送往武漢搶救途中死亡,時年五十四歲,為共產黨賠上了性命。

前黑龍江省建三江分局前進農場610主任王維倫曾宣稱:「我不怕遭報應,我就不信有報應。」他還說:「我跟共產黨跟定了。」不料,王維倫在去老家上墳的路上遇車禍暴死。

中國人歷來很相信「天人感應」。早在二零零二年,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藏字石」,在五百年前崩裂的石頭斷面上驚現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時任中國地科院院士李廷棟、劉寶珺和一些著名地質專家組成考察團,對「藏字石」進行了實地考察,從地質學、構造學的角度分析,得出結論:「藏字石」乃天然形成,由古生物化石堆積而成,沒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跡,距今已有2.7億年的歷史了。「藏字石」盡顯天意:天要滅中共。

那麼,究竟怎樣才能抹去毒誓,不跟中共一起遭殃呢?可能有的朋友想了,我要是退黨的話,弄不好我的飯碗就砸了。是的,如果到單位找組織去退,是會有很大風險,因為中共畢竟是一個黑社會、最大的黑幫。那到底該怎麼辦呢?其實啊,不需要找組織去退,只要到大紀元退黨網聲明退出黨、團、隊組織就可以了,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三退」。而且只要真心退,用真名、小名、化名都可以,神佛慈悲,只見人心。三退後,您加入中共各種組織時發過的毒誓就會被抹去,您就會得到上天的護佑。

「三退」運動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已經有數以億計的中國人,從高官到百姓,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當然了,有不少朋友並沒入過黨,只是入過團、或入過隊,也許會說:「我都超齡自動退出了」,「我早就忘記發過甚麼誓了」。可是別忘了,毒誓是人忘天不忘的,它是跟人走一輩子的。只有主動聲明「三退」,方可抹去毒誓,在「天滅中共」的大淘汰中得以倖存。

請觀眾朋友們點讚、訂閱、轉發我們的頻道,讓更多人看到真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