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十方」視頻:
425萬人上訪:「圍攻」與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月十二日】一談到「上訪」,很多人的腦海中馬上會聯想到「截訪」的場景。多年來,全國各地到北京上訪的維權民眾,被當地公安截回並遭到限制人身自由是一種常態,有的訪民遭到酷刑折磨,有的甚至遭到死亡威脅,更甚者被迫害致死。……
──摘自本文

* * * * * * *

「四﹒二五萬人上訪」──「圍攻」與真相

大家好,歡迎觀看《明慧十方》節目,願我們的真心為您帶來溫馨和希望。
一談到「上訪」,很多人的腦海中馬上會聯想到「截訪」的場景。多年來,全國各地到北京上訪的維權民眾,被當地公安截回並遭到限制人身自由是一種常態,有的訪民遭到酷刑折磨,有的甚至遭到死亡威脅,更甚者被迫害致死。

然而,不同尋常的是,在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份,天津一群維權民眾不但沒有遭到公安的「截訪」,反而被天津警方「鼓勵」去北京上訪。那個時候「截訪」還沒有如今這麼猖狂,但地方當局總是巴不得老百姓不要到北京上訪,哪有故意敦促的。當這些天津民眾在四月二十五日一大早到了離中南海不遠的國務院信訪辦門口時,發現他們並不孤單,還有來自北京和周邊地區上萬名的聲援者。上訪人群從農民到博士,從軍人到部委官員,可以說職業遍及社會各個階層。

這次上訪事件轟動了海內外,並登上了美聯社、BBC、紐約時報等多個國際大媒體,被稱作中國「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史稱「四﹒二五萬人大上訪」。而參與此次上訪的一萬多人雖然年齡、職業、背景各不相同,但他們都有著一個共同的信仰──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份,法輪大法還未被強加「政治禁忌」的色彩,而是以祛病健身和提升道德的神奇效果,在民眾中口耳相傳。因修煉法輪大法而重獲健康的學員中,就包括曾身患肝硬化的中國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曾因常年游泳而患一身病痛的奧運銀牌得主黃曉敏女士、曾體弱多病的前公安部十一局副局長葉浩先生。

當時,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幾乎是家喻戶曉,深受人們的喜愛。據一九九九年中共官方統計,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有七千萬到一億人。一九九八年,中共前人大委員長喬石根據對法輪功的詳細調查和研究,得出一個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並在同年底向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那麼,為何在一夕之間,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要在一九九九年的四月去上訪呢?天津公安為甚麼
要「鼓勵」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呢?這一切還得從一九九六年說起。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中共喉舌媒體《光明日報》就發表評論員文章,公開詆毀並污衊法輪功。同年七月二十四日,江澤民授意中宣部、使其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而當時《轉法輪》是北京十大暢銷書之一。

那麼,江澤民為甚麼要大動干戈,打壓法輪功呢?

這一點,從「四﹒二五萬人上訪」當夜江澤民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寫的信中可以看到端倪。在信中,江澤民提到了打壓法輪功的兩個理由:一、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二、法輪功信仰與共產黨意識形態不一致。《華盛頓郵報》也在報導中說,「根據中共內部消息,政治局並沒有一致同意對法輪功的鎮壓,是江澤民獨自決定要鏟除法輪功。」「尤其是當江澤民得知自己周圍的人中有不少是法輪功修煉者以後,更決意要儘快鏟除。……內部消息來源稱,『很顯然,這是江的個人意志,他想鏟除法輪功。』」

西方學者迪恩皮爾曼(Dean Peerman)則指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備受廣大民眾的愛戴,江澤民對此極為妒嫉,這是其之所以打壓法輪功的根本原因。 一九九七年初,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在江澤民的授意下,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網羅罪證欲誣陷法輪功。當時,全國各地很多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們都注意到了,他們所在的煉功點上突然出現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很顯然,這些人是帶著「特殊任務」來調查法輪功的。不過,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份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調查也就不了了之。

但江澤民和羅幹並未善罷甘休。羅幹的連襟何祚庥是中科院院士,但外界卻送給他「科痞」的稱號。何祚庥是個政治投機分子,早在大學期間就提出「自然科學有沒有階級性」的問題,被中宣部領導看中,畢業之後直接分配到中宣部工作,一幹就是五年。何祚庥熱衷於用馬列主義來解釋理論物理學,他的「理論物理」院士頭銜其實也是藉著馬列主義鑽營到手的。何祚庥極擅長阿諛奉承,為了向江澤民獻諂媚,竟然把量子力學和江的「三個代表」扯到了一起,何祚庥就是這樣的一種人。

一九九八年五月底,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用虛假信息公開污衊法輪功。在法輪功學員向電視台澄清真相後,電視台領導說,這是建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失誤,開除了一名相關責任人,並很快播放了一個更正節目,表現法輪功學員清晨在公園裏煉功的祥和場面。

北京電視台事件後,北京市一位副市長發話,北京的所有媒體不再給科痞何祚庥市場。何祚庥又跑到天津去搞事。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再次誹謗法輪功。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教育學院編輯部了解情況後,態度誠懇,並表示願意更正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意外的是,編輯部態度很快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表示「上面」有指示,相關的污衊內容不能更正。與此同時,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有人流血受傷,四十五人被非法抓捕。

於是,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去天津市政府反映情況、要求無罪釋放四十五位無辜被抓的學員。然而,天津公安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不會得到釋放。天津公安還特意向法輪功學員們「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法輪功學員們並沒有往縱深想一想天津公安的「建議」有何異常,就是單純地抱著對政府、對領導人的信任,自發地踏上了進京之路。而一些周邊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聽到消息後,也自發地來到北京說明真相。修煉人數那麼多,如果真的是要號召的話,那就不止是去一萬人,可能就是十萬,百萬,甚至更多。

四月二十五日一大早,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國務院信訪辦,沒有想到的是,大量公安警察和便衣早已在那裏等候。這些警察與便衣好像早已接到命令,非常自然地對學員們進行調度,由警察引路,誘導著學員們從中南海正門沿著兩側排開,對中南海呈現「包圍」之勢。這就是後來中共給此次上訪定性時宣稱的所謂「圍攻中南海」。

隨後,現場臨時又來了很多警察,每隔十米左右就站著一個。開始這些臨時調來的警察還有些緊張,但很快他們就放鬆下來了,因為他們感受到了,法輪功學員完全是平和善良的。

當年參加四百二十五上訪的周琳娜女士說:「我在那裏待了一整天,從早上一直到晚上九點多,這過程中大家都很安靜,靜靜地看書,靜靜地在那站著,年輕的在前面站著,年紀大的在後面,坐在坐墊上看書或煉靜功。」

在現場一片祥和的氣氛下,有的警察鑽到警車裏去睡覺了,有的警察就在現場聊天、抽煙。因為當時法輪功的口碑在政府和民間都是非常好的,所以有的警察主動和學員們聊了起來,交談後,這下他們更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而有一些中共便衣特務見到這種情形,開始混入法輪功學員之中,企圖煽動學員們鬧起來、去攻擊中南海。可是,法輪功學員們沒有一個被煽動的,他們依然平靜祥和,冷靜、理性。

事實上,從中共對四﹒二五事件的定性「圍攻中南海」,就可以看出這是個「欲加之罪」,恰恰反映出中共某些人策劃這起事件的真正目的:先利用科痞何祚庥造謠抹黑法輪功,並唆使天津公安暴打並抓捕法輪功學員,然後再「鼓勵」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並誘導他們攻擊中南海,企圖製造暴亂,給暴力鎮壓找到藉口。

然而,江澤民集團沒有料到,時任總理朱鎔基在去機場送外賓回程時,在中南海門口見到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責成信訪辦領導出面,從上訪人群中找了幾個志願者進去座談,並妥善解決了學員們提出的三個要求:1)釋放兩天前在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3)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

事件和平解決後,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們很快就靜靜散去了。學員們走後,中南海外邊的地上被清理得乾乾淨淨,連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甚至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撿走了。當時在現場的有一個警察看到此情此景,感歎地對周圍的人說道:你們看看,這就是德!

有人說是因為有了這次大上訪,才招來了三個月後江澤民的鎮壓。其實,那個時候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江澤民團夥鎮壓的序幕已經拉開,四﹒二五上訪正是為了阻止這場鎮壓全面發生所採取的一次大規模的自發的努力。雖然沒有能夠阻止江澤民團夥的一意孤行,但是,四﹒二五上訪讓全世界目睹了法輪功學員們大善大忍的胸懷、以及平靜、祥和、理性的修煉素養。可以說,「四﹒二五萬人和平大上訪」在中華大地上樹立起了一座道德豐碑。

從一九九九年至今,面對中共二十多年的持續迫害,四﹒二五精神從未磨滅,法輪功學員始終懷著大善大忍的胸懷,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揭露迫害,呼籲停止迫害。其實,法輪功學員們如此堅持,並不是單純為了自己的信仰,也是在為全體中國人爭取自由與基本人權。

這麼多年過去了,人們越來越意識到,中共早已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延伸到全體中國人身上了。對真、善、忍的打壓,助長了社會上假、惡、暴的盛行。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就是對全體中國人的不公。如果我們人人都能像法輪功學員一樣,秉承「四﹒二五」精神,和平理性反迫害,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定能撥雲見日,迎來沒有共產黨的自由生活與美好未來。

請觀眾朋友們點讚、訂閱、轉發我們的頻道,讓更多人看到真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