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綁死人床 吉林市雷秀香自述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我叫雷秀香,家住吉林省吉林市。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我被非法勞教三次。有一次,我被綁在死人床上,強行讓寫所謂的「五書」。當時的隊長叫朱丹,警察是張曉輝。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綁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綁在抻床上)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大長屯派出所的警察穿著便衣叫門,說是物業的,我信以為真,結果被綁架。在吉林看守所,我不幹活,被戴連體的手銬腳鐐,我直不起腰來。誰上廁所,就叫我陪著,不陪就打我。

晚上警察不讓我上床睡覺,在地上,叫犯人看著我不許睡覺,白天也不叫閤眼,還叫犯人拉到廁所打。那裏沒有監控,指使犯人的警察叫張傑,所長是邊紅波。

二零一六年,我被非法送到監獄。在那裏,不報數就不給坐的東西,只好坐地上,墊子也被搶走。我坐在地上8個月左右,半夜也不叫起來,只要起來,就被送小號。

在小號裏兩小時點一次名。不報數,不給被子用。有的警察還噴辣椒水,那東西特嗆人。我在那裏被關了近一個月,才被放出來。

在八監區,每個監舍都有幾個犯人看著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用犯人當所謂的監長,用「轉化」成績給分。一次。犯人王闊和我在一起,叫報數,不報就惡狠狠地撲向我,拉我去廁所,要用水把我嗆死。我就大聲叫喊,引來別屋的人,她看沒成功,就打盆水向我潑來,我的衣服濕透了。

我回屋時,王闊又在迫害法輪功學員周業玲。周業玲是松原人,她在106監舍,我在107。我經常聽到周業玲被迫害時的叫喊聲。王闊、查光「轉化」法輪功學員特別賣命。

有一段時間,晚上10點上床,早上4點起床,有大約40多天。還有一段時間,白天站著,大約30多天。因為我不報數,就限制我洗澡、打電話、買東西。

犯人查光還有其她四個犯人看著我。查光四十多歲,白城人。我不參加點名,就給我戴手銬,對我大打出手,我的眼睛被打得看不清東西,好多天才好。那段時間,只要離開坐著的地方,就得打招呼。而且不打招呼就不能坐,坐前也要告訴一聲。有時一夜不叫睡覺,有時上床兩小時就叫起來,白天換班派人看著,不叫閤眼。

有一天,查光說和王闊出去,一夜沒回。有一天她說:「又斬了一個。」還有一天王闊在走廊說:「全軍覆沒。」那幾天,查光經常出去上樓,法輪功學員牛玉輝在四樓,向麗傑、車平平在三樓,一樓我知道的有張國珍、周業玲、金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8/曾被綁死人床-吉林市雷秀香自述被迫害經歷-422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