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全部文章

要獲取每日的全部圖片,請到圖片網的"最新圖片"欄目(http://photo.minghui.org/

  • 盲人修煉故事:大法點亮了我的心燈

  • 確認中共群體滅絕 議員:加拿大有責任防範

  • 江西萬載縣楊德新被非法判刑四年

  • 重慶趙家玉屢遭勞教、判刑、洗腦迫害

  • 吉林張巧蕾被非法批捕 家人控告檢察官徇私枉法

  • 南京軍區蘇州軍分區離休幹部張朝貴被迫害離世

  • 監控與檢查

  • 媽媽把孩子的「預備黨員」檔案銷毀了

  • 內蒙古開魯縣法院杜鳳祥遭惡報死亡

  • 狂妄的供認

  • 從小到大,我們排過的那些長長的隊……

  • 觀神韻 體悟發正念

  • 讀《把庭審變成指控中共犯罪的過程》有感

  • 放下利益心 善解宿緣

  • 在派出所八小時勸退七名警察

  • 我在單位大會上退黨

  • 得法五週年 我接到了他的道歉電話

  • 掙脫情的枷鎖

  • 嚴正聲明發表後 同修走出病業魔難

  •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陸綜合消息

  •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陸各地簡訊及交流

  • 48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疫情週報(第二二期)

  • 明慧地方期刊(秦皇島市、眉山地區、開封市、德州市、滄州市)

  • 明慧廣播:明慧週刊 997 期 1/2

  • 明慧廣播:明慧週刊 997 期 2/2

  • 明慧廣播:善惡一念間(第220集)



  • 盲人修煉故事:大法點亮了我的心燈

    文/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出生在農村,今年八十九歲了,從小就沒進過學校門,是一個雙目失明、不識一丁的女人。今天我還能活著,全是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為了感謝大法師父的恩德,我把自己二十四年得法修煉發生的神跡故事說出來,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誰學誰就會成為一個好人;誰學誰就會成為一個身體健康的快樂人,誰學誰的家人都會得福報!

    一、苦難、坎坷的前半生

    我七歲失去親生母親,繼母進門生下了一個妹妹,隔年又生了一個弟弟。我在這樣一個家庭裏生活是太難熬了。那個年月我吃盡了苦頭。俗話說:有了後母有後爹。當年的親生父親對我也是冷若冰霜。

    記得在我十三歲的時候,繼母讓我帶妹妹,又讓我幹一些大人的活,如:挑水、打掃院子、餵雞、墊圈等等。有一年冬天,下了一場大雪,整個地面全是冰,我去挑水,差點滑到井裏,當時真想跳下井裏死了算了。有一次,繼母讓我燒火做飯,繼母嫌我燒得不好,把我一腳踢到一邊去了,就是這樣我還是爬著回到灶前,繼續燒火。

    為了帶兩個弟妹,我一天學沒上。在我十七歲那年,經人介紹,我草草的嫁給了一個所謂「成份不好」的丈夫。丈夫一家對我很好,可就是因為「成份不好」讓我受到牽連迫害。中共邪黨的人,逼迫我一個十八歲的女人幹一些男人或別人不願幹的重活。大躍進的年代,冬天下著大雪,讓我給全村的人挑水做飯,然後再跟其他人一起幹同樣的活。

    二十三歲那年,到了大飢荒的年代,那時我已經有了兩個女兒。成份好的,每月能領到十斤糧食,而我們成份不好,只能領人家的一半。有時甚至一點糧食都不給我們。記得當年我們一家五口人,一頓飯只能用一把玉米麵放到鍋裏燉玉米棒充飢。老公爹吃完飯,用舌頭將碗上的玉米麵舔舔,那種生活真是難熬啊!在大飢荒的年月裏,我們全家到了接近餓死的地步。

    為了逃生,我將娘家全部陪嫁賣了,給丈夫湊夠了通往東北逃生的路費。丈夫去了東北,吃盡了苦頭,後來我帶著兩個女兒也去了東北。我們居住在哈爾濱,那裏的氣候寒冷。冬天,我們一家居住在用木板圍成的像是冰窖的板房裏。在零下三十幾度的低溫中,我們一家六口度過了八個嚴寒的冬天。

    在我四十一歲那年,生下了第五個女兒。這時我的身體徹底垮了。我患上了心臟病(心衰三級)、神經炎、甲亢、支氣管炎、胃炎、腿疼、等嚴重疾病。

    到了五十歲那年,我的眼睛出現了問題,在醫院裏做了左眼球手術,由於手術不成功,半年時間我的左眼完全失明。在失去左眼的歲月裏,我又將右眼哭瞎了。這時我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到了喚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地步了。我整天躺在炕上等死。

    二、大法點亮了我的心燈

    我在炕上渾渾噩噩躺了十幾年。在我六十四歲那年,也就是一九九六年四月的一天,一個朋友來我家,給我介紹法輪功,並讓我也學學。當時我一聽說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答應跟著朋友學煉。

    第二天,朋友扶著我到了煉功場地。朋友開始煉功,因我不會煉,也看不見。我就坐在地上聽煉功音樂,這音樂太好聽了,真象天外音樂。我從心裏發出,一定要學這個法輪功,這個功太美妙了。

    回來後,朋友陪我到煉功點上學煉功動作,因為我雙目失明,又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一共用了兩天的時間,才將五套功法的動作學會。對此,我非常感謝當年手把手教會我煉功動作的同修。

    第三天,我和朋友到煉功場一起煉功。當煉到第二套功法時,師父給我換上了一個好心臟。當時,我只覺著心臟部位被一隻大手抓了一把。我的身體一折,無意中蹲在了一塊大石頭上。從此後我的心臟病好了。大法太神奇了。

    再後來,我天天堅持煉功,聽師父的講法,很短的時間裏,我全身的病都好了,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感謝大法師父的慈悲,將我這個瀕臨死亡的活死人救活了。

    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點亮了我心裏的那盞希望的燈。

    三、學大法顯神跡

    我雙目失明,又是一個一字不認的老太婆,要修煉大法也得學法。我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後來大家都開始背法,我想我也要背法。有了這個想法後,就讓女兒先給我讀《轉法輪》中的〈論語〉。女兒一句一句的讀,我就認真的一句一句記,有時怕忘記當天背的,晚上我也不敢睡覺,整晚上背,直到背熟了,我才敢睡覺。

    平日裏我見到誰,不管是女兒或外甥,抓過來,讓他們教我背法。在師父的加持下,神跡出現了。整篇〈論語〉我能一字不錯的背下來了。接下來我又開始背《洪吟》(一、二、三)中的部份詩詞、《精進要旨》中的部份經文。

    我們在一起學法的同修,看到我也能背大法,她們背法更起勁了。如果不是學大法,我一個一字不認的瞎老太,怎麼能背書呢?知道我能背大法書,很多人都說大法神奇。

    有一次,我上廁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盆水碰倒。我的嘴正好撞在水龍頭上,當時把水龍頭都撞歪了,我的嘴唇腫得老高。家人要我去醫院看看,我說:不用,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管我。我不停的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一年老伴用三輪車拉著我去理髮,半路上走到一座大橋下坡時,右邊的房子擋住了視線,前面急速的開過來一輛摩托車。丈夫為了躲過那輛摩托車,一打彎將三輪車開到了路旁一米寬兩米多深的石頭溝裏。當時我像被一隻大手托著一樣,輕飄飄的掉到了深溝的底部。丈夫也一塊掉了下來。我躺在溝底,頭濛濛的,心裏不停的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想爬起來,兩次沒成功。

    當時來了好多人,他們七手八腳將我和丈夫弄了上來。到村裏小醫院,醫生給丈夫清理了受傷的地方。我卻只有頭部一處破了一點皮,無大礙。看到現場的人都說:這學大法的人真結實,跌不壞。其實,是師父保護了我和丈夫,才會出現這樣的神跡。

    四、受益的我沒有忘記迷中的世人

    我在大法中受益了,從開始我就現身說法,先是讓我五個女兒家家認可大法,家家我都給他們請了《轉法輪》和煉功帶,她們家家都受益很大。

    我也沒有忘記善良的世人,從九九年七月大法遭迫害,我天天和二女兒配合講真相救世人。只要到我家的人,我都全部給他們講真相,並做了三退。我每天上午到早市講真相,一天也能勸退十幾人。十多年來,我勸退的人中,有局長、處長、部隊幹部、法院的、公安的都有。

    二零一四年丈夫離世,在送他回老家安葬十多天的時間裏,我共勸退五十多人。我利用所有的場合救人。還有一次,在嬸子的生日宴會上,我勸退了二十多人。

    雖然我看不見世人的模樣,但我的心裏對他們都有感應,只要遇到他們,我就會生出救他們的那顆慈悲的心。十幾年來在講真相救人中,很少遇到不好勸退的,也沒遇到想要舉報我的。都是慈悲的師父呵護著我,讓我平穩的走到今天,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五、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得法修煉二十多年來,我身心健康,沒再吃過藥,為兒女們減輕了經濟負擔。兒女們都很孝順,都在大法中得到福報。

    大女兒為人厚道,被提升為處級幹部,現已退休在家;她的孩子在國外上大學。二女兒跟我一樣修大法二十多年了,孩子也很優秀。三女兒是企業主管;她的女兒研究生畢業現已工作了。四女兒是一名醫師,她的兒子在北京上大學。五女兒現在是一個年輕的科長,現在也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

    五個女兒的家庭,都和睦相處,孩子們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這都是大法的恩賜,都是得到了大法的福報!

    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這是千真萬確的。講出我修大法的故事,請有緣人想一想:我一個瞎老太,將近九十歲了,我能這樣健健康康的生活,這不說明大法的超常嗎?!希望你們也了解了解大法,看看大法到底是甚麼?希望你們也能沾沾大法的光,在大法中得到福報!

    確認中共群體滅絕 議員:加拿大有責任防範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記者英梓渥太華報導)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加拿大保守黨、魁人黨(Bloc Quebecois)、新民主黨(NDP)、綠黨和非內閣自由黨議員共同支持(266票贊成、0票反對)通過動議,敦促加拿大聯邦政府將中共對維吾爾族的迫害認定為「群體滅絕」。總理特魯多內閣棄權投票,所有反對黨領袖均贊成該動議。

    '圖:魁人黨國會議員伯傑龍(Stéphane Bergeron)在2021年2月18日加拿大國會辯論中發言表示,中共公然違反人權的行為在二零零零年初就開始了,而且針對的團體非常廣泛。(視頻截圖)'
    圖:魁人黨國會議員伯傑龍(Stéphane Bergeron)在2021年2月18日加拿大國會辯論中發言表示,中共公然違反人權的行為在二零零零年初就開始了,而且針對的團體非常廣泛。(視頻截圖)

    二月十八日,加拿大國會針對保守黨國會議員莊文浩(Michael Chong)提出的動議,認定中共在新疆實施群體滅絕犯罪。來自保守黨、新民主黨、自由黨、魁人黨等黨派的多位國會議員在辯論中達成跨黨派共識,支持該動議。

    魁人黨議員:加拿大應履行責任,防止和懲治群體滅絕犯罪

    魁人黨國會議員伯傑龍(Stéphane Bergeron)在十八日的發言中表示,中共公然違反人權的行為在二零零零年初就開始了,而且針對的團體非常廣泛。

    伯傑龍議員首先談到了甚麼構成群體滅絕犯罪。他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全世界震驚地得知納粹集中營發生了甚麼事,那裏的猶太人、吉普賽人等曾面臨大規模滅絕。

    他說,新成立的聯合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最早通過的公約之一是加拿大於1952年批准的《防止和懲治群體滅絕罪公約》。

    他引述了該公約第二條關於「群體滅絕」一詞的解釋:在本公約中,群體滅絕是指以下旨在完全或部份消滅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的以下任何行為:

    (a)殺害群體;
    (b)對團體成員造成嚴重的身體或精神傷害;
    (c)故意使該團體的生活條件全部或部份造成物理破壞;
    (d)採取措施,防止在該團體內生育;
    (e)強迫將該團體的孩子轉移到另一團體。

    他強調,並非所有群體滅絕的標準都必須滿足,相反,只要滿足一條,就構成國際法意義上的群體滅絕行為。

    他進一步引述公約第一條中的內容:無論是在和平時期還是在戰爭時期實施群體滅絕,都是國際法上的犯罪,締約方確認承諾防止和懲治該犯罪。

    「我提醒各位國會議員,加拿大簽署了該協定。」

    中共踐踏人權範圍廣泛 自千禧年初即被曝光

    伯傑龍議員表示:「目擊者證實,集中營被美化地稱為勞改營。這使我想起了納粹集中營入口處的銘文,『工作換自由』(Work sets you free)。換句話說,如果人們努力工作,他們最終將獲得釋放。這是用來描述集中營的美化說法。也有關於(在那裏發生的)強姦,使兒童與家人分離,奴役,監視和大規模絕育的討論。這些事實已被全世界報導。」

    他強調,自二零零零年代初以來,國際社會一直關注中國境內宗教、少數民族遭受的人權侵犯,其中包括法輪功,維吾爾族,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和藏族的宗教信徒。包括大赦國際的報告在內的幾份報告都指出了中國公然違反人權的行為。

    前綠黨黨魁:民眾請願,呼籲關注中共迫害法輪功

    綠黨前黨魁伊麗莎白﹒梅(Elizabeth May)議員在當天的辯論會上宣讀了一份請願書,她說:「這份請願書對我們今天的辯論特別重要。」

    她表示,請願者要求國會了解中共之所為,特別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她說:「請願者提出法輪功學員遭受活摘器官和酷刑的問題。他們指出了某些(責任)人,並要求我們的政府通過《馬格尼茨基法》對其實施制裁。」

    國際社會對中共活摘器官、群體滅絕有共識

    加拿大部長之前曾說,沒有足夠的信息得出結論證明群體滅絕確實在中國發生,因此需要國際觀察員代表團來獲得證據。對此,伯傑龍議員認為,加拿大政府完全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情況。

    此外,在依賴國際伙伴的問題上,伯傑龍議員說,歐洲議會在二零一六年發表了一份聲明稱:「系統地、經國家批准的活摘器官在中國的非自願捐贈器官的良心犯中進行,(這些人體器官)主要是從法輪功學員這些和平修煉者身上摘取,還有從維吾爾族、藏族和基督徒身上摘取的。」

    他說,美國國會議員也意識到這一點。現任和前任政府都將此稱為群體滅絕。英國廣播公司(BBC)的一個新聞報導稱,在中國肯定實行了群體滅絕行徑。中國政府對此採取了禁止BBC在中國建立網絡的措施。

    加拿大必須採取行動

    伯傑龍議員認為,加拿大部長不能永遠把自己的頭埋在沙子裏,聲稱自己不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發生甚麼,而不採取行動。

    他對拉克﹒聖讓(Lac-Saint-Jean)選區國會議員亞歷克西斯﹒布魯內爾-杜塞普 (Alexis Brunelle-Duceppe)對動議的貢獻表示讚揚。他並引用其觀點稱,國際人權小組委員會的一些自由黨(執政黨)成員簽署了題為「恥辱遊戲」的公開信(抵制二零二二年冬奧會在北京舉行)。

    他敦促加拿大政府跟進(執政的自由黨)國會議員的行動,並認識到中國正在發生群體滅絕。

    他強調,保守黨的這項認定中共群體滅絕的議案是非常受歡迎的。

    他在針對部長的論點回答時強調,雖然中國是加拿大的(貿易)伙伴,但這絕不代表可以對中共的人權踐踏行為視而不見,「不幸的是,事實證明,這種人權踐踏是真實存在的。」

    「定位自身為尊重人權的國際領導者的願望一息尚存,加拿大就必須繼續前進。」


    江西萬載縣楊德新被非法判刑四年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西報導)江西省宜春市萬載縣法輪功學員楊德新,二零一九年七月被跟蹤綁架,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七月初,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的線上上賬軟件顯示,楊德新本人已不在看守所,顯示「查無此人」。近悉,楊德新已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可能被非法關押在南昌監獄。

    楊德新,男,現年53歲,江西省萬載縣羅城鎮橫坑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後,楊德新因堅持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十一年的冤獄迫害: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江西省豫章監獄,楊德新遭受了體罰、辱罵、毒打、懸空吊銬、長時間奴工勞動及強制精神洗腦等各種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二零一六年二月,楊德新離開打工的所在城市,返回老家探望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二月二十六日,楊德新在萬載縣陽樂中學門口,遭萬載縣巡邏警察非法盤問、綁架,後來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再次在豫章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七年八月,楊德新從江西省豫章監獄刑滿釋放回家後,因遭到萬載縣政法委及公安人員的多次騷擾而被迫流落異鄉。期間居住在鄉下的老母親及長兄還多次被公安人員上門查詢及施壓。

    二零一九年中共召開兩會期間,萬載縣公安局警察多人到羅城鎮橫坑村楊德新的家裏進行騷擾,表面上佯裝關心他母親,目的是打探楊德新在哪裏,他的電話號碼和他與家人的聯繫方式,而且還到家裏的樓上去查看。最後又對他母親說:如果楊德新日後回到家來,要他到派出所去一趟。此前縣公安警察也曾派人到楊德新母親家進行騷擾。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楊德新被南昌市青山湖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人員綁架。據悉,當天晚上六時左右,警察跟蹤楊德新到南昌市教育學院法輪功學員彭小蘭家中,並綁架了彭小蘭,搶走了電腦、打印機、刻錄機、手機等本應該受法律保護的私人財物。楊德新被非法關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大約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楊德新被秘密判刑四年,後被送往監獄關押,目前可能被關押在南昌監獄迫害。


    重慶趙家玉屢遭勞教、判刑、洗腦迫害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來,重慶市沙坪壩區68歲法輪功學員趙家玉老太太,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綁架至歌樂山洗腦班摧殘一年半;二零零五年二月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再次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直到現在腳都很黑,耳朵裏像有蟲子在叫。

    下面是趙家玉老人陳述她的遭遇:

    我叫趙家玉,今年68歲,家住重慶市沙坪壩區井口鎮柏楊村167號附12號。以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如:腦瘤、嚴重風濕關節炎,手已變形;而腳關節炎每次發病都得輸液;還有左邊身體從頭到腳沒有知覺;並且還有痔瘡、頭痛、頭暈、肩骨頭疼、氣管炎;還有嚴重失眠等,身體被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

    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多年來的一身病,重慶幾大醫院、成都省醫院、軍區醫院都沒給我治好的病,在我修煉幾天的時間就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顛倒黑白,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大法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沒有錯。為了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我和兩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門廣場後,我們三人就被警察強制抓到警車上。

    在登記時,我看到有六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說是廣東來的,雙手被銬成「蘇秦背劍」式,警察對她們還不停地打罵。我還看到一個老年法輪功學員的手背上被打得鼓起很大的包。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劍

    下午我們被接到駐京辦事處,第二天我們被劫回重慶。在沙坪壩井口派出所,我被關了一夜。清晨我還主動幫他們打掃了衛生,因為師父說在哪都要做一個好人。我和另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第一次非法勞教迫害、直到現在腳都很黑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再一次去北京上訪。我們被警察綁架後,被劫回重慶。我們全部被非法關進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一個月。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裏,我們每個人都被獄警和包夾殘酷的迫害。獄警給每人一條小木凳,每天坐軍姿,幾小時不許動。臀部都坐得長瘡,很痛,後來又長起了老繭。晚上睡覺時,被銬上腳鐐手銬,在鐵床上銬成大字形。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過一段時間後,又從白天的罰坐軍姿改成罰站軍姿。獄警把我們的手銬在鐵床上罰站,每天站很長時間不許動。站久後,我的腳發腫、發脹,痛得我臉都發紫。然後還強制我們做奴工、穿麻將席。由於每天長時間被罰站,我的雙腳腫脹得厲害,血流不通,雙腳長滿了濃泡,爛得流黃水,看不到一點好肉。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

    一次,一個姓吳的獄警找我談話,問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是宇宙大法,是超常的科學。」我又遭到體罰,罰蹲了幾個小時不許動,我腳痛得剜心透骨,忍不住直掉眼淚。

    有的法輪功學員把誹謗大法的惡語擦掉了,被每天罰站到深夜十二點。我們為了聲援她們抵制迫害,就集體不穿勞教服。當時正是寒冬臘月,寒風刺骨,獄警把我們的雙手反銬在鐵窗上挨凍,讓寒風直接吹我們。又把我關進小間迫害。一天只許讓我上一次廁所,而且就這一次還要我向獄警打上無數次的報告,刁難很久才讓我去一次。從此以後我解小便就不正常了,一直到多年以後才恢復正常。

    毛家山勞教所搬到石馬河勞教所後,這個新勞教所加重加大了對法輪功學員從精神到肉體的全面迫害的力度。到石馬河勞教所不久,我看見幾個包夾(勞教犯人)圍著暴打一姓李的法輪功學員,她的頭髮被扯掉了很多。我上去阻止,獄警看到包夾(犯人)打人,不但不管,反而懲罰我,我被罰軍蹲,不許動不許隨意換腳,實在受不了時,自己提前換了腳,又招來了一頓拳打腳踢。

    在石馬河勞教所裏,獄警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方式之一是: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後,快速整理完內務,然後馬上強制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開始站軍姿或軍蹲,不許動、不許隨便換腳。每天除了短暫的每頓十來分鐘的吃飯外,一直從早上站到晚上的十二點鐘,才讓大家回到牢房睡覺。而當我們剛睡著,那個值班的包夾犯人就故意把我們整醒,說甚麼檢查睡姿,其實就是讓人根本就睡不好覺,讓這一天對身體的迫害得不到一點緩解。

    由於白天站軍姿時間太長,我雙腳腫得很大,晚上睡覺非常難受,痛得受不了。沒按她們的規定自己提前換了腳,又招來一頓拳打腳踢,我左耳被打壞,從此聽力下降,至今耳朵裏有像蟲子在叫,很難受。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一天晚上,一值班犯人把我叫到樓上去後,一群犯人把我圍住,輪番暴打。接著又來一個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的姓李的男獄警,不停打我耳光,直到他打得累的不行才停止。

    又一次,那個叫楊利的獄警喊來一個大個子的犯人劉成林(她家住重慶北碚),楊利獄警給劉成林兩根尼龍繩,將我手腳捆起來叫我跪下,我不跪。獄警就指使劉成林一直打我,並且她還打我的腳踝骨。不管她怎麼打,我堅決不跪,他們便無可奈何地離開了。我的手腳被繩子捆死後,已變成了紫黑色。

    由於我不「轉化」,每天中午、晚上只給我一兩飯吃,晚上睡著了就故意弄醒。由於長期軍蹲、站軍姿,雙腳長期腫得很大,血流不通,整個腳背變得黢黑,直到現在腳都很黑,沒有恢復。

    被綁架至歌樂山洗腦班摧殘一年半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勞教兩年回到家中。居委會告知我:「如果出門離開當地,必須要告訴我們一聲。」

    當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出門到北碚一趟,沒有告訴任何人。結果回來時還沒到家,就被居委會安排監管我的人給攔住了,硬是把我往派出所拉。四、五個警察一直跟我到家,然後把我逼到派出所去,一會把我拖出派出所,將我推上警車,拉到重慶歌樂山洗腦班進行迫害。

    到洗腦班的第二天,把我強行拉到精神病院輸液,我拼命抵抗。第三天,被強制到醫院輸了給精神病人用的「鎮靜藥」來迫害我。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在洗腦班要上廁所必須打報告,還得挨凍挨罵。當時正是寒冬臘月最冷的天氣,寒風刺骨。那些迫害我們的人穿著大棉衣在房間裏,我當時來例假血流得非常多,臉色蒼白,而我又只穿了一件夾衣,他們卻讓我站在巷道裏受凍。

    洗腦班強迫被非法關在這的所有法輪功學員抄寫貼在牆上的八張污衊誹謗大法的條例。我不抄寫,那個迫害我的鄧大漢就強迫我天天擦巷道兩邊的牆壁、拖地做清潔,有意折磨我。把我一人關在樓下一間大屋裏與人隔絕,整天罰站,吃飯時也不讓坐。我絕食反迫害幾天後,才讓我坐著吃飯。早上一碗白稀飯,中午晚上有一點白菜湯,無油,有時連鹽都沒有。而且那個菜碗從來沒有洗過,碗底有很多泥沙。也不讓我洗漱。

    過一段時間,把我叫到樓上洗腦,天天放污衊和誹謗大法的碟片。還要我幾天交一次心得體會,我寫現在的官員把百姓的利益佔為己有,完全不考慮老百姓的死活。為此,一個早上突然被一個叫岳海忠的惡人把我從樓上拖下樓來,二話沒說惡人鄧大漢就用大頭針在我身上亂扎,羅警察用煙頭燒我的手心。惡人鄧大漢又把我捆在一個大椅子上,推到桌子邊用幾百瓦的大燈泡烤我的臉,到下午我非常難過,直到晚上才解開。解開後我解出的小便像血,感覺臉被烤焦了。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過後再一次被惡人岳海忠拖下樓,接著被惡人鄧大漢抓住往牆上撞,他一面撞一面說:「把你撞死了拖到火葬場燒了了事。你跟你丈夫是離了婚的,沒人管你,你的兩個娃兒量他們也說不出甚麼來。」他們撞累了就歇一會,惡人鄧大漢他們整整迫害了我一天。在撞我的過程中,還罵一些低級下流的話,把我的頭撞得噹噹響。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從那天起,就讓我在樓下的地上睡覺,在我每晚十二點睡覺的時候,地上潑很多水,惡人李行值班時還往我頭上倒水。每晚十二點還特意安排一夥人在那裏打麻將、喝酒、吃燒烤,只要我一睡覺,一夥人全圍過來打我,把我從地上拉起來拳打腳踢,打倒在地上,又一下一下的在我身上使勁的亂踩。這夥人中有一個女的,叫周建君,家住重慶化龍橋。其他人都是男的。每晚我都被他們暴打一頓,只有他們打累了我才能睡覺。

    拳打腳踢
    拳打腳踢

    最後洗腦班裏只剩下我和岳春華在這裏被迫害,這些中共流氓人員把岳春華當作犯人押上台批鬥。只剩下我一個人時,把我安排到樓上,他們天天把我打得睡覺都上不了床,必須兩個看管上床。還威脅說要用我的房產證來抵押洗腦班的一切費用。惡人鄧大漢每天來房間多次,每次來都用拳頭打我的頭頂。

    回家後居委會安排我做廣場清潔,那時我的背上、腳上還傷痕累累。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關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我在廣場做清潔,有兩位法輪功學員來看我,我們一起出去的路上,被鎮上的官員開車攔住,強制對我們搜身,把我們逼到派出所後又搜身。幾天前派出所才非法抄過我家。

    由於我家離派出所很近,所以他們想來就來、想抄就抄。井口鎮邪黨書記左進看我單身一人(兒、女不和我住一起),瘦弱好欺,又沒有經濟收入,就從經濟上、精神上、肉體上持續迫害我。叫我做廣場清潔,幹三個人的活,月工資三百元,而給安排每天監視我的兩人月工資四百元。左進還派陳啟君三番五次的到家搜走我的大法書九次,並揚言:「不把趙家玉關起來,她若出去講真相,那可不得了。」我一個沒有文化的老太婆,就是做一個好人,就把他們嚇成這樣。無論我出門買菜、走親戚,他們都跟蹤干擾。

    雖然左進他們從我們身上甚麼也沒搜到,可還是惡毒地利用邪黨給他們的權力,把我和法輪功學員豐傳芳強行送到重慶市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更惡毒的是,惡人左進在還未把我送進勞教所之前,就與勞教所所長舒暢串通好一套迫害我的方案。到勞教所後,幾乎遭受了跟上次在黑窩勞教所一樣的從精神到肉體上非人的、無休止的迫害。天天挨打,還不讓休息,除了吃飯的一點點時間,立馬罰站、罰蹲。惡人左進在二零一三年因貪污,被判坐牢,真是天理昭昭,善惡有報。

    二零零七年回家後,我與其她法輪功學員到北碚蔡家發真相資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被警察綁架到重慶沙坪壩公安局。中午吃了公安人員端來的面,突然感到頭暈得很厲害。這碗麵裏一定是被公安人員放了甚麼毒藥之類的東西,不然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因為我們的身體一直都好好的,沒有一點不正常的表現。

    之後,我們被綁架到歌樂山洗腦班迫害。頭腦一直處於不清醒的狀態,頭腦不能正常的控制自己。回家後十天頭都是昏昏的,不太清醒。

    第三次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八年,我帶著真相資料去一個小區找一位法輪功學員,保安問我找誰,由於我不知道她的名字答不出來,這個保安一下就搶過我的包,一看裏面有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就強行把我帶到重慶新橋派出所。警察把我身上僅有的九百元錢也搜去了。

    當天我就被送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受盡了非人的殘酷迫害。如:白天晚上日曬雨淋的站、蹲;長達八個多月的時間不許進房間,不讓洗漱;被打耳光,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在飯裏投毒;強制「轉化」;強制唱紅歌;強制做生產,任務完不成就罰站;每頓飯只給一兩左右……

    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我在街上發真相資料救人,被惡警綁架,肝被打出問題,經常痛。後被綁架到看守所,遭到惡毒獄警串通犯人對我進行攻擊、迫害。他們指使牢裏的人在我的飯裏放毒藥,使我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後來當場被我發現了他們給我碗裏放毒藥,我用絕食抵制,他們才罷休。在看守所被迫害八個月後,又被送監獄三年,受盡折磨。

    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我發真相資料給石橋鋪蘭花小區一市民,這人剛好是一社區受中共毒害很深的管理人員,他立即就把我扭送到小區派出所。在這裏不讓上廁所,不給吃飯,從上午十點被派出所非法關押到晚上八點,就被綁架到重慶華岩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九個月,身上僅有的一百多元錢也被搜去。

    二零一九年,我們十六個法輪功學員在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學法,被沙坪壩區公安局國保警察綁架到重慶青木關拘留所非法關押迫害,我被非法關押了四天。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我發真相資料給一市民後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又被帶到派出所,我給接觸到的所有人講真相,他們明白後把我放了。

    近年來,只要我一離開家,就有不法人員到我家裏亂翻、亂找,家裏的任何物品都不放過,胡作非為。連香灰罐都倒了,看裏面有沒有東西。他們隨便偷拿物品、錢(我藏在枕頭裏的三千元錢被偷走)或食品等。甚至給我的飯菜裏投放不明藥物,我吃後身體非常難受頭暈等。還把我家的燃氣灶、熱水器、空調等東西弄壞,使我無法正常使用。把我家一個好的影碟機用一個壞的影碟機換走。


    吉林張巧蕾被非法批捕 家人控告檢察官徇私枉法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張巧蕾,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善意告訴人們瘟疫來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命,而被十多個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後所謂「取保候審」,十二月九日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長流看守所。非法批捕的檢察官是通化縣檢察院李宗原。

    二零二一年二月八日,張巧蕾家屬到通化縣檢察院詢問檢察長孟若萍關於張巧蕾情況,檢察長說上週四(二月四日)送到了柳河檢察院。

    二月二十一日,張巧蕾家人向柳河縣檢察院等機構相關人員,控告檢察官李宗原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枉法。

    此前, 二月二十日,張巧蕾家人用平信將《舉報信》和《我要媽媽回家》等材料,郵寄給通化縣紀委書記張巍、通化市公安紀檢監察組長馬濤、通化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劉玉峰、通化縣人民政府婦聯主任栗敏。

    二月十九日上午張巧蕾的女兒把《舉報信》和《我要媽媽回家》郵到柳河縣檢察院、法院、通化市檢察院紀檢監察部門、通化市檢察院舉報中心。下午張巧蕾家屬向通化縣檢察院門衛要柳河檢察院負責人的姓名聯繫方式。門衛給案管打電話問,案管表示沒有義務提供,可以親自去柳河檢察院,這個案子不歸通化縣檢察院管了。

    張巧蕾家人把《控告信》、《我要媽媽回家》和《舉報信》送到通化縣檢察院鬱萬園(0435-5235879,18543567008)。鬱萬園表示,七天之內肯定給答覆。

    關於張巧蕾與家人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吉林省通化市通化縣張巧蕾被綁架構陷 現已回家》
    《吉林通化縣張巧蕾再次遭國保警察朱文鑫綁架》《吉林通化縣張巧蕾家人控告警察違法行為遭報復》等。

    下面是張巧蕾家人對通化縣檢察院員額制檢察官李宗原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的《控告書》:

    控 告 書

    控告人:王美琪 繫張巧蕾的女兒

    被控告人:李宗原,男,吉林省通化縣檢察院員額制檢察官,手機號:18543567793

    控告事項:

    作為本案檢察院審查批捕的承辦人員的李宗原,無視公安人員的諸多重大違法犯罪行為等情況,不嚴格審查案情,行使自己的法律監督職能,明知我媽媽沒有任何犯罪事實,卻公然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枉法,違法批捕我媽媽,故意製造冤假錯案。追究被控告人李宗原的涉嫌違法犯罪責任。

    事實與理由:

    2020年2月27日,我媽媽在廣場被便衣強行送到快大派出所,並搶走我媽媽的鑰匙入室搶劫,他們沒給我出示他們的身份證件和相關手續,野蠻地搶走打印機、電腦、書籍等私人的合法物品,其中包括三、四千元現金。並暴力奪下我的手機,刪去他們的違法行為的錄像。當時是疫情期間,有的警察都沒戴口罩,十多個人聚集在我家待三個多小時。抄完家也沒給我被搶走物品的清單。

    為構陷我媽媽,第二天,徐岩讓警察把我媽媽帶到提審室,讓她指著個人包裏的東西要拍照,警察在我媽媽指著那些東西說是她私人財產時趁機拍照。之後通化縣公安局出動七、八輛警車拉著戴著手銬的我媽媽,帶了多台攝像機,上大街上,企圖製造假證,構陷我媽媽曾來過這裏,給她錄像。當時很多路人圍觀、拍照,警察就去搶路人的手機。他們又來到我家說:再不開門就撬門!在我家又強迫我媽媽到客廳臥室陽台補拍。

    由於當時是疫情期間,我媽媽被「取保候審」回家,派出所警察以「錢保」的名義扣押了搶去的三千塊錢。

    2020年12月9日下午,我媽媽又遭朱文鑫等警察綁架,隨後被非法關押在通化市長流看守所。在沒有任何家屬在場的情況下,對我家又進行了抄家,同樣沒給家屬任何抄走的物品清單!現在我媽媽的鑰匙、手錶、衣服等還在朱文鑫手裏。

    對我媽媽關押近24小時才通知我,他說我媽媽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刑拘在長流看守所。我問朱文鑫我媽媽破壞了哪條法律的實施?哪條法律因為我媽媽實施不了?朱文鑫沒回答出來。我媽媽被送到看守所時,在鐵路醫院的血壓監測單都沒拿,也不知是怎麼送進看守所的。

    為維護我媽媽的合法權益,我查詢了相關法律,發現媽媽的信仰合法,警察存在違法行為,就依法控告了朱文鑫。結果遭到國保警察打擊報復。朱文鑫讓我去取我媽媽的拘留證,我姨陪我到那後,他們以擾亂辦公室秩序為由把我和我姨送到派出所關押30多小時,但派出所問的一直是控告信的事。又以利用邪教危害社會構陷我,還對我姨家強行抄家收集證據。將我們拘留了15天,佔用了我考研和給媽媽維權的時間。這次同樣是先抓人後補證據材料。

    綜上所述,國保警察辦案過程嚴重違法,抓捕、拘留合法公民、先抓人後湊證據、辦案人員取證過程非法、辦案過程沒出示相關手續證明、抄家後沒給物品清單、扣押並損壞私有物品等。

    然而,2020年12月18日,面對公安機關的諸多重大違法犯罪事實,作為本案檢察院審查批捕的承辦人員李宗原,不嚴格審查案情,行使自己的法律監督職能,卻公然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枉法,違法批捕我媽媽,理由如下:

    一、被控告人無視公安人員的重大違法犯罪行為, 對我媽媽收集的所謂「證據」沒有依法予以排除;

    (一)公安人員在整個辦案過程中,程序嚴重違法;

    公安人員利用職務之便,採取做假口供、偽造證據等手段,濫用手中的權力,非法抓捕我媽媽並抄家,不給物品清單。先抓捕後補拍組織構陷材料。致使我媽媽被關押在通化市長流看守所。警察的行為觸犯中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二百六十九條,已構成非法拘禁罪、濫用職權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搶劫罪等。

    (二)公安人員超越職權,非法拘禁我媽媽;

    (三)公安人員濫用職權,對我們的合法信訪行為打擊報復;

    二、被控告人無視張巧蕾家屬提出的合理訴訟要求;

    2020年12月17日張巧蕾女兒向通化縣檢察院李宗原遞交了不予批捕申請並說明了詳細過程及法律依據。

    三、被控告人明知我媽媽沒有違法,更沒有犯罪,不應該受法律追究,屬於依法不批捕的情形,依然作出批捕決定;

    (一)、法輪功不是邪教,依據《刑法》第三百條指我媽媽,是錯誤適用法律,不能成立。

    2000年4月9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公安部聯合頒布了《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通知中關於「現已認定的邪教組織情況」表明,到目前為止,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 種,而這14種邪教裏面沒有法輪功(在網上輸入「中國政府認定的邪教組織」然後搜索就能查到公通字【2000】39號文件全文)。2014年6月2日,《法制晚報》又公開重申了公安部的這個通知,重申了已認定的14種邪教。這無疑等於再次明確了法輪功不是邪教。

    根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四百三十六條之(七),每一起刑事案件都有明確的「犯罪對像」,也就是犯罪構成四要素中的「犯罪客體」。本案指控我媽媽破壞法律實施,但是沒有證據證明我媽媽用甚麼手段、破壞了哪部法律的實施、破壞到甚麼程度、社會危害性多大、後果多麼嚴重。

    (二)法輪功的相關書籍合法。

    2011年3月1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發布新聞出版總署令第50號,公布《新聞出版總署廢止第五批規範性文件的決定》,該決定第99條100條廢止了兩個1999年發布的禁止法輪功書籍出版的相關文件。
    99 新聞出版署 關於重申有關法輪功出版物處理意見的通知 新出圖(1999)933號 1999-7-22
    100 新聞出版署 關於查禁印刷法輪功類非法出版物,進一步
    加強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 新出技(1999)989號 1999-8-5

    根據以上事實和法律我媽媽不應該受法律追究,屬於依法不批捕情形,然而被控告人故意製造冤假錯案。

    四、被控告人不積極履行職責,嚴重不負責任,包庇公安辦案人員,故意製造冤假錯案,嚴重失職、瀆職;

    被控告人李宗原身為員額制的辦案檢察官,本應當依據《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對我媽媽作出不批捕決定,然而,被控告人卻包庇、放縱公安機關,違法批捕我媽媽,使無罪的人受到刑事追究,給我和我媽媽及家屬造成巨大的身心傷害,依據《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九條之規定,已經構成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徇私枉法罪。

    2006年實施的《公務員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公務員法》與「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及責任倒查機制」以及「針對公檢法機關冤假錯案進行終身追責」等政策,已經明確了政法工作的公正取向,每一位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檢察官、法官、其他政府工作人員等,都違反了法律,都要自己承擔法律責任。

    在德國柏林牆倒塌的前兩年,東德有一個名叫亨裏奇的守牆衛兵,開槍射殺了攀爬柏林牆企圖逃向西德的青年克利斯。1992年2月,在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衛兵亨裏奇受到審判。他的律師辯稱,他僅僅是執行命令的人,根本沒有選擇權,罪不在己。法官當庭指出:「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時,良知是最高的準則。」柏林法庭最終的判決是:判處開槍射殺克利斯的衛兵亨裏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亨裏奇沒有逃脫掉法律的制裁,當所謂「命令」違背人性良知之時,執行命令就是為虎作倀,必然會受到正義審判。

    現在我向貴院遞交這份控告信,希望你們能夠肩負起法律監督的責任,依法糾正檢察官的違法行為。希望有關負責的領導能夠履行自己的職責,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為我主持公道,依法還我媽媽的權利和自由。追究李宗原等相關違法人員責任。

    此致
    吉林省柳河縣檢察院

    抄送:
    最高人民檢察院、吉林省人大常委會、吉林省檢察院、吉林省監察委、通化市人大常委會、通化市監察委、通化市檢察院、通化市婦聯、柳河縣法院、通化縣監察委


    南京軍區蘇州軍分區離休幹部張朝貴被迫害離世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南京軍區蘇州軍分區團級離休幹部張朝貴,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屢遭中共邪黨迫害,於二零一零年被迫害致失憶、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癱瘓在床十一年的張朝貴老人默默離開了人世,終年83歲。

    當共產黨大大小小的幹部都貪腐,離休退休後依然佔據大量社會財富為私謀利時,兩袖清風的張朝貴老人用自己的錚錚鐵骨鍛鑄了一個高潔的靈魂。

    張朝貴老人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沐浴佛光之中,張朝貴內心充滿了感恩。出身軍旅的他熱情地向親朋好友、戰友們介紹法輪功。當年他也是蘇州市法輪功輔導站的義務輔導員,足跡遍布姑蘇街巷和周邊市鎮,熱情地向蘇州民眾弘揚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二十一日張朝貴到上海市政府上訪,回來之後便開始遭受中共無休止的騷擾迫害,家無寧日。面對長年的騷擾、洗腦、威脅和關押,張朝貴從未放棄信仰,但長時間的精神緊張終於導致老人失憶癱瘓……

    在迫害張朝貴老人的惡人中,原蘇州市平江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劉雙榮惡行累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張朝貴從上海上訪回來後,劉雙榮就帶著惡警上門欲實施綁架,被迎頭正告:我是部隊的,不屬地方。劉雙榮懷恨在心,利用迫害的邪勁,一而再、再而三的到蘇州軍分區要求綁架張朝貴,均未得逞。劉仍不死心,又夥同蘇州市六一零主任顧利群、何小弟等,向前蘇州中共市長楊衛澤彙報,楊衛澤以蘇州市政府的名義對蘇州軍分區施壓。

    隨後蘇州軍分區開始逼迫張朝貴放棄修煉,並將其關押洗腦迫害,逼其退休。張朝貴退休後被轉到蘇州梅花幹休所、城中幹休所。在幹休所中,張朝貴遭受了各種各樣的威脅和洗腦迫害,就連過年回揚州老家,都被幹休所派人全程非法監視。

    此時的劉雙榮仍然不斷上門騷擾恐嚇達十多次,皮市街派出所、皮市街道及裝駕橋巷社區也不斷騷擾跟蹤、監聽監視。面對迫害,張朝貴老人從未屈服,但長期的精神緊張終致失憶。二零一零年底,張朝貴癱瘓在床,與植物人無異。即使這樣,劉雙榮還不放過老人,多次上門威脅張朝貴的老伴!

    張朝貴妻子程阿姨也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二零零八年七月劉雙榮將程阿姨綁架至皮市街派出所非法關押兩個多小時;二零一二年三月程阿姨在發真相資料時遭綁架和非法抄家,被關押到皮市街派出所。在市政府工作的兒子屢受株連,結髮之妻離他而去,在軍分區工作的女兒亦是由於迫害婚姻離散。

    張朝貴癱瘓在床的十一年中,蘇州市軍隊城中幹休所的李萍(書記)、金琳(副書記)還違規拒報護理費,張朝貴妻子多次找到她們,卻被威脅關入監獄!

    如今,善良的張朝貴老人已揮別塵世,他的一生是坦坦蕩蕩、光明正大的。但是,善惡有報的天理並不會因為老人的離世而減弱。當年迫害張朝貴的關鍵人員、前蘇州市市長楊衛澤,已於二零一五年遭報,在中共邪黨反腐的內鬥中,楊衛澤鋃鐺入獄,被判刑12年半。所有迫害者都將受到天理的公正審判。

    希望良知尚存的人員懸崖勒馬,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留條後路,做一個走向光明的人。

    迫害責任人名單:
    蘇州市前市長楊衛澤(已遭報入獄)
    蘇州市「六一零」人員:顧利群、何小弟,
    蘇州市平江區六一零人員:華文魁、尹月新,
    蘇州市平江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劉雙榮,
    蘇州市城中幹休所人員:
    吳榮林(書記,已退休)13128199029
    李萍(書記) 0512-65159072 13962104223
    金琳(副書記) 65159071 13776030419
    何建遐 65159071 18606210909
    李紅 65159070 13861328795
    徐清雯 65159070 19312621731
    陳建梅 65159049 13814838347
    浦保大 65159049 15895585113
    許福男 65159049 13506137029
    金主任安置處82280393


    監控與檢查

    鄭州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伎倆之二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風掃埃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共控制的大陸現在已經是一個監控社會,攝像頭幾乎遍布每一個角落。

    在城市裏,不光是公共場所,車站街道公園廣場、小區、單位、企業、商店,包括很多家庭都安上了攝像頭,甚至有些角角落落都是攝像頭。農村也普遍安裝了大量攝像頭。中國人只要離開家門,就每時每刻處於中共的監控之下。當然,你就是在家裏,還有手機和電腦呢,那更是貼身盯防的監控儀。

    在中共的監獄裏,監控和檢查可以說被利用的最順手、最頻繁,而在那些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獄部門,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甚麼下三濫的手段都使上了。筆者根據鄭州監獄的迫害情況,以管窺豹,揭示其邪惡伎倆與嘴臉。

    在鄭州監獄,集中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是九監區(原十三監區)。一直死心塌地追隨邪黨行惡的李喜龍、李廣興、尚紅章、牛小學等惡警,都曾經是九監區的主要負責人。李喜龍、李廣興,先後成了鄭州監獄邪教辦主兇。而在二零一二年遭惡報差點喪命的副監獄長詹貴超,十多年來,一直是鄭州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兇。近二十年來,鄭州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幾個惡警一直起著主要作用。

    在前期(剛入監)迫害階段,監控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製造恐怖氣氛,從心理和精神上給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每有新法輪功學員入監,先要給你下馬威,嚴格隔離,嚴密監控,妄立「規矩」,濫施兇威,企圖讓你感到極度恐懼緊張。

    然後,再讓所謂的「教員」(教員一般都是由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充當,真正邪惡陰險的極少,往往是各種各樣的邪悟者居多。也有普通刑事犯當教員的,那就甚麼都幹的出來了)出面充當「好人」,勸說哄騙欺瞞。有人唱紅臉,有人唱白臉。目的只有一個,讓你放棄信仰,放棄真善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

    當然,監獄惡人也知道,要徹底「轉化」法輪功學員,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的第一步目標就是追求形式上的「轉化」,拿原九監區分監區長趙紅濤的話,就是說──不管過程,只要結果。既然不管過程,那就意味著可以任意胡為了,毆打、辱罵、不讓睡覺、不讓購物、不讓打電話、不讓娛樂、長時間坐小板凳、太陽下暴曬、讓家人來鬧等等。甚至有犯人「不管過程」,自己在所謂的「四書」(「認罪書」,「悔罪書」,「決裂書」,「保證書」,其實還有個「揭批書」)上簽名按手印,硬說是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所為。而監區幹部也裝糊塗認可。

    隔離以前談過,那監控下流到甚麼程度呢?就是不讓你擁有任何個人的自由活動空間和時間,天天在一個小屋裏呆著,總有包夾形影不離,跟著你,盯著你,上廁所要避免與別人同廁,刷碗洗臉,要趁沒人時候,睡覺要臉朝外。如果在路上偶爾遇到老鄉或其他法輪功學員,打個招呼,遞個眼色,都不允許。直到你「妥協」了,「轉化」了,「表過態」了,才可能稍微寬鬆一些,但其實是外鬆內緊。

    這裏用來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包夾都是專門挑選出來的,一種是協助「轉化」的,一般要有些文化的,能言善辯的,侵財型犯罪和職務犯罪者居多。另外就是打手,專門挑那種人高馬大,脾氣暴躁,暴力型犯罪的。當然,也有既能狡辯也敢動手的惡徒,像「轉化」組的組長郝興文,就是這一類,備受邪惡獄警器重。

    這種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從入監開始,直到釋放前夕,從來都沒有放鬆過。尤其是對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有的竟然多年嚴管,一直到走,像法輪功學員白宏敏、李軍旗等,先在二樓嚴管,看實在沒招了,又轉移到一樓繼續嚴管。按照邪黨監獄的規定,嚴管不能超過三個月,可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往往是被嚴管半年、一年,甚至幾年。如果不調到勞動監區,就一直嚴管下去。

    嚴管是邪黨監獄的一種加重折磨手段,就是獄中獄,主要針對監獄裏有大過錯的犯人,是僅次於加刑的一種嚴厲處罰手段,輕易不使用。被嚴管者,飲食起居都受到嚴格控制,每頓只有一個小饅頭,湯菜都沒有,早上五點起床,坐小板凳,一直到晚上十點。有時還檢查監規(三十八條)背誦情況,背不出來,要挨電警棒。夏天,嚴管室熱的要死,蚊子一大片一大片。冬天,冷的要命,只讓蓋一條薄被子。

    一般犯人對嚴管都是談虎色變,哪個嚴管出來的人不得脫幾層皮、掉幾斤肉?可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時不時就要被監區拉去嚴管。九監區的嚴管與監獄的嚴管略有不同,主要目地是隔離,但更不講規矩,更不受約束,那些包夾都是監區的關係,想打就打,想罵就罵。沙坤,原來在六監區當積委會主任時,就瘋狂迫害過法輪功學員陸順民,後調到九監區,專門看管嚴管室,曾毒打法輪功學員李軍旗。

    如果九監區邪惡人員實在沒招了或者覺得有潛在危險的,害怕影響到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般法輪功學員就會調到勞動監區。勞動監區前些年也很邪惡,多用暴力手段對待法輪功學員。近些年大部份監區不怎麼用暴力了,管的也不那麼嚴了。但還有個別監區很邪惡,原九監區監區長尚紅章調到三監區後,三監區馬上一片烏煙瘴氣,血雨腥風,法輪功學員魏昆鵬被長時間加戴刑具。

    那些被強制「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表面上監控放鬆了不少,與一般刑事犯差不多,但實質上還是被嚴重歧視和迫害的。監區安排了許多耳目,秘密監視,每週彙報法輪功學員的動態,尤其是思想動態。你的言談舉止,只要涉及涉嫌法輪功和邪黨,一旦被發現,就一定會被彙報上去,就會有人找你談心。

    比如盤腿,哪怕是散盤,哪怕是盤腿看書,也會被那些值班的制止。更赤裸裸的,比如強制寫月「思想彙報」,這是法輪功學員特有的「待遇」,也是邪共特有的整人手段,對內對外都用。所謂的「思想彙報,」對法輪功學員而言,就是要你每個月都重複表態,每個月都強化妥協的意識,最起碼也要走形式,敷衍一下。當然,也有法輪功學員把所謂的思想彙報當成講真相揭露迫害的機會,這是那些邪惡最不願看到的。

    而在減刑假釋方面,這種迫害、歧視就更邪乎。法輪功學員要想減刑假釋,首先要經監獄邪教辦審核通過,它要看你是真「轉化」還是假「轉化」,它擁有一票否決權。邪教辦通過了,還要強制你把「四書」從新寫一遍,就是要反覆的羞辱、刺激你,看你到底要甚麼,即使明知是假,也要你真做,也要你形成心理負擔。

    而且在非法開庭時,邪黨法官也會重點針對法輪功學員迫害,要你誅心表態。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根本不存在減刑假釋的可能,即使被逼「轉化」的,也有很多選擇不減刑。二零一五年,國家為「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實施特赦,法輪功學員陳鳳鳴(參加過對越作戰)是鄭州監獄唯一符合條件的學員,已經公示出來了,但最後還是沒有特赦。就因為陳鳳鳴不認罪,不寫感謝信。

    在這個監控社會,監獄作為一個關押犯人的地方,監控是最嚴密的。鄭州監獄,一個最多關押兩千多人的小監獄,僅安裝監控就花了幾百萬,真可謂是全覆蓋、無死角了。邪黨的很多檢查已經改為網上進行了,叫做視頻檢查。而對於監獄來說,檢查是經常性的、隨時都可能發生的,這也是監獄的一個特點。

    而邪黨監獄應對檢查,也形成了一種模式:先通知,後檢查。不管多高級別的檢查,都要事先通知下來,要各監區做好準備,然後才來檢查,也就是走走過場。現在監控普遍了,就把大部份檢查改為視頻檢查。而即使視頻檢查,也是要事先通知下來,以免難看。

    有時,檢察機關,甚至相當級別的檢察機關也會來監獄檢查,要被關押人員舉報各種違規違法行為線索,或反映自身被迫害被冤判的情況。可每次的過程都是,來時勢頭洶洶,似乎要動真格的,被關押人員的反映舉報也很熱鬧,可最後總是了無聲息。

    一來二去,很多人已經看明白了,那些所謂的檢查,只是一種管理程序,從來就沒有想過為被關押人員解決點實際問題,尤其對於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更是對其反映的情況置若罔聞。法輪功學員陸順民,在二零零三年左右,被惡警陳友智把滿嘴牙用電棍搗掉,可如此瘋狂殘暴的惡行,陸順民多次舉報、控告,都沒有任何結果,最多就是表示調查調查,然後就沒了音訊。至今,陳某照樣穿著警服,在監獄裏趾高氣揚。也有被冤枉的刑事犯,常年申訴,每逢檢查來,就反映、吆喝,可多年過去了,還在被冤枉著。

    除了外部檢查,最頻繁最經常的還是監獄內部檢查,監獄的,科室的,監區內部的,每週都要有不止一次檢查。甚麼「五月一日」、「十月一日」、「過年」,那就不只是檢查了,叫大清查。每逢此時,所有被關押人員都要將自己的所有私人用品,包括被褥,都要統一搬到樓下,任憑監區幹部翻看檢查。遇到那些二百五,能把東西扔一地。而檢查,平時例行公事式的小檢查抽查,有些心術不正的獄警就專門挑法輪功學員的東西翻,幾乎次次不拉。

    監控再多,也是人在看。檢查再頻繁,也是走形式。如果人沒了正氣、道義、公德、良知,甚麼東西、甚麼政策、甚麼措施,一經人手,就會變形,就會從貌似有益變成實實在在的為虎作倀。比如監控,全覆蓋無死角,可它只看想看到的東西,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被打了甚麼的,一概看不到,或者說看到了,也永遠裝成沒看到。法輪功學員李軍旗被張建峰等惡徒當眾毒打,值班的還極其囂張地在走廊裏向其他法輪功學員挑釁,可這時,所有監控都死掉了,即使有人按報警器也沒用。而事後,惡警牛小學竟然還給法輪功學員李軍旗戴鐐。

    人在做,天在看。三尺頭上有神靈。當人徹底喪失了做人的根本,人不成其為人的時候,天懲就會到來。這不是瘟疫來了嗎?這不是劫難來了嗎?至今,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已經過億,報導出來的死亡人數已經二百多萬,還在攀升。這還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病毒還在持續變異,還在越來越具有傳染性和致命性。而被人們寄予厚望的救命稻草──疫苗,也越來越沒用。

    神目如電,大疫有眼,大疫的眼睛何在?大疫的眼睛看往何處?看往何人?就是那些不信神佛,還在死心塌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那些追隨中共邪黨,與真、善、忍為敵,與神佛為敵,與一切良知正義為敵的人;那些明知迫害真相,為了一己私利私慾,依然迫害不停的人;那些明知中共邪惡至極,惡貫滿盈,天怒人怨,而仍然妄想從中分一杯羹不願退出來的人;那些視傳統如寇仇,視道德如敝屣,迷信無神論、進化論,迷信科學,肆意妄為的人。

    人類已處在最危險的關頭,能夠選擇的時間越來越少,能夠贖罪的機會越來越少,神的審判隨時都會降臨。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你還要追隨邪黨邪靈到哪一天?你真的要自己的理性良知永遠死去嗎?大法的慈悲再洪大,也要你自己願意得救才行啊!


    媽媽把孩子的「預備黨員」檔案銷毀了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媽媽把孩子的「預備黨員」檔案銷毀了

    二零一五年上半年,黑龍江一個男孩在外市的一所重點高中讀三年級。他的媽媽為他在學校附近租屋陪讀。這個男孩的學習成績一直是班裏的第一名,在全年級是前十名左右。一天班主任找到男孩的母親,讓她替這個男孩寫「入黨申請書」,說:「學校準備發展他入黨。」

    男孩的媽媽是市政府機關的公務員,也是黨員。她認為孩子入了黨會對孩子的未來有好處,於是回到租住的房子裏就替孩子寫了「入黨申請書」。寫完申請書往起一站,腰突然疼的很厲害,都不敢動了。她想:「原來沒這個毛病啊,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樣了呢?」

    她很害怕。去醫院檢查,說是腰椎間盤突出引起的。之後又無緣無故的犯了多次,也相繼去醫院治了幾次。

    她的一位親屬是大法弟子。當這位親屬給她講「三退」的重要性後,她如夢初醒,非常痛快的退出了共產黨及曾經加入過的共青團和少先隊,並讓親屬幫孩子也做了「三退」。

    男孩考取了吉林大學。在去學校報到前,他的媽媽從男孩自帶的檔案袋中拿出了孩子的「預備黨員」的檔案材料,並徹底銷毀了。從此男孩媽媽的腰椎間盤突出症狀消失,工作順利,職務還晉升了,家庭生活美滿。

    男孩大學畢業了,在二零二零年疫情嚴重的三月份,通過網絡找到了一份滿意的工作。現在正在北京上班。

    遼寧婦女:「法輪功必勝,共產黨必敗!」

    雖然現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依然很嚴重,但明白真相的人卻不再懼怕中共的淫威。有位大姐跟鄰居們聊天時說:「悄悄告訴你們,法輪功必勝,共產黨必敗!」有人不解:「為啥這麼說?共產黨在中國可是一手遮天啊!」

    大姐小聲說:「遮啥都沒用!我看法輪功資料上寫的,瘟疫中死的差不多都是共產黨的人;都快死又活過來的都是及時敬念『法輪大法好』的人。現在就法輪功告訴咱真話,你們說,信真話的能活,聽共產黨的話的人會死,最後誰贏呢?」

    另一位阿姨說:「我家親戚也有煉法輪功的。我知道共產黨不好,是害人的。」於是大姐知道了周圍也有法輪功學員。

    大姐把這事告訴我,我誇她做得好,這也是在救人,積福德啊!


    內蒙古開魯縣法院杜鳳祥遭惡報死亡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國內蒙古來稿〕杜鳳祥,男,五十四歲,曾任內蒙古通遼市開魯縣法院審判廳廳長,身患癌症,於二零一八年突然暴死家中,當時連追悼會都沒有開。

    杜鳳祥在任職期間,曾經公開狂妄的叫囂:法輪功可以重判,判多少年沒人管,都可以自己說了算。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開魯縣法院對內蒙古通遼市法輪功學員王秀英、田雙江與妻子趙洪娟、通遼市開魯縣法輪功學員邱海珠與妻子叢秀榮、邱海玉與妻子李景霞等進行非法開庭。王秀英被非法判刑八年;邱海珠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個月,叢秀榮被非法判三緩五年;邱海玉被非法判刑四年,李景霞被非法判三緩四年。田雙江被非法判刑三年。

    作為一個法院的廳長,本應執行法律的公正與威嚴,懲惡揚善,卻隨意的踐踏法律,把法律當作打人的工具,給眾多家庭帶來無法彌補的痛苦和災難。

    人在世間做了甚麼都的償還,特別是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是天理難容。那些還在執迷不悟的追隨迫害的執法者,無論多高的權力,雖然眼下顯得多麼狂妄,但都將償還所犯下的罪惡。


    狂妄的供認

    文/洪宇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在中共的歷史教科書中,一直宣稱「十月革命開創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在封建制度的廢墟上建立了一個社會主義的美麗新世界」。

    在這個「美麗新世界」,人們被一種說法籠罩,那就是任何與這個「新世界」不一樣的東西,都是洪水猛獸,因此要「打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

    這個口號從1917年喊出來,一直喊到2021年,已經104年過去了,同樣的夢魘卻又一次一次上演。

    一、蘇俄立憲會議為何只存活了十二個小時?

    1917年11月7日,列寧率領布爾什維克宣告「十月革命」,而革命是以「民主」、「共和」的名義。列寧說,「蘇維埃政權保證按時召開立憲會議」,他還表示:如果布爾什維克在立憲會議選舉中失敗,他們將服從人民群眾的選擇。

    然而,在隨後的選舉中,大大出乎列寧的意料,布爾什維克總體上只得到25%的選票,而社會革命黨由於得到了佔俄國人口約80%的農民的廣泛支持,總體支持率達到了57-58%。如果在這樣的狀況開立憲會議,那麼法律、權力設置將使布爾什維克靠邊站。

    列寧最拿手的就是利用輿論造勢,無論如何佔據「道德制高點」,製造下一步行動的依據。於是,1917年12月26日,列寧在《真理報》發表了《論立憲會議》。他聲稱,立憲會議並不真正反映俄國民眾的意願,蘇維埃是比立憲會議「更高的民主形式」。

    2017年6月的《紐約時報》中文版刊出題為「列寧真是德國間諜嗎?」的文章,揭底了當年列寧發動十月革命的鮮為人知的背景。安﹒鮑﹒祖波夫主編的《二十世紀俄國史(1894─2007)》指出:列寧從德國獲得五千萬金馬克的支持,回到俄國秘密策動政變。

    列寧用德國金馬克創辦了數十種報刊,而發行量最大的《真理報》成為主要的輿論工具,影響了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的判斷。

    只要在輿論上形成既定事實,那麼一切就有了所謂的「民意」。隨後,列寧宣布成立「臨時的蘇維埃政府」,並宣布,立憲會議是「人民的敵人」。

    列寧先說制憲會議是人民意志完美的體現,隨後卻宣布「一切權力歸立憲會議」是反革命的口號。可想而知,在1918年1月5日,由「臨時的蘇維埃政府」主導的「立憲會議」是甚麼結果。

    當天,列寧親自在立憲會議的會場彼得格勒塔裏達宮坐鎮指揮。立憲會議並沒有按照列寧想像的方向進展,於是,立憲會議的警衛隊長走上台對會議主持者稱:衛兵們都累了,我建議你結束會議,讓大家回家。

    到此,所謂的立憲會議宣告結束。「世界憲政史上存活得最短的立憲會議」在布爾什維克用來福槍強行驅散下,總共經歷了12小時40分鐘,就徹底消失了。

    當有人向列寧彙報,告訴他立憲會議是怎麼倒楣的結束時,列寧擠了一下黑色的眼睛立即高興起來,然後奇怪的問道:「維克多﹒切爾諾夫真的乖乖的聽了指揮官的話,連哪怕一點反抗的表示都沒有?」於是他右側靠著沙發哈哈大笑起來。

    事情並沒有結束,在《真理報》之外,仍然有傳統的媒體發出聲音,列寧不允許這一切存在。列寧在1922年5月19日給契卡(克格勃的前身)頭子捷爾任斯基的信中說,給《經濟學家》雜誌撰稿的知識分子們「是最應該被驅逐出境的」。列寧強調說,「我們將長期淨化俄羅斯。」

    結果,三個月以後,一百多名俄國頂尖級的人文學者真的就被驅逐出境了。

    早在一百多年前,蘇俄已上演了這一幕:
    1、籌集重金
    2、輿論定罪
    3、非法律手段裁決
    4、維持高壓

    謊言永遠披上道德的外衣才出場──「利用輿論造勢,無論如何都佔據『道德制高點』,製造下一步行動的依據。」同時,它開口說出第一句謊話之後,就註定再要用無數個後續的謊話來掩蓋,直到,人們在高壓下也跟著它撒謊,讓撒謊成為新的社會常態。

    二、蘇俄戲碼在美國翻演

    時間流轉,104年過去了,剛才講述的俄國那一幕,卻在21世紀的美國上演了。這一次打的是民主招牌強佔「道德制高點」。也就是說,無論他們做甚麼,都是為了「民主」;不符合他們需要的,就都是「反民主」。

    近期,美國《時代》雜誌在《拯救2020年大選的影子競選秘史》一文中,披露了2020年總統大選前後,民主黨黨工、草根活動家、主流媒體、科技公司和企業首席執行官們組成的鬆散聯盟﹐在大選前和大選後採取的密集行動。

    1、籌集重金:
    《影子競選秘史》一文,證實了一件事情,這個隱秘的聯盟籌集到前所未有的鉅款。這些資金有多少?據聯邦選舉委員會2月10日公布的數據:民主黨共籌集資金32億多美元,是川普籌款的4倍,而且都花光了。

    2、輿論定罪:
    在《影子競選秘史》中,文章通篇都在反覆聲稱,「影子競選」是「與拜登競選活動分開的,而且跨越了意識形態的界限」。這些努力並不是為了顛覆選舉,而是民間所為,目的是挽救我們的民主,維護此次和今後選舉的公正性。

    川普和川普支持者的任何活動、立場或回應都被自動貼上標籤,然後被定格為惡棍;而「影子競選」卻自己貼上了令人不可思議的「高尚的標籤」。

    3、違憲鬧劇:
    在1月6日國會事件之後,以「威脅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安危」等等說辭被「高尚團體」及其媒體大肆炒作,還在國會裏上演了一場違憲的彈劾鬧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拒絕主持這場違憲彈劾,於是國會自己兼職法官、陪審團和證人,違憲、無視憲法的行為接連上演,最後辯方律師在世界的注目下,將彈劾者製造的「證據」與真實證據對比示眾,這場鬧劇以彈劾方眾人心懷各異、不敢再堅持而失敗收場。

    4、維持高壓
    彈劾鬧劇之後,事情並沒有結束,美國眾議院議長表示,國會將成立一個類似於「9﹒11委員會」的獨立機構,來調查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被攻擊的事件,如此等等。彈劾者的態度很明確,就是要維持高壓,因為自己製造或相信的每一個謊言,都要用一個接一個更多的謊言才能維持。

    謊言披上道德的外衣才能魚目混珠,肇事者來歷不正,就會因為自己內心的恐懼而頻頻打擊對手,指鹿為馬。

    三、狂妄的公認

    剛在美國上演的這場「影子競選」是一些甚麼樣的人幹的呢?《時代》雜誌在《拯救2020年大選的影子競選秘史》一文中,提到是進步主義、自由主義以及環保主義者。此外,文章承認,其中最重要的是,左派實際上確實控制了安提法(Antifa)、「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團體的活動。

    面對《時代》雜誌上這篇驚世駭俗的供認,偌大美國,竟然沒有記者敢去追、深入調查,重談大選結果的合法性更是已被高科技公司禁止的話題。

    共產主義的西方始作俑者葛蘭西早已說過,「你要做的是滲透到這些體制中,並對其進行改變,從內部使其極端化。」作為「輿論──法治──教育」的一環,1月20日之後,美國的一些左派大學已經在自己的校園網站上,公開把安提法作為正面運動來歌頌,教育和提升在校大學生、研究生、師資和歷屆校友對安提法的接受度。

    這裏需要指出的是,打著進步主義、自由主義、安提法(Antifa)旗號的許多組織都是共產主義的變種,他們的共同目標是:擁躉無神論,拋棄道德和信仰,崇尚暴力,砸爛原有的人類傳統秩序。

    歷史有如一幕大戲,當時間流逝,回頭一看,一幕幕居然如此相似,但遺憾的是,世人每每未能吸取歷史教訓,巴黎公社、蘇俄、中國大陸、委內瑞拉……,一再重蹈覆轍。而且,這一茬文明,地球上已經沒有可以搭乘「五月花」去投奔的新大陸了。

    然而,天道循環,非人力所能探知,人們不是常說,冥冥中早就註定了一切?再狂妄,最終也逃不出善惡有報的天律。蘇聯共產黨在外界沒有預知的情況下突然土崩瓦解,中共危在旦夕,美國的「影子選舉」結果又能對抗著走多遠呢?堅守對神的信仰者,堅守正義和良心者,都會看到那一天。

    俗話說,否極泰來。眼下最壞的是否已經到來?憑人力難以判斷。但是,當最壞的來時,最好的也就到門口了。這也是為甚麼信仰者永遠應該守護對神的正信。


    從小到大,我們排過的那些長長的隊……

    文/曉園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從小到大,不知道要經歷過多少次的排隊,那長龍隊伍排的腳後跟都發麻,只為了辦那麼一點兒事,找政府開個證明、蓋個章啊啥的。排到跟前的時候,有種快沖出牢籠擁抱自由的感覺。

    大家都習慣成自然了,中共自然也成了百姓的太上皇。滿滿的說不出的那個不要臉:「中國人多,事不好辦。家裏孩子多,做父母的難。」算算中共的官民比,領跑世界,怎就沒看見當官的排過隊,都是百姓在排呢?

    真要翻翻中國人的排隊史,活脫脫一部百姓血淚史,中共罪惡史,不知真相者難以置信。

    1.三十~五十年代:排隊鬥地主

    站隊第一,排隊第二。這是中共治下排隊政治學。排隊鬥地主、打右派、唾罵敵對分子是革命忠誠的表現。

    「打土豪分田地」「有土皆豪、無紳不劣」,中共從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四五十年代,以革命的名義搶劫私產。200萬地主被冤死。鬥地主時,搭戲台子,強迫全村人圍觀,有的還勒令村民排隊挨個上台扇地主耳光子。群眾鬥群眾,造下惡業無數,到頭來都是誰造業誰償還。

    1947年土改,河北省營井村村民呂某,積極站隊,將和自己平時無冤無仇的一個地主耳朵咬下來了,該地主後被槍斃。次年呂某生了個沒耳朵的兒子,兒子十來歲的時候,一把火把家給燒了,此子後來未娶媳婦,呂家絕後。呂某自己也知道是冤死的地主找他要債來了。

    2.五十~八十年代:排隊買米

    上了年紀的人大概都忘不了中共的票證經濟。那時,要買到基本生活用品,除了錢之外,還要有中共按人丁發放的各種蓋了紅章的票證:糧票、肉票、油票、雞蛋票、糖票、布票、煤票、肥皂票、自行車票等。有了這張「吃飯的護照」,百姓們就會在糧食局和供銷社前排起長長的隊伍。

    這「護照」成了中國人的「生死簿」。1961年夏,身在四川的吳宓準備到廣州探訪陳寅恪,陳寅恪寫信叮囑吳宓:「兄帶米票每日七兩似可供兩餐用。」1971年9月,一位中共公社幹部得知林彪「叛逃」的消息,直叫嚷:「不發給你全國糧票,看你能跑到哪去。」

    「大躍進」和大飢荒前後,物資尤為緊張,農民每天只吃3兩左右的毛糧,一年只有1.7尺布。1965年,鎮平縣發行的油票最小面值僅為0.0055兩,想像不了這需要何等精良的計稱器才能稱算的出來。

    3.九十~二千年代:排隊上訪

    「信訪」這塊中共本想為自己樹立的人權貞節牌坊,已經完全成了中共迫害人權的利器了。

    國家信訪辦附近近千訪民的後面,往往會暗藏幾千土匪般的中共各地截訪隊伍。古有逼上梁山,中共自己就是最大的山大王,百姓只能是被逼上訪。假疫苗事件、毒大米毒奶粉、強拆、退伍老兵待遇、金融爆雷等等各類上訪事件年年層出不窮,無一不是中共惡政導致的。中共把順民逼成冤民,把冤民逼成訪民,再把訪民打成罪民。

    也因此,中共國家信訪辦在百姓中贏得了「三騙胡同」的稱號。2016年,e租寶詐騙案的上海訪民吳玉芬說:「它一個胡同進去一共有三個部門,一個國務院信訪辦,還有人大,還有那中紀委的信訪辦,三個部門在裏面,叫三騙胡同,它們盡是騙老百姓的。」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申訴天津公安無故非法抓捕、毆打天津法輪功學員的惡性違法事件,法輪功學員理性的訴求與和平的行為贏得了在場警察的讚歎,一個警察說:「這就是德!」不料,這次中共歷史上最為和平理性的上訪行為卻被中共反誣成「圍攻中南海」,中共和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迫不及待的於1999年7月20日發動針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

    4.庚子辛丑年:排隊領骨灰盒、等核酸檢測

    辛丑年大年初一,按照當地人習俗,用於新年第一天祭奠亡靈的菊花,在市面上短時間內竟然脫銷,中共謊稱是疫情後的報復性消費,選擇性忽略了脫銷背後「燒清香」的習俗。在老人數量每年都增加的情況下,湖北省民政廳數據顯示去年第一季度該省就有多達15萬名老人突然間從老年津貼名單上消失。

    人們不由自主的想起去年3月23日,武漢家屬們在殯儀館裏領親人骨灰盒的那長長的隊伍。不讓拍照,不讓說話,人們忍無可忍的排著隊,排隊的丁先生心中充滿憤怒:「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屠殺。」「到現在為止,兇手還逍遙法外,你說我接受得了嗎?」從3月23日到4月5日,每天領走500個骨灰盒,單這一數據就高達65000個。

    庚子年,武漢市民刻骨銘心的一年,中國人不應遺忘的一年。中共卻以抗疫戰勝者的姿勢戲謔著人類的智商,碾壓著國人破碎不堪的心靈。

    去冬今春,變異病毒讓多個疫區的民眾排起了一串串長龍般的隊伍,北方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核酸檢測人海戰術又一次支撐起中共的抗疫神話。從五十年代炮製「半夜雞叫」煽動仇恨鬥地主,到大半個世紀後的庚子辛丑年半夜核酸檢測,編纂抗疫神話,中共賺得糞土名,坑了億萬民。

    5.時代大覺醒:排隊爭退黨

    羅馬尼亞共產極權在倒台之前,流傳著一個關於排隊的笑話:一天大清早,在一家肉鋪前許多人排長隊等候買肉,十分辛苦,但能否買到還是未知數。一個市民罵罵咧咧:「全是齊奧塞斯庫搞的。現在我去把他幹掉!」說完便氣呼呼的走了。一會兒,此人返回,繼續排隊。其他人就問他是否把黨幹掉了。他一言不發。大家就罵他是膽小鬼,放空炮。他實在忍受不了,就大聲說:「那裏的隊伍排得比這兒還長!」

    2004年,《九評共產黨》問世,揭開了退出中共運動序幕。至今已有超過3.7億人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2007年,當退黨人數超過2000萬之後,在韓國出現了當地中國人排隊退黨的熱潮。韓國蔚市退黨中心代表河連玉女士說:「有一天,我們去了中國人比較多的工廠區,沒想到那些中國工人一看到我拿出退黨宣傳單就排隊要退黨。其中一個中國工人因為工作時間到,來不及退黨就離開了。我到現在還非常清楚地記得他很著急的神情。」

    2020年8月,前鳳凰衛視記者張真瑜表示,三退活動目前在大陸已人盡皆知,「包括有一些(中共)要害部門的官員、家屬、甚至孩子,在海外的一些留學生,或者一些親共的媒體(員工),他們本身自己在背後就參加了這個三退的活動。現在都看到了共產黨目前在世界上面臨的一個窘境。」

    2020年10月,美國正式實施共產黨員移民禁令後,「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數據顯示,僅10月3日到5日這三天,在該中心網站上以真名辦理《退黨證書》的人數就增加了幾十倍。

    盤點中國人一生中排過的那些長長的隊伍,邪惡、淒慘、悲情、滑稽、無奈,雜味紛呈,究其根源,都是邪惡中共強加給中國人的。如今的「三退」這支最長最壯觀的隊伍,中國人,都應去排上這支隊伍,千萬不要錯過,只有三退後,天滅中共時,中國人才能避禍為安。


    觀神韻 體悟發正念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神韻的舞蹈演出,震撼了世界藝術家,個人的舞動已如一朵令人讚歎的奇花,而十八個人的變幻莫測流動組合,讓人在目不暇接中,體會到神韻的盡善盡美和巨大能量。

    無論彝族少女、藏族姑娘、凌波仙子、月下佳麗,還是英武少年、女真獵手、書院儒生、山中修者,男則陽剛,女盡嬌柔,陰陽兩正,俗則質樸,仙則清靈。四肢手足、頭頸肩背,皆能千言萬語,長袖、 裙擺、 扇子、手帕、抹布、弓箭、菜刀、鍋勺……都能翩翩起舞。每個人都是舞林高手,而更難能可貴的是大家配合的如同一體,高手連高手連高手,生成了一個天工至巧的奇蹟。

    神韻同修如何配合的那麼好呢?我思索著這個問題。

    第一:他們一定都根據藝術總監的安排做,一點不打折扣。因為這麼多人,這麼多變化,還要配合樂曲,差一點就亂了。

    其次,作為個體,我們能看到每個人都是全身心投入,每個動作都用全力,每時都用全力。記得一位攝影家讚歎神韻:每個瞬間都可以入畫,這在其它任何表演上是不可能的。不用越位,都做好自己那部份,就成就了整體的力量。

    大法弟子最大的配合項目大概就是四個整點發正念。我回頭看看自己配合的怎麼樣呢?有時晚上十二點睡著了,有時寫東西忘了看點了。總覺的自己無足輕重,這麼多人呢!可是就是我這種打折扣和那些與我一樣的同修,因為這個事那個事,錯過整體發正念,影響了整體的威力。

    二十年很長,五分鐘很短,正念發了二十年,也沒有一次正法弟子全體每個人都到位、發好五分鐘。至今,中共還能在大陸以「清零」名義大面積騷擾、抓捕、判刑大法弟子,迫害正義律師與覺醒的民眾;在海外,頻頻作亂,連神選之人都被攻擊、盜選、誣陷。對此,我們不能僅僅找找自己執著就完事了,更不能把壞事說成好事就完事了。那正法弟子的責任在哪裏呢?

    從自己做起,從此時做起,發出正法弟子的正念,每一次漏崗、混事,都是對整體的影響。試想,舞台上一個演員錯了,整體完美就被破壞,一個演員不到位,整體效果就達不到。


    讀《把庭審變成指控中共犯罪的過程》有感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同修在《把庭審變成指控中共犯罪的過程》一文中提出了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律師在法庭上給同修做無罪辯護,起到震懾不法人員的作用。但是無論律師辯護的如何到位,最後判決書上一句「不予採納」就把律師的無罪辯護給否定了,而對同修的迫害還是按著他們內定的計劃冤判同修,使得辯護未達到應有的作用。後來在營救同修過程中變換了一種方式,在確保做無罪辯護的前提下,重點放在詳細揭穿警察和檢察官的違法之處,把辯護變成揭露警察綁架、逼供、檢察官瀆職等諸多違法行為。同修還要求庭審中,律師揭露他們的違法行為必須記錄在案。這樣就至少減輕同修被迫害的成度。

    這種營救方式非常好。我建議,也可以把這種營救方式提前,在公安與檢察院階段也可以實行,這樣有時可以促使案件在開庭前、在公安與檢察院階段時就可能結束迫害。我地在二零一六年前後在營救被綁架的同修中,聘請的一位律師,主要就是採用控告方式,在這位律師一介入案件時就開始控告辦案人員非法辦案,有時案件還沒有報到檢察院批捕的時候,控告信已經到達檢察院了,起到了比較好的效果。這種方式,如果律師不願意控告,被迫害同修本人也可以去控告。

    我自己就曾有這樣一段經歷。

    二零一六年,我與一同修在張貼真相時被綁架,先被治安拘留。因為我們是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經歷過一些迫害未被轉化,所以當地那個國保大隊長認為可以辦成大案了,經過一番準備後,我們被轉為刑事拘留。被綁架時家中無人,他們肆意妄為,捏造證據。在治安拘留時父母會見我時告訴我,他們索要扣押清單時警察要他們簽字,他倆不簽,警察就不給他們扣押清單了。面對公安不法人員的執意迫害,我不再有甚麼想法了。當轉為刑拘時,我就開始寫控告信,一一列出:辦案警察提審時從不出示警官證,還說沒有必要、不著警服;不告知我違反了哪條法律;拒絕提供扣押清單。因為我拒絕體檢,在看守所大廳時當看守所問有沒有體檢?我答:沒體檢。但還是被國保塞進去了。所以,我指控國保為了達到(加重)迫害我的目地,托關係走後門把我關進看守所。

    第一次會見律師時,我把一封控告信交給了他。我非法律專業畢業,也非文科畢業,我想讓他把我的控告信修改一下,使之更正規,更符合法律文書形式。可他對我的控告信讚美了一番後,甚麼也沒有做。以後再會見時,我問他幫沒幫我把控告信遞送各級相關部門,他笑而不答。我開始不滿,後來悟到:揭露迫害是大法弟子的事,不能依賴常人。所以我就一封封的自己手寫控告信。寫好後由監室獄警交給駐所檢察官,由他們按我的要求發給公、檢、法各級相關部門:控告、申控、紀檢、督察。由於是手寫,所以我會不斷的進行補充、完善。送達的部門得寫明確,不知道可以問駐所檢察官,一次我寫了一封反映區檢察院違法的信交給駐所檢察官,後來我問他們轉交了沒有?她說:那是寫給我們的。我明白了,他們鑽了我的空子,我沒寫明最後應轉交哪個部門。駐所檢察官是不會親自處理事情的,你不寫明交給哪個部門,他就把信扣下了。原來駐所檢察官與看守所之間是互不干涉,駐所檢察官是和事佬,可一旦他幫著傳遞控告信時,也就得罪了公安。

    至於控告信是否符合法律的規範文本,師父也借駐所檢察官之口告訴我:你就按書信形式一條一條寫出來就行,把事實陳述清楚就行。我就拋開了控告信非得像個非常正式的法律文書的執著了。

    我體會:只要你願意去做,師父會幫助你的。在整個階段,我會敏感的捕捉到一些有價值的信息,繼續投遞控告信時我會及時修改控告信、補充內容,像非法證據予以排除這樣的術語是師父點化給我的,我自然而然的想起來了。在案件進入檢察院階段時律師可以閱卷了,我讓律師閱完卷後再來告訴我。這樣,我把控告信修改的比較完善了,其中一條,因為抄家時家中無人,辦案人員拒絕提供扣押清單等,這些採用非法手段取得的所謂證據我要求按非法證據予以排除。同時事件當天被扣押的材料也被他們嚴重充水了,我提出未當面進行清點、可以調取監控,也要求按非法證據進行排除。而且對於那些所謂抄來的資料我也進行了合理的分析,指出其偽造的荒謬。後來我又無意中得知被收押時國保帶了一張體檢報告,所以在控告信裏我將「托關係、走後門」塞我進看守所改成「偽造體檢報告」。同時我也指出,偽造體檢報告是需要其它單位、不同部門配合才能完成,而抄家偽造證據只要公安一個部門就能完成了。

    被關押時許多普通在押人員,包括一些大法弟子,認為公檢法是一家的,控告信寫了有甚麼用?誰管你?其實不是,師父說了:「講清真相驅爛鬼」[1],可以起到震邪滅亂的作用。其實他們也確實非常關注你的控告(大陸公檢法執法犯法的很多,但被控告的還是很少),你的控告信在哪兒有改動了?又涉及誰了?他們非常仔細的在裏面對號入座。

    就在那次我把他們偽造體檢報告的事加上去後,一次提審,那個提審的小警察帶我出來,不像往常非要我穿號服(當時環境沒有完全開闢出來),而是非常親切的與我套近乎:你進來時沒有體檢,我們這裏沒有你的體檢報告。我有點詫異,心想:談這個幹嘛?我隨即認出她就是我當時入所時的那位接收警察。之前在與看守所交涉時他們一直說:你沒體檢是因為你不體檢,不是不給你體檢。而在當時我控告的是辦案公安,並沒有把看守所列入被告,但這一條涉及到看守所了,涉及到她了。控告信是不封口交給監室獄警的,由監室獄警轉交駐所檢察官。這封控告信6、7頁,僅在這一頁的這一條中的一、二行與之前的一封不同,他們都發現了。你說他們能不看嗎?能不關注嗎?

    出來後到區公安分局要東西,一個警察問我:你告我們啦?!我反問:信收到了?他說紀檢轉交過來了。

    在法院階段時法院第二次提審時,那位書記員遞給我刑事裁定書,他再也板不住面孔了:檢察院撤訴了,你過幾天就要出去了。我連問了兩遍:真的嗎?然後說:你們總算幹了一件好事!他突然高興而興奮的說:「你上次(指拿起訴書時)和我說的(指公安違法等)我都跟他們說了。你的(控告)信寫的好!」然後建議我參加司法考試,看的出他是真心的。其實只要不是註定要被淘汰的生命,誰都希望被大法肯定。隨後檢察院下達了不起訴決定書,此案在我這塊全部結束。不起訴決定書同時給了公安一份。而那位一同被抓的同修,家中幾乎沒有抄出甚麼東西,最終被判了一年半,因為檢察院已經明白真相了,公訴的建議刑期就很短:七個月到一年半,而我們在第一次拿到起訴書時就已經七個多月了,他開庭時已經就快一年了。除了零口供外,他被關押中幾乎甚麼都沒有做。

    師父在《濟世》中說:「講清真相驅爛鬼」,我們的控告信就在起著這個作用。你和他講大法真相,他說我知道你們是好人,可以喚醒一部份人,但在壓力下他不能保證他不繼續參與迫害;你和他講法律,也能喚醒一部份心智尚存的人,可有的人他會說:我們不講法律。可是你拿他的這句話去控告他,他會收斂的,他也許比你還迫切的希望結束這個案件。這個案子不終結,這句話就會不斷的發酵,就會在他的圈子裏傳遞。人是自私的,他最關心他自己的利益不受觸碰,不管是現在的還是未來的,他幹壞事都不希望別人知道!

    一個案子,是公、檢、法同時決定的。如果一名修煉人要被釋放了,他們中的任何一方都不願意擔責任。所以如果只想在法院階段無罪釋放一名修煉人,太難了,法院就是明白了真相他的壓力都很大,檢察院與公安才不願意背書呢,所以一切的營救應從迫害最初就開始。只有公、檢、法相關人員都知道真相了,或者都知道自己在犯法,他們都願意不再犯法,營救才能較順利的進行。法庭上慷慨陳詞固然很好,但是太悲壯了,即使能被放,此時我們的同修一般來說已經被實實的關押了八、九個月了,甚至一、兩年,長期的未學法,正念一般被挫鈍了很多。

    當然寫控告信時也應該慈悲、心態純正。回顧這件事,我發現控告確實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我仍然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究其原因:爭鬥心太強,氣憤心太強!其實何止這件事,這些年遭受的迫害之嚴重也都有這個原因。而我認識的太晚太晚。控告信裏在揭露迫害部份除曝光了邪惡外,語氣不善,透露出的是不滿、氣憤,還是對執意迫害的警察的嘲諷。這些人的因素是解體不了邪惡的。但直到我離開看守所時檢察院的那個小伙子來辦的手續,我一直在揭露這次哪哪在違法了,他一直默默無語在填寫東西,直到他站起來看我時,我看到他的眼神才閉上嘴巴,他的眼神是愧疚、無奈。

    爭鬥、氣憤是人心。師父說:「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2]即使當時能噎住對方,但負作用很大。近幾年的營救同修中發現,有的律師年輕氣盛,很在意開庭時的慷慨陳詞,很過癮,而忽視在公安、檢察院階段的講真相。有時我們要求他們把新聞出版總署50號令告訴檢察院的人,可他要把這個放在開庭中作為爆料。

    一次陪同一位三十出頭的律師去公安,我們在外發正念,他進去了,很快就出來了,問他怎麼樣,他說:我就說了兩句:一個是2000(39)號文公布的14種邪教裏沒有法輪功,一個是辦案終身制,你們好好想想吧!當時同修很痛快,覺的教訓了他們一頓,挺出氣的。我聽了覺的不對勁,後來證明這效果並不好。案子當時是被退到公安的,隨後也就十天左右,案子就飛速的到達了法院,這麼快,中間還有檢察院呢!後來法院強制被關押的學員解聘律師,而且是在律師會見她時書面解聘這位律師!然後很快的開庭,且給她指定了他們的律師,開庭未通知家屬。這在本地是絕無僅有的事。以前那些人會欺騙家屬、讓家屬解聘律師;也出現過威脅律師,讓律師退出。雖然體現了邪黨之邪,但另一方面這真的與當時那位律師的處理方式有關,與我們未及時制止補救有關,他們在報復。迫害這麼多年了,這些邪黨的辦案人員不能說一點不知道法輪功不違法,末日的絕望能不恐懼嗎?師父說:「沒有任何希望了的生命會無惡不做。」[3]可是承受後果的是我們的同修啊。我們不是在救度眾生嗎?只要不是那些罪大惡極的生命,只要還活在世上的,不都是在等待救度嗎?最終救不下來那該淘汰時也不是我們的事,我們只有救人的份。所以那樣做效果真差。

    即使控告,基點依然是為他,阻止他繼續犯罪是為了最終救度他。控告中有著大法弟子的慈悲與善良,法就會展現他無邊的法力。營救同修,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參與迫害的人員救了。

    此事過去數年了,其中的教訓與經驗都很多,一直想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但一想寫就心血沸騰了,無法成文,現在發現主要就是怨恨心與爭鬥心在作怪。

    現借此機會寫出一、兩個側面與大家交流,不當之處還請大家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濟世〉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放下利益心 善解宿緣

    文/山東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二零二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我與本村的二姐一起去俺村的油坊加工花生油。

    油坊的生意挺好的,一家一家的排隊擠油。別人家擠的時候機器正常運轉,可是輪到我擠的時候機器突然出了故障,花生米從機器往地上撒落,老闆看此情景趕忙把機器停了,忙了好一會兒,才把機器修好了,結果怎麼也擠不出油來。老闆的妻子忙活著,發現原來在維修機器時在鍋裏炒的花生米忘了加水,這樣老闆娘反覆的擠,累的她不停的抱怨她丈夫。

    這時我想這件事為甚麼會讓我遇到,是不是我有顆甚麼心?利益心?面子心?我馬上意識到自己修煉有漏,可能有顆利益心沒去掉,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心想隨其自然吧!我要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

    過了一會兒油擠完了,一過枰我愣了,192斤花生米才加工出68斤花生油,說好我把花生餅賣給他,老闆的妻子過來和老闆嘀咕了幾句,然後男老闆說:「今天這事就不用收你的加工費了,把賣花生餅的錢給你。」我雖然心裏沒有坦然放下,可我是個修煉人不能執著這點利益。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我也真的沒有與老闆計較,我發自內心的對他說:我給你加工費,油出多少算多少。男老闆一聽,誤認為我要訛他的油,就對我大發雷霆,這事一開始就衝著我的心性來的,我的一番謙讓,換來的是老闆的反向理解。

    在場排隊擠油的人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他們聽明白了,說我沒有訛他的意思,我真的沒有與老闆計較的想法,把加工費如數給了他。我看他們從白天幹到晚上,老闆的妻子又有病在身,我反而對他們產生了悲憫之心,我要不修法輪大法內心是不會這麼想的,更不會給他們加工費,這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大多不是甚麼大事,矛盾來時都要爭個你對我錯,師父讓我們修煉人在矛盾面前向內找,在這件事上我放下了幾十元錢的利益,換來的是與他人宿緣的善解。回到家後,我沒有把事情告訴未修煉的家人,換來的是家人和睦,因為不修煉的家人知道了很難做出理智的事來。

    第二天姐姐過生日,叫我去吃飯,趕巧又遇到了油坊老闆,我主動跟他打招呼,很坦然的放下了昨天的事,感謝師父為弟子安排了一次提高心性的機會。

    弟子要勇猛精進實修,多救人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在派出所八小時勸退七名警察

    文/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上午九點半,我在行政服務中心附近講真相、勸三退。這裏有很多轎車停在道路的兩邊,車窗都開著,我就給坐在車裏的司機講真相、勸三退,大部份都接受並同意三退,不一會我就發了十幾份真相資料,勸退了六、七個人。

    當我接著給另一個司機講真相並給他一份資料時,突然從車裏出來三、四個警察,從兩邊把我圍了起來,其中一個警察手裏還拿著一份我剛發的真相資料問我:「這是你剛發的嗎?上車吧!」我說:「我不上車,我又沒違法,為啥抓我?你們才是非法的,是執法犯法!」他們幾個人連推帶拽強行把我弄到車上。

    一路上我給他們講真相。

    到了派出所我就盤腿坐在大凳子上發正念,並向內找,求師父加持我。

    發了半個多小時正念後,他們把我包裏的真相材料、光盤還有老年證和家裏的鑰匙等東西全部搶去,把我關在另一個房間的一個小鐵籠子裏。我質問他們:「我犯了甚麼法你們把我關起來?!」他們叫來兩個女警察看著我。當時我甚麼也不想,一點怕心也沒有,就利用這段時間加大力度發正念、向內找。心想:「既然他們非法把我關到這個邪惡的地方,我就正念正行。」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

    我高密度發正念,感覺到身體在旋轉,好像坐在半空中,說不出的一種大自在、舒服的感覺。這時進來幾個警察,要給我照像,我問:「你們幹甚麼?」我轉過身,不讓他們照,我說:「我為你們好,要是配合你們,你們就是做壞事了,那會遭報的,你們的家人都會受連累。」他們沒照成就走了。

    我繼續發正念,找自己有甚麼人心,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太不注意安全了,只因為那個地方辦事的人很多,有很多高級轎車,大多數人都能接受真相資料並三退,在那兒呆的時間過長,還生出了歡喜心,就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很後悔,對不起師父,給師父添麻煩了!又想,我既然被他們綁架到這裏,那就正念對待,救度他們這些警察吧。師父明示:「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想起師父講的法,我就渾身有力量,師父在加持我,謝謝師父!我持續發正念,滅掉派出所的邪惡因素。也不知發了多長時間的正念,我想該給這兩個看我的女警察講真相了。我就先講我修煉大法後身體受益,十八年沒吃過一片藥。我還給他們講了我拔牙的故事:我拔了四顆上牙,沒讓醫生打麻藥。當時醫生都說:「你都七十多歲了,不打麻藥不行,這是上牙,直通腦子,出問題怎麼辦?」這時診所裏其他的人都驚訝的看著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給屋裏的好幾個人做了三退。醫生笑著說:「我真服了你這老太太了!」我對醫生說:「這是大法師父本事大,你佩服大法師父吧!」就這樣醫生順利的給我摘掉了兩顆牙,我一點都不覺的痛。隔兩天又拔了另外兩顆。

    這兩個女警察聽得都驚呆了,我又講為甚麼要三退,講甚麼是法輪功,中共為何和怎樣迫害修真、善、忍的這些好人等等。這兩個女警察很順利的三退了。

    這時進來四、五個警察,有一個抱著一大包書擺在地上,我一看這是我的大法書和三張師父法像,我儘量鎮定的對他們說:「你們非法抄我的家,這是犯罪,會遭報的。」他們把鐵籠子的門打開,我過去要撿起書和師父法像,他們就開始給我照相,我趕快背過身不讓他們照,他們就一起動手,拽胳膊拽手,強行叫我按手印。我把我的手壓在身子底下,他們就把我的手拽出來,我把兩隻手握的死死的,他們累的直喘,也沒扳開我的手。這時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師父好!」我的喊聲很大,想必大馬路上的人都能聽到。奇怪的是,我喊一句大法好,這些警察也跟著說「大法好」。他們累得精疲力竭,就放開了我的手。我說:「我是大法師父的真修弟子,我不會給師父和大法抹黑的,我堅信師父和大法!」他們一聽,有的悻悻的走了。

    有一個警察又把我推進籠子裏。我又加大力度發正念。

    這時一個大個子臉黑黑的警察說:「你不配合,就關在裏面。」我說:「你說的不算,大法師父說的算。」他說:「你師父在哪?怎麼不救你出去?」我說:「大法師父告訴我給你們講明白真相和你們都三退後才叫我回家。」他一聽,轉身就走。

    我繼續發正念。這些警察在走廊裏大聲議論我都聽得到,有個說:「這法輪功老太太真行!」有的警察還把頭伸過來看我,我說:「你們進屋來,我給你們講真相。」那兩個女警察也說:「叫老太太給你們講一講,給你們退黨。」那幾個警察都笑了,我知道他們背後的邪惡滅掉了。

    過了一會,他們把籠子打開,叫我到另一間屋子去,再次讓我配合他們。我就抓緊時間給他們講真相,一個警察可能是個他們的頭,拿來一個大本子,想叫我配合他。我說:「我早就告訴你們了,我不會配合你們的,你把我給你們講的真相都寫上去吧。」

    他按他的意思寫了一個東西讓我看。我說:「這不是我講的,更不是我寫的,我不看,更不承認!」叫我按手印我也不按。這事就這樣草草的結束了,還是沒達到他們的目地。我跟他們講:「你們太可憐了,在無知的替江某某賣命,你們才是真傻子。」他們趕緊把我又關到籠子裏。

    下午四點多,那個大個子黑警察又來了,告訴我一會就讓我回家,還說:「是你師父叫你走的。」我說:「你姓甚麼?快三退吧。」他180度大轉彎,爽快的答應了,我給他起了個化名三退。

    這時,可能是頭頭的那個警察把門打開說:「辦個手續回家吧。」

    到另一個房間,我給兩個警察講真相,讓他們三退,別錯過機會。我只顧給他們講真相,沒時間回答他們的問題。

    就這樣,在這個派出所我給七個警察做了三退。

    這時一個警察對那個頭頭說我還沒按手印呢。那個頭頭說:「沒按就沒按吧。」

    他們催我走,說:「你老伴在門口等你呢!」我說,「把我的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還給我,我馬上就走。」他們說這些東西不會給我的。我說:「這是我的東西,一定得還給我!」他們好幾個警察強行把我推了出去,把大門關上。我大聲對他們說:

    「那些東西是我的,你們必須還我!我還會來拿的!」

    就這樣,我被非法關押了近八個小時回到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我在單位大會上退黨

    文/黑龍江大法弟子 林峰(化名)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六年初,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的前後,我在本市的建築工程公司工作,曾多年在公司二級單位擔任著領導副職、正職的職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們本地區基本上就失去了戶外煉功的合法修煉環境。但我還是堅定的修煉著。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們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回來,被當地公安分局和國安迫害,把我非法關押在當地的看守所27天。

    回家後,我所在地的公安分局、派出所和街道辦人員多次來找我,和我談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問題。上級公司也給我本人和單位施加壓力,他們都讓我放棄修煉,但是這些都被我斷然拒絕了。他們這樣翻來覆去折騰幾次後,看對我採取的甚麼措施都沒有用,又怕影響到單位的考核達標,企業晉級等,就將我的情況上報到市組織部門。

    一段時間後,我工作單位的書記來找我,對我說;市裏組織部讓我一定退出法輪功的修煉和一切活動,否則就降職降薪,甚至開除我的(邪黨)黨籍。他又跟我說,我現在可以給你頂著不辦,實在頂不住的時候,那怎麼辦?因為我曾多次和這位書記講過法輪功的真相,他也認為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我對他說;你也不要在我的這件事情上有甚麼壓力,我既沒做壞事,又沒違反國家哪條法律,法律上明文規定信仰自由。法輪功我是堂堂正正的修定了,我絕不放棄,本地區就剩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人,那就是我了。

    在這期間,基於上面的壓力,單位免去我的辦公室主任的職務,降為一般科員,我的工資也降為科員的工資。

    這樣一直拖到二零零一年大年過後三月份的一天,單位的書記又來找我說;市組織部來電話,又催這件事情了,讓我們趕快拿出處理你的意見。我是頂不住了,我要不處理你,組織部他們就要處理我們了。我對他說,謝謝你了!你已經盡到責任了,我不會連累你的。我要退黨,我要退出共產黨這個邪惡組織。他當時聽了很吃驚!沉默一會兒,他說;那你就寫個退黨申請吧!我說;不!我不寫申請,我要寫退黨聲明!

    在三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單位召開機關黨員大會,專題討論我的聲明退黨的問題。參加會議的黨員和職工大體上有四十人左右。單位的書記親自主持會。在會上,由我先發言。我首先宣讀了我的退黨聲明書。之後,我又進一步的說明我退黨的理由。我首先向大家介紹我為甚麼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其次我又向大家介紹了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再次我又向大家說明黨組織強行逼我在法輪功和黨籍上做出選擇。最後我說:我選擇修煉法輪大法是我今生做的最對的一件事情。我懂得了人生真正的意義,我沒有枉生一回,永不後悔,我非常的欣慰與自豪。黨組織硬逼我做出選擇,那我首先選擇的就是:法輪大法,我今生今世修定了,至死不渝,永不放棄!我在這裏再一次聲明:我退出中共黨組織,從現在開始和它沒有任何關係了。最後我又說,我也建議在座的各位同仁們、同事們,都能利用一點兒時間拜讀一下《轉法輪》這本書,能了解到書上都寫了些甚麼!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兒,首先要親口嘗一嘗,然後再評論。如果要能夠修煉法輪功,那最好的了,「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1]。

    我發言後,參加會的部份黨員和職工也發表了一些看法。有的說,你是多年領導幹部,不讓煉就別煉了,你也擰不過人家,不能和組織對著幹吧;有的說,法輪功好能祛病健身,上面不讓煉,那你就改練別的功法唄,不也能祛病健身嗎?也有的說,你是多年的老黨員幹部了,要是甚麼都沒有了,這不可惜嗎?今後你的孩子怎麼辦,家庭怎麼辦?……

    最後主持會議的書記說:大家都熟悉和了解林峰,他是一個組織能力、工作能力都很強的幹部,不存在其它的問題,就是在煉法輪功這個問題上不轉彎兒,別不過勁兒來。市裏組織部都不讓煉,那我們也沒有辦法,他既然決心要退黨,那就讓他這樣選擇吧!

    就這樣,在二零零一年三月份,我退出共產黨這個邪惡的組織。從那一刻開始,我的心裏非常的痛快,思想上非常的輕鬆,減少了許多雜念,執著心,就一心想好好的修煉。

    我深知這是師父在加持我,把中共邪黨控制多年的邪惡因素給拿掉了。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得法五週年 我接到了他的道歉電話

    文/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五年前的今天,我得法了!從新回到師父身邊,踏上修煉路,那無比激動的心情,至今仍記憶猶新。五年後的今天,就在這得法紀念日的上午,我正在看真相視頻,電話鈴響了。我暫停視頻播放,趕去接電話。拿起電話,是我現單位的一個曾經的同事A,我和A的故事還得從頭說起。

    A來我單位工作是由我介紹的。由於我單位前任總包(工程總承包人)因資金騙局退場後清算的問題,A一直沒有按常規拿到工資。於是,A以我介紹他工作為由,利用我修煉法輪大法的事實,私下裏找我墊付他的工資,態度甚是惡劣,多次在我辦公室,當面威脅我說:你給我解決工資或者你直接墊付我的工資,哪天哪天我拿不到錢,我就去告你是法輪功(學員)。我說:我給你介紹了工作,你不感激我,怎麼還這樣對我?我給你做了三退,你不也在大法中得到好處了嗎?

    A原來失眠,「三退」後,記著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天後,他就跟我說,他睡眠比原來好多了,念著念著就睡著了。沒想到,A這時竟然矢口否認:我沒有得到好處。

    我為這個無知的生命感到惋惜。我說:我最起碼是為你好,你也不能這樣對我吧?A居然回答說:我不管,哪個影響到我的利益,都不行,影響到我的利益,我媽、老漢(方言,父親的意思),我都不認。我說:你怎麼能為了利益這樣呢?他很囂張的說:為了利益,我甚麼都做得出來,我要見到錢,不然,我就去告你(煉法輪功)。

    A走後,我靜下心來找自己:近一段時間,我有沒有哪裏不符合大法?或者我真欠他的?或者我應該給他,免得他告我,那樣也會害了這個生命的?想到這裏,腦海裏馬上冒出監獄、受迫害的景象。我立刻警覺起來:不,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師父沒有給我安排這樣的路,不該承受的我絕不要。我就堅信師父,堅信佛法無邊,一切順其自然,修煉的路一定是走得通的。

    首先,大法弟子不是常人眼中的「唐僧肉」;其次,常人要怎麼選擇是常人的事。於是,我每天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依然正常上班,依然利用職務之便,講真相、勸三退,按照大法要求指導自己的言行。這讓工作現場的所有人耳目一新:其它工地上的管理人員一個比一個愛罵人、訓人,官越大越會擺架子,大家說我這個項目經理怎麼從不罵人?怎麼那麼和善?

    在街上餐館裏,碰著的工人也說:您一點架子都沒有,好和氣,您真好,我們就願意和您相處。我說,人與人之間就應該和和氣氣的相處,現在的人都變了,你要在街上問個時間,他都懷疑你要打他主意似的,人與人之間最根本的信任都沒有了。餐館老闆和顧客們都笑了。

    在項目部,有機會我就跟管理人員和工人講大法真相,講以前我可不是這樣,我現在是修佛的,師父教我按真、善、忍做人,然後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福益社會,現在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使項目部很多人明白了真相。

    關於A的事,因涉及到前任總包因資金騙局退場後清算的問題,一時無法辦理。而我也從原總包現場負責人變成了開發商的項目負責人,依然是本項目現場負責人,既是甲方又是乙方。過程中,前總包結算辦到甚麼程度,我就為A辦理到甚麼程度,不因他對我的態度惡劣而影響他的工資。

    不久,A自己接到了工程任務,離開了現場。然而在一個星期前,A又打電話來,口氣更為惡劣囂張:給你這麼長時間了,錢你還沒有給我落實到位,下週三,我拿不到錢,你就到班房裏(牢房)去過年吧。我耐心給他解釋,他不聽,我掛斷了電話。

    向內找一番,發現自己面對A時,語氣還是有些硬,沒有真正做到忍,當然也就談不上善了,於是提醒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一定要做到忍,其它的都交給師父安排,然後調整發正念內容,加入解體A和工程項目背後干擾迫害我助師正法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在心中淡化這件事情,該安排做甚麼就做甚麼。

    這幾天,也時不時冒出一些干擾:今天星期幾了、有沒有警察會來、A會不會來等等,或者是一些迫害景象,知道這不是自己,立刻解體掉,並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無邊。

    直到今天,A再次來電。我劃開手機界面,輕鬆、平靜的接聽A的來電:「喂」。「喂,X總,您放假沒有?」「我放假了」。我聽著A不一樣的語氣,平和的回答他。

    「我沒有那麼做,我想多做點好事,人多做點好事對自己好,我這個人有時候性格有點急,說話不太……」聽他這麼說,我趕緊接過話茬:「您這麼想就對了,您別有負擔,我這個人您知道的,我不會計較的,您別往心裏去,別往心裏去,人都有個性的,每個人都有個性的,您千萬別有負擔……」

    「您放假了嗎?」我怕他自責,心裏不好受,就趕緊引開話題,「我也放假了,昨天回的老家……」於是,我們開始聊一些工作上、技術上的事。最後,他叫我幫他忙,並且謝謝我,祝我新年快樂。我也祝他新年快樂,並讓他收到錢後,告訴我一聲。

    掛斷電話,我看到通話時間:整整二十五分鐘。得法修煉五年整的日子,一個因對大法弟子做了不好的事而道歉的電話,通話二十五分鐘,修煉真玄妙,只要您溶入大法中,修煉處處透著玄妙。

    我為一個生命能真正明辨善惡得救感到欣慰,我無比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感恩師父「救度無量眾生於壞滅」[1],感恩師父對所有弟子的慈悲呵護。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弟子明白:沒有師父的一路呵護,就沒有弟子們的修煉路;有了師父的層層點悟,有了師父無邊法力的加持,才有弟子們正念助師正法。

    跪謝師父給弟子修煉五年整的禮物,跪謝師父對弟子的新年鼓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大法之福〉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掙脫情的枷鎖

    文:吉林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形成的觀念,會阻礙著、控制著你的一生。」[1]

    我從小學二年級開始字還沒認全的時候,就開始看長篇小說,特別是言情小說,看的不計其數,我常常會跟著小說中情節而樂而憂,看到高興時我會手舞足蹈,看到傷心處,我會哭泣不止。我也常常會不自覺的模仿著小說的情節,為自己編織著人生之路,我陷在了為自己編織的情網之中,產生了大量的思想業力,被這些東西左右,竟然分不清真我假我,在紅塵中築起了自己的安樂窩。

    從一九九五年得法至今,一個「情」字貫穿著我修煉的始終。我從小就是一個重情、重義多愁善感的人,喜歡幫助別人,憐憫別人,就是自家的小雞死了我都會哭上一鼻子,看見街上要飯的一定要慷慨解囊,即使被騙了幾次,也癡心未改,同事們戲稱我為「慈善協會會長」。

    我的前半生可以說是一帆風順,家境好,工作好,風調雨順,眾星捧月般成長,可以說是人中佼佼者。一九九五年單位的同事也是同修消病業,我和另一個同事去看她,看見她家牆上有一本掛曆,師父坐在蓮花盤裏,我當時脫口而出,「這不是佛嗎?」她一聽覺的我很有佛性,就把《法輪功(修訂本)》拿給我看,我打開一看,愛不釋手,越看越愛看,她就讓我拿回家看。

    當天晚上為了不影響家人的休息我半蹲在客廳的地上,一直看到半夜,知道了這就是修佛的,也是我尋求已久的。我站起身來,握緊右拳,對著十方世界發誓:我要修煉。後半夜我開始胃痛,我知道師父給我消業了,第二天早上我就走到了公園煉功點,並且第一次雙盤就能盤四十多分鐘。那時修煉環境真好啊,大家比學比修,互相幫助,共同提高,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心情無比美好。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黑雲壓頂,我也有點懵,不知所措。當時還不能上明慧網,只能靠同修間傳遞師父的經文。師父的經文激勵著我,鼓舞著我,我意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沒有真相粘貼我就手寫,到各個樓道粘貼。二零零四年的時候,我購置了一台打印機,建了一個家庭資料點,開始打印真相小冊子。後來我又添置了刻錄機和塑封機,不但能刻錄光盤,還能製作精美的pvc護身符。我們同修之間互相配合,走上街頭走進商場面對面講真相。

    我牢記師父的教誨,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用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在單位裏我高標準要求自己,別人不願幹的活我幹;別人不願做的事,我主動去做,處處起表率作用,贏得了領導和同事們的信任與讚揚。我利用工作之餘以講故事的方式講傳統文化,講大法真相,水到渠成,一點阻力也沒有,從處級領導到科級領導,從書記到主任,從科員到工人順理成章,就連到單位來辦事的退休幹部和工人我也不放過,勸退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

    退休以後,我把老母親接到家中照顧,除了細緻的照顧母親的飲食起居,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人,即使在腿嚴重的消病業的情況下,我也依然打車給出租車司機講真相,有好幾次司機都感動的不要打車錢,實在推辭不下只好給半價。

    幾年之後,母親去世了,我還沒有從失去母親的痛苦中走出來,小外孫女又降生了,這一下完全陷在情中了,整天為這個小生命奔忙著,忙的不亦樂乎,人心積攢了一大堆,學法跟不上,講真相斷斷續續。

    沒過兩三年,丈夫又病重,此時我也搬遷了,搬到了遠離學法小組、遠離同修的地方。基本處於獨修狀態,長時間跑醫院,長時間照顧孩子,精神上的壓力,身體上的疲憊,使我難以承受,最終也沒能留住丈夫的生命。那時的我精神是崩潰的,也很消極,感覺魔難太大了,心裏好像揣了一塊大石頭沉甸甸的。

    那時我對自己也很失望,修煉這麼多年了,情還這麼重,感覺自己也沒希望了。學法也學不進去,每當夜幕降臨,偌大的房間空空蕩蕩就我一個人,孤獨寂寞恐懼一齊襲上心頭,心裏說不出的酸楚,感到自己好可憐,好淒涼。丈夫的音容笑貌時時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排不掉壓不住,丈夫的影像好像雕刻在我的心靈中,溶在我的血液裏。我發現自己停滯不前,原地踏步,入戲太深了。

    好在「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一念,在我心裏始終沒有泯滅。我每天都上明慧網,大量閱讀同修的交流文章,吸取著這些養份,在此感謝明慧同修的辛勤付出,我用mp3下載了大量的交流文章,走路也聽,坐車也聽。

    紅塵夢醒,我醒了,千萬年的輪迴,億萬年的等待,我們不就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史前大願跟隨師父回到真正的家嗎,甚麼恩怨情仇,甚麼刻骨銘心,只不過是套在自己身上的情網。我刪除了微信和智能手機的一切娛樂信息,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修煉當中。

    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清除掉身上的枷鎖,去掉情網的束縛,走向生命的彼岸。大法塑造了我堅強的靈魂,給予我生命的動力,我不再感到孤獨與寂寞,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我喜歡這種靜中的美妙,更喜歡體悟在大法中的玄妙。

    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點化我多學法,夢中啟悟我,我開始大量學法,《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我學了無數遍,越學正念越強,越學越愛學,我學法的時候注意力非常集中,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往腦子灌,這樣學法受益匪淺,師父把法的內涵不斷的點給我,其中「師父」二字的內涵使我淚如雨下,感到佛恩浩蕩。

    武漢肺炎爆發以後,我更加知道肩負的責任和時間的緊迫。我獨自一人走出家門,坐在常常只有我一個人的公交車上,到超市、到公園、到樓道,把大法的福音傳遞給千家萬戶。魔難成就著主佛的弟子。

    師父給了我們至高無上的榮耀,我們也得對得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和這亙古未有的佛恩浩蕩,聽師父的話,繼續做好三件事。我們將是新宇宙永恆的生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嚴正聲明發表後 同修走出病業魔難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石家莊封城期間,同修A經歷了一場大的劫難,出現嚴重的高血壓,腦子裏好像有東西在攪動,眼睛腫脹不能視物,不停的流鼻血,整晚睡不著覺。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同修A十五天就恢復了正常狀態。

    本來A同修是協調人,平時接觸的同修挺多,這次魔難是舊勢力藉口同修有漏下黑手想要同修的命。A同修出現高血壓是在勞教所被迫害時邪惡強加的,只是平時表現的不嚴重。在封城期間,同修之間來往交流較為困難。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時慣用的伎倆就是先把同修孤立起來,正好利用了這次封城。

    魔難突然降臨,A同修求師父保護,向內找,去人心,高強度的發正念。在巨難中,A同修想辦法給其他同修寫了一封信。請求同修給予正念加持。凡是知道A同修情況的同修們都加大力度發正念加持A,鏟除邪惡的迫害。我們有漏洞,在大法中歸正,不允許邪惡肆無忌憚的迫害同修。我也參與其中。同修們參與發正念之後,A同修明顯感覺到頭腦清醒,沒有那麼難受了,但眼睛還是腫的不能視物,鼻血還在流,晚上還是睡不著覺。

    A同修想,邪惡迫害如此嚴重,肯定是有大的漏洞了。是甚麼呢?求師父明示,突然想起了,在洗腦班曾經寫過「四書」,還沒有寫嚴正聲明。A同修在眼睛不能看的情況下,寫了嚴正聲明底稿。努力向內找,自己還有看不上女婿及親家的心,還有利益心等等。找到一顆人心,就去掉它。有時能睡一小會兒,師父就點悟。還有幹事心,爭鬥心,還有求回報的人心,學法少等等。眼睛不能看書,就聽師父講法錄音。到第七天,得知A同修的情況,我晚上十點多去了同修家(我們在一個小區),我與A交流,一起向內找,沒有埋怨,也沒有指責,只有正念加持,我與A同修說,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會高強度發正念鏟除邪惡的迫害。但是我們也得向內找,在法中歸正。

    以往同修面對病業關時,我都沒有做好,這次,我一定要無條件補充、圓容。與同修A共同提高,破除邪惡的迫害。我幾乎每天去A家,有時交流,有時一起發正念,到第九天,我拿走A寫的嚴正聲明底稿,修改後發給明慧編輯部。

    嚴正聲明發稿後,A同修就幾乎不流鼻血了,眼睛也開始消腫,頭暈也越來越輕,到第十五天,同修的嚴正聲明在明慧網刊登,A同修恢復正常。

    感恩師父的慈悲,給予A同修的看護,手牽著同修的手走過魔難。感恩師父給予我與同修共闖難關的機會!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 北京密雲區高嶺鎮王翠蘋和付東滿被騷擾

  •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張湧被非法關押到公主嶺監獄

  • 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張巧蕾被構陷到柳河檢察院

  •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馬秀榮被綁架 李桂英被騷擾

  • 天津法輪功學員韓淑娟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 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法輪功學員左康偉被非法扣減養老金

  •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唐山市豐潤區綁架案的補充

  • 浙江省東陽市法輪功新學員姚皓被非法抓捕

  • 蘭州市法輪功學員韓旭被非法關押 請求幫助搜集迫害單位信息

  • 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法輪功學員馬輝女士被迫害消息補充

  • 遼寧撫順王傑梅被綁架 看守所不收 仍被非法關押

  • 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趙傑被非法判刑

  • 參與騷擾黑龍江大慶四中教師褚佔娟的相關人員信息補充

  • 黑龍江牡丹江市高級工程師王楣泓被構陷的情況補充

  • 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回家的消息

  • 北京密雲區高嶺鎮王翠蘋和付東滿被騷擾

    2020年8月20日,高嶺鎮法輪功學員王翠蘋和付東滿家分別被當地610(劉洋)、派出所人員和村幹部(黃俊坡)3人上門騷擾。

    他們問王翠蘋和付東滿「還煉不煉法輪功不了?」王翠蘋沒有回答他們的問話;付東滿回答說「煉」,他們就走了。後來得知,公安偷偷給他們拍了照。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張湧被非法關押到公主嶺監獄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張湧於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非法關押到公主嶺監獄,據悉被非法判刑三年。


    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張巧蕾被構陷到柳河檢察院

    2021年2月3號,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張巧蕾被構陷到柳河檢察院。柳河檢察院承辦人是蘭星,負責審查起訴。

    柳河檢察院控申科科長是徐曉宇。家人曾給柳河檢察院檢察長楊晉東和承辦人蘭星打電話通了,一直沒接。

    柳河檢察院控申科說沒收到控告信,讓家屬給柳河縣檢察院第三檢察部再郵一份。通化縣檢察院鬱萬園給家屬來電話說,已經把第二次控告信郵給通化市檢察院第三檢查部處長金鑫,說這是副檢察長趙彥斌的意思。

    柳河檢察院檢察長楊晉東 13904456637
    柳河檢察院張巧蕾的承辦人 蘭星 1363435565 7668030
    柳河檢察院控申科科長 徐曉宇 13766167786 7232000
    通化市檢察院第三檢查部處長 金鑫0435-3576756
    通化縣副檢察長 趙彥斌0435-5232803 18543567799

    柳河檢察院門牌號:柳河縣中華大街 1369號 郵編:135300
    柳河檢察院領導
    楊晉東 電話號:13904456637 柳河檢察院檢察長
    李東 15943558999
    王志剛 13943552826
    王連才 13844553055
    艾東全 13844558868
    將穎 15044548575
    郭豔慧 13844556066
    檢察院主任、
    盧萍 13943550055
    黃廣志 13944575588
    宋宇博 18643552337
    張玉 18443601941
    於清昊 15043520388
    檢察院辦公室主任
    杜顯剛 13804455889
    徐洪偉 13732890059
    霍平 13843550288
    代永琪 13943556191
    苗毅 13944556580
    劉金龍 13630718777
    郭強 13634355960
    李緯銘 15844555555
    藍欣 13364455858
    李建勛 15144531888
    焦楊 13732895677
    杜娟 13732893980
    姜超 13732890901
    孫洪濤 13354354111
    康興國 15043536777
    董成 15143555888
    檢察院法警隊
    王海峰 18543569022
    王曉豔 13630717886
    張勇源 15584800555
    第一檢察部
    蘭星 13634355655 (柳河檢察院張巧蕾被構陷案的承辦人)
    曹玉財 13804455559
    丁宏 15144545660
    黑俊鮮 18744047650
    趙鳳閣 13944556888
    葉森山 13844555900
    吳曉明 15943552121
    吳葉宏 13844595218
    趙國鑫 18626585789
    徐秋月 13944578567
    唐霜 15764339315
    韓雪蓮 13732890100
    黃俊磊 15843536666
    逢啟 15843556773
    宣亞男 13732890001

    二檢察部
    鄧華 13634359155
    趙芳芳 13324457679
    劉吉光 15943598755
    李星月 15843557061
    王君誠 18243529693
    張博文 18743533528

    三檢察部
    徐宏偉 13844555567
    徐曉宇 13766167786 (柳河檢察院控申科科長)
    賈秀文 13804455073
    李立軍 2795599
    張勇德 13844555234
    孫妙瑩 13844553011
    陳英傑 15044554888
    李鑫汝 13504307730
    趙秀啉 15543577705
    李旭 13943551127
    孫鵬 15722279693
    孫小雲 13843556307
    張越 15500383334
    李 嫻 15844586666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馬秀榮被綁架 李桂英被騷擾

    2020年12月18日, 長春市綠園區四間房派出所兩個警察,和市農科院家屬宿舍物業經理張國軍和楊成義,到綠園區市農科院家屬宿舍,法輪功學員馬秀榮家,將馬秀榮綁架,非法關押在火車站附近一賓館內。馬秀榮家人打電話詢問,他們回答,給馬秀榮調養身體。

    過年後,家人再打電話詢問 ,對方回答等消息。

    那些警察把馬秀榮綁架走後,又去了法輪功學員李桂英的母親家,問李桂英的情況,被李桂英母親攆走了。

    長春法輪功學員李桂英2020年10月25日結束四年冤獄回家。

    2020年11月初,長春市綠園區正陽街道社區工作人員(女性),給法輪功學員李桂英的弟弟,打電話,要詢問李桂英的情況。李桂英的弟弟把其父親的電話和住址發給了正陽社區打電話的工作人員。李桂英為了其父母不被騷擾,離開了父母家。

    相關負責人長春市農科院物業
    經理 張國軍電話:13689878711
    副經理 楊成義電話:13596415169


    天津法輪功學員韓淑娟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1月22日在河東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孫秀玲的老伴在現場。9點開庭到11:30結束。韓淑娟被非法判3年,劉淑琴被非法判3年,孫秀琴被非法判半年,「取保候審」,張廣敏被非法判1年半,「取保候審」。


    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法輪功學員左康偉被非法扣減養老金

    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法輪功學員左康偉因修煉法輪功,2014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刑期從2014年3月至2017年3月。2020年8月左康偉去銀行領取養老金時,被銀行人員告知卡裏沒錢到帳。之後,左康偉去區人社局詢問,答覆是依據勞社廳函[2001]44號文「關於退休人員被判刑後有關養老保險待遇問題的覆函」,要求她返還2014年3月至2017年3月這三年的基本生活養老金,共計97000多元。

    左康偉跟人社局養老保險科長講真相,並講了自己的家庭情況,丈夫因修煉法輪功,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泗洪監獄,工資也早已被非法停發,如果還要停發她的養老金,那整個家庭就陷入嚴重的經濟困境。

    在區人社局沒有解決的情況下,左康偉去區信訪局信訪,通過講真相,最終區信訪局給的回覆是重新核算養老金為每月2300多元(非法扣減了400多元,本來應是2700多元),從2020年10月起每月扣1000元(直到扣滿那97000多元為止),也就是現在每月發1300多元養老金。

    現在左康偉準備對2014至2017這三年的非法判刑進行申訴,現已提交了申訴狀。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唐山市豐潤區綁架案的補充

    2020年6月18日早上4、5點鐘,唐山法輪功學員耿霞、王秀紅、付瑞英、蔚國申、錢淑娟、邱瑞旺、陸彩芸被各地派出所綁架。蔚國申當天被派出所人員搶走一萬元,之後又搶走了七千元,被綁架後,這些法輪功學員又被裝不明藥物的塑料袋套頭、蒙面,幾乎窒息。

    後來,耿霞、付瑞英、蔚國申 以不同的「病業」形式返回家中(被取保候審,勒索押金共計兩萬元)。陸彩芸、錢淑娟、王秀紅、邱瑞旺 被轉到唐山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

    目前案件被移至遵化市。檢察院、法院、擇日開庭,律師已指定。

    信息如下:
    審判長 武海潮
    陪審員 聞富 王劍斌
    檢察院正副所長電話 13832984490 15130538111
    法官 18532583802
    律師 15931599883 15832538721


    浙江省東陽市法輪功新學員姚皓被非法抓捕

    2021年1月27日,浙江省東陽市南市派出所警察非法從家裏抓捕了東陽市法輪功新學員姚皓,並於次日,把姚皓關進了東陽市看守所,理由是姚皓於2021年1月20日發放真相資料被人舉報,公安機關根據天眼監控鎖定姚皓實施非法抓捕。

    姚皓是剛得法的新學員,新婚三個多月,是東陽人民醫院麻醉科醫生。2月11日除夕,檢察機關非法批捕了姚皓,具體情況不詳。


    蘭州市法輪功學員韓旭被非法關押 請求幫助搜集迫害單位信息

    請有條件的同修幫助搜集蘭州市城關區法院、蘭州市中院、蘭州市公安分局城關分局法制科、蘭州市第一看守所的手機號碼,尤其是前三個單位,謝謝。

    蘭州市韓旭被非法關押近兩年,但是非法判刑的城關區法院沒有曝光手機號碼。如果有手機號碼,可以多渠道傳遞真相。


    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法輪功學員馬輝女士被迫害消息補充

    據了解,馬輝現仍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姚家看守所。法院第一次非法開庭,馬輝拒絕出庭並未到庭;所以兩個月前,法院又進行第二次非法開庭,馬輝仍拒絕出庭,並未到庭,所以現在沒有任何說法及結果。

    馬輝現仍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姚家看守所,邪惡曾多次試圖勸她「轉化」,說簽字就能出去,馬輝堅定不移,並未配合。哪個法院、法官及檢察官參與到其中具體不詳。

    然而,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日「大連地區現仍有120餘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中報導:大連市法輪功學員馬輝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省直)。

    所以,馬輝到底是在大連姚家看守所,還是在遼寧省女子監獄(省直),有了解詳細情況的人士,請繼續補充確認。

    2019年9月19日,馬輝被大連市西崗區北京街派出所綁架、抄家,2019年9月20日被非法關押到大連市姚家看守所。2019年11月左右,被構陷到大連市西崗區檢察院。


    遼寧撫順王傑梅被綁架 看守所不收 仍被非法關押

    2021年2月21日,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王傑梅去瀋陽渾南新區高坎鎮舊站村趕集講真相,大約是7:30左右到的地方,第二天仍未回家,猜測可能是21號上午被綁架到高坎派出所。

    2021年2月21日18點左右,王傑梅的親屬到王傑梅家,發現屋子裏挺乾淨的,但是家中的打印機、《轉法輪》書、台式電腦、筆記本電腦等不見了。很顯然,警察在家中沒人時,已經來家抄查過。

    2021年2月22日晚上八點左右,親屬去高坎派出所找人,值班的警察有兩個人,接待的警察說有一個女的被帶出去了,過了一會,另一個警察上樓去了。

    家屬等了將近半個多小時,上樓的警察下來了,拿著一張「拘留通知書」,上面寫著「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家屬得知,2021年2月22日8時,王傑梅被非法刑事拘留,被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王傑梅的女婿簽字簽收的。

    那個拿著拘留書的警察說,拿兩萬塊錢「取保候審」,女婿沒有當時答應、回覆警察。在派出所,留了女婿的電話和身份證,還有王傑梅丈夫的電話。

    女婿到家後,王傑梅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的手機收到派出所手機打來的電話,跟他要錢,經王傑梅丈夫砍價,派出所說拿一萬塊錢「取保候審」也行。過了一個小時,王傑梅的姐夫收到王傑梅親自在派出所打來的電話,姐夫立刻找到王傑梅的丈夫詳述此事。王傑梅在電話裏還提到,某處她有一個鐵盒子,裏面還有一萬塊錢現金,家屬得知後去找,沒有看到鐵盒子和一萬塊錢。

    據家屬了解,因為疫情原因,瀋陽看守所不收人,派出所要拿錢「取保候審」。家屬跟王傑梅了解到,看守所不收,派出所超過24小時以後關押,屬於非法,因此派出所現在屬於非法關押。家裏人現在沒有回應派出所的勒索。

    高坎派出所屬於瀋陽市渾南公安分局。以下是高坎派出所相關電話:
    參與索要錢財的警察電話:15640509731
    王傑梅在派出所給姐夫打電話所用的號碼:02481019510
    高坎派出所值班室 電話:02424781493


    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趙傑被非法判刑

    2019年12月5日,新賓縣法輪功學員趙傑和劉桂芝走在路上,突然被新賓縣國保和派出所警察劫持綁架,然後抄家關押在撫順市第一看守所。2020年1月6日被逮捕刑事拘留。

    2020年6月15日,趙傑被非法起訴到撫順市順城區檢察院:檢察官:李曉靜;郝麗娜。

    2020年6月28日,趙傑被非法開庭。2020年12月10日下達判決書,非法刑期:五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撫順市順城區法院:審判長:紀靜;陪審員:程豔妮、林世傑;書記員:丁泊斯。


    參與騷擾黑龍江大慶四中教師褚佔娟的相關人員信息補充

    大慶四中書記:解蘊華(女),13904696811
    大慶四中校長:滕春年(男),13604590111
    大慶四中紀委書記,肖海燕(女),13836734222
    天賀社區工作人員:夏遷(男)17645910142
    大慶開發區高新區政法委:
    沈 越 副 主 管(女) 辦公電話8106806 手機,15504590003
    孫 亮 工作人員(聘用)辦公電話8106806 手機, 13936784321


    黑龍江牡丹江市高級工程師王楣泓被構陷的情況補充

    法輪功學員王楣泓已於2021年2月2日被哈爾濱市道裏區法院立案。辦案法官是:簡成,手機號碼:18503601108 辦公號碼:0451-84869225。

    哈爾濱市道裏區法院告知楣泓家人,三天之內回覆是否請律師,如果不請律師,法院會指定律師辯護。

    道裏區法院:
    地址:道裏區建國街118號,郵編150076(乘14、22、66、67、77、84、15、20、114、116等線路車在建國街下車)
    電話:0451-84869216
    院長李少波0451-84869200、13304500157
    副院長孫偉慶0451-84869201、13945668121
    副院長鄒郅0451-84869202、13904637779
    副院長張羽
    紀檢書記何治波
    楊福祥0451-84869235
    李春玲0451-84869225
    曲志芳0451-84801016
    戚嘉金0451-84861016
    馬雲牧0451-84869249
    李建民0451-84869224
    李春宇0451-84869249
    張家明0451-84869224
    劉玉楊0451-84801017
    於江春0451-84869264
    法官:周宇軒 電話 0451-85961105 18503601121(做過迫害法輪功的構陷案件)
    法官:畢文亮(男)辦公電話:18503601109(做過迫害法輪功的構陷案件)
    劉永清 0451-85961138 18503601138
    李春宇 0451-85961079 18503601079
    王新明 0451-85961089 18503601089
    檀東平 0451-85961023 18503601023
    趙德成 0451-85961038 18503601038
    李松青 0451-85961026 18503601026
    李競男 0451-85961128 18503601128
    劉國有 0451-85961237 18503601237
    趙新利 0451-85961073 18503601073
    程愛萍 0451-85961070 18503601070
    葛秀蓮 0451-85961051 18503601051
    徐燁岐 0451-85961046 18503601046
    張曉紅 0451-85961107 18503601107
    李玉強 0451-85961148 18503601148
    張欣欣 0451-85961045 18503601045
    康廣泉 0451-85961093 18503601093
    劉新顏 0451-85961078 18503601078
    孫豔傑 0451-85961071 18503601071
    張興梅 0451-85961267 18503601267
    楊俊路 0451-85961127 18503601127
    孫紅利 0451-85961190 18503601190
    王國龍 0451-85961167 18503601167
    楊玉淨 0451-85961201 18503601201
    苗世雲 0451-85961102 18503601102
    畢雲亮 0451-85961109 18503601109
    吳宏彬 0451-85961159 18503601159
    吳曉征 0451-85961221 18503601221
    孫鳴輝 0451-85961165 18503601165
    任濱生 0451-85961106 18503601106
    韓豔豔 0451-85961172 18503601172
    曹鳳輝 0451-85961098 18503601098
    宋洪軍 0451-85961186 18503601186
    徐少豔 0451-85961153 18503601153
    呂忠斌 0451-85961235 18503601235
    孟慶金 0451-85961137 18503601137
    崔振宇 0451-85961170 18503601170
    王國龍 0451-85961167 18503601167
    孟祥飛 0451-85961169 18503601169
    張志斌 0451-85961161 18503601161
    劉志華 0451-85961131 18503601131
    王薇 0451-84869252
    馬旭 0451-84869249
    簡成 0451-84869225 18503601108(做過迫害法輪功案件)
    苗彧 0451-84801016
    楊雪 0451-84801016
    唐紅 0451-85961151 18503601151
    員雷 0451-85961039 18503601039
    王麗 0451-85961025 18503601025
    李瑛 0451-85961029 18503601029
    戴月 0451-85961030 18503601030
    馬晶 0451-85961049 18503601049
    楊帆 0451-85961050 18503601050
    劉石 0451-85961183 18503601183
    李冰 0451-85961075 18503601075
    王絢 0451-85961296 18503601296
    段娜 0451-85961132 18503601132
    丁一 0451-85961103 18503601103
    簡成 0451-85961108 18503601108
    段勇 0451-85961216 18503601216
    路遙 0451-85961060 18503601060
    潘勇 0451-85961196 18503601196
    王剛 0451-85961062 18503601062
    孫巍 0451-85961149 18503601149


    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回家的消息

    ◇廣東陽江市法輪功學員利惠娜現已安全回家。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陸各地簡訊及交流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 提醒通過網絡講真相的大陸同修

  • 河北省邯鄲市開始排查各宗教人員

  • 甘肅省定西市公安利用快手平台污衊法輪大法

  • 請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注意不上當

  • 提醒通過網絡講真相的大陸同修

    據了解,自2020年開始,河南洛陽市國保大隊在全國範圍內,跨省非法抓捕利用網絡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據明慧網報導,已有青島、張家口等地學員被綁架,目前被關押在洛陽市看守所。實際抓捕的人數不詳。

    所以特別提醒利用網絡講真相的學員,一定嚴格遵照技術安全的要求使用手機,嚴禁使用與本人有關聯的手機號註冊的微信和QQ號講真相。同時要提醒新學員注意手機使用安全,以免被邪惡鑽空子。

    希望洛陽市的學員收集並更新當地公檢法及610相關人員的電話。


    河北省邯鄲市開始排查各宗教人員

    2021年2月16日上午,河北省邯鄲市及武安市委召開了排查信教人員會議,要求各疫情卡點和各鄉鎮村委會人員,立即對本轄區範圍內的人員,逐人逐戶登記是否信仰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佛教,是否是居士,在哪個寺院皈依,是否參加宗教活動,是否是少數民族。此次排查較為精細化,包括門市部、個體戶。詢問登記後要求簽名確認。據說為收集精確數據和繪製網格定點管理布控宗教人員及做準備。


    甘肅省定西市公安利用快手平台污衊法輪大法

    2021年2月1日,甘肅省定西市公安局官方快手號錄製了(抵禦邪教健康生活)污衊法輪大法的視頻在快手平台播放。快手平台將其視頻推廣為熱門視頻。截至2月17日視頻播放量已經達95萬人次。請同修來共同制止定西市公安局及快手平台的污衊行為。

    快手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是:宿華。聯合創始人首席產品官是:程一笑。快手副總宋婷婷是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黨員。

    快手成立於2015年3月20日,2021年2月5日登錄港交所,股票代碼:1024.全名: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是家上市企業。

    快手客服電話:4001015454
    短視頻作品電話 :4000066666
    快手使用諮詢電話:4001260088

    快手公司投訴舉報郵箱:support@kuaishou.com
    媒體聯繫郵箱:media@kuaishou.com
    合作郵箱:bd@kuaishou.com
    廣告合作:ad@kuaishou.com
    招聘投遞:hr@kuaishou.com
    音樂人入駐:music@kuaishou.com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上地西路6號。
    甘肅省定西市公安局電話:0932-5908033 郵箱:2202426950@QQ.com
    地址: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安定路16號。
    定西市公安局快手號:dxga110110


    請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注意不上當

    注意,現在中共人員會拿著一張白紙或者是甚麼文件,進入大法弟子家中,要求大法弟子簽字,並拿錄像機錄製。這時候,哪怕隨便劃一道,都會被他們污衊成「簽字」。所以一定要注意,也請大家互相轉告,不要上當。


    48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明慧网2021年2月23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声明人:方桂兰 何瑞琼 郭忠宏 刘子英 孙玉明 张绍珍 孙思宗 许進雲 张惠美 王明雪 韩玉珍 谷志林 韩永平 孙书田 熊树山 曹定荣 田淑菊 杨素芳 高永珍 赵桂兰 莫瑞莲 安彬 王玉枝 管玉红 山世条 田文荣 王淑芹 宇美霞 王凤娟 潘妃仔 李彦哲 国孝兰 杨晓涵 陈萍芳 颜善 马旭勇 李孙珠 刘学芝 王秀梅 李秀梅 李德雯 杨桂英 李宗凡 廖军令 刘淑华 邵月君 杨文霞


    疫情週報(第二二期)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http://qikan.minghui.org/qikan.aspx?id=201712


    明慧地方期刊(秦皇島市、眉山地區、開封市、德州市、滄州市)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http://qikan.minghui.org/display.aspx?category_id=9&start_date=2021-02-23&end_date=2021-02-23


    明慧廣播:明慧週刊 997 期 1/2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930.html


    明慧廣播:明慧週刊 997 期 2/2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929.html


    明慧廣播:善惡一念間(第220集)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914.html


    訂閱請發空郵到:subscribe@minghui.org
    取消訂閱請發空郵到:unsubscribe@minghui.org
    聯系編輯或投稿請發電郵到:article@minghui.org 或 tougao@minghui.ca
    聯系技術部請發電郵到:webteam@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