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情的枷鎖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形成的觀念,會阻礙著、控制著你的一生。」[1]

我從小學二年級開始字還沒認全的時候,就開始看長篇小說,特別是言情小說,看的不計其數,我常常會跟著小說中情節而樂而憂,看到高興時我會手舞足蹈,看到傷心處,我會哭泣不止。我也常常會不自覺的模仿著小說的情節,為自己編織著人生之路,我陷在了為自己編織的情網之中,產生了大量的思想業力,被這些東西左右,竟然分不清真我假我,在紅塵中築起了自己的安樂窩。

從一九九五年得法至今,一個「情」字貫穿著我修煉的始終。我從小就是一個重情、重義多愁善感的人,喜歡幫助別人,憐憫別人,就是自家的小雞死了我都會哭上一鼻子,看見街上要飯的一定要慷慨解囊,即使被騙了幾次,也癡心未改,同事們戲稱我為「慈善協會會長」。

我的前半生可以說是一帆風順,家境好,工作好,風調雨順,眾星捧月般成長,可以說是人中佼佼者。一九九五年單位的同事也是同修消病業,我和另一個同事去看她,看見她家牆上有一本掛曆,師父坐在蓮花盤裏,我當時脫口而出,「這不是佛嗎?」她一聽覺的我很有佛性,就把《法輪功(修訂本)》拿給我看,我打開一看,愛不釋手,越看越愛看,她就讓我拿回家看。

當天晚上為了不影響家人的休息我半蹲在客廳的地上,一直看到半夜,知道了這就是修佛的,也是我尋求已久的。我站起身來,握緊右拳,對著十方世界發誓:我要修煉。後半夜我開始胃痛,我知道師父給我消業了,第二天早上我就走到了公園煉功點,並且第一次雙盤就能盤四十多分鐘。那時修煉環境真好啊,大家比學比修,互相幫助,共同提高,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心情無比美好。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黑雲壓頂,我也有點懵,不知所措。當時還不能上明慧網,只能靠同修間傳遞師父的經文。師父的經文激勵著我,鼓舞著我,我意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沒有真相粘貼我就手寫,到各個樓道粘貼。二零零四年的時候,我購置了一台打印機,建了一個家庭資料點,開始打印真相小冊子。後來我又添置了刻錄機和塑封機,不但能刻錄光盤,還能製作精美的pvc護身符。我們同修之間互相配合,走上街頭走進商場面對面講真相

我牢記師父的教誨,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用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在單位裏我高標準要求自己,別人不願幹的活我幹;別人不願做的事,我主動去做,處處起表率作用,贏得了領導和同事們的信任與讚揚。我利用工作之餘以講故事的方式講傳統文化,講大法真相,水到渠成,一點阻力也沒有,從處級領導到科級領導,從書記到主任,從科員到工人順理成章,就連到單位來辦事的退休幹部和工人我也不放過,勸退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

退休以後,我把老母親接到家中照顧,除了細緻的照顧母親的飲食起居,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人,即使在腿嚴重的消病業的情況下,我也依然打車給出租車司機講真相,有好幾次司機都感動的不要打車錢,實在推辭不下只好給半價。

幾年之後,母親去世了,我還沒有從失去母親的痛苦中走出來,小外孫女又降生了,這一下完全陷在情中了,整天為這個小生命奔忙著,忙的不亦樂乎,人心積攢了一大堆,學法跟不上,講真相斷斷續續。

沒過兩三年,丈夫又病重,此時我也搬遷了,搬到了遠離學法小組、遠離同修的地方。基本處於獨修狀態,長時間跑醫院,長時間照顧孩子,精神上的壓力,身體上的疲憊,使我難以承受,最終也沒能留住丈夫的生命。那時的我精神是崩潰的,也很消極,感覺魔難太大了,心裏好像揣了一塊大石頭沉甸甸的。

那時我對自己也很失望,修煉這麼多年了,情還這麼重,感覺自己也沒希望了。學法也學不進去,每當夜幕降臨,偌大的房間空空蕩蕩就我一個人,孤獨寂寞恐懼一齊襲上心頭,心裏說不出的酸楚,感到自己好可憐,好淒涼。丈夫的音容笑貌時時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排不掉壓不住,丈夫的影像好像雕刻在我的心靈中,溶在我的血液裏。我發現自己停滯不前,原地踏步,入戲太深了。

好在「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一念,在我心裏始終沒有泯滅。我每天都上明慧網,大量閱讀同修的交流文章,吸取著這些養份,在此感謝明慧同修的辛勤付出,我用mp3下載了大量的交流文章,走路也聽,坐車也聽。

紅塵夢醒,我醒了,千萬年的輪迴,億萬年的等待,我們不就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史前大願跟隨師父回到真正的家嗎,甚麼恩怨情仇,甚麼刻骨銘心,只不過是套在自己身上的情網。我刪除了微信和智能手機的一切娛樂信息,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修煉當中。

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清除掉身上的枷鎖,去掉情網的束縛,走向生命的彼岸。大法塑造了我堅強的靈魂,給予我生命的動力,我不再感到孤獨與寂寞,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我喜歡這種靜中的美妙,更喜歡體悟在大法中的玄妙。

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點化我多學法,夢中啟悟我,我開始大量學法,《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我學了無數遍,越學正念越強,越學越愛學,我學法的時候注意力非常集中,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往腦子灌,這樣學法受益匪淺,師父把法的內涵不斷的點給我,其中「師父」二字的內涵使我淚如雨下,感到佛恩浩蕩。

武漢肺炎爆發以後,我更加知道肩負的責任和時間的緊迫。我獨自一人走出家門,坐在常常只有我一個人的公交車上,到超市、到公園、到樓道,把大法的福音傳遞給千家萬戶。魔難成就著主佛的弟子。

師父給了我們至高無上的榮耀,我們也得對得起師尊的慈悲苦度和這亙古未有的佛恩浩蕩,聽師父的話,繼續做好三件事。我們將是新宇宙永恆的生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23/掙脫情的枷鎖-421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