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齊故事二則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當今內蒙包頭市土默特右旗一帶,民國的時候行政區劃為薩拉齊縣。「薩拉齊」源於波斯語,意為「聖母」。民國三十五年(公元1946年),該縣曾出版《薩拉齊縣誌》,主修者是當時的縣長韓紹祖,並由當時的巴彥塔拉盟長補英達賴題寫書名。這本民國版縣誌在卷十六雜記部份 「軼聞」一欄裏,記錄了當地一些民間異事,現選出兩則獻給大家。

一、張胡藍延壽
薩拉齊縣五區保同河村人張胡藍,二十歲的小伙子,為人和善,一日突發疾病,臥炕而死,寡母慟哭欲絕。傍晚時分,寡母忽然聽到從外面傳來一個聲音:不要哭,也不要入棺裝殮,只是領你兒延長壽命去了,不久必放他回來。其母聞聲立刻出門查看,四外無人,頗覺驚奇,悟到是神明點化自己,於是遵照囑咐,不入殮也不哭。

守到半夜,張胡藍突然活了過來,向母親要水喝,喝數碗後就精神完全恢復,並將自己的經歷告訴母親,說午後有兩個衙役將其(元神)拘出體外,帶到一處和人間一樣的官署中,升堂後,長官模樣的神明問明了姓名、籍貫後,說傳你來沒有甚麼事,給你長壽幾年而已,隨後令衙役送回來,於是他就復活了。在那個官署裏還看到同村已經去世的張某某,在那裏管鬼卒。該縣誌編纂時,張胡藍已有七十多歲。

二、牛瘟使者傳藥方
清朝同治年間(公元1862-1874年),有一次薩拉齊縣廟爾溝一帶起了牛瘟,村中日死牛數十頭,商號玉豐恆有牛八十餘頭,已死兩頭。「商號」是老話,相當於今天的公司、企業。一天夜半,夜倌,就是負責晚間餵牲畜的人,起來餵馬,發現一人突然出現,手提瓦罐,徑直走入牛棚,用一湯匙將罐中之物灌入牛口,每牛一匙,牛都異常順服的聽話喝下,連灌數牛。

見此情形夜倌驚奇,猛然醒悟:此人不是常人,可能與牛瘟有關。於是悄悄蹭到其背後將瓦罐奪下,因為在中國神話中勺子(湯匙)和罐子都是瘟神的法器。那人受此驚嚇,連忙乞求夜倌說:我是牛瘟使者,不還瓦罐我無法回去交差。夜倌說:還你瓦罐,但我的牛有救嗎?使者說,只要用大黃與其它幾種藥物煮湯灌牛即可(其它藥名失記),說完攜罐而去,轉瞬不見。廟爾溝從此再未死牛,偶爾有牛得瘟病者,也以此方治療,無不痊癒。縣誌編纂時,廟爾溝據說依然還有人保存此方。

第一則故事裏,張胡藍為人和善,可能平日做了些好事,所以被另外空間的生命帶到相關的神明那兒,給他延長了壽命。人的元神才是生命的實質,人死只是肉體死亡,脫下這件人皮之後,人的元神去哪裏,才是最主要的。人的生死壽命都有神在管,無神論只是共產主義者的宣傳。

第二則故事裏,治牛瘟的藥方竟是由「牛瘟使者」負責傳播,丟了瓦罐無法回去交差,看來他也只是奉命行事。奉誰的命令?接觸過傳統文化的人都知道,是瘟神。由此類推,當今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也是由高層空間的瘟神在掌控著。

關於當前的疫情,我告訴大家: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期,要想免於瘟疫,必須遠離中共,特別是曾經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要儘快退出,才能保命保平安。

(資料來源:民國版《薩拉齊縣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22/薩拉齊故事二則-421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