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善良的母親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八日】我的母親是一個正直善良、勇敢、樂於助人的農村婦女,她的一生是苦難的一生。三十八歲失去了我十九歲的哥哥,三十九歲失去了我的父親,文革時期父親由於當過村保長被中共定為歷史不清。母親飽嘗了人生的酸甜苦辣。而我生下來就是一個病秧子,患有乙肝、腎炎、身上紅皰疹,母親常說我活不久。

一九九八年,我得到了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我的人生得到了徹底的改變,學法不到三個月,我身體上的病痛不翼而飛。我的母親見人就說:法輪功太好了,我女兒一身的病都煉好了。她現在甚麼都能吃,甚麼都能幹,我再不為她犯愁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江魔頭為首的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當天晚上我寫了: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希望世人不要輕信謊言。當時我的母親在縣城給我弟帶孩子,住的和派出所很近,我和母親商量:怎麼貼出去?我還有點怕。母親說:我和歡歡去!歡歡是我的姪兒,母親和姪兒出去後我怕的身上都打哆嗦,她們回來後像甚麼事都沒有。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邪黨給我們當地大法弟子辦所謂的洗腦班,警車把我拉到縣上,經過我弟家門口,母親早上在市場上吃早餐,我對警察說:我媽在那,停一下車。我媽對他們說,清早把我女兒帶哪去?他們說辦幾天學習班就回來了。早市上的人很多,那些人問我母親:老姨,你女兒犯啥法了?怎麼在警車上?我媽說:「我女兒學法輪功,把一身的病都學好了,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我女兒一不偷,二不搶,孝敬公婆,在車上常給老人讓座。他們今天把人拉去,他們明天就得把人給我送回來!」

母親正念很強,說的話很靈,果真第二天他們送我回了家。

一次,母親身體有病,我把她接到我家,我給她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她一聽學員鼓掌,她也跟著不停的拍手,她還說:師父說的太好了,我把手都拍疼了,人家把幾億年的事都能說清,人家不是神是啥?聽了師父的講法,母親身體很快就好了,那時我們學法點上很多學員都沒有悟到師父是誰。很遺憾的是我當時悟性很低,沒有帶母親走入修煉。

二零零七年,母親重病期間,我教會了她師父的詩詞《洪吟》〈苦其心志〉,她把這首詩背的很熟,到她去世的前三、四天,她一直昏迷不醒。醒來後,我問:媽你這幾天去哪兒了?她說:我去了一個很好的地方,那兒花特別紅,人很多,那地方太好了。我知道她是去了另外空間。母親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十一點去世的,九點,她還能背師父的這首詩。

母親去世後不久,我二姐清楚的夢見我的母親在很高很高的彩雲上,腳踩在電線上叫著我二姐的名字還說:你看我。後來我二姐對我說:你學大法,大姐和媽都知道好,我有點不太相信,母親可能點化我,現在我也信。法輪大法就是好!

謝謝師父在這亂世中救了弟子!也救了我們全家。弟子一定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叩拜師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8/正直善良的母親-421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