措施錯施 路在何方?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一日】中共的隔離封鎖,不幸成為世界各國政府對付瘟疫的首要重型措施。隨著英國變種病毒的傳播,歐美、澳洲、新西蘭、亞洲等各大洲國家均拿起封鎖措施。但封鎖真的能阻擋病毒傳播嗎?封鎖「措施」還是「錯施」?

傳染病專家:肯定不支持鎖定起作用的結論

1月下旬,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傳染病動力學教授史蒂芬﹒萊利(Steven Riley)引用了一項React研究表明:「肯定不支持鎖定起作用的結論。」研究顯示,「(英國)於1月4日宣布全國封鎖,1月6日至15日感染率增加。」英國死亡人數也一直在上升。

全球範圍內,根據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圖顯示,從去年12月24日(英國發現變種病毒)至2021年2月8日,46天內全球確診總數2669.8萬,平均每天58萬人,同期內死亡人數57.57萬,日均死亡1.25萬。疫情確診數據曲線和死亡數據曲線幾乎都呈45度角的向上爬升趨勢。

中共當局公布出的數據顯示,自去冬以來,確診人數已超過千名,死亡2人,因中共撒謊慣性,這一數據沒有得到世界採信。

300多年前的瘟疫封城日記

1665年,倫敦爆發鼠疫。政府實施了嚴格的隔離措施,警察、醫護、屍檢等各界人員對疫區進行強制封鎖,一切聚集性社會活動被取消,動物被捕殺,防疫人員焚燒刺激性燃燒物進行空氣消毒。英國作家迪福在日記體小說《倫敦大瘟疫》中詳細記錄了當時的歷史。

「市長辦公室下令採取的最具爭議的遏制措施是關閉房屋的政策。如果發現或懷疑有疾病,市政有權扣押財產並將其及其居民關閉,關閉期限為一個月,直到病毒消失為止。因此實際上家庭被軟禁了。通過這種方法,整個家庭被判處緩慢而可怕的死亡。」

封鎖似乎對阻擋病毒沒有甚麼特效,小說中寫道一個從事屠殺職業的「屠夫村」疫情尤為嚴重,「幾乎整夜的死人都死在那輛卡車的盡頭那條小巷。」8月到10月期間,倫敦就掩埋了七萬多疫亡的屍體。10月份以後就幾乎以每週上千人的數字攀升,高峰時每週死七千人。

1665年大瘟疫奪走了倫敦10萬人口,瘟疫在一場大火災情後突然消失。有人說,那場大火燒掉了病毒,阻止了瘟疫的延續。或許吧,但人類總不能再將縱火列入疫情防控常備手段吧,無論如何,瘟疫和大火都不是倫敦人故意而為之,如果不是出自於天意,還有甚麼好解釋的呢?

為甚麼封鎖沒起作用?到底是甚麼導致了瘟疫?倫敦大瘟疫時,醫生尼古拉斯德是這樣思考的:「為甚麼只在這裏發生,而不在那裏發生?為甚麼同在一個城市,這所房子或這一區域有疫情而其他的區域則沒有?為甚麼即便在同一所房子裏,是這個人而不是其他的人感染瘟疫?他們同吃同住同呼吸,睡在同一張床上。是甚麼原因造成如此差別?是上帝的智慧在區分,在一段時間中,他保護這一部份而不是其餘的那部份?我們不得不相信,在這樣的危險時刻,上帝是管理我們的唯一的神」。

當時倫敦虔誠基督徒們發現,處於工業革命前夕的倫敦城,人們對物慾和感官追求的慾望要遠大於對於上帝的虔誠,人們殺生、酗酒、賭博、亂倫,傷風敗俗成為時尚流行文化。清教徒們憂心忡忡,認為上帝的懲罰即將降臨。

由封城到「瘋」城──極權危害

300多年後的今天,一位武漢作家也寫了一部60天的瘟疫封城日記,記述了2020年中共病毒爆發地武漢,在封城期間的疫情實錄。

封鎖導致的死亡數字來的更猛,日記寫道:「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災難是你拖著病體在寒風冷雨中四處奔走,試圖尋得一張收留你的病床……災難是你在家裏等待醫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來時,你已經斷氣……」

關於中共疫情數字造假,作家寫道:「昨天的數據,新增病人斷崖式下跌,曾引發民眾大討論。我的醫生朋友已經告訴了我,這是算法不同導致。修改算法,無非數字上好看點。」

日記的真實性戳穿了中共所謂抗疫神話假相,顛覆了所謂「武漢經驗」。2021年英國變異病毒疫情在國內多點爆發,中共延用所謂「武漢經驗」,將極權統治借疫情封城而發揮到極致,被封鎖的居民不僅斷食斷藥,而且情緒失控,幾乎要被逼瘋,產生的人道災難與恐慌,不亞於病毒。

據海外報導,河北南宮市封鎖中的一名老人發燒,打市長求救熱線中當場死亡。還有很多居民在家中病倒,根本不讓出去就醫。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呼蘭區龔女士說:「一夜之間,政府下令全部班也不要上,整個呼蘭縣內的個體、單位、公檢法全部都關門了。就是不讓你生產、不讓你經營,然後人全部都回到家裏,關上門,然後不准行人上道,不准機動車上道,整個城市像死城一樣。」康樂嘉園社區封門、封樓、封社區。2月3號中午,封鎖中的社區居民情緒失控,持刀捅死看守社區大門的志願者。

近期,中共各地因陸續召開兩會,適逢除夕新年將至,中共將各地疫情數字縮水降低,但據民眾反映,疫區封鎖政策並無減緩跡象。

措施錯施 路在何方?

全球新冠病毒疫情自冬季以來快速爬升,經過一年多的攻城略地,病毒俘獲了一億多患者,感染192個國家和地區,似乎已經穩妥的進駐地球大部份角落。在流行病學、病毒學、免疫學等醫學科學如此發達的今天,這在向人類傳遞著甚麼樣的信息?

美國學者麥克尼爾在《瘟疫與人》一書中寫道:「技術和知識,儘管深刻改變了人類大部份的疫病經歷,但就本質上沒有也從來不會,把人類從它自始至終所處的生態位之中解脫出來。」「技能、知識和組織都會改變,但人類面對疫病的脆弱則是不可改變的。」

美國另一位學者霍華德﹒馬凱爾說:「死亡通常在生命全盛時期發動襲擊,而拯救永恆的靈魂是最重要的:在這樣的環境中,人們必須細查每種瘟疫背後的警告和含義。」

捷克著名作家米拉昆德拉曾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為甚麼,面對瘟疫,專家們的所有措施,特別是照搬中共的措施,都是排斥神的,而不是基於對神的敬畏和信仰。

英國清教徒牧師查德頓曾描述瘟疫的消弭方式:「能驅散上帝憤怒的,不是打掃衛生、保持室內與街道的清潔,而是潔淨我們的心靈,使我們的靈魂遠離罪惡。」

人類今天最緊急要離開的罪惡就是共產主義及邪惡中共,它誕生一百多年來給人類帶來的就是飢荒、戰爭、災難與背離神之後的全面道德淪喪,在東方是用暴力作為執政基礎與統治方式,在西方則打著全球主義、進步主義、平等主義的旗幟行騙。

人們發現,此次武漢肺炎疫情起源於共產中國,那裏是共產邪靈迫害億萬百姓、迫害追求真善忍的法輪功信仰群體的中心;全球其它各地,凡疫情重災區,也都是親共或是極左思想猖獗的地區。如果說瘟疫有眼,武漢肺炎病毒就是衝著中共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者而來,只有遠離中共、遠離共產黨思想,才能驅疫避禍。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1/措施錯施--路在何方--420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