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從舊勢力手中奪回我的肉身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個女大法弟子,在九八年底喜得大法,那時我才三十歲。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蕩中,感恩大法給我身心帶來的美好,殊勝。可是,時間不長,江氏集團開始了迫害法輪功。為還師父清白,為大法討回公道,我走上了天安門廣場。

二零零一年,我與同修去了北京,走上天安門廣場。因此,被非法勞教一年。回家後,又積極投入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中。在這之後的十幾年中,又經歷多次綁架、勞教、判刑,前前後後被非法關押長達七年之久。直到二零一九年初,走出魔窟。

走出魔窟 又遇巨難

在走出魔窟時,自己就發現身體出現異常,在腹部長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腫塊。

因為女兒已經大學畢業,在省城找到工作,便把我們的家也搬了過來。這一來,我與昔日同修失去了聯繫,沒有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在多年的被迫害中,沒有學法,也沒有了強大正念,被家人帶到腫瘤醫院做檢查,醫院讓馬上住院做手術。

這時,自己清醒過來,這不是邪惡再次迫害嗎?橫下心回家。丈夫當時就炸了,與我大吵。我心平氣和的跟他解釋說:你也看到了,我這樣的身體,連著剛剛做兩樣檢查,我就差點過去,接下去還有化療、手術等等,再這樣折騰下去,我就徹底回不去了。

在我的說服下,他終於同意我的決定,回家了。原來我的體重有一百二十多斤,現在只有不到一百斤。

尋找同修 溶入法中

雖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闖過這一關,但是,我的身體還是不正常。因為長時間沒有學法,煉功,自己深知接下來的路非常難的。我就求師父幫我找到同修,真的很快找到同修,並在同修家住了下來。

同修組織多名同修在她家學法,在法上切磋交流,鼓勵我向內找,使我快速提高,正念加強。但是,邪惡因素時刻沒有放鬆對我的迫害。那硬邦邦的腫物,壓迫的我坐不住,有時痛的我死去活來。這時,同修們圍著我發正念,坐不住就跪著、趴著,經常是汗水伴著淚水,也不肯放棄。在不知不覺中,不知從哪一天開始不疼了。我知道是師父幫助了我,幫助把痛的那部份神經鎖上了。

不忘誓約 不辱使命

又闖了一難,我信心倍增。考慮到不能光顧自己,給同修帶來很大不便,影響同修的救人使命,決定回家。

到家後,師父就安排了當地同修聯繫上了我。尤其在疫情期間,在我無助的情況下,師父又安排同修李來到我跟前,因為同住一個小區。在與她學法交流中,消除了我無助的情緒,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師父同在,與法同在。師父不承認的,我們也不承認,甚麼也不承認,也不要。

在這期間,自己堅持背了《轉法輪》兩遍,現在又開始了第三遍,各地講法系統的學完了一遍。在自己遭受魔難中,也沒忘自己的使命。在身體又緩解的時候,就穿上大裙子遮掩一下,就抓緊出去救人。

放下生死 大法顯神奇

在我抓緊學法、煉功、時時修心時,邪惡也時時虎視眈眈的不肯放鬆,加重迫害,僅僅不到二十個月,它又瘋狂的長到像一口「鍋」一樣扣在我的腹部,如同一個孕婦。因為它很大、很硬,壓迫的大小便經常排不下來。

一天晚上,肚子、腰、後背連成一片的疼,疼著疼著就麻木了。迷迷糊糊就感覺到死神向我靠近,慢慢的發現自己在空中大聲宣判自己的死期。我一下驚醒,馬上意識到,這是邪惡在誘騙,讓我上當,讓我放棄正念,放棄修煉。自己馬上坐起來,立掌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自己只聽師父的,只歸師父管。

可是,身體還是每況愈下。大便十天、二十天排不下來。小便更是憋的我簡直要崩潰了。沒辦法只好採用消極的辦法,開塞露、導尿管等等。可是,越鼓搗越糟。家人實在看不下去,跑到醫院去諮詢,醫生說沒有解決辦法,只能是做手術。家人也知道已經不能再做手術了,也是急的沒辦法。

我想已經是這樣了,那就不理睬它,不承認它,不上它的當。大便便不下來,那就不便。小便感到有尿意時,就乾脆躺下,自己順著邦邦硬的鍋邊緣,摸索著,尋找膀胱,用力往下推,往下擠壓。就這樣,慢慢自己擠壓的力氣也沒有了,還出現心衰的症狀。最後是家人幫我擠壓,就這樣也只能是擠壓出一點點。

最後,自己感覺五臟六腑都不工作了,好像膀胱都給壓散了,我都找不著了,感覺憋得受不了。慢慢的,吃不進去飯了。一是那壞東西已經頂到胸口了,二是排不出去,已經有兩個月沒有大便。真的覺的走到盡頭了。

同修們看到我這種情況,就來與我學法,交流。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同修說:師父對你是甚麼都沒做嗎?是對你無能為力嗎?你自己也說過,師父給你承受了很多,還幫你把那痛的神經拿走了。不就是不能吃飯了嗎?那咱們就當辟穀了。你自己再找還有甚麼沒有放下?

我說:我真的找不到了,不知道哪還有漏。但是,我就是大小便不通,怎麼辦呢?同修說:你看看,這還不是「沒放下」嗎?你也知道師父無所不能,但是師父要度一個修煉人、覺者,你這樣,讓師父如何幫你?

我哭了,終於說出自己最放不下的執著。我說:我一直以來就是怕死,不想死,因為自己跟頭把式的,經過了二十年的風風雨雨。跟師父走到了最後的最後,就這樣,放棄肉身,真的不甘心。同修也陪著我哭。同時,勸導我說,我死不等於真死了,只不過放棄這副皮囊,師父會給你更好的。

經過一番交流,我覺的輕鬆了許多。過後想起,自己既然做好了準備,趁自己還清醒,也得跟他們爺倆囑咐囑咐。找了個時間,我委婉的跟他們父女說:以後不管我出現甚麼情況,你們都不能怨我的師父,怨大法,都是我做的不好,都是邪黨邪惡的迫害。親戚們聞訊紛紛從外地趕來。我都跟他們交待,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

就在我準備好就這樣靜靜走時,突然,奇蹟出現了:再一次準備排尿時,和往常一樣,我用力捧住那個「鍋」,儘量空出兩邊。因為,膀胱被擠壓的是散的感覺,女兒順著兩邊往下推,丈夫在下邊往中間聚,往下壓擠。就這樣,經過幾次努力,我自己覺的「噗」一下,從腸道中排出不少東西。這一下,自己覺的身體馬上輕鬆,有要飄起來的感覺。眼看著肚子一下癟了。再一看,下面排出的是濃濃的液體夾雜著像果凍般的物質,足足有四、五斤之多,濺的到處都是。當時,我們全家都激動不已,萬分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同修們紛紛趕來看我,只見一個原來奄奄一息的我,活生生的站在她們面前,肚子上的「鍋」不見了,大家都覺的不可思議,興奮的與我分享著師父如何從死神手中奪回我的過程。

結語

這事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自己有時還處於不可思議的狀態,想不明白,本來是腹腔的東西,怎麼就從腸道排出去了呢?自己也覺的好笑,又用人的想法去想神的事。更沒有想到這奇蹟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自己身上,因為這二十個月與死神的博弈太刻骨銘心了。

其實師父一直在加持著我,保護著我,還在師父法像的佛龕裏,映出七彩佛光鼓勵著我。只是弟子愚昧,死死抱著執著不放。直到現在才悟到「忍中有捨,而捨盡方為無漏之更高法理」[1]的一層涵義。同時,也真切的體悟到,只有在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無畏生死的正念下,才能走到最後。

師父為我所承受的,為我所做的,我真的無以言表。自己一定在師父給我延續來的生命中,抓緊時間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圓 容〉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3/師父從舊勢力手中奪回我的肉身-416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