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惡人的聲明和懺悔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我一九五二年出生,是一個患腦梗、小腦萎縮和舞蹈病的人。我今天之所以遭這些罪,都是自己做下的,是報應。

少年時正是「文化大革命」時期,那時講「造反有理」,打砸搶有理,最後我成了一個張嘴就罵、舉手就打的惡人,曾一腳把我媽踹到櫃子那兒,還不解氣,上去就是幾個嘴巴子;在家裏像惡魔一樣:妻子在廚房裏一邊做飯一邊洗衣服,整理好要腌的秋菜放在台子上,我從外邊回來,一時性起,端起洗衣服的髒水就潑到屋裏的地板上,把那些秋菜到處亂揚;一次兒子抱著我的腿哀求:「爸爸、爸爸,你別打我媽媽了!」被我一腳踹的老遠;一次,我發瘋,妻子領著孩子躲在小屋裏,我用啤酒瓶子把小屋門上的玻璃砸碎,往裏扔啤酒瓶子,瓶子碎了,玻璃和酒四處飛濺,把女兒的胳膊划得鮮血淋漓。

妻子本是一個性格開朗的人,最後連話都不說了。我就罵她「啞巴」。她七、八次要自殺,只是不忍心把兒女落到我的手上才沒死。我自己掙的錢都自己花,抽煙、喝酒,不給她一分錢。即使這樣,吃的不順心還罵、還砸,一次,把兩盤餃子從窗戶甩到陽台上。

惹著我的我罵,惹不著我的也罵,罵同事、罵鄰居,八、九百人的單位,站在高處指著廠長就罵。

那年妻子修煉了法輪大法,臉上才有了笑容。可一九九八年我還撕毀了大法師父的法像,又不肯悔改。妻子帶孩子離開了我。

二零一三年我遭惡報得了腦血栓,後又患了腦梗、小腦萎縮、舞蹈病,多次住院,一次比一次重,成了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殘疾人。那時父母已離世,哥哥和妹妹都身患重病,我孤身一人,不能出去買東西,不能做飯,只能等死了。

這時,已經離婚的妻子教育孩子不要拋棄我,畢竟我是她的父親,應該要照顧我。她不計前嫌,和女兒輪流兩天來一次,給我做飯、洗衣服,甚至屎尿的衣服,就這樣堅持了五年,使我活下來了。她說,要不是師父教誨她用「真、善、忍」修自己,叫弟子遇事為別人著想,她一輩子都不會再看我一眼。

前妻勸我看看大法書。我看了幾頁就不看了,我不想做個「真、善、忍」的好人,覺得那太委屈自己。我都這樣了,慈悲的大法師父居然還管著我,在好幾次危險中我聽從妻子的話:誠念了「法輪大法好」又活了過來。

一次,腿抽筋疼得厲害,正好前妻在這裏照顧我,我呼喊求救,我倆又拉又按我的腿,兩個人弄的滿頭大汗了也不行,她突然想起來說:「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吧!」我實在疼的沒辦法,就誠心誠意的念了起來,剛念了三遍就好了,真好了。可我還是不實信。

二零二零年三月份,因我的手腳都不好使,靠別人餵飯都不能正常吞咽,這回我真害怕了。前妻囑咐我就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吧,只有大法能救你了。我念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我好了,真好了,會動了,會說話了。我馬上給女兒打電話,喊著女兒的名字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現在好了,這是真的、真的,千真萬確的,你也念吧!你也念吧!」

自那以後,我就經常誦念,也感覺到心裏有善念後的踏實。

我在這裏誠心向大法師父懺悔,我要改掉惡習,做一個有理性的人,也做一個好人!

謝謝大法師父!
謝謝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好!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3/一個惡人的聲明和懺悔-418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