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滿城縣公安局局長劉曉明被舉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劉曉明任河北滿城縣公安局長期間,配合縣六一零迫害法輪功學員,劉曉明現在被舉報。根據明慧網上的報導不完全統計,二零零八年八月至二零一二年有十一人被非法勞教:趙鳳儀、連鳳珍、米長江、米圓、李振興、李生子、劉鳳蘭、吳豔英、殷秀梅、孫玉環、馬娟,其中馬娟因身體不合格,才免遭非法勞教。

另外,還有十二人被非法關押、拘留,包括嚴新普、宋秀景、殷淑齊、蘇文玉、殷鳳蘭、馬麗傑、郝滿倉、李文河、周文芳,張連合被綁架,周文芳在被迫害中出現病態,不到一年含冤離世。石麗環先是被非法拘留,後被轉到洗腦班。史春來先後被關拘留所、看守所;李振興的弟弟李振寧先後被關兩個洗腦班被強行洗腦。

二零零八年八月,城關派出所副所長曹朝偉騙法輪功學員高玉珍的親戚說她去了保定被抓了。她親戚不相信,曹朝偉就讓她親戚帶他到處找她。親戚被他嚇的帶他到高玉珍家去找。高玉珍沒給他們開門,曹朝偉當著親戚的面說了句現在正抓法輪功你別出門。

以下是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

1、對李文和一家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李文和,男,六十五歲,農民,家住保定市原滿城縣賢台鄉大辛莊村。

次子李振寧二零零八年春天他去保定辦事,十一點左右突然上來兩便衣要強行綁架,李振寧質問他們,他們說「先到派出所再說!」就這樣強行綁架到裕華路派出所。後又被劫持到賢台鄉派出所關押。」派出所逼李文和交錢。李文和不配合。李振寧的舅舅無奈給賢台鄉所長盧洪文交了兩千元所謂的罰款,扣了電動車,才讓李振寧回家。兩天一夜,只給了李振寧一頓飯。

自從李振寧被綁架之後,他們家就上了邪黨的黑名單 。邪黨奧運時,「文化大革命」式的殘酷迫害就降臨到他們全家人頭上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下午四、五點鐘,本村書記李同新、鄉人大主席楊宗旗、派出所警察突然來到李文和家強行搜查。楊宗旗拿起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就走,李文和當即要回法像,警察就要強行錄像,被李文和制止。

七月初,全村幹部來到李文和家,逼迫寫「保證書」李文和不配合。

七月十三日,全村幹部又來到他家,厲聲說:北京辦奧運,要收你們家戶口本、身份證。還說了些威脅、恐嚇的話。李文和萬般無奈,只好鎖上家門,全家出走。

離家後,家裏的油葵全爛掉了,地裏還有一畝多,大部份爛掉。三級幹部二十四小時監控他家,多人找遍了他所有的親戚。他們對老伴周文芳的娘家人說:「叫他們回來吧!保證甚麼事都沒有!」周文芳到家一看,大門開著,外邊門鎖沒有了,裏邊的大鎖被鋸斷。再一看,三輪車、小拉車沒有了,玉米播種機、雙鏵犁、合墑器、扳子、管鉗、鐵絲、鐵器、玉米、油菜籽、尿素、二銨、澆 地的軟管等等全被搶光了。周文芳找村幹部說:為甚麼二十四小時監控,我的家還被盜呢?村幹部向上推。周文芳找各級人員,卻被各級推諉冷遇。一次副鄉長楊萍來他家時,周文芳再次質問:「二十四小時監控,誰偷了我們的東西?連播種機都偷走了!」楊萍說:「你那播種機是舊的!」楊萍拿出一千元錢說「這是對你們家的照顧。

周文芳不要,楊萍威脅說「本村書記李同新有黑社會!」

二零零八年八月其長子李振興八月七日晚被賢台鄉黨委書記范樹政綁架到賢台派出所,又轉到滿城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二天,十二天當中只有兩天沒戴腳鐐。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被滿城國保保大隊警察李黨等人劫持到保定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

李文和及妻子周文芳八日被賢台鄉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進滿城區拘留所。周文芳惦念倆孩子,著急上火,身體出現病狀。於八月十六日夫妻倆被放回家,回家後,夫妻倆仍無人身自由,被邪黨人員反鎖在家中,每天被區、鄉、村人監視,周文芳有病不能得到及時醫治。後來得知長子李振興被非法勞教。周文芳再也承受不住,病情加重,於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含冤離世,到離世前也未能見上長子一面。

2、對馬娟姐妹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城關派出所副所長曹朝偉帶二、三人強行摘下馬麗傑娘家屋後門強行闖入室內。馬麗傑走脫,馬麗傑的姐姐馬娟和曹朝偉據理力爭,被曹朝偉強行綁架。馬娟被綁架後,家中被警察翻得亂七八糟,搶走一台電視機、一台DVD和衛星接收器,床上鋪的被褥被掀起,就連牆上貼的一張年曆和寫有「真、善、忍」字樣的一張紙也被搶走。

馬娟被拉到派出所非法審問,因不配合,曹朝偉就自編自寫。曹朝偉騙馬娟說送她回家,卻把她劫持到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一天兩夜。十八號,被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在勞教所體檢不合格,為勞教馬娟,跟去的獄醫賈瑞琴強行餵了她兩次藥,仍不合格,直到天黑才把她拉回城關派出所。回家後,馬娟精神壓力大,被迫害的陰影長期揮之不去,先後住過三次院,幾年後含冤離世。

3、對殷秀梅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二、三十個警察闖進殷秀梅做生意的兩個店,到處亂翻。搶走二十多本大法書,一人騙她說:「跟我們到鄉政府去一下,到那兒說就讓你回來。」她不配合,那人說:「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煉法輪功的打死都算白打死。」殷秀梅被綁架到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一天兩夜,十八日上午,被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殷秀梅回家後,家庭出現變故,她丈夫強制她離了婚。

4、對趙志雲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三點左右,城關派出所副所長韓彥國帶十幾個人非法闖入趙志雲家,先是非法搜查,之後讓趙志雲去派出所「問點事」,她不配合,這些人就要強行綁架。趙志雲因驚嚇,心臟病發作,昏倒在地。家人叫來救護車,韓彥國不讓送醫院,要醫務人員直接拉到派出所。醫務人員不配合,把趙志雲送醫院搶救,兩個警察跟隨救護車到醫院。當晚趙志雲在警察不注意時離開醫院,帶病流離失所。

趙志雲走後,韓彥國等人到趙志雲所住的小區問她鄰居,沒人理他,韓彥國把正在玩麻將的桌子砸成兩半,叫囂:「我就是城關派出所副所長韓彥國,家住城東村,你們找我去吧。抓住趙志雲送勞教。」趙志雲一直不敢回家,東躲西藏。身體每況愈下,兩年後離世。

5、對史春來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史春來被綁架抄家,家人不斷被派出所所長馬佔營騷擾,家中承包的二十畝果園,造成大量梨果脫落,損失梨果十多萬斤。

史春來在被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派出所所長馬佔營叫囂「你拿一萬元錢,就放你回家。」還多次到史春來家 以「勞教」要挾家人,最終家人被勒索一萬元錢。弄了個「取保候審」史春來才回家。馬佔營命令他三天一次到鄉派出所報到。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上旬,馬佔營多次到史春來家,讓史春來到縣檢察院簽字,史春來被迫流離失所一個多月。

6、對張彥武夫妻的迫害

在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法輪功學員石麗環剛進家,一個女的敲門說是樓上的。石麗環開開門,那個女的一下就竄入屋內,隨後闖進來四、五個男警察,進屋到處亂翻,石麗環跑出門外,一個警察追上抓住她的頭髮,把她拽倒在地。另一個警察上來,一人抓住她一隻胳膊用力向後背擰。石麗環的一個鄰居問警察在幹甚麼,一警察說:「她有病,我們帶她去醫院。」四個警察把她強行塞進車裏,綁架到縣韓村鎮派出所,造非法審訊,做筆錄。警察拿著一個黑印台讓她按手印,被拒絕。一個警察就一次次的抓著她的手按。一個警察說:「讓她按,按到明天早上!」還罵她:「你耽誤我們多大事,不要臉!」石麗環被嚇得全身哆嗦,警察圍上來,一警察搧了她幾個耳光,用木棍狠打她雙腿的迎面骨,邊打邊罵:「我打折你的腿,看你還裝蒜! 我用剪樹枝的大剪子,把你的腳趾一個一個都剪下來!」三個警察又把她架起來,強行照相,之後把她架到車上,把她送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被送保定洗腦班。

二零一一年「五一」前夕,派出所的人到石麗環打工的地方騷擾,石麗環被迫離開。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前夕,被非法開除教育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張彥武在外地打工,縣六一零頭子吳衛東夥同公安 局國保大隊長劉貴栓,逼迫他妻子說出他打工的地點,又強迫他弟弟找他,暫停了他弟弟的工作。張彥武回家之後,吳衛東、劉貴栓又強迫他弟弟在家看著他。

7、對殷學瑞夫妻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村幹部帶七、八個人闖入白龍鄉大坎下村殷鳳蘭家,當時她和丈夫殷學瑞都在家,殷鳳蘭被強行綁架,家中被抄,幾本大法書被搶走。殷鳳蘭在兒女的極力營救下,被非法拘留七天回到家中。但鄉政府人員威脅她兒女說她父親殷學瑞也學法輪功,得讓他父親去鄉里寫個不煉功的保證書,否則就不給他工資也不讓他兒子開票車了。殷學瑞被迫寫了「保證書」。此後,他不能正常學法煉功,半夜常被噩夢驚醒,一人跑到院子裏大喊:「他們又來了!在牆外。」 殷學瑞精神受到刺激,身體迅速的垮了,三個來月就含冤離開了人世,年僅五十多歲。

在劉曉明任公安局局長期間,有五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含冤離世:有趙志雲、周文芳、馬娟、殷學瑞、苑喜滿。

不管劉曉明是主動參與還是被動參與,這罪惡畢竟發生了,他有不可推卸的罪責。

'劉曉明'
劉曉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