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南省610主任李翔被舉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河南省610辦公室是中共河南省委迫害法輪功的指揮和執行機構,李翔在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間任610辦公室主任,在任期間在河南省範圍內發生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殘等迫害,李翔應對這些嚴重罪行負主要責任,現在他被舉報。

李翔,男,一九五七年十月生,河南博愛人,曾任河南省委政法委員會副書記、政治部主任(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任副廳級),二零一二年四月任河南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省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主任;二零一八年一月任河南省政協常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

以下收集的是這個期間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據不完全統計,河南省迄今有167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在全國三十一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排名第八,是法輪功被迫害情況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李翔長期任職於迫害法輪功的直接責任單位政法委,特別是二零一二年四月至二零一八年一月任河南省610辦公室主任期間,更是直接領導、策劃、指揮了對河南省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據不完全統計,在其任職期間,河南省有51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更有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傷、致殘、致精神失常等。李翔作為全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以下是李翔任職期間的部份罪行:

二零一三年十月,河南省610辦公室、鄭州市政法委、610授意金水區政法委、610、區教體局、區委、四家聯合簽發了「致學生家長的公開信」,發給該區109所中小學、92所幼兒園的120914名在校學生和家長,落款後註明要求簽名上交。公開信內容誣蔑大法,毒害學生與家長。

二零一四年第一季度,河南省部份地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明顯加劇,瘋狂綁架、關押、非法庭審、誣判法輪功學員。三個月來,僅曝光的綁架案例就達20起,共計35人被綁架;非法庭審案例六起,涉及12人次;二名學員被誣判;遭到騷擾威脅的更多。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起,河南省的法輪功學員紛紛向高檢、高法遞交了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控告書。各級 「610辦公室」及有關部門對本地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挨家挨戶進行騷擾迫害,試圖阻止他們的正義之舉。據不完全統計,到二零一六年五月,僅焦作市區就有115名法輪功學員遭到騷擾迫害。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八人遭非法逮捕;19人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25人遭非法拘留;還有25人被非法抄家;另37人遭騷擾恐嚇。

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中共河南省委辦公廳轉發了一份河南省「610辦公室」二零一七年的工作要點,裏面也提到了「敲門行動」,要求省轄市、縣(市、區)的「610辦公室」與公安機關要在六月底前實現「數據庫」共享,實現「一本賬」。要求始終對法輪功等信仰團體保持嚴打高壓態勢,嚴防「法律維權」。同時,文件還提出「織嚴織密社會面防空網」,搞綜治網格化管理,運用「雪亮工程」(視頻監控聯網應用),把「數據庫」中的重點人員納入公安大情報數據平台,搞信息化防控,還要加強網軍建設,要求擠壓法輪功網上生存空間。

案例一:媽媽跪求留條活命 二子壯年被虐殺

楊中耿,38歲,男,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楊中耿用快件郵寄講真相的手機時,被鄭州市四個警察綁架,在非法關押在鄭州期間,楊中耿遭受毒打和酷刑折磨,惡警逼問楊中耿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下落。六月二十六日,楊中耿又被劫持到三門峽看守所繼續酷刑折磨。六月二十八日,楊中耿被惡警活活打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日,楊中耿的弟弟楊中省,在鄭州市被綁架,其母下跪哀求相關人員說:大兒子已經被迫害死了,求你給我這個小兒子留條活命啊!沒幾天,年僅38歲的楊中省被迫害致死。楊中省遺體頭頂部位是腫的,七孔出血,耳朵鼻子用棉花塞住不致流出血,前面四顆牙齒是假的,因為冰凍的原因,無法打開整個口腔,只能看到前面四顆牙齒是假的,是他們裝上去的,肚子上有好幾個小黑點,雙手指甲烏青,下身生殖器龜頭已經焦了。

案例二:鄭曉麗被洗腦班迫害 含冤離世

鄭曉麗,女,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被綁架到鄭州洗腦班,釋放回家後,每天拉肚子二~三次,身體日漸消瘦,咳嗽不止,嗓子咳壞了,進食困難,身體急劇惡化,最後小腿出現浮腫,走路困難,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含冤離世,年僅50歲。鄭曉麗的親屬和朋友都認為鄭曉麗死因蹊蹺。

案例三:王繼成被鄭州監獄迫害致死

王繼成,二零一四年春被潢川縣國保大隊綁架,被非法判刑,在鄭州新密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五年春,王繼成被監獄迫害得奄奄一息後,通知家人接回。王繼成出獄後一直神志不清,身體經常痙攣,痛苦不堪,於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含冤離世,年僅63歲。

案例四:父母雙亡 李軍旗又被鄭州監獄折磨致死

法輪功學員李軍旗,曾五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多次被警察毒打,父母均因迫害先後離世。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李軍旗被綁架,之後被冤判三年,劫持到鄭州新密監獄繼續迫害。在監獄期間,監區長趙洪濤為了達到讓李軍旗「轉化」的目的,折磨他。看李軍旗仍不「轉化」,就把他關小號。李軍旗從小號出來後,仍不「轉化」,趙洪濤用電棍電他,命刑事犯折磨他,給他戴手銬,砸腳鐐,還對他施一種刑具(酷刑),此刑具不知叫甚麼名,外表好像個網兜子,套到身上之後,光露個頭,然後,往那刑具裏加水,受刑者極其難忍,生不如死,其痛苦程度無法用語言形容。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八點,獄警指使幾個刑事犯圍著打李軍旗,持續圍攻毆打兩個多小時,慘叫聲整個樓都可以聽到。事後,目擊者看到李軍旗癱坐在地上,印堂部份有一個約兩公分長的傷口在流血。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李軍旗又被大隊長尚紅章等人電擊五分鐘(幾根電棍一起電擊)。事後導致李軍旗癲癇病復發。七月十六晚,十餘名刑事犯又用床單蒙住李軍旗暴打。一分監區大組長張建峰說:不轉化只管打,出了事我負責。刑事犯們有的用手打,有的用腳踹,李軍旗被打得滿身青紫,慘不忍睹。九監區值班副大隊長、紀檢書記等人,不但不處理打人兇手,還將腳鐐手銬拿來給遍體鱗傷的李軍旗戴上。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李軍旗從鄭州新密監獄回到淮陽家中。精神明顯不正常。不到四個月,即含冤離世,年僅46歲。

案例五:柴玉蘭被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孟州市國保大隊王功軍、邢發山等人,非法闖入柴玉蘭家中,以她給其他法輪功學員資料為藉口,將柴玉蘭綁架,劫入焦作市看守所。警察王功軍問柴玉蘭還煉不煉法輪功,柴玉蘭說煉,王功軍說非得給你往死處弄。柴玉蘭在看守所裏被迫害得脊椎骨折了,肋骨折了一根,不會大便,爬都很困難,奄奄一息時才被送往焦作市醫院,還被戴著手銬腳鐐。柴玉蘭痛得吃不進東西,瘦得皮包骨頭,骨癌轉移全身。醫院有一位好心人告知家屬,家屬到焦作醫院,給警察理論,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才讓家屬把柴玉蘭帶回孟州市醫院看病。柴玉蘭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去世。

案例六:被非法關押十一年多 范金萍在迫害中去世

范金萍女士,原車站居委會主任,因堅信法輪大法真、善、忍,被當地610、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檢察院、法院多次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於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共計五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六年,關在河南新鄉女子監獄,數次被非法關在南陽市看守所和南陽市610洗腦班,總計被非法關押時間十一年多。

其間,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范金萍被非法判刑送到新鄉市女子監獄。監區長指使犯人天天放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光碟,對她強制洗腦,從早上五點起床,一直到晚上十點多才讓上床,十七個小時都在灌輸謊言,天天如此。惡警還指使刑事犯偷偷往飯裏下毒藥,使范金萍一直頭疼,渾身無力,范金萍發現並揭露了,才停止投毒。范金萍於二零一八年一月被迫害致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