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的修煉之道:完全相信大法(圖)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銀白的髮絲、從容的姿態,鶴髮童顏,笑容可掬,他是已過古稀之年的胡乃文醫師,心安理和全寫在臉上。胡醫師視病人如親人、醫術精湛,許多病人四處尋醫後,才在他的診斷下找出真正的病因。多年來,慕名求診、遠道而來的病患紛至沓來,但胡醫師卻表示他在法輪大法面前,只是個幼兒園的學生,完完全全相信大法,聽師父的話。

'圖:胡乃文在不斷實修中體悟到修命與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關係,他表示整個看病的過程就是我修煉的過程。'
圖:胡乃文在不斷實修中體悟到修命與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關係,他表示整個看病的過程就是我修煉的過程。

胡乃文的人生之路在念高中之前仍很模糊,他從沒想過未來的有一天會步入杏林。「以前還不知道自己要走哪條路,讀高中時分甲乙丙組,我連自己要讀哪一組都不清楚,只是隨著要好的同學來選擇,你讀丙組那我就讀丙組,慢慢的,也就越讀越有興趣了。」

大學時,胡乃文研讀生物學,研究所主修神經科學及內分泌,畢業之後則投入藥理學,並被單位派去美國史丹佛研究院(SRI international)從事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他回憶道:「我在美國的研究院裏那段時間,常在圖書館裏查詢當季最新的研究資訊、科學文獻,發現中國醫學提到了一種治療方法叫針灸,我是學西方神經科學的,心想神經和針灸一定有所關聯。」

回到台灣後,胡乃文開始鑽研針灸,並進一步深研中醫,從針刺之術到黃帝內經,望聞問切,經絡氣血,彷彿踏進一個嶄新的天地,收穫五千年神傳文化的奧秘。當他考上中醫執照時,胡乃文已屆不惑之年。

「其實我自小身體就不好,即便是青壯年最有活力的階段,也總是臉色蠟黃、空虛乏力,常因心情緊張以致腸胃不好而苦惱。學西方醫學時,曾攝取很多營養藥劑、健康食品,常常吃也沒啥用處。當上中醫後,也開始服用中藥調理,表面上好像維持得還不錯,但我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是非常差的。」

在中西醫皆感無效之下,胡乃文轉而接觸各門各派的氣功,希望藉此自我鍛煉、提高身體素質。「我就到處去轉,四處去看,終於在接近五十歲的時候,聽到當時一個氣功班上的同學提到了『法輪功』這個名詞。當時人們幾乎不知道有法輪功在傳,我不斷地打聽詢問,終於在一九九六年時,找到一位學過法輪功的老先生。」

從一個好人做起

一九九七年初,胡乃文上完法輪大法九天學法教功班,十一月,他第一次親眼見到了李洪志師父。「那一年,師父來台灣三興國小講法,我看到師父在那麼忙碌嘈雜的環境當中,一直不慍不惱、平靜祥和。師父叮囑我們不管在生活當中、工作當中,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要從好人做起、按照高層次的法修才能修成。」李洪志師父慈悲寬厚、浩然正氣的風範一直烙印在胡乃文的心中,自此之後,他便時時刻刻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實踐「真、善、忍」的修煉人。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過去時常犯的毛病不見了,因緊張煩惱、發怒焦慮導致的腸胃宿疾也消失無蹤,不僅精神越來越好,智慧更彷彿湧泉般源源不絕,對許多艱澀的醫學古籍也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領悟。

「一直到學了大法之後,我才明白不管是針灸也好,中醫也好,都是中華古老文明的智慧結晶,完全領先最尖端的西方醫學。而法輪大法則遠遠超越這一切,不是氣功,不是宗教,而是『修煉』。」「修煉」是人類文明中一個淵源久遠、奧妙無窮的領域,法輪大法明白揭示人體、生命及宇宙的深奧法理,更使胡乃文在不斷實修中體悟到修命與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關係。

病由心造 境隨心轉

胡乃文表示:「在我剛得法沒多久,就遇見一位老太太來找我看病,她是一位基督徒,每天都要禱告,我問她禱告懺悔時都說些甚麼?她說我和上帝講今天和誰發脾氣了,明天又和誰不好了。當時我立刻想到師父講的一段話:『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1]」

要想治病,得先治心,抒開心結,再談病情。「於是,我和那位老太太說,我們講的懺悔啊,您是不是每天懺了卻沒有悔呢?懺而不悔,悔而沒改,就等於零。沒想到老太太把我的話聽進去了,流下許多眼淚;下次回來看診時,包了一個好大的紅包,告訴我她回家後改了亂發脾氣的壞習慣,竟然讓她的病完全好了。這個真實案例讓我證實,所有的病如果都能用大法法理來實踐衡量,那麼人所稱之為的『病』,其實甚麼也不是了。」

病雖由心造,境也隨心轉,若能在苦中修去人心、升起正念,也就能從病痛中破繭而出。胡乃文說道:「有一些病情,包括聞之色變的癌症,從中醫理論來講,可能是情緒過度喜、過度怒、過度驚、過度恐造成的,這些喜怒憂思悲恐驚的波動,也都是因為人的名利情放不下,進而牽引萬病叢生。所以當和病人談及病情時,在低層次上我會告訴他們是生活習慣不當、養身方式不對所導致,但若能在高層次上讓他們放下內心的慾望和執著,病人的『病』反而就好了。」

病痛的本身不是問題,面對病痛的心境才是關鍵,胡乃文也提到自己經歷過的「病業關」。他說:「有一天我睡覺醒來時,發現一隻手一隻腳不能動了,又麻又沒有力量。若照醫學常識判斷,這當然是很不好的狀態了。剛開始,我的確很害怕,但我努力清除這些感受,大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一陣子過後,這樣的狀況便消失了。之後再發生同樣情況時,我體會到不能讓師父操心,就想到師父在法中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1]於是便想著沒事、沒事!這個狀況也平安過去了。」

相信大法 就找自己

胡乃文悟到,在嚴峻的過關中,考驗的是修煉人的正信,那些擔憂和恐懼是屬於常人的卻不是修煉人應該有的,無論表面上遇見再不好的情況,第一念一定要想到師父、想到法,而不是想找甚麼人如醫師或爸媽的幫助;提高心性、正念對待,修煉路上信與不信,不得有半點虛假。

「修煉之初,有位年輕人每個星期都要來看我一兩次,有一天我嚴肅的和他說,你身體的狀況我用藥已沒法治了,你最好去學法輪大法。原先,那個年輕人怕冷怕到甚麼程度呢?怕到連家中的窗戶都要用膠帶緊緊封起來,但他才上了九天班第二天,竟然會流汗了!之後他的身體完全康復,沒有再來診所看過我。」

「還有一位紅斑狼瘡的患者,每週一定坐飛機從台南來台北找我,有一次我問他要不要在台北住幾天,順便來上法輪功九天學法教功班,他很快就說好,上完九天班過後,這位病患再也沒來找過我了。可是,我也遇過一些病人,放不下固有的宗教及觀念,不願試著相信大法,二十多年來仍在病痛中載浮載沉。」

不同人心反映出不同的狀態,不同人心也造成不同的後果,胡乃文表示:「我一直記得師父告訴我們:『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2]所以我在看病當中,也是這樣來思考的。對方為甚麼會得這樣的病?他有甚麼放不下的心?我是否也有同樣的執著?每天我都這樣找自己,一天看五個病人,五個病人心裏放不下的東西,都在我腦袋裏轉過一遍,五十個病人就向內找五十遍,一百個病人就向內找一百遍,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讓我來檢討自己的,整個看病的過程就是我修煉的過程。」

儘管人生過去了大半輩子,但對胡乃文來說,自己仍是單純相信師父的幼兒園學生,無論遭遇甚麼都在修煉的路上,不管發生甚麼都有師父在身邊。「我現在的想法很簡單,對修煉人來說,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原因的,遇到了我就把事情做好,遇到了我就把自己修好。」

行醫濟世三十五載,胡醫師除問病看診之外,也錄影直播,寫文出書,他以七十五歲的高齡四處巡講活動,唯一的心願只有一個。「年輕時接觸人群,目的是希望得名求利,但修煉之後那種執著已經沒有了,我現在不為名利而來,為眾生而來。我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希望看到我的人能和大法牽上那根線、結好那份緣,進一步了解『法輪大法好』!」


[1]:李洪志師父經文:《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0/1/18723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