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與毀壞:兩地國寶的不同命運(圖)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在紫禁城建成600週年、故宮博物院成立95週年之際,北京故宮博物院隆重推出了為期兩個月的「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展出了蘇軾及其同時代的歐陽修、黃庭堅等人的真跡,吸引了眾多參觀者。

2015年故宮展出《清明上河圖》全卷時,觀者如潮,排隊長達6個小時才能一睹真跡。前年故宮推出《千里江山圖》,50年才展出一回,為保護文物,每次只能進幾十人,觀者人山人海,預約都未必能看上。去年的宋人花鳥展亦是如此。中國人對傳統文化的興趣與渴望可見一斑。

這次故宮展出的明代畫家朱之藩繪的《臨李公麟畫蘇軾像軸》,是數十年來首次面世,上次展出可追溯到民國時期。蘇軾晚年被貶海南,在訪友途中遇雨,他向農人借來斗笠和木屐,農人爭相笑看,蘇軾卻坦然處之。這幅笠屐像在後世描繪蘇軾形像時常被提及。

同時展出的還有蘇軾的真跡《治平帖》,這是蘇軾書寫的一封信札。而被稱為「蘇書第一」、「天下第三行書」的《寒食帖》,則在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珍藏。

2009年,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曾舉辦過「捲起千堆雪──赤壁文物」特展,以歷史、藝術與文學三方角度,呈現中國歷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戰」。其中包括彌足珍貴的蘇軾《前赤壁賦》。

人說北京故宮「有館無寶」,台北故宮「有寶無館」,為甚麼會這樣呢?兩地故宮承載著中國璀璨悠久的文化,但中共和國民黨在對待文化與文物的態度上卻截然不同。

搶救國寶 萬里大遷移

希特勒於1940年下令攻佔巴黎。數百萬市民匆忙逃離,巴黎瞬間變成空城。時任盧浮宮館長賈克﹒喬札為搶救文化瑰寶,將包括「鎮館三寶」──《蒙娜莉薩》、雙翼勝利女神和女神維納斯在內的1862箱珍貴文物、4000件藝術珍品,用203輛卡車連夜轉移至各地城堡藏匿。最後一件藏品離開羅浮宮當天,巴黎被納粹攻陷,希特勒「攻佔羅浮宮」的計劃就此失敗。這段驚險而值得記錄的歷史,後來被拍成電影《攻佔羅浮宮》。

中國在抗戰和內戰時期也經歷了這樣的歷史,而且歷時更長,故事更為曲折。1933年1月,日軍突破山海關。蔣介石作為一位堅定的民族文化的傳承與守護者,為了保護國寶不被毀壞,派人在日軍的轟炸中轉移文物。

民國二十二年(1933)2月5日,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紫禁城內突令戒嚴。一支馱著2000口封條木箱的板車隊從神武門魚貫潛出、蜿蜒綿延,押運者全是一襲黑衣,軍警兩邊荷槍實彈護衛。一場中國近代史上規模最大、搶運最成功、歷史影響最深遠的文物大遷徙拉開了序幕。

兩列載滿19557箱文物的火車繞開天津,由平漢線轉隴海再轉津浦線,抵達上海。此趟遷運包括價值連城的全套文淵閣《四庫全書》、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翠玉白菜等古籍書畫器物。

當時國民黨為抗戰而投入的軍需物資與費用極高,在財物、運輸方面非常緊張的情況下,蔣介石親批調撥火車貨車車皮,分南北中三路歷經艱險與戰亂,將國寶從南京分運到四川樂山、峨嵋、貴州安順等地安息暫存。途經川陝公路須改換汽車運輸,每輛車只能載20餘箱文物。由於路基沖毀、橋樑折斷,文物西遷的北路尤為艱辛。

'當年文物西遷的艱辛'
當年文物西遷的艱辛

抗日結束,內戰再起。1948年蔣介石計劃撤退台灣時,做了兩件有深遠影響的事情,一是「搶人」,將民國時期的國學大師們用飛機接送至南京,後轉赴台灣;二是將故宮國寶護送南下。故宮文物歷盡劫難卻無一受損,是蔣介石的一大功勞。而留下來的,無論國寶級大師,還是國寶級文物,大都在文革中遭難。

從1948年12月21日到1949年12月9日,大陸國寶總共經歷了五次大遷移,前三次是船運,最後兩次是空運,蔣介石下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搶運」。歷盡千辛萬苦,最終將68萬件大陸國寶運送到台北故宮博物院。

最後一次是1949年12月9日從成都新津機場飛離,國畫大師張大千帶著78幅私藏敦煌臨摹壁畫,乘坐西南長官張群的車風馳電掣般地趕到機場,但飛機早已超載,無法再容納壁畫的重量。情急之下,時任國民黨教育次長杭立武主動丟棄自己畢生積攢的二十幾兩黃金,換得壁畫登機,條件是張大千赴台後須將這78幅壁畫捐給國家,後張大千果不食言。

'被保存下來的敦煌壁畫'
被保存下來的敦煌壁畫

人們通常認為,文物在其物質性的一面總是脆弱和不堪一擊的。但在故宮寶物南遷顛簸歷險的旅途中,人們見證了穿越千年時空而不損之古物的神奇一面。在環境惡劣的運輸過程中,每每意外發生時,過程十分驚險,結果卻是萬般平安,冥冥中彷彿上天有感、神靈有知。

參與押運國寶的第一代故宮人那志良回憶說:「為甚麼總能在敵機轟炸、千鈞一髮時刻安然離去,翻車、翻船也平安無事,我這才開始相信古物有靈。」後來,他撰寫了《典守故宮國寶七十年》。

1961─1962年,正當大陸人慘遭中共製造的「大飢荒」折磨、文革瘋狂砸文物「破四舊」的前夕,蔣介石遷台的部份國寶精品搭乘著美國「布瑞斯號」軍艦遠赴華盛頓等五城進行巡迴展覽,參觀總人數高達47萬人次。一個月後,中國古老絢爛的瓷器登上了美國《時代》週刊,美國人由衷地感歎道:「東方文化的主流與中心原來不在日本,而在中國。」

當年,張大千在歐洲見到畢加索,畢加索給他看了自己臨摹的齊白石畫,並讚賞:「中國畫真神奇,齊先生畫水中的魚兒,沒有上色;用一根線畫水,就使人看到江河,嗅到水的清香……我不懂,中國人為何還要到巴黎學習藝術?」

'張大千與畢加索,橫跨東西的交流'
張大千與畢加索,橫跨東西的交流

中共「破四舊」 不知多少國寶被毀

而中國大陸的60年代則是一片紅色的咆哮。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的口號;後來十六條又明確規定「破四舊」、「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標。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之後,北京的紅衛兵開始走上街頭「破四舊」。一時間,寺院、道觀、佛像和名勝古蹟、字畫、古玩被毀壞殆盡,毀壞文物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中共史無前例的「破四舊」,意在摧毀中國傳統文化'
中共史無前例的「破四舊」,意在摧毀中國傳統文化

被譽為「中國最後的大儒」的國學大師梁漱溟回憶道:「他們撕字畫,砸古玩,還一面撕一面唾罵是『封建主義的玩意兒』。最後一聲號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親在清朝三代為官購置的書籍和字畫,還有我自己保存的,統統堆到院裏付之一炬。紅衛兵自搬自燒,還圍著火堆呼口號。」

在破「四舊」過程中,全國總共約有1000多萬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間的奇珍異寶、字畫、書刊、器皿、飾物、古籍不知多少在火堆中消失。北京在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中保存下來的6843處文物古蹟,竟有4922處在1966年的八九月間全部毀掉。更有山東孔子墓被挖掘,孔子被挫骨揚灰,「造孔家店的反」直接焚毀古書、字畫、國家一級文物、歷代石碑等5300多件。

北京完整的外城、內城城牆及20座城樓自1952年起被中共陸續拆除,僅剩天安門、正陽門、德勝門和仿建後的永定門。北京古城,作為自遼代以來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沒有毀於戰火卻毀於中共之手。

1958年1月毛澤東在南寧會議上說:「北京、開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他還批評主張保護古代建築的人說:「北京拆牌樓,城門打洞,也哭鼻子。這是政治問題。」

中共成為中國文物的最大迫害者,其殺傷力遠遠超過八國聯軍和日軍,故意損毀的文物古蹟遠超歷史上的任何其它破壞力量所為,非百座圓明園可比,亦超百倍於侵華日軍破壞(據統計日軍侵華戰火毀壞中國古蹟741處)。

更讓人不能容忍的是,林彪、陳伯達等一邊高舉「破四舊」大旗,一邊大肆掠奪被列入「四舊」的文物字畫。

據北京文物管理處文物工作人員事後寫的揭發材料,林彪、葉群拿走文物字畫1858件,圖書5077冊。陳伯達拿走文物432件,字畫127件,字帖301冊,圖書5355冊。1990年,康生搜刮的文物移到故宮作「內部展覽」,人們才知道康生掠入私囊的無價之寶竟多至上千件。

1970年秋,江青約康生去文物管理處挑選珍品。她選了一隻18K金的法國懷錶,表上鑲有近百顆珍珠,寶石,並配有四條金鏈,僅付了7元錢。

國寶級大師的命運

1956年,中國商業代表團團長在海外的酒宴上問張大千說:「你究竟站在哪一邊,今天最好表明態度。」張大千一拍桌子,站起來說:「我張大千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向來站在哪一邊,就站在哪一邊。」

當時,北京畫院院長位子正留給他,但在海外四處漂泊、思鄉心切的張大千還是沒有回國,他不認可中共提出的藝術為工農兵服務的口號。而後來發生的悲劇證明了他的選擇是正確的。曾勸說張大千回國的畫家徐悲鴻、葉淺予、謝稚柳等均被迫害,甚至連已經作古的齊白石也被江青點名批判。

北京的紅衛兵砸了齊白石的墓和「白石畫屋」。上海畫院畫家朱屺瞻,家中收藏的名人字畫被搜羅一空,七十餘方齊白石為他刻的印章一個沒剩。

1952年,張大千的前妻楊宛君將張在甘肅敦煌石窟現場臨摹的260幅唐代壁畫全部獻給了國家,自己僅保留14幅張氏為她作的畫,但最終還是被紅衛兵抄走,從此全都沒有了下落。如果張大千當年不將臨摹的敦煌壁畫帶走,也會被洗劫一空。

中共發動文革,是要割斷中國文化的「根」,摧毀中國傳統文化的承傳,造成整個民族文明的大倒退,這一影響和損失一直延續至今。

1966年中共發動文革時,蔣介石說:「奸匪毛賊的罪惡獸性,乃是和我們三民主義中華文化內聖外王的道統絕不相容的!所以它妄想要以其殭屍的迴光返照的一刻,來消滅我們五千年深入人心,悠久博厚的中華文化,於是乃不顧死活的破壞中華文化倫理、民主、科學之傳統;假所謂『文化大革命』的幌子,以行其文化大毀滅之暴行。今天大陸業已成為父子之親、夫婦之義……都被視為大逆不道,時刻要被批被鬥的大監獄!」

蔣介石認為,共產主義作為人類最大的公敵終將走向滅亡。1972年他就準確預言了歐洲共產主義國家將在1990年解體,而中共要晚一步。而真正能拯救中國、戰勝共產主義邪魔的,就是世世代代根植於中國人心中的中華文化。他在演講中斷言:「中華文化是無人可以毀滅的!其最終消滅共匪毛賊者,乃必為我中華文化所表現的『民族獨立的性格與能力』之大義正氣!」

蔣介石、宋美齡、蔣經國一家三口參觀了在南京舉辦的故宮國寶展覽,眾多展覽的珍寶中,商司母戊大方鼎和周毛公音鼎是蔣介石直贈送給故宮博物院的收藏品。'
1947年,蔣介石、宋美齡、蔣經國一家三口參觀了在南京舉辦的故宮國寶展覽,眾多展覽的珍寶中,商司母戊大方鼎和周毛公音鼎是蔣介石直贈送給故宮博物院的收藏品。

文革之後:呵護與損壞

那麼,文革之後中共就重視文物保護了嗎?非也。

台北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從大陸運往台灣的2972箱文物中,除了一頁紙和一包鹽之外,其他全部在冊。」

丟失「一頁紙」,是指1969年台北故宮打算出版《滿文原檔》,但當時沒有掃描技術,在送到院外拍照的過程中丟失了一頁,此後就規定不准將文物拿到院外。丟失「一包鹽」,是指一包清朝宮廷保留下來的新疆進貢的湖鹽,由於年代久遠,鹽揮發了,只剩下了外包紙。

台北故宮對中華文物呵護備至,制度規定:「文物不能夠離開桌面或離開琅匣,只能在桌面上水平移動,也不能離開推送的車子,操作的工作人員需要接受專門的長期訓練。一些重要文物的移動還需要事先以複製品進行演練操作。文物移動的每一步,都有兩三人在現場,而且每一過程都有監控的影像記錄。」

反觀中國大陸的北京故宮博物館,近些年的文物保護工作做得怎樣呢?清宮舊藏紫檀屏風被人為損壞,一級品明代法器被人為損壞,國家一級文物、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被人為損壞……尤其荒唐的是,不知是由於漏檢還是別的甚麼原由,故宮博物館宮廷部在丟掉廢棄木箱時,竟然將10多件珍貴佛像也一併丟掉了,結果被對方單位膽戰心驚地送了回來。從2000年到2007年期間,故宮居然丟失了包括明代刻本在內的100多冊古籍善本。

格外叫人心疼的是:五代時期大畫家董源的《瀟湘圖卷》,在中國畫史上被視為「南派」山水的開山之作,然而這件國寶2008年在故宮展出時,卻被展櫃上部的加濕器產生的水滴淋洇,受損位置正好在畫幅核心部位的舟楫上,一幅稀世珍寶就這樣毀損了!

中共為何要破壞傳統文化?

中華大地被稱作「神州」,中華文化也是神傳文化。漢字就是神傳文字,與中國古代傳統道德文化一脈相承,以形、音、義的有機結合來表意。古琴之音韻清雅綿長,它依鳳之身形而製成,全身與鳳身相應,琴面「上圓而斂,法天」,背板「下方而平,法地」。圍棋盤象徵著宇宙,由三百六十個天體組成,而圍棋盤縱十九乘橫十九,共三百六十一個棋點,多餘的中心一點天元即為太極,代表宇宙的中心。

神傳文化當然就有它的神跡體現。在神有意的安排下,佛道神輾轉下世,方方面面給人類啟蒙,從衣食住行到語言、文字、文化、娛樂以及精神生活的各個領域,都留下了無數的神跡。

唐代「畫聖」吳道子畫的佛像衣帶當風;畫的龍搖首擺尾、似要騰空;畫的《地獄圖》,世人看後都懼怕進入地獄受苦而不敢再行惡。為何能如此逼真?相傳吳道子常隨身帶一本《金剛經》誦讀。

「書聖」王羲之練字志堅心誠,在天台山遇道人傳給他寫「永」字的寫法,並告訴他寫字要淨心、要永遠保持高潔的心境。王羲之得真傳後,書法超凡入聖。

李白、蘇軾、黃庭堅、王維、白居易等文豪都是修煉之人。李白生於四川青蓮鄉,其母夢見長庚星墜入懷中,長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為李白取字太白。李白號青蓮居士,他在《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序》中述說身世:「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居士何須問,金粟如來是後身。」他在《奉餞高尊師如貴道士傳道箓畢歸北海》中又說:「道隱不可見,靈書藏洞天。吾師四萬劫,歷世遞相傳。」稱他的道家尊師經歷了四萬劫。

蘇軾在《南華寺》中寫道:「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他在杭州時,曾與朋友參寥一起到西湖邊上的壽星寺遊歷,環視後對參寥說:「我生平從沒有到這裏來過,但眼前所見好像都曾經親身經歷過這似的,從這裏到懺堂,應有九十二級階梯。」叫人數後,果真如他所說。蘇東坡對參寥說道:「我前世是山中的僧人,曾經就在這所寺院中。」

古代書畫講「形神兼備」,正因為他們有超凡的修煉境界,體悟到天人合一的意境,他們的作品才能如此傳神。而這些承載著神傳文化的作品能夠千古流傳,也是為了讓後人保持與神的聯繫,喚醒人們久遠的記憶,不至於在輪迴轉世和滾滾紅塵中忘記自己從何而來。

那麼,為何中共要如此不遺餘力的毀壞文物,破壞自己民族文化的精髓?根本原因是馬列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是完全不相融的,是格格不入的。對此,《九評共產黨》中給了很好的詮釋。

那就是西來幽靈共產黨清楚,為了讓神州子民放棄幾千年傳統文化及信仰,接受西來共產主義的理念,單靠簡單的欺騙、引誘根本不可能。因此中共在不間斷的政治運動中,邪招使盡,以暴力殘殺開始,破壞宗教之精髓,迫害知識分子,再從器物層面(如建築廟宇、文物古蹟、字畫古玩等)摧毀中華傳統文化,割斷神人聯繫,達到其毀滅傳統文化,進而毀滅人的目地。

「破四舊」不止毀壞了信徒們禱告、修煉的場所,古代天人合一的建築,更把人們心中的正信、天人合一的傳統正念一起毀掉了。這樣的結果是人們因此而割斷了與神佛的聯繫,失去了神佛的保護,從而逐漸走向中共所引導的危險的深淵。

今天,炎黃子孫只有擺脫共產邪靈,復興中國傳統文化,回歸傳統,重拾「仁義禮智信」的道德規範,才能擁有美好的未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6/搶救與毀壞-兩地國寶的不同命運(圖)-411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