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北京市平谷區610副主任王洪靜被舉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原北京市平谷區610副主任王洪靜,在2001年8月到2013年左右的任期內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數百人次,伙同國保大隊長王曉華、副大隊長張大明等,不僅經常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騷擾、恐嚇、綁架、抄家、洗腦、勒索錢物等,還經常組織宣傳隊四處亂竄表演毒害世人的節目,歪曲事實,煽動仇恨,欺騙老百姓。現在王洪靜被民眾舉報。

一、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王洪靜
中文姓名拼音:Wang,Hongjing
性別:男
民族:漢
出生日期:1963年12月5日
出生地:北京市平谷區王辛莊鄉後羅莊村
工作單位名稱:原北京市平谷區政法委610(任期1999-2013年)
職務:原副主任
中國大陸的家庭住址(省、市、縣):北京市平谷濱河小區1號樓(農行宿舍樓)
身份證:110226631205583
籍貫:北京市平谷縣人
手機:13910670206
1999年至2013年左右任平谷區610副主任,期間帶頭綁架、抄家和恐嚇騷擾侮辱法輪功學員,後轉到劉店鄉政府任人大代表。

二、迫害事實簡述

王洪靜和610主任楊寶山(2001年4月~2008年11月,2015年患癌症死亡)、610主任池寶義(2008年11月~2016年),以及610成員倪躍東、王曉琴(2016年升任610主任)伙同國保大隊長王小華、副大隊長張大明等,經常騷擾、恐嚇、綁架、抄家搶劫、關押勒索法輪功學員與他們的家屬,還威逼、利誘法輪功學員上地方電視台「現身說法」,進行剪輯編造,欺騙老百姓,使世人難以得救,達到共產黨毀人的目的。

1、王洪靜等610成員對龔瑞平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平谷區城關小學教師、法輪功學員龔瑞平,被610脅迫所屬單位平谷縣教育局和平谷縣公安局二十餘人,強行從家中抬走,送往北京大興新安勞教所的「法制培訓中心」,就是洗腦班。她剛一進洗腦班就被惡徒抽了一頓耳光,接著又被縣教育局派來的王琪瑛用一團爛紙塞住嘴,捏住鼻子,捂上眼睛,她無法呼吸,眼前發黑倒了下去,差點窒息而死。龔瑞平清醒後又被惡徒用力揪住頭髮,「銧、銧、銧」地來回按著頭向牆上撞,隨後惡徒又用拳頭不停地照她的臉上打,直到她眼前開始冒「金星」,失去知覺。再次醒來時,龔瑞平已經失去了記憶,只知道呆呆地望著虐待她的人,並用力回憶著:這是怎麼回事?這是哪兒?我在這裏幹甚麼?後來,她隱約地覺得自己在大聲喊叫著甚麼,當時連新安勞教所的幾個警察也驚呆了,在門口張望著,不敢進屋。後來她被拖著上了去賓館的車(當時轉化法輪功學員都是政府出資租用賓館),離開新安勞教所,清醒後她發現臉被打得又青又腫,左眼腫得只剩了一條縫兒、右眼眶又黑又紫,兩個膝蓋全都磨破了皮,血都流了下來,裙子也磨出許多大洞。

第二天,平谷縣「610辦公室」主任王洪靜、打手王琪瑛、李翠蘭及北京公安局一姓楊的科長又繼續合謀要「轉化」她,先是把她從床上拖到地上,緊接著就是一頓毒打,遍體鱗傷的她又一次遭黑手。王琪瑛見她不屈服,又拿起一件東西狠狠地朝她臉上抽去,打得她頭暈目眩,當時耳朵就甚麼也聽不見了。接著又一盆涼水就朝她臉上潑,她連激帶嗆,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連潑了好幾次,惡徒見她再也沒有甚麼反應才住手,她已經滿身是傷了。

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抗議這種嚴重侵犯人身權利的違法行為,一進洗腦班龔瑞平就進行絕食抗議,「610」的人說要對她進行人道主義救助,不管她的死活,強行灌食,野蠻的往鼻子裏插管,龔瑞平流了好多血,她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為增加她的痛苦,惡徒們在灌食時還趁機偷偷的在飯食裏下了瀉藥,使龔瑞平一天十幾次的拉肚子。與龔瑞平同村的龔寶華就是被平谷看守所活活給灌死的。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更卑鄙下流的是,在賓館裏,平谷縣「610辦公室」主任王洪靜竟然猥瑣的多次對她性侵犯,單純老實的龔瑞平盡力抵抗,但真是感覺生不如死。

2、辦洗腦班關押迫害眾多法輪功學員

平谷區所謂的「法制教育學校」,實是610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六年之間,平谷區「610辦公室」迫害眾多法輪功學員,把十多對夫妻綁架關押至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有的家裏孩子和老人無人照顧,有的家中老人因此而離世。

二零零三年十月,平谷區「610」辦曾在韓莊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韓素英、紀桂霞、王克曾、羅海英、趙彩雲,除趙彩雲因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外,其他人都被劫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法輪功學員肖彩蓮,女,五十多歲,平谷區韓莊人,二零零四年八、九月間,她的表妹(法輪功學員)來到她家,韓莊派出所聞訊來人翻牆進院踹門抄家,把二人綁架到派出所,然後送到樂政務洗腦班,被罰站、洗腦,遭受毆打折磨。第十八天,五十多歲的肖彩蓮夜間尋機離開洗腦班,在快跑途中掉到泥坑裏,肺部受傷,不久離開人世。

3、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張東升

平谷區峪口鄉興隆村法輪功學員張東升,男,49歲, 2001年和妻子張桂金一起被610操控的惡人綁架到平谷區韓莊強制洗腦轉化班迫害10個月。出來後一個月,張東升又被送入平谷區韓莊精神病醫院迫害,致使他反應遲鈍,雙腿不聽使喚。

2003年春天,惡警又上門騷擾,張東升住進醫院,檢查內臟器官有陰影,住院花了一萬元左右,不見好轉。回到家一星期以後,出現不斷流口水,下肢活動不便,偏癱症狀。張東升於2005年6月18日含冤去世。

妻子張桂金由於不願放棄修煉,寫了嚴正聲明,聲明在被迫害的高壓下,強行洗腦時所說、所寫不是發自內心的,聲明全部作廢。於2005年8月23日再次被惡人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

4、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張久海

平谷縣劉店鎮行宮村法輪功學員張久海四次被非法勞教,累計七年多的時間,為躲避迫害,好幾年流浪在外不能回家。父母也雙雙被勞教,母親因壓力大而去世。

二零零零年,張久海因發資料而被人告發,被非法勞教一年。在調遣處,他因不放棄修煉,劉鵬、吳傳金等勞教人員在警察鄧九貞等人的指使下,強行把張久海頭朝下,按在床下,進行所謂的飛著,造成張久海渾身發抖,幾近昏迷。被送到團河勞教所後,張久海因堅持修煉,二大隊強迫不讓睡覺,常常熬夜至二、三點。除此之外,還讓猶大毆打、謾罵、罰站、罰蹲等等。

二零零二年四月,張久海被海澱分局非法抓捕,並被用電棍逼供。後因絕食抗議至生命垂危時,才被放回了家,後流離失所。八月六日,張久海再次被綁架,被劫持在平谷縣洗腦班。八月,張久海在調遣處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警察指使普教包夾輪番對他進行毆打,還把他綁在床上進行侮辱折磨。第二次送進團河勞教所後,被直接送入「集訓隊」捆綁,捆綁長達四十多天。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的早晨,正在平谷石林峽風景區上班的張久海被綁架,再次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受盡屈辱與折磨後,於二零一零年五月解教。當地「六一零」又對他進行騷擾,並派多人跟蹤、監視,晝夜不停,設所謂的專職信息員收集他的言論,張久海因此被迫離家出走,再次流離失所。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公交車上發放神韻光盤時被昌平區警察綁架,二零一二年五月初被劫持到新安勞教所六大隊十班,同年六月底被轉入專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二大隊迫害。二零一三年六月,張久海在新安勞教所六大隊被獄警強行灌食片狀顆粒狀不明藥物。

5、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馬佔全、田淑榮夫婦

馬佔全、田淑榮夫婦為北京市平谷區金通遠建築工程公司工程師。馬佔全被非法勞教兩年,判刑兩次,累計五年;妻子田淑榮被非法勞教兩年,判刑三年,不修煉的兒子被非法判刑半年。

二零零一年,馬佔全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遭到毒打,喘不上氣,胸部劇痛,上廁所需由兩人攙扶,幾天後警察帶他去找「所謂的犯罪證據」,途中逃脫。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的一年多時間夫婦二人再次被迫流離失所。期間被平谷國保非法抄家、跟蹤、追捕乃至通緝;當年他們八歲的兒子和姥姥、姥爺常遭警察的半夜砸門、訊問、威脅、恐嚇和騷擾。由於沒有任何經濟來源,老小三口靠好人接濟和借債度日。

二零零二年八月,他們一家三口被六一零警察王曉華等從北京租住地綁架回平谷,王曉華堅持施以背銬,致使田淑榮手腕中毒腫脹,幼小的孩子痛哭了一路,租住房及家裏被非法查抄洗劫。隨後夫妻二人被非法勞教兩年,直到二零零四年才先後回家。

馬佔全夫妻遭嚴重迫害的八年間,被公司停發了工資等所有待遇,馬佔全副科長職務被免,兩人的高級職稱和相關證書未能獲取,直接經濟損失近百萬元。

'前平谷區610副主任王洪靜'
前平谷區610副主任王洪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