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走上了全球電話營救平台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今天我把這兩個月來參與營救平台打電話的心得體會講一下,跟師父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在參與打電話項目之前,我一直是參與神韻推廣的,主要是在商場推廣以及賣票。由於中共病毒,現在不能推廣。於是我開始考慮應該參與其它甚麼項目。當時有幾個選擇:去九評點講真相;開車派送大紀元報紙和打電話講真相。老實說,當時我對打電話這個項目內心是不願意的,因為我幾年前曾經嘗試過,發現太難了,就放棄了。於是我琢磨著出去講真相或送報紙,結果遭到我先生(未修煉大法)的強烈反對,因為他非常害怕這個病毒,於是我只能放棄。所以當時就只剩下打電話這個項目了,但我心裏還是不情不願。

這個時候,有兩位同修就一直打電話來鼓勵我,催促我,其中一個同修就是營救平台的,她打電話的時候就發消息給我,讓我上平台去聽她怎麼打,聽著聽著,我覺的還行,但要自己開口還是覺的很難,於是這位同修就催著我買電話卡,然後「監督」著我打出了第一個電話,從那以後,我決定正式加入營救平台。我知道,是師父派同修來鼓勵我、敦促我參與這個項目的,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當然,一開始還是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 首先是這個項目和神韻推廣非常不同。我們在推廣神韻時接觸的基本都是美國主流社會的人,而且近幾年神韻的名聲已經非常大,幾乎人人都讚不絕口,所以我們在推廣的時候心情是很高興的。而這邊呢,我們面對的都是中國公檢法司系統內的人,這些人被邪黨洗腦的很厲害,而且很多人都參與迫害我們的同修,對我們自然是很不客氣的,有這麼一個強烈的反差。我悟到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提高自己的好機會。

其次,開口講對我來說還是一個很大的關,我起初非常緊張。這時協調人和老同修都來幫助我,她們讓我遵循的方式,其實我一開始內心並不贊同,但是協調人跟我說,大家都是這麼被培訓過來的,她們現在都打的很好。我深挖我自己的內心,我心裏不贊同,其實是因為沒有完全放下自我,其實我打電話開口緊張,也是這個放不下自我的心在作怪。於是我決定無條件配合,她們怎麼說,我就按照她們教我的方式做,有甚麼問題我就問她們,總會得到耐心的解答。兩個月下來,雖然我現在還是會有一點點緊張,但是跟當初相比,已經好很多很多了。感謝同修對我的耐心和無私的幫助。

對於新手來說,往往會對接通率低感到焦躁,甚至對自己產生懷疑,而平台上正好有很多次關於這一點的交流,讓我漸漸更加深刻的領悟了師父講的法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們就是盡自己的力去做,而對方能不能得救是師父說了算的。我發現當我把這顆急躁的心放下之後,接通率反而有所增長。慢慢的從幾乎為零的接通率,上升至20%,30%,一半,甚至超過一半。雖然有的接通後接通時間並不長,互動也很少,但我儘量把每個電話都打透。我發現有些人其實是渴望聽真相的,他們會不停的接,聽一會兒掛掉,然後再接,再掛,隔著電話我能聽到他們的呼吸聲,但是因為害怕他們不敢開口說話。我就用平穩的語氣按照新手口講參考資料儘量把該講的講了,有好幾個人通過聽聽掛掛能把真相要點都聽全了。

本週的北京專案,第一天我領的案子都是公安部的人的手機號碼。有一個電話我撥了31次,他接了17次,每次他都喂喂幾聲,然後靜靜的聽著,電話中能聽到他輕輕的呼吸聲。他每次聽一點就掛斷,我把迫害法輪功的高官落馬、中共卸磨殺驢,大法洪傳真相以及自焚偽案等真相基本都講給他聽了。

還有一次,和一個派出所所長聊了十二分鐘,他一開始想從我這兒套出我的信息,我就索性跟他講了我的生物學背景,然後跟他講為甚麼這個病毒沒有甚麼特效藥,為啥疫苗就算研製出來也沒用,他挺認同。然後我講了歷史上古羅馬帝國的大瘟疫,國王縱火焚燒羅馬城嫁禍基督徒,最後招來四次大瘟疫毀掉了羅馬帝國。我講善惡有報,要他善待法輪功學員。還講了科學的侷限性,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以及自焚真相等基本真相。告訴他佛家的九字真言,他都聽進去了,可惜最後讓他退黨的時候,他害怕了,推說有其它電話要接就掛斷了我的電話,再打過去也不接了,但我相信,他明白了真相,以後還會有機緣讓他三退保平安的。

跟同修相比,我做的還遠遠不夠,我很感恩自己有緣加入了這個團隊,在這裏我們一起學法,一起打電話,還能聽到同修們很好的交流,讓我受益無窮。我會一直堅持下去,不斷提高自我,努力做的更好。

以上是我最近的心得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5/我終於走上了全球電話營救平台-408586.html